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四叔番外——最熟悉的陌生人,登记结婚!

四叔番外——最熟悉的陌生人,登记结婚!

    怎么是他!

    刚才只顾着跟那个混蛋吵架,知道还站着一个人,可没看清楚是他。

    洛诗菲在心里嘀咕着,心中刺刺的一痛,人已经被左素柔给拉进了包厢之中。

    洛云帆跟魏伯毅也随后进来,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四个人入座琬。

    “嗨,好久不见了,你变的,,,”魏伯毅微笑着蹙眉打量了她一番,找着合适的词语“变的更性感了”。

    “噢,多些夸奖,你也不错!”洛诗菲懒懒的接话,语调没有他那么热情。

    从精致的小包里拿出女士香烟来,她熟练的点上,在那里腾云驾雾藤。

    洛云帆皱眉,抢下她的烟,掐了“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,怎么没见你在家里抽过”。

    “抽烟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,在家里抽,还不是怕你们都有这种反应喽,四叔,人家心烦“小说领域”更新最快,全文_字手打着呢,不要在抢了好不好”洛诗菲又拿出一根烟来点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,洛云帆没有阻止她,看她的动作,显然不是个生手。

    左素柔觉得奇怪,刚才诗菲还挺开心的,怎么一转眼变的这么冷漠。

    “抽烟对身体不好,还是戒了吧”魏伯毅在旁好言相劝。

    “你少给我罗嗦,吃你的饭吧”洛诗菲一副懒的理你的模样,相当的不待见。

    左素柔看出些苗头来“诗菲,你跟魏副市长好像很熟哦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不熟!”

    两个截然不同的答应同时响起,前者是魏伯毅说的,后者是洛诗菲说的。

    包厢里顷刻间尴尬了起来,魏伯毅更是有点面子挂不住的站起来“我让服务生再拿套碗筷来!”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,我吃过了,坐一会我就走”洛诗菲淡淡的拒绝,没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魏伯毅又坐回位置上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了看他们,对左素柔说道“我们继续吃饭吧,诗菲,你要抽烟到沙发上去抽,别在这里让我们吸二手烟”。

    “遵命!呵呵,,,四叔你可真怕死”洛诗菲媚笑着,拿着包包挪到了一旁的沙发上,靠在那里,把腿架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左素柔想着在家里诗菲虽然也是口无遮拦,有点嚣张跋扈的样子,可像现在这样,完全不顾忌倒是没有,而她跟魏伯毅也有点不对劲,一个说熟,一个说不熟,这说明什么呢?两人有过一腿?!!

    “洛诗菲,腿放下来”洛云帆面容温和的说道,不过语气却是命令式的,有点管束的味道。

    咦,大叔平时难得会去管,今天也是特别的奇怪,可能是因为不想家人在朋友面前出丑,可真有只有这么简单而已么,左素柔在心里浮起了疑问。

    洛诗菲把腿放下来,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诗菲啊,我跟你也算是认识有些年头的朋友了,以后一个人出来,别穿成这样,容易招惹色狼,可不是每一次都那么幸运的能遇到我们的,女孩子家,还是斯文收敛点的好”魏伯毅然在那边夹着菜,一边随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,得了,你就不要在那边摆官腔了,我听了反胃,魏副市长,我就喜欢这么穿,喜欢吸引男人的目光,喜欢这么张扬,行了吧”洛诗菲扔了几个白眼给他,完全不给他面子,甚至可以说是厌恶。

    左素柔咋舌,这诗菲也太不给面子了吧,人家好歹也是堂堂副市长,就算洛家有钱有势,不用看政府脸色,可也不用狂妄的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,何况他还是大叔的朋友,这两人一定有过节。

    好心被当成驴肝肺,魏伯毅显然面色一沉“我是真心的关心你,你不听就算了!”

    “真是他妈的恶心,四叔,素柔,我先走了,我还要去泡吧”洛诗菲烦躁的掐了烟头,站起来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洛诗菲,你活该被欺负,看看你自已,浑身上下可真全是小姐的味道”刚才还礼貌有加的魏伯毅,突然就变的尖刻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诗菲猛的转身,把包包砸向他“你骂我是小姐,魏伯毅你这虚伪,尖酸刻薄的家伙,以为当了副市长了不起么,身份变高贵了么,在我眼里,你永远都是个混蛋”。

    用力的跺着脚,她整个人都杀气腾腾的冒着火。

    “诗菲,你不要这样,冷静点——”左素柔虽不知他们有什么过节,不过这一触即发火焰,来的太突然了,她忙站起来,走到她身边,扶着她的肩。

    洛云帆叹息“伯毅,你不该这样,把包拿去还给诗菲,说声抱歉吧”。

    魏伯毅像是也意识到自己过激了,拿着掉在地上的包包走过去,递还给她“对不起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一记重重的巴掌,挥在了魏伯毅的脸上。

    左素柔立即惊的张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洛诗菲狠狠的剐着他一眼“道歉有用的话,这个世界就没有罪犯了”。

    她转身用力的拉开门,旋风一般的离开。

    包厢里恢复了安静,空气却是凝滞的。

    “你,,,你没事吧!”左素柔小心翼翼的问,这个诗菲可真是火爆。

    魏伯毅摸了摸脸,苦笑“那丫头下手可真重!”

    “我想,,,我想,,,,她可能是心情不好,你不要介意”左素柔当着和事老赔笑。

    “他是活该被打”洛云帆在后面轻轻的飘来一句话。

    大叔!你不要在这种时候还火上浇油了好不好!左素柔看了一眼洛云帆。

    魏伯毅却是什么也没有说,走回去坐下,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那样吃着菜。

    左素柔也回来坐下。

    一顿饭未了的时候,魏伯毅抬头对左素柔笑道“伴娘可要找的漂亮些!”

    “嗯,一定!”左素柔回以灿烂的笑意。

    吃过了饭,三人又聊了一会,才走出餐厅,各自回家。

    一上车,左素柔就迫不及待的问“这诗菲跟魏伯毅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。

    “谈过恋爱,不过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,诗菲那会才刚高中毕业”洛云帆回答她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诗菲一副仇人见面,份外眼红的模样,可过了那么久,诗菲干嘛还这么在意,是魏伯毅先甩的她吧”左素柔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这事情可谓是错综复杂,伯毅那会在市政府表现很优异,政途是一片大好,可偏偏诗菲不懂事,有一次被朋友骗去玩,结果警察突然来了,搜出了毒品,因为诗菲是洛家的小姐,所以事情闹上了报纸,我父亲用了不少的关系才平息了这事,那时诗菲很委屈,她说她不知道有毒品,也没有沾,当时我们对她的话也是半信半疑,伯毅也跟我们一样,不是很信她的话,不过更多的可能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,如果被爆出有吸毒的女朋友,那他肯定完蛋了,所以就提出了分手,一段感情就这么无疾而终了”洛云帆说完刮了一下左素柔的鼻子“丫头,满足好奇心了吧”。“原来是这样!那最后查明真相没有,诗菲到底有没有吸毒?”左素柔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带她做过测验,结果表明她体内没有毒品的残留,她确实是没有碰”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这样,她怎么不向魏伯毅解释呢,两个人在一起,一定是因为相爱才走到一起的,因为这种事分手,心里该有多难过,被朋友骗,被家人指责,这个时候,最需要的就是男朋友的依靠,如果这时候连男朋由都要跟她分手的话,那该有多痛苦”左素柔觉得光是想象,就跟世界未日似的。

    洛云帆轻笑“我有把检验报告的结果告诉伯毅,不过他还是没有改变主意,也不能完全怪他,就算我们把报告公布出去,外界也不会相信,还会反过来说我们洛家造假,伯毅深知这个道理,年轻时只想到一心往上爬,就只好放弃爱情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呸——,说难听点,他就是自私,为了前途3gnovel.cn更新-最快,全文字+手打,宁可一辈子冤枉诗菲,他良心不会受到谴责么,难怪诗菲这么不待见他,打一巴掌算轻的,想不到魏伯毅这么不是东西,看他斯斯文文的,一点也不像,那他之后有没有谈过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好奇心重,人家的事,你这么焦心干嘛”洛云帆受不了的失笑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嘛,你告诉我嘛”左素柔撒娇。

    “真是拿你没有办法,行,我告诉你,有,那之后他谈过几个女朋友,不过都不长久,行了吧,八卦婆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拍了一记大腿“他肯定还想着诗菲,所以即使对其他女孩,一开始觉得有好感,可却不能深入的相处,这也算是他的报应”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的这么严重,男女恋爱或是分手都是很平常的事,没到报应这么严重吧”洛云帆不禁出口维护魏伯毅。

    “你们男人总是会替男人开脱,你怎么不想想诗菲呢,话说,以她的脾气,照理也不会这么便宜了魏伯毅吧,就没有去找过他?”左素柔纳闷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看诗菲平时总是一副很跋扈的模样,什么都往外乱说的样子,其实她也有内向的一面,伯毅跟她分手之后,她也没有哭,反而每天都嘻嘻哈哈的,说她不在乎,也再也没有去找过他,即使偶尔在宴会上不小心碰面,她也是装作不太熟”洛云帆回答她。

    左素柔又拍了一记大腿“她肯定是知晓你有把结果告诉那负心汉,而对于那个就算知道真相,也仍旧放弃她的男人,早就心灰意冷了,换成我,我也会这么做,诗菲很有骨气,是姓魏的没有这个福分”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这么慷慨激昂了,别人的感情,我们没有发言权”洛云帆看着这个总是嫉恶如仇的小妮子,不禁笑开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周四。

    天气不错,早上,左素柔跟父母一起吃早外,昨晚她是回家来睡了,顺便向父亲拿了户口本,准备今天去登记。

    吃的差不多了,她擦擦嘴站起来“爸,妈,云帆要来了,我走喽!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——”石如娟放下筷子起身走到女儿的身边,给她整理了一下衣服,又摸了摸她的头发,望着美丽的女儿,心里无限的感慨“没想到,你这么快就要嫁人了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笑“不是你一天到晚催着我结婚的嘛,这么怎么又说的好像舍不得的样子了”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哪个当母亲的会舍得,一边想着女儿趁着年轻漂亮找个好的归宿,另一边,真看到你要嫁人,离开这个家了,我又舍不得了”石如娟说着,眼睛就红红的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又不是不回来了,别太多愁善感了”左素柔安慰母亲,想不到向来强悍的老妈,也会有这样的一面,看她还难受,她开玩笑的说“要不,我不结婚了,天天陪着您——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呢——”石如娟瞪了女儿一眼,又软软的说“待会拍照时啊,要笑的甜一点,那以后的生活才会甜甜蜜蜜的”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会笑的比朵花儿还甜”左素柔笑了一个给母亲看。

    外面,门铃响来。

    是洛云帆来接她了。

    石如娟送女儿到门口,打开门,神采奕奕的洛云帆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可以走了么”洛云帆对岳母打了声招呼,柔声的询问左素柔。

    “可以走了,可以走了”石如娟把女儿推出门外“你们记得,登记好了呢,就打个电话回来,晚上在酒店订了房间吃饭,替你们庆贺,别忘记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左素柔笑着应答,挽着洛云帆走了。

    他们上了车,左素柔无意间转头看向窗外,仍旧看到母亲站在门口望着他们,这一刻,她对母亲这么多年来对她的严厉而感到不满的情绪,全都消散了,反而有一种酸酸的,觉得对不起她的感觉,是她太叛逆了,不理解她的一片苦心,而现在她要结婚,跟另一个人生活一辈子的时候,才感受到母亲的这份爱。

    “怎么哭了?”洛云帆讶异,拿出手帕来给她擦。

    左素柔拿过手帕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起以前我是那么的不乖,我小时候想学游泳,长大了想当警察,可我知道我妈妈一定会反对,我不开心,我又不敢跟她说,所以我就背着她发泄,我在外面抽烟,喝酒,扮的像个小太妹,以此来平衡心里不满,可是我今天“六夜言情”更新-最快,全文|字手打,今天突然觉得好对不起她,她一心一意的栽培我,给我铺好人生的每一块石头,我还埋怨她,我觉得很难过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听完了,温柔的笑开来,揽过她“左素柔小朋友,你终于长大了!”“讨厌,人家这么难过,你还调侃我”左素柔锤了他一下,又破涕为笑了。

    “笑了就代表没事了,来,擦擦眼泪,今天可是我们登记,正式结为夫妻的日子,你这么哭多不吉利啊’。

    “对哦,我不能哭,我要笑”左素柔立即绽开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乖丫头,这就对了,扣好安全带,我们出发了”洛云帆拍了拍她的脑袋,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民政局每天都是人满为患,洛云帆跟左素柔到那里,也排号等着。

    左素柔闲来无聊,只得拿出手机玩游戏。

    在她旁边一对情侣在那里亲昵,旁若无人的搂抱,亲吻,只差上演限制级的,真是爱到浓处,情不自禁啊。

    把视线转向另一边,那对情侣在互喂面包,真是有爱情也有面包啊。

    接着她把视线定向前后,那对情侣,男人干脆枕在女人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全世界都在甜蜜,她实在无法无视了,把视线转向洛云帆,只见他优雅的叠着腿,沉静如佛的靠坐着,完全不受周围五花八门人跟事的影响。

    看其他人都甜甜蜜蜜的,她也尝试着把脑袋放到他的肩膀上“亲爱的!”

    “累了?”洛云帆低头看她。

    “嗯,好累噢,你抱着我嘛”左素柔撒娇,人家恩爱,他们比他们更恩爱。

    “大庭广众之下,恐怕不太好吧”洛云帆为难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前后左右,哪一对不是亲亲热热的啊,你不抱我,就是不爱我”她也是环境所逼啊。

    “傻瓜,爱不是表面上做出来的,而是藏在心里的,你真的也想我做这么二的事情,我也不介意陪你二的”洛云帆压低声音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左素柔又看了一圈,偷偷的笑“好吧,那我们就不做这么二的事了,不过你可以记住你的话,要把爱藏在心里”她点了点他的心脏,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洛云帆拧了一下她的鼻子,宠爱之意浓郁而甜蜜。

    等了好久,屁股都做麻了,终于轮到他们了,左素柔在拍照的时候,笑的很甜美,依偎在他身旁,是那么的相配。

    领了证,从民政局出来,左素柔坐在车子上,拿着红本本甜滋滋的看着。

    “大叔,你笑的真好看,太帅了,我要拿去发微博,向所有人炫耀”她拿出手机,就捣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还我叫大叔?是不是,也是时候改改口了”洛云帆提醒。

    左素柔放下手机,甜蜜的笑看着他,亲亲热热,嗲嗲的叫道“老公)7E)7E)7E)7E)7E”

    “这不差不多!”洛云帆开心揉了下她头发。

    “老公)7E)7E)7E)7E)7E,老公)7E)7E)7E)7E)7E,老公)7E)7E)7E)7E)7E)7E”她一连三次,叫的一次比一次肉麻。

    “嗯,乖!”洛云帆很是受用应道,在她粉嘟嘟的小嘴上亲了一口,此刻他心里满满的温暖与充盈,让他肯定自己是爱她的,不再是无法确定,而是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“我们打电话回家,告诉他们一声吧”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他们各自打电话,或是发信息给家人,告知已经登记的事情,接到电话跟信息的人,都替他们感到开心,小萝莉终于还是扑倒了这固执的大叔,把他收入囊中,又或许说,大叔最终还是吃定了小萝莉,把她禁锢在他的人生里。

    洛君天开着会,看了信息,严肃的脸上突然冒出灿烂的笑容,反倒把一众的高层给吓的虚汗狂飚。

    “老公,现在我们结婚了,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发喜糖,先去你的公司,再去我学校,晚上再找朋友一起去唱K)2C你觉得怎么样?”左素柔兴奋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老婆,前面的我觉得还靠谱,后面的,我觉得还是算了吧,我对唱歌不在行”洛云帆同意一半,拒绝一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