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正文结局(3)

    洛宁香率先开了口“找我有事么”她以为自己的口气会很差,说出来之后才发现,气势有点弱。

    徐敏儿终于抬起了头来“洛宁香,你曾说过,如果有一天你爱上欧阳墨城的话,就把头切下来给我当凳子坐的,你还记得么”。

    那不高不低的声音,透着一种至深的冰凉。

    一开口就这么劲爆,让坐在远处的唐暖央不禁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洛宁香将放在桌上的手,挪到下面膝盖上,眼神也慌乱似的闪动,张张嘴想辩解,可又发觉自己是词穷的悴。

    徐敏儿就那样一瞬不瞬的看着她,平静到几近呆滞。

    在她苍凉直白的注视下,洛宁香败下阵来,若是她很凶或是不讲理的跟她吵,她还能应付一下,但是像这样子一声不响的用自已有悲凉来控诉她的横刀夺爱,她真的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——”洛宁香低头,三个字也随之吐出峙。

    “呵,说对不起还有什么用,你们快要结婚了,你最终还是抢走了他,就是这么简单”徐敏儿难过的说道,语气中没有嘲讽,有的只是浓浓的痛楚。

    甜品店里原本香甜的气味也随之变的苦涩起来。

    洛宁香心头感到压抑,但有些话她不得不说,有些人她也不得不伤害“徐敏儿,我没有守住自已说过的话,我很抱歉,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他了,同时他也爱上了我,我不敢说爱情有多伟大,不敢说我是对的,你有多爱他,我也知道,可人都是自私,如果你换成我,你也会这么做的,欧阳墨城对你有千言万语的对不起,但是他违逆不了自己的心,我对你有愧疚感,但是让我把他还给你,那我宁可跟你拼命,我们都是女人,你不要难为我,也不要难为自己了,要不然最后受伤的人,还是你自己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呵呵,,,,”徐敏儿笑着落泪“洛宁香,他能不要我,你就有信心,他以后就不会爱上别的女人么,你别忘记了,男人有一就有二,他们喜新厌旧,不会把心一直留在一个女人的身上”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问我这个问题,我的答案一定会说我对他有信心,因为我们现在真的很相爱,至于以后的时光,不是我的控制的,我看不到未来,也没有预测能力,人生有很多意外,我现在当然是希望能跟他天长地久,但说不定5年后,10年后,他或是我突然变心了,那也是控制不了的事情,能做到也是尽量的减少痛苦,徐敏儿,我想说人生不是你怎么安排,就必须要怎么走的,难道前面的路改道了,就不走了么,说到底,还是要努力跨越,说不定那改了道的路上,会有美好的风景在等着你”洛宁香看着她,此刻心里是怎么想的,她就怎么说,因为已没有斗心机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跟我讲这些大道理,说谁不会啊,要放下那个人不是你,是我,我的心痛,谁都不会明白的,我的心每天都受着煎熬,我也对自己说,徐敏儿别再想了,可就算不去想,心还是会痛,看到他留下的衣服,杯子,他用的牙刷,睡过的床,每一天都在折磨着我的神经”徐敏儿的手死死的压在胸口,仿佛一拿开,就会死去一样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样,洛宁香跟唐暖央都不太好受。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能够说的,徐敏儿,你爱他,我也爱他,我也爱我的孩子,所以你多痛苦,我也帮不了你——”洛宁香不知大脑里想的是什么,这些话说跟豆子一样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徐敏儿用力的呼吸了一下“我今天找你出来,不是来找你问罪的,也不会天真的以为对你掉几滴眼泪,就能打动你”她拿起放在一边的布包,从里面将钥匙还有一张存折交给洛宁香“这些东西,请帮我还给墨城,告诉他,我爱他的那些岁月,他赔不起,永远都赔不起,希望你们不要落的惨淡收场才好”。

    说完,抓起包包,就急冲冲的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回头,只看到一个融入黑暗中的背影,那感觉,好似不是走进去,而是吸进去的。

    一种对她的巨大同情感,在这寒冷的冬日以诡异莫测的情绪侵入了她的大脑,让她涌现出强烈的罪恶感。

    唐暖央坐到洛宁香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嫂子——”洛宁香靠在唐暖央身上“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,之前伤害你,现在伤害徐敏儿,像我这样的女人会得到惩罚吧”。

    “只有不知悔改的人才会受到惩罚,宁香,当你懂得替别人去难过,并且承认错误,你就不再是个坏人,今天你跟徐敏儿的交谈,让我对你刮目相看,宁香,你真的变了很多,成熟了,也不再骄横了”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还是深深的伤害了她”。

    “别想那么多了,明天你可是要当新娘子了,苦着一张脸多不吉利,我看的出来,徐敏儿也在一步步的努力,你看,她把钥匙跟卡都还给墨城,证明她在试着抹去那个深烙在她心底的男人,这是好事啊,我敢保证,如果你们有机会再遇到她的话,她一定已经完全复原了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看向唐暖央“真的么”。

    “真的,我敢保证,让她陷入痛苦的,不是你们,是她自己,当她学会好好爱自己了,并下定决心了,那么她很快就能走出来的”唐暖央目光坚定的回应着洛宁香的疑问。

    洛宁香开怀的笑了,她拿起桌上的钥匙“你说,我该不该现在打个电话,告诉墨城,徐敏儿来找我的事情”。

    “说是一定要说的,不过我觉得倒不用那么性急,这事毕竟不是什么开心的事,对你跟墨城的心里多多少少会产生影响,倒不如结了婚,过一段时间,你找个机会再把事情告诉他,我想他最多也是沮丧那么一小会就没事了”唐暖央给她提建议。

    洛宁香心情放松了“我就按嫂子说的做,不知为什么,这会,我反倒又觉得轻松了,像是卸下了心灵的某个包袱一样”。

    “我想徐敏儿也跟你有一样的感受,宁香,你跟欧阳墨城心头的最后一片乌云已经吹散了,你们的世界,完完全全的雨过天晴了”。“嗯!”洛宁香笑了,笑的很轻快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婚礼当天。

    洛宁香4点不到就被洛海珍挖起来梳头了,边梳边说些祝福的话,害的她连连打着哈欠,说来也怪,都说结婚前一夜因为兴奋都会睡不着,可她却睡的很香甜,估计是孕妇都特别嗜睡的原因。

    在旁陪她的洛诗菲跟洛诗涵,还有洛宛馨,她们的精神都比她要好。

    “宁香,你可别睡着啊”。

    “我没睡着啊,就是犯困”洛宁香张开眼睛迷糊的回答她们。

    她迷糊的样子,惹的几个姐妹都笑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昨晚就不见了踪迹,她是此刻婚礼的总策划,为保不出任何差错,她都是慎之又慎的。

    天空终于亮了,时间是早上7点。

    化妆师来了,洛家的男人也早早的起床,帮忙打点,接待客人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10点来接洛宁香前去婚礼举行地,从洛家到那里,计算好是48分钟,时间还是挺紧张的。

    9点钟,洛宁香的小姐妹差不多都到了。

    9点半,亲戚朋友也连续到来,大家一起过去,会比较热闹。

    9点40分,几乎都到集了,安斯耀,伊明臣,左素柔与父母,连远在英国的亚兰瑟跟依芙琳,还有老伯爵都来了,上次结婚没有叫他们,已经让老伯爵很不满,这次听到又要结婚,无论如何都要来。

    虽说安斯耀方才一亮相,着实让其他人风中凌乱了一下,但随着他自然而然的道喜与祝福,这种不自然也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依芙琳见到俊美依旧的洛君天,热情的上前拥抱他,还恋恋不舍的不肯放开。

    “君天,我好想念你”傻妞依芙琳,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痛,这会完全不记得自己被利用伤害过的事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很是尴尬的拉开她,同时发现亚兰瑟的眼神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,我去那边招呼客人”洛君天逃的飞快,他可不想被自己表哥用眼神给肢解了。

    那一边,洛海珍很有心思的安排让洛云帆去接待左家,另外跟左家父母故技重施,在关键时候,就找机会撤,留下两个小年轻培养感情。

    穿着深蓝色大衣的左素柔,气质特别的好,一头标志性的乌黑长发如上等的绸缎般散在肩头,她笑盈盈的看着洛云帆“我这段时间有好好练琴,也不去游戏厅玩了,还打算把头发剪断一些,我还打算去做义工”

    “规划的很不错,一段时间不见你,大变样了啊”洛云帆淡笑着看着眼着这个漂亮精致的女孩子,听她侃侃而谈,感觉在她身上有很大的变化,更自信,成熟了一点,也没有那么叛逆了。

    “人总会学着长大嘛,这很正常,对了,你准备好跟我去西西里玩了么,可没几天了,你要是放过鸽子,我就画个圈圈诅咒你”左素柔俏皮的伸出细长的手指,在他胸口画了一个圈。

    她靠的这么近,笑的这么灿烂,让洛云帆心里微微一动,与她拉开距离,明明这段时间很忙,他却说“我准备好了,跟你约好,就一定会去的”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在那里有说有笑的聊天,三个长辈就挤作一堆偷看,偷偷的议论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有没有戏?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戏,瞧着吧,明年就该轮到他们了”。

    “嘿嘿,,,,”

    三个长辈同时愉快的通笑了。

    “新郎到了!”

    有人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热闹的厅里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门外,果然停了一辆装饰的鲜花后豪华婚车,穿着白色礼服的欧阳墨城跟几位朋友从外面进来,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吵吵闹闹的婚房里,洛宁香因为肚子饿了,还在吃小汤圆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,快把门关上——”小姐妹咋咋呼呼的跑进来报信。

    洛诗菲一把夺过洛宁香手里碗。

    “我的汤团——”洛宁香还没有吃饱,伸长着手,想要拿回碗。

    “不要吃了,你老公都来接你了,哪有新娘子在这种时刻还吃汤团的”洛诗涵压下她的手,她真是被她给打败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还没有进来嘛,让我再吃一颗”孕妇有时对想吃的食物,有种几乎变态***。

    “真的服了你了——”洛宛馨拿来碗来,快速的喂了她一颗。

    正在洛宁香满足要咀嚼起来的时候,房门却外面的壮男军团给大刺刺的攻开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顿时闭好嘴巴,摆出公主的骄傲架势。

    心里暗叫,哪个白痴只关门不锁门啊,害的她含着一颗汤团,嘴巴都不敢动一下。

    城墙这么简单被攻入,而小姐妹跟小朋友的一唇枪舌战,律师军团的威力,没几个回合,就把美女军团给降服了,找老公千万不能找律师,不然日后吵架准输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微笑的走到洛宁香面前,弯腰,随意伸出自已的左手,幽默的说道“娘子,跟为夫走吧——”

    洛宁香摇头,点了点他的,又点了点地上。

    “跪就用了吧”这小妮子,到今天这样的日子还给他出难题。

    洛宁香想要张口,一想到嘴里的东东,她只能又打手势,这次要表达的比较复杂,看的欧阳墨城彻底凌乱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还是口述吧”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洛宁香摇头,又是一连串连神仙都不会明白的手势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郁闷了,灵机一动,弯腰一把抱起洛宁香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让我抱着,你才肯走是吧,小调皮,花样真多”。

    她不是这个意思啦!!!

    洛宁香在心里纳喊,同样的,也发不了声。

    一群朋友浩浩荡荡的“听潮阁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跟着新郎跟新娘下楼。

    亲戚朋友报以热烈的掌声,洛宁香也在这掌声中,充满了幸福感。

    车子出发去举行婚礼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坐上车,洛宁香就咀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吃什么?”欧阳墨城一阵的惊奇人,他不记得有看到她吃东西啊。

    “汤团”洛宁香含糊不清的说道。“所以说你刚才是含着这颗汤团来迎接我的是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,要不我分你一半吧”洛宁香吐着嘴里咬碎的,往他嘴巴上亲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用手挡开“咦,真是脏死了,给我坐好,我要给你蒙上眼睛了”他拿出白色的手帕来,蒙住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洛宁香信任的握住的他的手,一路上内心都充满了安定与期待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耳边听了水流声,脚下踩到软软的沙子,还有咕噜的冒泡的声,鼻尖闻到的是海洋的气息。

    感觉真的像是到了水底一样。

    眼前的白色手帕被欧阳墨城轻轻的揭去,眼前的世界,让洛宁香欣喜不已,眼前的鱼儿仿佛要向自已游过来的,四周是各色的珊瑚,柔软沙子,更绝的是头顶的碧蓝色之中的一圈白光,潜水过的人都会知道,那是天空。

    虽然也知道不会是真的,但是真的太像了,有身临其境的感觉,太棒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有些激动的呼吸,以平复内心的情绪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一众员工辛苦近大半个月的杰作,在看到了洛宁香脸上的表情时,全都舒了一口气,成功了!!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没有什么比顾客脸上满意的笑脸更能让打动人心,一阵自豪感的喜悦感,流窜在这些工作人员的心底。

    在幸福的婚礼进行曲中,洛宁香挽着欧阳墨城的手来到神父面前,这一刻,她才清晰的感受到来自内心深处激动人心的喜悦与幸福,仿佛全世界的快乐就让她一个人承载了一般。

    更让她诧异的是,那名神父竟然还是上次那位。

    “这次应该没有人能阻止你说我愿意了吧!”神父也难得诙谐了一把,对洛宁香翘了翘眉毛。

    洛宁香被他逗笑“绝对不会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开始了”。

    神父手里拿着圣经,开始问道“欧阳墨城先生,你愿意娶洛宁香小,一辈子爱护她,在她任性的时候宽容她,胆小的时候保护她,不讲理的时候不顶嘴,打你的时候不还手,骂你的时候虚心接受,以她的快乐为快乐,以她的痛苦为痛苦,一生一世永远做她爱的奴隶么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笑的有点老神在在,得意洋洋,不对嘴角微微抽搐的欧阳墨城做鬼脸。

    坐在下面的人,都捂着嘴巴笑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憋足了气,说道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新一代的中英不平等条例,他就这么签了,神哪,这份誓词究竟是谁写的。

    神父笑了笑,又转向洛宁香,开始说道“洛宁香小姐,你愿意嫁给欧阳墨城先生么,一辈子尊重他,在,,,,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洛宁香飞快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个,神父还没说完呢,这样不行”欧阳墨城靠下去,悄悄说道,狡猾的小妮子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行的,我说行就行,你忘记你刚才誓言了么,我不讲理的时候你不准顶嘴”洛宁香笑眯眯的回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神父快要笑出来了,但仍旧庄严的说完最后一句“我现在宣布,你们已结为夫妻,现在交换戒指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忍着掐死她的冲动,在所有人的见证了交换了戒指。

    周围是亲戚朋友热闹掌声与祝福声。

    蓝天白云的草地上,新娘跟新郎与大家一起拍照留言,抛花球。

    最后一张集体照,所有的人都站在了一起,洛宁香跟欧阳墨城站在中间,在洛宁香的身边是洛君天,唐暖央还有安斯耀,伊明臣,在欧阳墨城的旁边是洛云帆,被特意塞到他身边的左素柔,后面二排全是洛家的人跟孤儿院里的人,最后面一排则是亲戚跟朋友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往前看,没有注意到有两个古灵精怪的身影,偷偷的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中,还做出了两颗心型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,笑——”摄影师在前面说着,拍下这张庞大的全家福。

    画面被定格的一瞬间,最最幸福的时光也被定格,每个人都笑的很开心,唐暖央因为太累了,靠在洛君天的肩头,便安安心心的半闭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大家先别动,我去看看拍的好不好,不好,我们就再来一张”伊明臣笑嘻嘻的走到镜头前,往照片上看去,人群两边出现的两张年轻的脸,让他瞬间张大的了眼睛,大叫起来“你们这两个小家伙,总算让我逮着你们了——”

    其他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伊明臣抬起头,指着两个正打算逃走的男女“臭小子,臭丫头,你们给我站住,老子今天非扒了你们不可——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往他所指的方向看,赫然发现柳玄月跟伊容,这两人离家出走快一年小家伙,正从两个反方向逃跑。

    安斯耀反应过来就去追柳玄月“臭小子,你给我站住,跟我回去”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老爸想你啊,快别跑了,保证不打你”伊明臣没命的去追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大大的广场内,一阵的鸡飞狗跳,一个舅舅,一个爸爸,正在全力围捕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到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.net,全文字手打久违的两张小脸,噗的笑了出来“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,好热闹,好开心”。

    她靠在洛君天的身上,抬头看着阳光,不知不觉,3gnovel.cn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耳边欢快的喧嚣没有了,世界一片的万籁寂静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唐暖央嘴里凉凉的,甜甜的,心想什么水果这么好吃。

    她张开眼睛,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奇妙景象,她正坐在洛君天的大腿上,他们一起坐在一颗巨大的树下,与其说是大树,不如说是两棵紧紧缠绕的巨大的藤蔓来的更为贴现,长满了绿色叶子的藤蔓间,结满了一颗又一颗红色的果实。

    相思果!

    她想起与他在阿拉斯加寻找的神树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在做梦么”她不太敢相信一觉醒来,会来到这里,一定是梦,一个美丽的梦。

    洛君天捏着手里的果子咬了一口,用嘴巴喂到她的嘴里“是梦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细细品味着嘴里的丝丝甜蜜,还有眼前这真实的一切“不是梦,你怎么找到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,因为我相信这颗相思树,能让我们白头偕老,老婆,我爱你”洛君天望着她,眼中有着至死不渝的深情。他在找寻她的路上,就像寻找这个相思树一样艰难,明明能到光,却怎么也抓不到,现在,他冲突了光明,找到了这片世界最后的爱情圣地,也将她牢牢后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唐暖央眼中充满了热泪“我也爱你,老公——”

    起风了,他低头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头顶,夜晚的北极光悄然的铺散在他们身上,变成了世上最美的画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