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正文结局(2)

    他一开口就是这么一说,洛宁香更觉不好意思了“你可快别这么说了,你再说下去,我可要无地自容了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跟你开玩笑的,不过你真的不打算请我喝杯喜酒么”安斯耀口气颇为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还能让你丢脸呢,上次你帮了我,可我反倒让你失了面子,安大行长,我也是为了你的颜面着想,才不请你的”洛宁香思来想去,还是把实际想法告诉他的好。

    “傻瓜,何必太去再意别人的看法呢,我对你来说除了是朋友之外,不再是曾经的未婚夫,也不是那个伤害你头也不回就离开的坏男人,也不是差点就跟你结婚的男人,我帮你,是因为我许诺过无论你需要什么帮助,我都会义不容辞的帮你,其实也算是对你曾经伤害的一种补偿吧,我们谁都没有亏欠谁了,让我们都放下这思想包袱好么”。

    安斯耀的清润无比的声音以及暖心的话,让洛宁香心里感慨万千“嗯,好,我会放下这个思想包袱的,斯耀,能认识你,我很开心,就算重新选一回,就算还是做不成情人,我还是希望能认识你”恳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,而后又有声音传来“一定要幸福!”

    “会的,我一定会的,你也快点找个女朋友吧,上次的原小姐挺不错的,你啊,不要再执着于我嫂子了,你看每个人都在向前看,说连四叔,现在也慢慢的转移方向了,你要是再不前进的话,可以被我们大家抛在后面了”洛宁香知道他心里还没有真正放下唐暖央。

    “哎,想不到有一天被你教训了,丫头,快补张喜贴给我吧”让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来么,别怪我没有提醒你,那样你会非常非常丢脸,外加很苦逼的,大家都成双成对,就你孤家寡人,而且来的亲戚朋友都认识你,这样你也不介意?”洛宁香吓唬似的发问。

    “不介意”安斯耀回答的很轻松。

    洛宁香苦闷的跨下肩膀“安斯耀,我真有点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了”。

    “显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,你可以想成,我是不想被大家抛下,所以才要紧跟你们前进的步伐,这个解释还满意么”。

    “唉,好吧,既然你真的不介意,我很欢迎你来,喜贴我会让墨城亲自给你送去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会等着的,那就先这样喽,好好养胎”。

    “嗯,拜拜!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洛宁香心里潺潺的流淌过暖暖的细流,安斯耀是她心里的一首歌,她曾经有多爱她,现在回想起来,觉得恍若隔梦,但是有的东西存在过,就不会永远被存放的记忆中,让人每每记起,心里就会小小的动容,尽管那与爱情已经无关了。

    背后,一个白色的身影,突然间趁她不注意,将她抱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洛宁香吓了一大跳,转头看到欧阳墨城的脸,拍着扑扑直跳的胸口骂道“你干什么啦,有毛病啊”。

    “有的人在这里跟老情人打秘密电话,被老公抓了个现行,能不害怕嘛”欧阳墨城口气酸溜溜的,一双桃花眸更是充满了深意。

    洛宁香咋呼起来“什么老情人,第一,人家一点都不老,年轻有为,英俊高大,事业有成,名门之后,第二,这不是秘密电话,第三,我没有害怕”。

    “哎哟,某些人还有理了是吧,刚才你怎么说来,就算重新选一回,做不成情人,我还是希望能认识你,洛宁香啊洛宁香,你说你究竟想向他传递什么暧昧信息?”欧阳墨城双手捧起她的脸,揉面团似的揉搓着。

    “欧阳墨城——”洛宁香拽下他的手,贼笑“你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,我是很理性的”欧阳墨城并不爽快的承认。

    刁男!

    洛宁香在心里轻哼,不承认她就折磨死他“理性老公,请原凉我这感性的老婆,对前男友的感怀之情,你知道这人吧,就是这么奇怪,有时看着近在眼前这个好,有时又觉得远在天边的才更有吸引力,我也不搞不清这是为什么,理性老公,你能帮我分析分析么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的醋劲越来越大,这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竟敢公然“六夜言情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说对安斯耀有感怀之情,他扣过她的腰,低头就是一阵狂热舌吻。

    在她快要透不气的时候,他松开她,笑问道“现在心里有答案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还是很混乱”。

    “那简单,再来——”他把头压下去,又是一阵狂风暴风雨般的热吻,直把洛宁香吻晕乎乎的“这下子,总该有答案了吧!”

    洛宁香瘫软在他怀里,甜蜜的点头“有了,有了,还是眼前的这个最好了”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的孩子才是好孩子”欧阳墨城得意极了,仿佛是战胜了谁,醋意也随之消散。

    “老公,明天你送张喜贴给斯耀吧,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”洛宁香拍了拍他的胸口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呼了一口气“行!没问题,我去送!”

    “表情能不能别这么凶恶,善良一点,可不可以”这次改换洛宁香揉他的脸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这已经算是最善良的表情了”欧阳墨城温柔的拉下她的手,情敌见面,拼的是杀气。

    洛宁香鼓了鼓脸颊不说话,她想说,他这样子,她还感到莫明的开心,她是不是很变态,很不厚道呢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一个星期的时间,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婚礼只剩下三天了。

    为了想在结婚那天惊喜一番,洛宁香让唐暖央不要把地点跟设计稿给她看,这样子,一天一天接近婚礼,她的心情就越发的澎湃与期待。

    不管想要时间过的更快或是更慢,秒针总是一刻不停的旋转着。

    日升月落,三天时间,也只是眨眼间的时光。

    在婚礼前一天晚上,洛家派车把孤儿院的人全部接过来,安排在酒店入住。

    傍晚,洛宁香吃着蓝莓口味蛋糕,欧阳墨城今晚在酒店陪院长跟孩子们,因为按照风俗,结婚前一晚是不能见面的,她乐滋滋的想,要是她没怀孕的话,一定要在今晚办一个单身之夜,好好狂欢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孕妇嘛,只能当下蛋的老母鸡,乖乖的呆在温暖的鸡窝里喽。她抚摸着肚子,心里一片的柔软“宝宝,爸爸妈妈明天要结婚了,你也会跟着妈妈参与婚礼哦,开不开心,小坏蛋,我知道你也很开心的对不对”。

    “滋——,滋——”。

    桌上的手机响声打扰到了洛宁香跟宝宝沟通的幸福时刻,她站起来,走过去拿,心想,这个时间段了,还有谁会打电话来呢,难不成是欧阳墨城不放心她,所以打过来的?

    怀揣着困惑的心情,她拿起手机,看到是个陌生的号码,心里不由来的漏跳了一拍,心里头隐约猜想着会不会是她。

    舔了舔唇,她接起电话,小心翼翼的开口“喂——”。

    对面停顿了不知道有多久,洛宁香几乎已经能肯定了“是——,敏儿么”。

    那一头仍旧持续的沉默,仿佛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洛宁香却没有挂断,等着她开口。

    “能出来见一面么”对方终于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就在西华路上的那家希希甜品店好了,我在那里等你!”

    不等洛宁香说什么,徐敏儿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洛宁香咬了咬唇,放下电话,到更衣室换了一套衣服,可穿完了之后,她又犹豫该不该去,她上次在街上看到徐敏儿,就知道面对她是迟早的事,只是这一个月来都风平浪静的,让她几乎快要忘记掉见过她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还是躲不掉!

    明天她就要结婚了,离圆满只有一步之遥了,出去见徐敏儿,不知道会不会对她不利,都说女人疯起来什么事都做的出来,她现在“第五文学 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怀着身孕,不说会不会拿她刺她,光是推她一下,或是在她肚子踢上一脚,也糟糕透了,可是不去见呢,又怕她明天会大闹婚礼。

    考虑来考虑去,她还是拿了包包向外走,走到楼下。

    洛家的其他人正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明天要穿的鞋跟太高了,你现在陪我出去再卖一双吧”洛宁香找借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鞋子不高啊”唐暖央记得这鞋还是她自己选的。

    “刚才试了一下,觉得又不舒服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那边笑她“你不会是婚前恐惧症吧”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!”其他人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洛宁香站在那里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

    唐暖央感觉她怪怪的,要说婚前恐惧症,刚才拿蛋糕给她的时候,还乐呵呵的,才半个小时,怎么就恐惧上了,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不舒服是不行,看来只能陪你再去买一双了,你上去穿件外套,马上下来”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嫂子!”洛宁香双手合十,感激的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门,上了车,由唐暖央开,洛宁香坐在旁边。

    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说吧,发生什么事了?”唐暖央开门见山的问她。

    洛宁香本来就想要告诉她了,听她问了,就更加毫无保留的告诉她“嫂子,我接到徐敏儿的电话了,她约我见面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——”唐暖央震惊,踩下刹车,把车子停下来“徐敏儿打电话给你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她约我出去见面,其实之前我就有在路上见过她,不过当时她没有看到我跟墨城,她今天这会打电话来,一定是知道明天我们结婚,如果不去的话,我又怕她明天来大闹婚礼,给我弄出个一哭二闹三上吊,也够我们喝一壶的了,所以想想看,还是得去,我不敢一个人去,才拉上你的”洛宁香把实情跟想法,全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唐暖央沉思的冷静的想了一会“我支持你去见见她,其实就我对敏儿的认识,她其实不是那么坏的人,只是她太爱欧阳墨城了,我想,她若想伤害你,若想破坏,就不会今天打电话来了”。

    “现在也说不好,去了再说吧”听唐暖央这么一说,洛宁香心里平静多了。

    车子重新启动,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了。

    希希甜品店。

    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店内没什么客人,徐敏儿穿着灰色的衣服坐在靠墙的位置,手放在桌上,低头,捧着一杯奶茶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进去,然后我会单独找位置坐下,如果她要对你不利,我也可以马上过来帮你”唐暖央轻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洛宁香有点紧张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可能是出于,不管怎样都是她抢了欧阳墨城原因,对徐敏儿有着正常情敌之间的感觉外,还有一丝心虚感。

    走到里面,唐暖央找地方坐了下来,洛宁香往洛徐敏儿那边走去,坐到她的对面。

    服务生在洛宁香坐下后就跟过来了“小姐,请问你要点些什么”。

    “热牛奶,谢谢!”洛宁香不慌不忙的回答。“好的,请稍等!”

    服务生离开,徐敏儿依旧捧着杯子没有抬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