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四叔番外——失控的大叔,睡过了算是外人还是内人!

四叔番外——失控的大叔,睡过了算是外人还是内人!

    她的声音,他一听便觉得熟悉极了,而好友的一句左小姐更是印证了他的猜测。

    洛云帆心里急躁极了,他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不淡定,哪怕是暗恋暖央这么多年,他也是非常沉的住气的耐心等待,不急不躁的,可这丫头借由别人的电话,向她传递的一个消息,着实让他也有摔手机的冲动。

    又老又混蛋的男人,望着镜子里那张俊逸的脸,他为这丫头完全偏离真相的话,感觉郁闷到不行了。

    转身,他大步出了浴室,到更衣室套上衣服之后,拿了车钥匙便匆匆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****琬*

    车子里,左素柔讨好的对男人笑“先生,我的情况你大致了解了,那么你呢,叫什么,做什么工作的,家里还有哪些家庭成员,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,这些可以跟我讲一讲么”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要说么”男人笑的有点委婉,心里面不太愿意,这毕竟是刚刚才认识,而自已也是昏了头的竟然答应帮她。

    “你别误会,我不是对你有非分之想,你看,等会到了我家,我妈肯定会问东问西,要是我们没有套好口供,怎么骗的过她啊,你放心,事情结束后,我绝绝对对不会再来烦你的,请相信我”藤。

    口供?!还真是去犯罪,男人被逗笑“好吧,我叫魏伯毅,在市政府工作,家里父母双全,还有有一个妹妹,平时没什么特别的爱好,会去打打高尔夫之类的吧”。

    “魏伯毅,这名字很耳熟,工作不错,搞政治的,当官的,爱好也非常的高端哟,不错,不错”左素柔满意的拍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在他们说话的时候,前面的司机师父歪着脑袋,眉头皱的很紧,这男乘客的名字,是挺耳熟的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上套好了话,车子也到了左家的门口。

    下车,左素柔挽着魏伯毅的手“拜托了帅哥,这次我全靠你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尽力而为吧!”魏伯毅说话谦逊,又颇为圆滑。

    可遇到直率的左素柔,她可没空去细品他的话“是一定要尽力!失败的话,我就天天找你麻烦,听到没有”。

    魏伯毅苦笑,还真是个变幻多端的女人,不过貌似也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,素柔”他温柔有加的叫唤。

    “儒子可教也!”左素柔笑开了嘴,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那笑容,看的魏伯毅一阵的心驰荡漾,不是因为她的美丽,而是那整张“听潮阁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小脸没有心机的纯粹光辉,对于看惯尔虞我诈的虚假,这样自然纯真,仿佛是从化工原料堆积的地方来到了青草芳香的草原上。

    左素柔拿出钥匙,开门,进去之前,又看了他一眼,见他点头,才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。

    父母正坐在沙发上等他们。

    “爸妈,我们回来了”左素柔亲亲热热的挽着魏伯毅,对父母笑的无比甜蜜。

    石如娟跟丈夫看到女儿挽着男人,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魏副市长会是女儿的男朋友呢,这真是太让人意外了。

    左素柔哪知道这个男人说他是市政府工作,官会这么大呢,以为只是个助理什么的,看父母僵直了眼睛站起来,心里一窃喜,声音也洪亮了不少“他是我的男朋友,他叫魏伯毅,在市政府工作,非常有前途哦!”

    可不有前途嘛!石如娟心里嘀咕道,她的女儿本事可真不小,怪不得昨天说话理直气壮的,要说这财富跟外貌比云帆稍逊了一筹吧,在政界可绝对是个翘楚,年纪轻轻的坐到这个位置,以后肯定还要升官的。

    左父上前主动伸出手来“不知魏副市长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!”

    副市长!!!

    左素柔瞪大了眼睛,长大了嘴,一口凉风进去,打起了隔来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呢,“运气”也太好了吧,老爸老妈都认识他,那之后要是不来往了,他们一准知道,完蛋了,这下子可真是刚出洛云帆的“狼窝”,又入这副市长的“虎穴”了。

    魏伯毅也没有料想到她的父母会是,音乐家石如娟跟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.net,全文字手打地产商人左弘文,这两人他可是前不久才见过的,早知如此,他是不会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想归想,他既然已经来了,也只好把戏给演下去“你们好!我跟素柔认识不久,没想到二位会是令尊”。

    石如娟上前握了握手“我们也没有想到,只说今天带男朋友回家,真是让我们很意外,这年轻人的保密工作做的就是好”。

    这俨然已变成一场政商见面会。

    左素柔巴不得他们能忽略自已,然后她就可以趁机开溜,早知道是父母熟知的人,她宁可把吴易轩带来。

    “素柔,快请魏副市长坐下呀”石如娟朝女儿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瞧老妈那眉开眼笑的样子,完蛋了,她不会是又看上这魏伯毅了吧,她跟人家可是毛个关系都没有的,要是知道她随便在路上抓来的,还不抽了她的筋,扒了她的皮。

    苍天哪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!

    左素柔在心里哀嚎着,却也只能硬着头皮挽着魏伯毅坐下。

    石如娟跟左弘文也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场面是一派的其乐融融,大好景象。

    正在石如娟要酝酿着问他们交往多久这样的话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“叮咚,叮咚,,,”

    “这是时候会是谁来啦,我们好像没有邀请别的客人”石如娟内心困惑的说着。

    家里的佣人已经走过去开门了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?!”一开门,看到是来人,佣人惊诧的低呼。

    也难怪她要做这样的表情了,左素柔今天带新男朋友回家,而这个被大家认为是旧男朋友的人,在这个时候突然造访,能不让人吓到嘛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洛云帆把手里的水果篮递给佣人,礼貌的微笑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人集刷刷的去看来的客人。

    见到来人,左家父母最先是僵直了笑容,左素柔也睁圆了眼睛,就差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。

    他怎么来了!

    “云帆——”魏伯毅惊讶的站起来走过去,哥们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的爽朗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有近几个月没见到你了,怎么样,工作顺利么”。

    “挺顺利的,你呢,最近忙不忙?”洛云帆闲适的跟好友攀谈,眼睛如鬼魅般的飘向左素柔,嘴角邪性的向上勾了勾,似笑似怒。“还行,改天一起去打球的,你难得回来,不聚一聚怎么行”。

    左家父母用眼神询问着左素柔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这两个男人不仅认识,还是相当不错的朋友,这些你难道都不知道么。

    左素柔僵笑的低下头,嗷,要疯了,真的要疯掉了,要是知道这男人是副市长,又是洛云帆的好友,打死她也不会做种愚蠢的事,要是这魏伯毅告诉洛云帆,她让他假扮男朋友的事,那她真是糗大了,糗死了。

    万能的神啊,请赐予她一件隐身衣吧!

    石如娟看女儿一副鸵鸟状,心知她是处理不了这样的状况,忙站起来走过去“云帆啊,你不用一回来就特意来看我,吃饭了没”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!”洛云帆轻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一起吃饭吧,难得你跟副市长是好朋友,在我们这里见面,也算是缘分”石如娟心里淌汗的打着圆场,哎,要么不来,一来就来两个,总不能都要了吧!

    眸子瞟向左素柔,洛云帆别有深意的笑问道“可不是嘛,缘,真是妙不可言!”

    左素柔浑身打了机灵,假装捋头发,用手挡着脸,悄悄的望过去一眼,正好撞近他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一时间,思念,委屈,气愤,全部的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魏伯毅看出些端倪来“云帆,你跟石老师一家很熟么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,没听你说起过跟左小姐很熟啊”洛云帆没有回答,倒是反问过去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,这个嘛,,,”魏伯毅一时半会不知该如此解释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男朋友!”

    一道女声响起,左素柔大步的过来,挽着魏伯毅,目光挑衅的看着洛云帆,想让她出丑,没那么容易,他们上次已然结束,他这次选了这个时间出现,分明是听到了电话的内容,不甘心被她说成又老又丑,才杀来的,以为她不知道么。

    即是这样,她也不怕跟这个副市长,他的好朋友来一次假戏真做,就算不能气死他,也能气的他少半条命。

    “男朋友?!”洛云帆挑着眉,用疑问跟质问的双重语气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左素柔抬手捧住魏伯毅的脸颊,略显夸张的深情款款道“世界上有一种情叫一见针情,爱情不在于认识多少时间,感觉对了,一秒就足够了,我对伯毅就是这样,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他了,所以我用一点小手段,把他给骗到手了”。

    她是想要告诉他,她跟他的朋友不是在演戏,而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魏伯毅任由她棒着脸,她精灵可爱的样子让他内心抗拒不了,不过转眼去看云帆,这家伙的眼神像是要宰了他似的,布满杀气。

    话说,跟他朋友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见他暴露出情绪,可见内心实在是已经到了无法承载的地步,都是聪明人,哪怕还傻乎乎的看不出这云帆跟素柔之间的非同一般的关系呢。

    跟哥们抢女人,有点不厚道。

    不过还别说,素柔确实是个让男人容易动心的女孩。

    石如娟也纠结极了,不知道哪个当女婿会更好一点,两个都不错,两个不要都落空就好。

    “饭好了,去餐厅吧,边吃边聊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松开魏伯毅的脸,亲昵无比的抱着他的手臂“走吧,今天你是最重要的客人,不要去管那些不太重要的”。

    说到不太重要,她还非常特意的看了洛云帆一眼。

    洛云帆盯着他们身体接触的地方,黑眸沉了又沉,那黑气正一丝丝的从他体内冒出来,不动声色,却份外恐怖。

    魏伯毅冷汗狂流,低头看了一眼压在他手臂上柔软,怪不得了“大家都在,我们不要太过火比较好吧”。

    “过火么,我不觉得啊”左素柔并没有意识到,压胸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洛云帆放在口袋里的手握了握“左小姐说不觉得,那就不觉得好了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扔了白眼给他,挽着魏伯毅走进餐厅坐下来。

    洛云帆坐到她的对面,目光如山,沉沉的压向她,盯着她的一举一动,她要是敢跟伯毅乱来,今天晚上会干出点什么来,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你甭吓我,本小姐跟你分道扬镳了,我爱谁谁,你管不着,左素柔瞪回去。

    两个长辈也坐下来“吃,大家吃吧,别客气)21”

    洛云帆对二老浅笑笑,拿起筷子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吃鸡腿”左素柔无视洛云帆,用手指捏起一只鸡腿送到魏伯毅的嘴边。

    洛云帆停下筷子,看着好友,温和的表面下,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沉沉杀气,好似在对魏伯毅说,吃吧,有胆子你就吃我的女人给你喂的鸡腿吧,只要不怕死,怎么吃都行。

    “吃啊,张嘴,啊——”左素柔把鸡腿又压近一分,笑的花容月貌,眼神却是在威胁似的说,你要是不吃,我跟你没完。

    一边是好朋友,一边是令他有点动心的可爱女人,吃了,洛云百度搜索“第五文学”看最新章节帆会宰了他,不吃,左素柔会闹个没完,这哪是鸡腿,整个一手榴弹哪。

    “呃,,,我习惯先喝汤,素柔,这鸡腿就先放在碗里,你给我夹的,我一定吃”魏伯毅拿过她的鸡腿,放在碗里,在心里暗暗的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想他堂堂一个副市长,今天被这一对冤家给整惨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这才重新的动起了筷子。

    石如娟跟左弘文全当没看见,尴尬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左素柔内心那个闷啊,什么嘛,他洛云帆的能耐真是大上天了,他凭什么还来管她的事,她是他讨厌的女人,他干嘛还要来干预她找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爸,妈,我把男朋友带回家了,你们怎么光顾着吃饭,不跟人家聊聊啊!”左素柔看向这对没出息的父母,洛云帆有什么可怕的,至于不吭声嘛。

    “噢,噢,这,,,这吃完再聊,吃完再聊”左弘文含糊过去。

    “对,吃饭时聊天对消化不好”石如娟赶紧附和。

    这死丫头,当着人家洛云帆的面,让他们问什么,哎,还真是一团乱。魏伯毅对洛云帆无可奈何的笑笑,哥们,我真不是存心的,我也是受害者,被骗到这里,还得经受你们这种精神的摧残。

    “伯毅,我爸妈不好意问,那我问你好了,你说会娶我,是不是”左素柔拽了一下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这是很严肃的事情,吃过饭再说吧,别说话了,先吃饭”魏伯毅巧妙化解,他要是说是,估计是见不到明天太阳升起了。

    左素柔火了“吃什么吃啊,因为这个外人在,你们就全都成含羞草了”她一脸不客气的看向洛云帆“麻烦你先回去好么,今天是我带男朋友见家长的日子,因为你的出现,大家都不好意思了,请走吧,不送了”

    洛云帆的忍耐已经到过了极限,他把碗筷稍稍用力的放下“左素柔,我什么时候成外人了”,

    魏伯毅,石如娟他们放下碗筷,意识到有人就要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外人难道是内人啊,我们不熟的,别胡搅蛮缠,我好声好气说话的时候,别让自己下不了台”左素柔不怕死的还去刺激她。

    洛云帆蹭的一下站起来,黑面把左素柔从位置上拽起来,吼道“那好,问问大家看,都一起睡过了,算不算熟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