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四叔番外——想复合,索吻!

四叔番外——想复合,索吻!

    “不是麦克风坏了,不能唱了嘛”洛宁香看了自家老公一眼,对左素柔喊“快把还能唱的那支麦克风拿开,这歌都开始大半了”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,不带有这么坑害自已老公的”欧阳墨城沮丧的看着老婆,他本想趁的四叔跟素柔唱的时候,找个机会骗走洛宁香的。

    左素柔把话筒递给欧阳墨城“唱吧,唱的好听一点,对胎教好!”

    洛云帆用同情的目光看了欧阳墨城一眼,找着借口开溜“伯毅还在外面等着我谈事情呢,我先出去一会,不用管我,尽情点吧”。

    他温和的笑着,转身就要往外走琬。

    洛君天上前去拉住洛云帆“四叔,你可不要趁机逃走,今天你不唱,是不行滴,你看墨城两只蝴蝶都唱了,你这当叔叔的临阵脱逃不太好吧”他歪了一下脑袋,指着那个哭丧着脸,活像是要他受罪的欧阳墨城。

    只听那边,欧阳墨城用“忧伤”的风格演绎着,那表情中杨白劳似的。

    洛宁香则是在边上天天甜甜蜜蜜的听着,哎,没有心肝的丫头啊藤。

    洛云帆被洛君天这个欠揍的小子拉着,还真是没有一点办法。

    左素柔虽然也想跟老公来个情侣对唱,但是她更加见不得老公被欺负,当下就冲过来,挤开洛君天“大侄子,我们夫妻唱个歌,你这么紧张干嘛,那个什么,真是皇帝不急,急死太监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说我是太监?别以为你是女人,我就不敢拿你怎么着”洛君天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哎呀,比喻,是比喻,我懂不懂,你哪能是太监,你就是干了太监那种龟毛事而已”左素柔笑眯眯的说道,她就是这样,斗的时候不怕,要怕也是后怕。

    洛君天气的严重缺氧。

    他还真是拿这个小丫头没办法,一来,她是女人,二来,她是洛家即将要娶过门的小长辈,综合这两点,他除了语言上压制几句,还真的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素柔,你总是这么刺激我对你没有好处”他压抑把她拧成麻花的冲动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侄子,你总是这么乐欺负我老公对你也没有好处”保护老公,老婆有责,所以即使她心里有点发毛,也要跟这绿光怪斗争到底。

    “我欺负他?哈——,行,我大人有大量,不跟你计较”洛君天又不能打她,只能给自己找个台下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搂过左素柔“老婆你真是帅气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把脑袋转向他“我的老公,谁也不能欺负,不然我就找他拼命”。

    “我可真是娶了一个好老婆,不过不用拼命那么激烈,这种事情让男人做就好了,吵架多费体力啊,我会心疼的”洛云帆抚着她的发丝,宠爱无限。

    “嗯!老公你真好,是世界上最最最最好的老公,我决定了,以后什么都要听你的”左素柔内心一阵的甜蜜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,这可是你说的,以后什么都听我的”洛云帆眸中的闪过一道光。

    “嗯!”左素柔用w百度搜索“第五文学 ”看最|新章节力的把头给点下去“如果以后我不听你的话,你就打我屁股好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那边作出呕吐状“一大把年纪,不嫌臊!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啊”唐暖央靠在他的肩头“我们也一把年纪了,你会不会嫌臊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亲我一下,让我体会看看,这么光靠着,我觉得没什么”唐暖央这么一说,洛君天立刻缓和下了表情。

    那边,欧阳墨城的歌也进入尾声了,还真别说,这种忧郁式的唱法还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眨眼间,洛云帆跟左素柔就不知去向了。

    包厢里依然热闹,洛宁香起哄着要跟洛君天来个兄妹组合。

    里面玩的有够欢,外面的戏码也上演的足够精彩。

    洛云帆想让左素柔跟魏伯毅道个谦,一走到外面,没有人影,刚刚明明说在这里继续等他的。

    “咦,会不会是站在这走廊d5wx.com百度|搜索“第五文学”看最新|章节上,来来往往的人认出他是副市长,所以他换坐到前面大厅去了?”左素柔向前厅张望。

    “我打个电话给他,,说不定是已经回去了”洛云帆拿出手机打他的电话,一直响却是没有人接“奇怪了!“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气我这么整他,所以才连你的电话也不接”。

    “伯毅不是这么小气的人,我怕他出事,老婆你先进去招呼朋友,我去找找他看”洛云帆表情非常的严肃,隐隐透着那个担忧啊,好似走失的不是副市长,而是一个小孩似的。

    左素柔没有多想,点点头“那好吧,你找到他的话,给我打个电话”。

    “嗯,好,陪大家玩的开心点”洛云帆对她笑笑,快步向前走去,嘴角不由的露出笑意,这种玩法,已经不太适合他了,闹的他头都快痛了。

    说是找伯毅是假,趁机开溜一会是真。

    不过伯毅他电话也接是什么呢?算了,还是去找找吧。

    时间倒退,就是五分钟之后,正在君天唱歌时,正在洛云帆与左素回到包厢里的那个时候,魏伯毅正靠在墙上,等着洛云帆出来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若是早知道洛家来了那么多的人,他就不进去了,更没想到连素柔都是这么整他,看样子她也已经知道他跟诗菲的事了。

    想到洛诗菲,他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。

    正在他任由思绪放空去想的时候,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抬头,刚巧看到洛诗菲跟个男人有说有笑的走来。

    洛诗菲在这里看他也很是意外,与他怔怔的对视了一眼,假装不认识的从他身边经过,与身边的男人有说有笑的,且一看这个男人对诗菲是极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不打声招呼就走么”想忍着不说,但在她经过他身边,他这么大个人,她干脆无视之后,还是忍不住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哦,你好,魏副市长,刚才跟朋友聊的起劲没注意到你”洛诗菲客套性的开口。

    没注到意到!这么大个人站在那里,她竟然说没注意到,相比起骂人,这种不冷不热的轻视,更为犀利。

    魏伯毅被她这种刻意的轻视而弄的无比尴尬,只好转移话题“你也来这里唱歌么”。

    “来KTV除了唱歌还能是什么呢,难道像你一样,站在走廊上当沉思者啊,我们可没有你那种思想境界,”洛诗菲半是开玩笑半是嘲讽的说完。旁边的男人也跟着打招呼“怪不得眼熟呢,原本是副市长,见到你本人真是幸会”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继续沉思吧,我们不打扰你了”洛诗菲有丝不悦的打断朋友的话,挽住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那男人看洛诗菲把手搭在他的臂弯里,很是受宠若惊“好,那我们走!”

    洛诗菲最后清心寡欲的懒懒的看了魏伯毅一眼,就往前走了,如果可以,她永远不想见到这个男人,可世界就是这么小,近来更是不知道走什么霉运了,到处都会碰到他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——”魏伯毅的声音又从后面传来。

    洛诗菲假装没听到,可跟她一起走的男人却回了头,她想阻止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副市长,你叫我们么”。

    这个白痴!洛诗菲把手臂从男人臂弯里抽出来,这么白痴的男人,挽着他都嫌丢脸。

    魏伯毅正了正神色,正经八百的说“我跟洛小姐有点事要说,可以暂时借我一下么”有的话已经憋了太久,他不想每次都看她的冷面孔了。

    “噢,可以!”对方是副市长,男人自然是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“什么可以,谁允许你这么自作主张替我答应的,我来这里是来唱歌,是来玩的,不是跟人来谈事情的”洛诗菲冲着朋友一通恼火的喊,可实际上,她这话是说给后边那个人听的。

    男人夹在中间为难极了,这不,他也是顺水推舟嘛。

    魏伯毅走上前,对男人说道“那我可以跟你们一起玩么”。

    “那,,,,那行吧!”男人看着洛诗菲脸色是越来越难看,说话的语气也变的飘忽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行的话就一起走吧”魏伯毅假装没有听出话里的不确定。因为他知道,再问一句的话,她肯定会开口拒绝。

    洛诗菲瞅着的魏伯毅,旁边的朋友也投来疑惑的目光,好似在问,你们俩究竟是什么关系,怎么会这么水火不相容呢,难不成是旧情人。

    别人这样的想法,让她浑身打颤。

    她态度一改“魏副市长要是愿意跟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一起玩的话,就来吧,我是怕你这么大尊佛放到那里,我们就只剩下的膜拜你了”。

    这话在一般人眼里看起来绝对是一句奉承的好话,可在魏伯毅听着这句是极尽挖苦于所能的坏话。

    “不用把我当成副市长,我们是朋友嘛”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,听你这么说,我真是快要激动死了”洛诗菲夸张的捂着胸口,眼中满是鄙夷。

    “走吧,你们的包厢在哪里”这种眼神,魏伯毅看过太次了,纵然心里会不舒服,但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洛诗菲抬着下巴骄傲的转身,不发一语的往前走,魏伯毅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进入包厢,这里有男有女,有10多个人,洛诗菲一进去,就挤在了她们中间,又是喝酒,又是抽烟,玩的疯狂至极。

    那张美艳的脸上笑起来肆无忌惮的张狂。

    魏伯毅坐在一旁,有人给他倒酒,他就拿起来喝,看着洛诗菲抽烟的样子,那近乎于堕落的姿态,让他心痛。

    洛诗菲却是理也不理他,跟朋友玩的开心,唱歌唱的开心,她为什么要不开心,她曾经对自已发过誓,有他在的城市,她一定要活的更好。

    男人们对她大献殷勤,她咯咯咯的笑的花枝乱颤,跟他们打情骂俏,在她看来,全世界的男人,哪怕是乞丐,也都比他魏伯毅有人格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,看到有男人把手摸向洛诗菲的大腿,魏伯毅终于受不了的站起来,过去把洛诗菲给拽拉出来,拉出包厢,只留下一群看的不明所以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,干什么,,,,”KTV安全通道里,洛诗菲恼火的甩开他的手“你坏了我的好事,你有病是吧,有病去看医生啊,别在这里祸害人”。

    “好事?什么好事?让那个男人摸你大腿么”魏伯毅被她说出来的话,直接气岔了。

    “敢问,摸大腿也好,摸胸也好,跟你有关系么,我就纳闷了,你这气冲冲的嘴脸代表的是什么意思”洛诗菲是故作困惑,但也是真的困惑。

    魏伯毅深深的叹息“我是关心你,我不想看着你被男人白白的占了便宜,不管怎么说,你曾是我女朋友”。

    “听魏副市长的意思,当过你女朋友的,都要去立一块贞洁牌坊是么”洛诗菲双手环胸,靠在墙上,下巴高抬,无比傲慢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,诗菲,我知道你恨我,但是请不要再这么句句话里都带刺好么,虽然我们不能在一起,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有好的归宿,每天都开开心心的”魏伯毅靠近她,说的情真意切,眼中带着愧疚,还有一丝对她的期待。

    洛诗菲把他的表情看了个遍,忽而微笑““六夜言情”更新-最快,全文|字手打多谢你关心,可能是我每次见到你,态度都不友善,所以让你产生了错觉,恨的背面或许是爱,讨厌背面就讨厌,另外,我每天都很开心,说到归宿,我想也不远了,我表哥说了,无论是嫁人或是招赘,他都支持,目标也有了,最晚也就下半年吧,你到时想来喝杯喜酒,请柬我给你”。

    魏伯毅的心里不由一凉,喉咙有些干涩“你有目标了?我能知道是谁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为什么要告诉你呢,关于恋爱,我想要保密,到时结婚了,大家自然知道是谁”洛诗菲轻松说道。

    魏伯毅心里很不是滋味,听到她要结婚这两个字,他才知道自己对她还有感情,不过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呢“我祝福你!”

    “谢谢!我也祝福你,魏副市长要找的夫人,一定是要端庄,大方,最重要的是文静,那带出去才能给你长脸,往那个方向找吧,不难的”洛诗菲口气极好,没有半点讽刺的意思,反倒是像的为他着想,给出谋划策的朋友。

    魏伯毅却是听的血气上涌,定定的看着她“其实也不用那么文静,只要我喜欢就好!”“那就去找你喜欢的,到时你给我送喜帖,我也一定会来的”洛诗菲推开他,拒绝跟他暧昧,她就算找个糟老头子,也不要跟他再沾边。

    “诗菲,我想说,我们以后常见面吧”魏伯毅试探性的说。

    “抱歉,谈恋爱之后,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分配给我男朋友,我想抽不出时间来跟你经常见面”洛诗菲不是听不出,看不出他的想法,想重新开始,做他的春秋大梦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爱他么,那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跟别人喝酒呢,诗菲,有时给别人一次机会,也是给自己一次机会”魏伯毅把手压在她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一直陪他打游击战的洛诗菲,再也不能这么好声好气的说话了,她一把挥开他“给你妈!魏伯毅你当上副市长之后,越来越不要脸了,怎么?功成名就之后,看了一圈,找了一圈,发现还是我最好,一听到我有男朋友,我要结婚,更加刺激到了你,所以不要脸的想复合?别以为我看不出你那点心思,更让我觉得你无耻的是,你还让石阿姨来给你说媒,我呸,你这——”

    她骂的正起劲,突然间,他向她压来堵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在门外听闻吵架声的洛云帆寻着声音过去,推开了一丝门缝,正好看到两人接吻的情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