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四叔番外——解释,又是好久没联系,被虐!

四叔番外——解释,又是好久没联系,被虐!

    发出去之后,握着手机将手垂放到了腿上。

    心情跌入了无限的低迷,爱一个人,心就真的好比被捆在了万丈悬崖上玩蹦极,一会被蹦到高处,一会又降到低谷,一会开心幸福的觉得空气都是甜的,一会又难受失落的想要哭泣。

    靠在窗户上,她感到疲惫的闭起眼睛,脑中回想起刚才洛云帆看唐暖央的神态,语气,还有说的话,然后那表情被无限的放大放大,她几乎能捕捉到他嘴角上扬的弧度,以及一切脸上细微的蛛丝马迹,想以此来解剖他心里那一刻的想法。

    分完了礼物的洛云帆,听到口袋中的手机振动了一下,他坐下来,拿出手机翻看信息。

    看完了上面的信息,他皱了皱眉,星星?!什么星星?琬!

    只疑惑了不到五秒,他就立刻明白过来的看向唐暖央,原来那丫头是吃醋了,她看到他送手链给暖央,而这条链子又正好是那天她去隔壁店铺的时候,他觉得挺适合暖央的,就随手买了,结了帐之后才去隔壁找她,而她就以为,他是特意单独给暖央买的,所以生气了。

    他不由的笑了,还真是个傻丫头,对暖央他已经不能再做什么了,她曾经是他心里的星光,他很努力很努力的想要去抓住,可最终这颗不属于他百度搜索“小说领域”看最新章节的星星,还是从他的视线里如流星般陨落了,他是不会再刻意买一条带着别样意义的手链送的。

    他不会了,即使是心里还有她,但为了不让她为难,他也这么做的藤。

    洛君天见洛云帆盯着唐暖央猛看,占有性的揽过她“四叔,为什么每个人都有礼物,只有我没有”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不好给你买什么,感觉你应该都不会喜欢,既然这样,那我也就不浪费钱了”洛云帆笑“六夜言情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盈盈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抠门”。

    “我这叫节约,一家人,应该也不需要这种客套吧,好了,我先上楼了,不用叫我吃饭了”洛云帆说完,铃起行李上楼。

    他一走,洛家人立即激烈的讨论起来,结论是,今年应该能喝上喜酒。

    洛云帆回到自己的房间,关上门,随手将行李放在地上,走到窗户边,打电话给左素柔。

    坐了车里,闭着眼睛的左素柔,手上突然振动起来,紧接着一连串的响声在车子响起。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张开眼睛拿起电话,见是洛云帆打来了,心里顷刻又混乱了。

    按捺住乱成一团麻似的心情,接起电话“喂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到哪里了?”洛云帆淡淡的问她,并不急于解释。

    “在半路了”左素柔握紧着自己的心,小心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还是很不舒服么”。

    “嗯,有一点”他照理该看到她的信息了,这个电话他打过来,应该不会只问这个吧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好休息,不要胡思乱想,最重要的是,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厉害了,大叔只是凡人,摘星星这个事对我来说,还是太困难了一点,打起精神来,改天再联系吧”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我挂了”。

    “好,拜拜”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左素柔的心情又从低谷升华到天堂了,而这种转变,只是他简单的寥寥数句所发生的改变,没有过于激昂,也没有过于华丽,一切来的那么平和与温暖。

    他说星星太难摘了,表示了已经放弃暖央姐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将手机放置在一边,那丫头机灵的时候还是很机灵的。

    司机把左素柔送到左家门前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送我回来”她拿着行李下车,对着司机道了一声谢,就拉着行李进去了。

    走进家门,看到母亲正戴着老花眼镜在看报纸。

    “谁来啦——”石如娟的眼睛没有从报纸上离开,拖长着口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,是我啦,我回来了”。

    听到是女儿的声音,石如娟把头蹭的一下抬起来,诧异道“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在心里抽抽,敢情老妈想让她跟洛云帆老死在西西里。

    “妈,都快一个月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你不是去洛家吃饭了嘛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跟云帆闹矛盾了?”石如娟连番追问。

    一听文如娟同志道道唠叨,她的脑袋就开炸“妈,我有点累了,先上楼睡一会,晚上在慢慢回答你的问题”。

    她拖着箱子,逃的比兔子还快。

    “素柔——,先过来跟妈聊聊嘛,你们在西西里玩的怎么样,关系有没有进展?”文如娟在后面喊。

    而左素柔早已逃之夭夭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过了几天。

    左素柔在家里一直等啊等啊,等他的电话,快把手机给盯出一个洞来了,手机一响就好经中了头彩似的,可一看号码不对,人又打回原型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回来后第二天,就去了公司,月光岛的项目没几天就要正式的施工了,在这之前,开幕仪式的启动必须由他亲自去。

    这几天一直都在开会,其实他去旅行之前,大量的工作就已经基本完成了,交由项目的工作人员把琐碎的事情做好。

    男人一忙起来,就什么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周,左素柔心想主动打电话给他好了,可想想,凭什么要一天到晚弄的她倒追他似的,心一横,对着手机喊道“你不打来,我坚决不会打给你”。

    而洛云帆这时已经去了月光岛。

    左家。

    装潢典雅精致的餐厅里,左素柔跟父母一起用餐。

    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饭粒,没什么胃口的样子,这样的情况已经维持好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父母也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素柔啊——”石如娟放下筷子,看着女儿“我今天跟三姑见面了,她跟我说云帆到外地工作去了,工程很大的,他不跟你联系,一定是工作太忙的原因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抬头“原来如此——”。

    想不到她比老妈还要晚知道他的近况!

    心里不仅不觉得宽心,反而更加闹心了,洛云帆,打个电话需要花去你多少时间,就真的忙的抽不出那么一点时间么,要是有心,哪怕是发个信息也行啊,说到底,还是不把她当回事,枉费她天天像个傻子一样的盯着手机。

    她可真是天下第一大白痴,他说经常联系,她就真的傻乎乎的等,这下子,他又把她给扯进低谷了,他就是换着法来虐她的臭男人。“素柔,男人总要以事业为主的,你可不要怪他,妈妈会帮你密切留意的,云帆一回来,我就告诉你”文如娟不知女儿的心思,还在一个劲的说。

    这次左素柔没有应,端起碗来大口大口的吃饭。

    文如娟见女儿吃饭了,以为她是把心给放宽了,也放心的拿起碗来吃饭,忽而,她又想到了一件事“对了,你去年不是答应了音乐学院那边去的当客座教师嘛,我记得你答应人家就是在这个月,你准备好要去没有”。

    “我做好准备了,后天就去”左素柔轻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去教音乐也好,可以不用没事可做总是看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可要好好干,不要给我丢脸哦”文如娟交代道。

    她哪“听潮阁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敢啊,左素柔心里这么说,嘴上却说道“我会好好努力的”。

    隔了一天,左素柔去了音乐学院,到了那里发现所教的学生,都是跟她年纪相仿的,不同的是,她是从娘胎里就开始学音乐了,而他们则是学了没有几年。

    学生看到来了这么一个美女老师,整个班级都沸腾了,特别是男同学。

    只上了两天课,就收到了好几条求约会的短信,不过左素柔对这些孩子可没什么兴趣,她直接无视。

    哎,该打来该发信息来的人没动静,不该打来的人又总是无聊的来***扰她。

    课间,教钢琴的廖老师走过来“左老师,我们想给你开个欢迎会,你晚上有空么”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了,晚上我有空”左素柔欣然应道。

    晚上7点,洛云帆坐专机回家,听到洛海珍的提起左素柔,说她这段时间心情不好,生气了什么的,他这才猛的想起好久没联系她了。

    连楼上房间都没有去,他就驱车去找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