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四叔番外——缠绵一夜,负责还是不负责!

四叔番外——缠绵一夜,负责还是不负责!

    最没骨气的是,她还期待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盯着眼前这张秀气的小脸,心里有股奇异的热流在静静的流淌,她是这么鲜活灵动的存在,热热闹闹的在他的周围打转,让他冷清宁静的心,也不免打扰了,无法去忽视,他不禁想,忽而有一天,她不见了的话,他会不会感觉心更加冷清孤单呢,他该不该握紧这小暖炉呢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他的手放在她脸上,已经超过10分钟了。

    某位小女子,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左素柔的耐心被一点点的磨光了,艾玛,大叔你到底想闹哪样啊,你要有所行动也差不多该行动,没行动就回房睡觉嘛,你这是想虐死我还是想怎么着琬。

    她身体都僵了半天了,心也扑通扑通的忐忑半天了,他倒好,手像是被强力胶胶在她脸上了,地方都不挪了一下,她真想张开眼睛对他喊,大叔,你是不是被点穴了。

    不行,她受不了了,在这么下去,她会憋成失心疯的。

    “嗯,,,,”她闭着眼睛假装苏醒似的动了动,顺便拉下他的手,醉醺醺的呢喃“大叔,你说你到底喜欢呢,还是不喜欢我呢,我好困惑,你托梦告诉我好不好”藤。

    洛云帆嘴角微抽,托梦?!这丫头当他死了么。

    “别胡言乱语了,乖乖睡觉吧”脱了她的鞋子,他拉过被子给她盖上,轻拧了一下她的脸“明天早上你就知道宿醉的代价了,小小年纪,跟人家拼酒”。

    切,这点酒能醉倒她,笑话,她可是拿酒当白开水喝着长大的。

    看来大叔是铁定定的认为她醉了,脑子一转,她想要了一个邪恶的试验,她倒要看看,大叔叔是不是真的对她无感,反正她喝醉了嘛,无论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,第二天都可以反悔的嘛。

    要是她这么试验了,他还是对她无感的话,那她也就真的死心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正要起身离开,一只小手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他低头,看看那只手,又去看她的脸“怎么了丫头?”

    “嗯,,,,我好渴,我要喝水”左素柔醉态的半眯眼睛,伸出丁香小舌舔着粉嫩嫩的嘴唇,呢喃的语气,类似于撒娇。

    “我去倒”洛云帆拉下她的手,从容的起身走到桌子边,倒了一杯水,回到床边,从床上扶起她,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,把水杯送到她的嘴边“喝吧——”

    左素柔头一次想说,喝醉酒真好,装碎更是好,她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,把头靠在他的怀里,两条纤细柔软的藕臂圈住了他的腰,像猫咪似的在他胸前乱蹭,佯装迷糊的傻笑“大叔,你身上好香哦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把水杯放下,低头看着她的小脸)2C哄道“把手拿下来,躺回去,乖乖睡觉,不准耍酒疯”。

    “不嘛,不嘛,我就要抱着你,还要亲你”左素柔嘟嘴在他的下巴上啄了一小口,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她认为亲一口就算是诱惑,其实真是让洛云帆开始有反应的是,她的胸一直挤压在他的胸口,那柔软而又弹性十足的丰盈,让他想起昨晚品尝到的小白兔,这一想像,让他下面瞬时间变硬。

    左素柔眯着眼睛观察他的反应,咦,大叔好像不太愉快的样子,不然他的脸怎么跟憋尿似的,她还以为,她故意亲他一下,会让他有快乐的表情呢。

    哎,左素柔啊左素柔,你真是太失败了,打击过后,她心里就一阵的不服气,难道她就这么没有吸引力么,她就不信这么邪了。

    “亲完了就睡吧——”洛云帆怕自己像昨晚那么把持不住,拉下她的手,就准备逃跑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丫头每次勾)7E引他,不是睡着,就是喝醉呢,要是碰了她,明天酒醒了,说她趁机迷)7E奸怎么办。

    左素柔见他要走,胡乱的一抓,拽住他的裤子,一只手好像还摸到不该摸的地方,不对,怎么这么硬?这东东不是该软的嘛,老师没怎么好好上的生理课加上那仅有一次性)7E经验,让她至今闹不明白这东东的原理是什么,不过她也知道难为情,脸刷刷的红了,手悄悄的放开这恐怖的物体,往上爬,改拽住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我要吃樱桃,你给我去买,好不好嘛”她摇晃着他,慢慢的爬到他的背上,在他耳边吹气“大叔,我要吃你——”她故意托百度搜索“第五文学 ”看最新章节长口气,看到他俊脸就红,得意的笑开了“买的樱桃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喉结滚动,吞咽了一下,极力忍耐着那焚烧一般的欲火“这会没有樱桃,再闹我要打你屁股了,放手,听到没有”。

    看来他真的对她没感觉,要是喜欢的话,怎么也该有点反应了。

    左素柔沮丧的靠在他的肩上,不由自主的问“洛云帆,你真的不喜欢我对不对)21”

    微怔,他突然不知该怎么回答她,之前他会毫不犹豫回答的话,现在变的无从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,你怎么不说话啊”左素柔拍打着他,把脸凑到他的脸颊边。

    四目交融,她迷失在他的幽深的眼眸里,呼吸变的急促紊乱了。

    她嘴里的酒气热热的扑洒到他的脸上,在此刻竟然变成诱人的芳香,她微微张开的小嘴,就近在咫尺,让他体内的***奔腾的更为厉害。

    ***的味道在悄悄的蔓延,深沉,暧昧,无法去抵抗的本能。

    一种即将会被扑倒的危险让左素柔心里直打鼓,她是不是试的过头了,大叔看起来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只有一眨眼的功夫,他便转身吻住她的唇,将她压在床上。

    这下子真的真的完蛋了,,,

    左素柔惊恐的张大眼睛“唔,,,,”她抵开一条缝隙,结结巴巴的说道“大,,大叔,我没醉,我跟你开玩笑的,你不要这么激动好不好,有话好好说”。

    “你装的?”洛云帆挑眉,满眼的***色彩,让平时温润斯文的他,此刻邪肆性感的像个换了一个人,腹黑如狐,或许这才他的真实本性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装的,我没醉,这游戏一点都不好玩,大叔我们玩别种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这丫头竟然敢如此大胆的耍他,洛云帆有点恼火了,加上他现在浑身的被欲火点燃,他怎么可能放过她呢。他阴侧侧的笑了起来“这游戏可是你先挑起的,现在说不好玩,已经晚了,大叔今晚必须要跟你玩到底”。

    “可,,,可是上次好痛,我不——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要字被吞没在他的口中,他低头擒住她的小嘴,滑入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美好的吻,让她马上就沉迷了,他嘴里的味道跟他的人一样的干净清新,舒服美妙的让她情不自禁闭起了眼睛去回应他。

    她大脑清醒的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可她知道,即使他还是不想负责,她也已经没有推开的力气了,因为她的内心不排斥他,与他肌肤相亲,她也同样有着渴望。

    他手指灵活的褪去他们身上阻隔的布料,抚摸她,亲吻着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嗯,,,嗯,,,”她仰起着头,眼神迷离“第五文学 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的呻吟,她能感受到他在她身上落下的每一个吻,是温柔而又火热的,他的手摸过的地方,也能让她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这就是男女之间的欢爱么,上次的记忆跳跃到她的眼前,这样的夜,他们在床上做这样的事情,一切来的那么羞涩与梦幻。

    他的唇落在她的胸口,轻轻浅浅的吸吮,让她尖叫的,只觉一种热潮涌来,腿间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未免也太敏感了。

    “大叔——”她抱紧他,刚才的感觉好棒,跟昨晚梦到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亲吻着她秀发,分开她绞在一起的腿,腰向下沉去,坚硬的东西抵在她的幽谷之上,向前就要挺)7E进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”左素柔突兀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洛云帆险些晕倒过去“你说呢,关键时刻,不要讲话”他奋力的继续向前挺)7E进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左素柔感觉身体快要被撑裂了,明明不痛,却因为害怕而紧张的叫道“痛,好痛,大叔你快拿出去,我不行了”。

    “痛?”洛云帆皱眉“又不是第一次,怎么还会痛呢?”

    “我,,,我就是痛嘛”左素柔心虚的撒谎。

    说话间,身体突然变的奇怪了,有种愉快的感觉在体内产生,她轻轻的动了动,摩擦产生的快感,让她舒服的快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痛还是爽?”洛云帆不解。

    “刚才痛现在不痛了,大叔,你不是说关键时候,不能说话嘛,我们不要说话了,肢体交流就好了啦”左素柔缠紧他的腰。

    洛云帆无语,体内随之而来的欲火,让他再也没功夫跟她瞎聊了,扣紧她的腰,就是狂风暴雨的占有。

    不过10分钟,她便求饶“啊,,,,,啊,,,,嗯,,,,,不行了,不行了”

    一整晚,房间里一直在行与不行之间的翻涌着,整张大床乱的像打过仗似的。

    两个睡到中午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左素柔翻了一个身,看到洛云帆还要熟睡中的脸,看到他裸着上半身,她眨了眨眼睛,想起昨天晚上他们连番激战,妈呀,没想到大叔这么大年纪了,床上功夫这么厉害,她以为她会死在床上呢。

    视线慢慢的向下移,盯在腹部之下那凸出的地方,心里忽然起了邪念,她悄悄的拉起被单的一角,往里面瞅去。

    被单突然被压下,洛云帆张开睡意惺忪的眸子,受不了的看向一醒来就干坏事的小妮子“能不能别这么色,你可是女的,偷看男人那里,像话么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被当场抓住,这小脸是红了又红“我,,,我看看怎么了,你,,,你用你那个欺负我一整夜,还不兴我看一看啊”。

    说了之后,才发觉到自己的大胆,小脸就更红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俊脸不自在起来“丫头,我没想到你这么敢说”。

    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左素柔只能硬着头皮上“我腿酸死了,一整夜高难度的运动,比体操运动员还累,另外,胸口的小白兔也被你摧残了,更过分的是你竟然还用嘴咬,你这么折磨了我,看看你那里有什么大不了的,只是想看看罪证而已嘛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一个大男人,被一个小女人,说的脸都红了“丫头,你的脸皮究竟是肉做的还是铁皮做的,行,你要看,我就给你看”。

    他撩开被单,大大方方的给她看。

    这下子左素柔羞的没话说了,把眼珠子溜到了别处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看了,敢的话,想摸我也允许”洛云帆反正也豁出去了,总不能让个小丫头看笑话。

    “我在看呢,谁说我不敢看了”左素柔睛神飘忽在扫着那东东,故作老练“也没什么特别的,从火腿肠粗一点而已,快把被子盖上吧,小心有人偷)7E拍,你洛四爷一世的英明可就扫地了”。

    比火腿肠粗一点!!!!第一次有人拿他的宝贝跟火腿肠做比较,洛云帆有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盖上被子,侧身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“你确定看清楚了么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看着他邪恶笑容,惊恐的说道“大叔,你不会想再嘿咻一次吧,我告诉你,我不吃这个亏的,前天是我不小心把你给扑了,昨天是你把我扑了,我们扯平了,虽然总体来说,我比较吃亏,但是我呢,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,所以不会要求你怎么样,但是如果你吃完还想吃,你可就要负责了,爱我,娶我,养我,这可都是免不了得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傻了,这丫头真是严重的缺心眼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对你,你不要求我对你负责?”

    “想当然想啦,可也要你愿意啊,你又不爱我,我总不能拿把刀架在你脖子上吧,再说,我是新时代的成熟女性,生理需求,也正常的嘛,其实不用把自己想成弱势群体的,就当是我们太寂寞了,控制不住互相安抚好了,我们仍旧是朋友,这样大家都不用太有心理负担了”左素柔生怕看到像上次那样,他因为跟她发生关系,而很是烦恼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不想见到自己被他嫌弃,那才是真的伤自尊,她宁要潇洒一点的先发制人,别说她笨,不抓准这么好的机会缠住他,如果有朝一日,她住他心里的话,他总会来找到她的,如果不来,那她也没什么好强求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态还真好!”洛云帆微笑着抚了一下她的小脸。“大叔,不准乱摸,要负责的”左素柔拿下他的手,裹着被单去卫生间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下床穿好衣服,坐在一旁,要不要对这个丫头负责呢?他爱她么?第一次是初犯,还可以改,第二次就是惯犯了,总不能说昨天晚上也是糊里糊涂的吧。

    用手指抓了抓额头,他头一次对一件事,内心没有准确无误的决断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左素柔包着浴巾从里面出来,清水芙蓉的脸,玲珑的身躯,一下子跳跃到他的瞳孔里。

    他只觉腹部一热,该死的,,,,

    她按着胸口的毛巾,弯腰去拿行李箱,在她弯腰的时候,正好屁股对着他,这一弯,腿间的大片春光,全都呈现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洛云帆差点喷鼻血,他忙站起来“我先回房了,今天我们要开车去另一个地方,你做好准备,待会我来接你”。

    “哦,今天挺热的,你少穿点就行了”左素柔说着,拿出一条抹胸跟小热裤,准备拿到卫生间去换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就穿这个?”洛云帆顿住步伐,折回来拿下她手里的衣服跟裤子看了看,皱起长眉“你还不如不穿了,换掉,这个不许穿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气结的大呼起来“凭什么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