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四叔番外——坐到他大腿上,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,露营!

四叔番外——坐到他大腿上,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,露营!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笑的不太雅观,左素柔收敛起笑意,故作端庄典雅的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洛云帆走到她的身边坐下来,双腿优雅的叠起,脸上仍是似笑非笑的,那笑似比不笑多一分,可比微笑又少一分,吊在那里,让人不知道这男人现在究竟是怎么想的,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自他身来飘来清新男人香,如一阵大自然的芳香般侵入了左素柔的鼻间,让她一阵的心旷神怡,她不由的侧头看去,那如雪山高原一般的秀挺侧脸,找不出半点瑕疵,这才叫高富帅啊,人家有钱,可穿着多低调,那么漂亮的手,哪怕是戴一圈金戒指,一样能有另类的美感,再看人家的头发多干净啊,软软的,细细的,柔柔的,发质跟他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,她怎么觉得看他哪儿哪儿的都好呢。

    要是现在有一面镜子的话,她会发现,此刻的表情有那么一点花痴的迹象悴。

    洛云帆慢悠悠的转过头,左素柔意识到他的转过来,忙把头扭了过去,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“你是法医?”洛云帆疑惑蹙起了长眉,那张淡定的脸上,嘴角有向上牵动的趋势。

    他刚才全听了?!峙!

    左素柔内心一阵小小的崩溃,怎么就好死不死的被他看到了呢,他心里肯定笑翻天了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被他笑倒,她抬手将耳际的发丝拨到脑后,清纯可人的眨眼“你在说些什么呀,我听不大懂呢,是不是昨晚没睡好,出现幻觉了”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,我也在想,自己有可能是哪条神经出了问题,要不然也会看到某人那么精湛的表演,话说,这琴弓如果够锋利的话,也能解剖吧,很有艺术感的解剖”洛云帆没忘记这丫头刚才鬼气森森的表演,一个大男人被她吓的都快尿裤子了。

    左素柔瞅了他半天,轻声轻气的说道“好变态噢,我怕,不要说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转过头去,嘴角的笑意慢的越来越大,终于忍不住欢快的笑了出来,看向她“丫头,你怎么就那么爱玩呢”。

    他实是在服了她了!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说人家嘛,人家是纯良的好女人”左素柔继续走柔弱路线,经过文如娟同志这么多年魔鬼式的培养,她已能在各种性格中随意转换了。

    “是挺纯良的,我早就看出来”洛云帆相信的点头,表情很热真。

    可在左素柔眼里,他这话怎么听着都像是反话,让她挥身的不自在,他的厉害之处在于,能在轻妙的回眸弹指间,就能让你败下阵来的,就好比现在,正常情况下,她这么一说,对她知根知底的,起码反驳个三四回合,最后被她压的哑口无言,这才赢的舒坦,可他倒好,不仅不反驳,还这么认真的相信了,特别是那句我早看出来了,怎么听怎么像是在讥讽她,而且她还没话好辩解,什么叫憋死,这就叫憋死。

    “臭大叔,我不理你了——”左素柔小小的泄愤了一下,转正脑袋,三秒之后,她就又后悔了,怎么在他面前,他就这么管不住自己的嘴呢。

    洛云帆不生气,眉宇间的笑反而更加充盈了,小丫头就是小丫头,说不过他就耍赖,他不由的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纯黑色的柔顺发丝,质感很不错。

    感受到他那双修长漂亮手,穿过她的发丝,缓缓的向下抚摸,左素柔的心跳的飞快,渐渐的,机场的嘈杂声消失了,她能听到的只有自己心脏剧烈撞击声,她能感觉到自己很开心,跟偷吃蜜糖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简单纯洁的接触,却犹如一根羽毛班撩动着她的心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广播里喊着飞往西西里的航班,洛云帆站了起来,铃着行李走了几步,才发现左素柔没有跟上来,回头,看到她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往回走她身边“丫头——”

    左素柔这才从神游中清醒过来“咦,大叔你干嘛站着,快坐下来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叹气“飞机要起飞了,没听到广播里面在喊么”。

    广播里面,此刻又重复了一句登机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”左素柔不好意思的笑笑,忙站了起来,跟他一起往登机的窗口走,一边为自己解释“我刚刚在想事情,所以没有听到”。

    “想事情?”洛云帆步伐悠闲,微笑的挑了一下眉“该不会是在想刚才那位男士吧”。

    “男士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.net,全文字手打?”左素柔想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“你说刚才那金刚是吧”。

    敢情,她就没有把那个当成男人,而是当成了猩猩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微微汗颜,教育道“不要随便给人家取绰号”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啊,他本来就是嘛”左素柔理直气壮的回答。

    哪知,这金刚突然出现在他们前面,拖着行李快速的往登记口走,没有看到左素柔。

    不会他也去西西里吧!

    左素柔干笑“还真是白天不能人,晚上不能说鬼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抖着肩膀轻笑“弄不好,等会他还会做你对面呢”。、

    “不用你替我担心,就算他坐我对面,我也能自己应付,不过你要做护花使者的话,我也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哟”说到最后,左素柔笑的那叫一个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误会了,我不是替你担心,我是替他担心”洛云帆表情淡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左素柔上一秒还在笑着的小脸,顷刻间跨下来。

    什么嘛,她可是弱女子哎,半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没有,气死她了,臭大叔就会打击她。

    上了飞机之后,洛云帆找到他们的座位。

    左素柔喜欢靠窗坐,就先挤进去了,洛云帆坐到她旁边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一个黑色的身影呼哧呼哧的走来,放好了行李,坐到他们对面,一见对面的左素柔,他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,仿佛见鬼似的,下意识惊呼她的名字“你个奶奶——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顿时黑脸,这会自己搬起来的石头,砸到自己脚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在边上掩着嘴,低垂着头,一抖一抖的笑。

    “哈喽,你好啊,我们又见面了,我刚到处找你呢,不要叫我全名,叫我奶奶就行了”左素柔对他挥手,笑的温柔可爱。

    金刚怕怕的抽搐着嘴角笑了笑“奶奶,你不是去美国嘛”。“哦呵呵——”左素柔笑的更加的欢乐,她拍了一下身旁的洛云帆“还不是因为遇到我的大师兄了嘛,他邀请我去西西里玩尸体,那我就跟他一起去了嘛”。

    玩尸体!!!!!

    金刚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来擦了擦汗“挺好的,最主要你们玩的尽兴”妈呀,玩死人说的跟玩皮球似的,这都是什么人嘛,吓屎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大师兄喜欢对人脑进行详细的剖析,他经常说,这人脑跟就猪脑似的,白白的,软软的,不过我就觉得比较像豆腐花,是吧,大师兄”左素柔用手肘子顶了一下洛云帆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向她,目光深沉说了一句“小师妹你还是玩你的心肝脾肺肾吧”。

    金刚的双腿不受控制的乱颤,他想换位子,可不可以,,,,

    “讨厌,你就是看不起我,信不信,我拿你的心肝脾肺肾玩”左素柔在洛云帆的胸口一通乱摸,一不小心,摸的太下面了,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她的小手碰到那凸起的地上,不到10秒就变硬了。

    她装无知的眨眨眼睛,心里面想死的心都有,如果她现在说她不是故意的,应该没有人会相信吧。

    洛云帆呼吸一窒,身体燥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丫头是不是疯了,,,,

    他有种把她折叠起来扔下飞机的冲动,可眼下冲动是没用的,把这只胡来的小手从他那里拿开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对面的金刚,嘴巴已经变成了O型,显然,他也注意到左素柔的手放在洛云帆那里。

    洛云帆暗暗的吸气,镇定把左素柔的小手从那里拿开“小师妹,这里向来不是我们研究的地方,要是让师傅知道,可要说你了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脸红红的,尴尬的应答“是啊,这部位是没有什么研究的价值,不就是一团肉嘛,哈哈,,,,”

    她因为实在是尴尬了,所以只能以笑掩饰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额边挂下了一滴巨型的汗,不就是一团肉???……

    金刚是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好,只好跟着左素柔笑,其实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好笑的。

    洛云帆拿过一个眼罩来给左素柔戴上“丫头,你还是给我睡觉吧”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也正在困了呢”左素柔装模作样的打了一个哈欠,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样,大叔某些时候,也挺善解人意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小心碰了他那里,不过左素柔倒也不觉得恶心,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给了他的原因吧,而且大叔原本就是个非常不错的男人,哎呀,不想了,不想了,快要难为情死了。

    这脸烧了好长一段时间,直到她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飞了多久了,再次醒来,窗外已经天黑了,飞机上大部分的人都盖着毯子睡觉了,对面的金刚才睡着很香。

    左素柔侧头,朝身边看去,洛云帆的毯子盖在胸口,双手平放着,即使是睡觉,他也仍旧是那么完美,想要偷)7E拍他一个打呼噜或是磨牙,流口水的机会没有,他静的像个沉睡的王子,五官俊秀,干净到近乎剔透,现在很少会这么从里到外都十全十美的男人了吧,除了他腹黑的性格之外,几乎零缺点。

    观赏了他一阵,左素柔尿急的厉害,洛云帆人高马大的,他这么一躺,直接把路给堵死了,叫醒他吧,她又于心不忍,没办法,她只好从他身上跨过去了。

    拿下身上的毛毯,她抬起长腿往外跨去,动作非常的小心翼翼,等到一条腿已经踏到外面,她的手不由的放在他的肚子上,作为支点,准备把另一条腿也跨出去。

    洛云帆这人极百度搜索“第五文学 ”看最新章节易苏醒,感受到来到肚子上轻微的重量,他朦胧的张开眼睛。

    看到他张开眼睛,左素吓的一屁股坐他的腿上,而且是以双腿)7E分开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半衣三更,你坐在我身上干什么”洛云帆压低声音问道,心想,这丫头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。

    左素柔的小脸刷了一下红了“我没有想坐到你身上,我是想去上厕所”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单纯?”洛云帆的语气跟表情,带着明显的狐疑。

    左素柔被他这怀疑的目光,彻底弄疯掉了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你以为我想非礼你不成,从古至今,只有老牛吃嫩草,没有嫩草吃老牛的”。

    “草能虼牛,那这还能是草么”洛云帆失笑,她那柔软的地方正挤压在他那里,让他越来越热了,他一把铃开她“想上厕所就去吧”。

    他飞快的拉上毯子,盖起那壮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左素柔全然没察觉到洛云帆的异常,悻悻然的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她一走,洛云帆掀开毯子,拉开衣领,大口的喘息着,男人的身体就跟定时炸弹似的,不引燃导火线就没有关系,可一旦引燃,那可要很久很久才能平复,这丫头,真是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等到左素柔回来,洛云帆正端着的坐在那里看杂志喝水,不过为嘛这么冷的天,他喝的是冰水,他很热么。

    见他神情专注,她也就不打扰他了,坐下后,要了一份面包,吃完的了继续睡。

    经过长久的飞行,终于到达了西西里,飞机慢慢的降落。

    金刚逃难似“第五文学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的,比他们更快的下了飞机,生怕找他去做人体实验,洛云帆跟左素柔下了飞机,出了机场后,先租了一辆越野车,买了一张地图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去哪里?”左素柔坐上车,问着一旁的洛云帆。

    “按地图上的线路顺过去吧”洛云帆拿过地图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要先去帕勒摩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了看地图,找到她所说的地方,看了路线“也可以,那就先去帕勒摩”。

    他发动车子,出发上路。

    暖暖的风吹来,舒服的左素柔眯起了眼睛,西西里岛属地中海气候,春秋温暖,夏季干燥,冬季潮湿,这个季节来,刚刚好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她像孩子一样,旅途的轻松与远离尘嚣的惬意感也随之而来“来旅行貌似是个正确的决定”。

    “跟我一起来旅行是正确中的正确,我可以带你去各种好玩的地方玩”。“你有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不是我吹牛,我虽然年纪小,但是自小就喜欢到处玩,我计划到40岁之前,要玩遍半个地球”。

    看她朝气蓬勃的率直模样,洛云帆才感觉到自己真的老了,他从来没有这种激情,他的心从11岁那年,就开始苍老了,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好,可现在,他有点羡慕她了,或许生活也能过的如此的热情。

    开了两个多小时,他们进入了帕勒摩,这是西西里岛的第一大城,也是个地形险要的天然良港,歌德来此时曾称赞帕勒摩是世界上最优美的海岬。

    他们到那时的时候,天色已经昏暗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今天玩不成了,先找间酒店住下吧”洛云帆说道,边说边看外面有没有酒店。

    “大叔,就说你老土冒吧,出来旅行住酒店,那是最没意思的,露营才好玩呢,我带了帐篷,我们去海边的岩石上睡,一边听着海浪声,一边睡觉,多酷啊”左素柔向往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