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一起共甘苦,登记,商量婚事!

一起共甘苦,登记,商量婚事!

    他还没见过狼狈的如此可爱的洛宁香,穿着花棉袄原本就已经够好笑了,现在一张灰溜溜的脸,更是好笑至极。

    精致华丽的宁香公主变身为乡下姑娘,这反差确实是挺大的。

    洛宁香听到窗外传来的笑声,转过脸去,看到欧阳墨城笑趴过去的模样,气咻咻的喊道“有什么好笑的,不许笑!”

    “哈哈,,,,我不笑,我不笑”欧阳墨城收敛起笑容,盯着她的脸,看着看着,又喷笑出来了“哈哈,,,,抱歉,抱歉,亲爱的,你的脸实在是太有喜感了”。

    “欧阳墨城,你讨厌——”洛宁香拿了一根火柴向他扔去,她辛苦辛苦烧饭,他还来笑话她恳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轻巧的躲开“笑你几声,你怎么就动上手了,我是来看看,你这饭烧的还顺不顺利”。

    “顺利,非常的顺利,我洛宁香是那种不用教就能无师自通的天才”洛宁香最恨被看扁。

    “OK,既然这样的话,那我也放心了,好好做吧,我走喽”欧阳墨城试着说道,心想她要是叫住他的话,他就留下帮她一把让。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,我自己能行——”洛宁香挥挥手。

    还真是死鸭子嘴硬,欧阳墨城见她没有想要挽留的意思,也只好点头“那好吧,不过宁香,你待会最好洗把脸再出来,不然让人笑坏肚皮的”。

    “脸?”洛宁香不解的摸了摸自己的脸,还不太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走掉了。

    两个少女偷偷的笑,把一面小圆镜放在洛宁香的眼前。

    镜子里那灰头土脸的人是谁啊?!!

    洛宁香一时还反应不过来的冒出这样的心声,下一秒,她张大嘴巴,尖叫出声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走到远处的欧阳墨城听到叫声,停顿下步子,歪头闭了一下眼睛,他就知道会这样。

    她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,长这么大,她都没看过自己脏成这般的模样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,,,,

    两个少女被洛宁香的激烈反应给吓到了,不就是弄脏了脸嘛,擦干净不就好了,用的着叫成这样嘛。

    “纸巾,有没有纸巾——”洛宁香喊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,灶里的火快灭了,要加草结了”少女指着灶里,忽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洛宁香一看,果然快要烧没了,一时也不去管脸了,赶紧扭了一把稻草塞进去,努力了半天,可不能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锅子终于开始冒烟了,米饭的香味阵阵的飘来。

    成功了!!!

    洛宁香内心很是振奋,第一次的心情,总跟破处一般,充满着非同一般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还得烧菜哦,你准备用什么材料?”

    刚刚还是欢腾的心情,因为这句话,顿时变成了哀乐。

    她怎么忘了,还得准备菜呢,糟了,做什么好呢,要怎么做的,完全没有一点方向怎么办?!!!

    “呃,,,,我先来看看有什么材料”洛宁香假装镇定的来到菜架旁,这白菜萝卜的堆了一地,而且呈现的还是最原始状态,没洗,没切。

    心里开始忐忑了。

    眼珠子溜来溜去的,装模作样的用手摸着菜,突然间,她捂着肚子弯下腰来“哎哟,哎哟,,,,”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怎么了?”单纯的少女紧张的扶住她。

    “阿紫,小红,姐姐怀孕了,现在肚子好痛,你们帮我去叫欧阳墨城来好不好”洛宁香皱着一张小脸,很是痛苦的模样。

    两个少女吓坏了,赶紧去叫欧阳墨城。

    不一会,欧阳墨城就来了,他跑到洛宁香身边,明知道她的撒谎,仍旧很紧张的问道“宁香你没事吧,肚子哪里痛?”

    “这里,这里——”洛宁香胡乱一指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把手伸进她的棉袄里抚摸着“这样摸有没有好一点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作势倒在他的怀里“嗯,有好一点,继续,亲爱的——”她的手环上他的跛子,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气氛变的暧昧了。

    小红跟阿紫都是快20岁的大姑娘了,对男女之事也略懂一二了,看他们这么肆无忌惮的逃亲热,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墨城,你往上点揉吧,嗯,,,,”洛宁香观察着她们的脸,故意说的很色情。

    “墨城哥,你在这里先陪陪姐姐吧,我们先出去了”两个少女难为情死了,一路小跑着出去。

    等她们一走,欧阳墨城就低头睨视洛宁香的小脸“脑袋里的诡计还真多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魔鬼,不多几个诡计怎么行”洛宁香把他的手拉出来“亲爱的,这菜到怎么烧啊,教教我吧,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,这次你倒是挺识趣的,知道不会做了,就想办法搬救兵啦”欧阳墨城捏了捏她的小脸,调笑道。

    洛宁香拉下他的手,站起来,走到菜架边“别废话了,快教教我吧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笑着过去,拿了一只篮子给她,随意的选着食材,放进篮子里“就这样些吧!‘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洛宁香愣愣的点头“那这些要怎么做成菜啊”这么问虽说有够丢脸的,可是,她实在是不懂嘛,就算想要不懂装懂,也是无比装起,与其在那臭老头面前丢脸,还不如在自已男人面前丢脸好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宠爱的刮了刮她的小鼻子“不用你做了,我来吧!”

    他心里其实非常舍不得的,因为他知道,这对她来说,实在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呢,连你也小看我是不是,我告诉你,徐敏儿能做的,我也能,我洛宁香不比她差,虽然我什么也不会,但是我可以学啊,为了你,我什么都愿意去改变的,最重要的是,我不能让那老头子看不轻,不要以为我是娇气的小姐,就什么也做不了”洛宁香非常认真且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心里很是温暖,她一句为了你,我什么都愿意改变,就什么都足够了。

    他亲了亲她脏兮兮的小脸“好了,我知道你厉害,可是你看,这菜要洗,大冬天的泡在冷水里,可是会痛的手指都要掉下来的,另外,这圆圆的萝卜要切成丝,到时丝没切成,倒把我老婆漂亮的手指头给切下来了,光是前两样,就够你受的,这样你还要挑战么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下意识的犹豫了。“行了,坐着吧,你是孕妇,任何罪都能赦免”欧阳墨城把她按到椅子上,脱下大衣,卷起袖子,把菜搬到水池里,开始清洗。

    这种气温下,这水跟冰水一般的刺骨,就连他也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站起来走到他身边“我跟你一起洗”她抓起一颗大白菜把手放到水龙头下来,哗啦啦的冷水流到她的手上,跟冰刀子似的“啊,好冷!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很冷的,快到一边去吧,我来洗就好”欧阳墨城看她冻的通红通红的脸,心里很是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怕,那我也不怕”洛宁香鼓起勇气又把手塞到冷水下面,虽然皮肉受到了摧残,但是她的心却是热热的。

    在他们以后的人生中,可能很少会有这样大冷天挨在一块,用冷冰冰的水洗菜的经历了,她明白到,其实太过完美的生活反而缺乏感动。

    门外,白头发的老头后看着这对有情人,脸上露出一丝和蔼的笑意,他不得不承认,他们确实是相爱的,主啊,看在圣洁的爱情份上,就请你宽恕墨城吧!

    12点,孤儿院准时开饭。

    用餐的屋子里,热闹极了,小孩子们由小到大,依次的坐好,年纪大的孩子就帮忙分菜分饭,洛宁香见欧阳墨城在帮忙,她也跑去帮忙。

    简陋的屋子里透出阵阵欢快的笑意,模糊陈旧的玻璃窗上,热气腾腾的上升着,一派温馨的景象。

    分完了菜,欧阳墨城跟洛宁香跟老院长一起去坐。

    院长夹了一些辣炒萝卜丝放到嘴里,又夹了一丝腊肉炖白菜试了试味道,而后故作狐疑的看着洛宁香“丫头,这些菜都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,,,是啊!”洛宁香底气不足的说道,不过她也没有完全撒谎,她是有负责把菜倒进锅子里啊,她还在欧阳墨城的指挥下放了盐呢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掩嘴暗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欧阳院长盯了她一会,而后大声的笑道“哈哈,,,,做的不错,很好吃,算你过关了小丫头,以后要继续努力,跟了墨城,你可要时刻做好到孤儿院来当苦力的准备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听到过关了,内心一阵欢呼,心情也放松了。

    “吃饭吧!”欧阳墨城对洛宁香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洛宁香甜甜的一笑,夹起菜来吃,她从没有吃到过白菜,觉得还蛮好吃的“这个菜,回家后我要让厨房天天做给我吃”。

    欧阳院长听了,不禁笑了“丫头,你家还有专门做饭的厨师啊!”

    洛宁香这才察觉自己无形中有些炫耀了,忙掩饰“当然没有啦,我在意思是说,回家后,我要自己做!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吃了一冬天的白菜了,看到了都嫌腻了,你还想天天吃啊”坐在下面长桌上的女孩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洛宁香顿时无言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笑着给洛宁香夹菜“吃吧,别聊天了,吃完了再说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低下头,斯文的吃着米饭,这么纯朴的味道,也不赖。

    吃过了饭,欧阳墨城跟洛宁香向院长说起了此刻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院长,我想请你当我的家长,去跟宁香的家人见一面,商量一下结婚的事”欧阳墨城稳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!我不是你的父亲,但你是我一手带大了,虽说我也没能给你什么,你能把我当你最亲的人,我还是很开心”院长淡淡的微笑,同意了他的请求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院长!”洛宁香也一旁也开心的道谢。

    欧阳院长故意板起脸来“不叫我臭老头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反对,我就不叫了”洛宁香回答的也很是直白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”欧阳院长爽朗的笑了“你这丫头啊,行了,我同意了,反正我也无儿无女的,这里孩子就是我的孩子,能看到一个个的结婚生子,也是一种福气”。

    “您心肠还真好,只不过这里的生活条件实在是太差了,院长,我出钱帮你们改造改造吧”洛宁香提议道,那她下次来,也能呆的舒服点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对她说道“这个我早就跟院长提过了,但是他不要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要?改善生活不是很好嘛”洛宁香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欧阳院长在那边笑“这里的孩子都是被人抛弃的孤儿,我想让他们明白,吃的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这个道理,环境艰苦是可以磨练人的意志的,我们这里菜自己种,吃的穿的也不愁,这就够了”。

    “院长,我不同意你观点,生活的好一点,会让他们身心更健康的,当然你坚持的话,我们也没有办法”洛宁香没有热脸贴冷屁股的爱好,如果不要,那她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别的呢就不用了,婚礼的时候,让他们一起过去吃顿喜酒,感受一下热闹的气氛就行了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欣然同意“当然可以,原本我们就想要请大家一起过去参加我们的婚礼的”。

    在门外偷听的少女听到说去喝喜酒了,兴奋的跑去告诉其他孩子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欧阳墨城跟洛宁香才离开孤儿院,并跟院长说好,过两天来接他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洛宁香在温暖的车厢里沉沉的睡去了。

    到洛家,已经深夜了。

    家里上上下下,万籁俱寂了,洛宁香由欧阳墨城抱着进去,她睡衣朦胧的长开眼睛,自家天花板上那极度奢华的水晶大吊灯,感觉精美的都有点而陌生了。

    隔天早上。

    洛宁香看着一家子衣着光鲜的俊男美女,感觉自己还没穿越回来似的。

    再看看自家那早餐,想起昨天那白菜,她感叹生活真是一部进化论啊!

    “宁香,怎么一大早就傻傻的,没睡醒啊”洛子赫拿着叉子,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洛宁香挥开他的手“吃你的早餐吧,别管我!”

    洛君天在那里开口“昨天你们去孤儿院了,事情办好了么”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跟院长说好,过几天去接他”欧阳墨城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!我看这两天你们抽时间先去登记吧,那之后直接订婚期,就能办婚礼了”洛君天看着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握住洛宁香的手“那我们就听哥的话,今天就去登记吧!”“今天?那不如明天吧”洛宁香昨天又是坐车,又是做饭的,真是累了,今天哪也不想去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今天是个好日子,我们吃过早餐就去刚刚好,快点吃”欧阳墨城很性急,他巴不得立刻就把证办出来,谁能肯定洛宁香这反复无常的小妮子,过了一天,又会不会突然反悔呢。

    这事情越快办妥越好。

    餐厅里的人都笑的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“宁香,今天的确是个黄道吉日,宜婚嫁!趁热打铁,就今天吧”洛海珍帮腔。

    “去吧宁香,这早一天晚一天不都一样嘛”。

    “赶快把欧阳大律师给套牢吧”。

    “必须得是今天”。

    洛家的其他人也你一句我一句的一面倒的帮着欧阳墨城。

    洛宁香听的头痛“行了,行了,各位大姐,大哥,大妈,我今天跟他去还不成嘛,真不知道他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药了,你们一个个都这么向着他”。

    听到了她的同意,欧阳墨城开心的抱住她的肩膀,在她额头上吻了吻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民政局。

    大冷天的,洛宁香以为不会有多少傻子来排队结婚,结果她错了,看着大厅里一屋子的密密麻麻的人,她才发现这个世界上的傻子原来这么多。

    其中不乏年纪很轻的小情侣,也有中年人,结婚可真是一件不分年龄跟社会层级的全民)7E运动。

    在这里,洛宁香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多特别了,内心也是异常的安定平静,仿佛已坐船到了人生的彼岸。

    等到好久才终于轮到他们,拍照,填表格,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“靠拢一点,对,就这样”摄影师指导着他们摆姿势。

    洛宁香感受到欧阳墨城的热度,心里无比的甜蜜。

    拿了红本本从民政局出来,天空突然又飘起了雪,一落在他们身上,立刻就融化了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,你已经是我真真正正的老婆了,卖身契都签了,你跑不掉了”欧阳墨城愉快的看着手里的本子,抱住身边的人儿。

    “欧阳墨城,是你卖身给我才是,你不要搞错了,我才是主人,以后你要是敢去沾花惹草,会旧情人,我就把你就地处决了”洛宁香依偎在他的怀里,捏着他的下巴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说到这个旧情人,你更应该小心才是”欧阳墨城回视她,也捏起她的下巴,笑的更为危险。

    洛宁香脸上染满了幸福的笑意,她扑过去,一口咬住他的嘴巴,把小香舌送入他的口中,找到他的舌头,与他紧紧的缠绕在一起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双臂用力的将她抱紧,在雪中与她旁若无人的拥吻。

    街边来来去去的路人全都消失了,天地间,只剩下他们还有洁白的雪花,他们从认识到现在,心灵上经历了无路的纠结与转变,当心一点点的靠近彼此,无法抽离,那就是爱情!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院长跟几个孤儿院的人被接到洛家,来之前,洛宁香有让人送去新衣服跟新鞋子,她倒是无所谓,只是不想他们穿的太过于寒酸,来到这里有自卑的感觉,另一方面,也不想她老公没面子。

    见到这么富丽堂皇的房子,坐在车子里的他们,全都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好美的地方,想不到姐姐家这么有钱”少女趴在车窗前,痴迷的看着四周,大海,花园,还有皇宫一般的房子,就跟童话世界里公主住的地方一样。

    “坐好,来别人家做客,不可这么没有礼物”欧阳院长声音慈和的教育着少女,那少女也立刻听话的坐好。

    门口,洛家人出来把他们迎接进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