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撞破,用雨伞玩跳伞!

撞破,用雨伞玩跳伞!

    “我哪有欺负你,是你这皮带实在是太可恶了,这个牌子,以后永远性封杀掉”洛宁香仍旧拽拉着他的皮带,这扣头怎么都拨不开呢。

    “我不干了,放开我——”欧阳墨城被她强)7E奸似的挣扎。

    洛宁香按住他的腰“哎呀,你不要动,我来看看是不是坏掉了”她弯腰,把小脸往他那里凑。

    她的头越压越低,最后几乎快要碰到他的裤链。

    这姿势太过于***了,欧阳墨城内心一阵的亢奋,那里情不自禁的顶了起来,碰到了她的嘴唇恳。

    什么东东?洛宁香脑海中飘过这么一个词!

    下一秒,她反应过来,身体顿时僵住了,一动也不动,这种事情,她还是第一次碰到。

    她这么即不躲开也不进行,让欧阳墨城更是煎熬,他难耐的向上挺起腰,巴不得把自己的裤子给扯了,按住她的小脑袋,让她的小嘴伺候他让。

    男人的终极Y)7EY也就是如此!

    洛宁香只觉唇上被热而软的东西,隔着的布料顶撞着,她的心里很热,身上也很热,浑身上下被浇了热油般的滚烫。

    “宁香,宝贝,给我——”欧阳墨城按住她的小脑袋,往下压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等等,慢着,慢着”洛宁香慌忙去推他,她没做过,没经验啊。

    这时,门突然被大刺刺的推开。

    洛君天抱着儿子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看到他情景,他顷刻间就血冲脑了,虽然对于这种事情他不陌生,但是看到自己妹妹这么趴在男人的那里,对他的刺激还是挺大的。

    震惊过后,他所做的第一反应不是退出去,不是骂人,而是捂住了儿子的眼睛,这个画面太禁忌了。

    小家伙的扒拉着爸爸的大手,想要看。

    床上的两人飞速的分开,惊吓的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看到洛君天,洛宁香刹那间就尖叫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欲求不满的俊脸,也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飞机上面,有两间休息室,洛君天不知道他们进了哪一间的,小家伙好似要睡觉了,他看着洛云帆的脸就闹心,这才抱着儿子来休息室,哪知道一开门,会是如此劲爆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,,,真是,,,,”洛君天指着他们,说了半天,到最后才发现自己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哥,你进来干什么,你出去,出去——”洛宁香又羞又气,被自己的哥哥看到了,那感觉就好像,被父母亲看到自己跟男人那个似的,有种非常强烈的罪恶感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半撑起身体“哥,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,最最起码,你敲个门再进来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脸黑了又黑,寒着脸说道“第一,我非常没兴趣看到这画面,第二,欧阳墨城我明明跟你说过宁香怀孕了,房事少进行,你现在这是公然反抗,而且你还让她做这么,,,这么高难度的动作,你究竟还有没有人性,第三,洛宁香你给我死出来!”

    被哥哥一通咆哮过后,洛宁香的气焰马上就消了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爬下床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抱住她“不关她的事,是我把持不住对她先动的手,你要骂就我吧!”

    洛君天冷笑的瞥向他“你这皮比犀牛还厚的家伙,我看骂是没用的,不知用金刚钻,能不能钻进去”。

    “哥)7E)7E)7E,我别这么夸我嘛,我真的真的会脸红哟”欧阳墨城跟他打着哈哈,对付他,只能用这一招。

    “对,夸你,我夸死你,两个都给我滚出来,不许在这里犯罪,人质在你们手上,你们的肆无忌惮,完全是等同于撕票行为,明白的话,就都给穿好衣服出来”洛君天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扯了扯欧阳墨城“好啦!你别跟他吵了,我们还是赶快出去吧”。

    她拉下他的手,穿好衣服出去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只好也下床,下面的小山头,仍旧没有消下去。

    想要扣衣服,才发现心纽扣刚才阴摧毁了。

    “报告,哥,你能不能先借我一件衬衣给我穿穿,你妹妹太过于粗鲁,把我的衬衣撕破了”欧阳墨城很是淡定对洛君天说道,这脸不红来,气不喘。

    倒是洛宁香,难为情的挠着头,不敢去直视洛君天的表情。

    小家伙攀在老爸的肩头,一双跟洛君天如出一辙的绿眸,贼溜溜的看着姑姑跟姑父。

    洛君天吸气,呼气,再呼气,再呼气,他没见过想欧阳墨城这么不要脸的家伙,怎么就能么淡定,被人撞破了好事,最最起码说话就不要那么有底气了吧,他倒好,完全跟没事人似的。

    思考再三,他泄气了“OK,我帮你去拿,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他转身出去,欧阳墨城立刻抱住洛宁香“亲爱的,你把我勾)7E引的如此欲火焚身,以后你可要补偿我”。

    “你走开啦,让我哥看到了,又得训话了,他动作很快的”洛宁香这会被洛君天骂怕了,规规矩矩的不敢乱来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不知是谁,跟喝了烈酒似的色胆包天,这会让你哥凶了几句,就败下阵来了?”欧阳墨城捏着她的鼻子,笑话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别闹了——”洛宁香拉下他的手。

    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传来,她慌忙把他推开。

    洛君天进来把蓝色暗纹条子衬衣仍给欧阳墨城“穿上,给我到外面乖乖去坐着,洛宁香,你要是累就好好的给我睡觉,再给我不老实,小心我把你们扔下飞机!”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他不小心看到的那一幕,他到现在仍会觉得头痛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穿上衬衣,走到洛君天面前,用认真的表情说道“哥,从你今天的举动上,我充分相信了你是一个多么正直,多么的视女色为粪土的男人,你既不好色,对嫂子也很有自控力,即不会一来就把她拖去房间禽兽一番,更不会骗进森林里去做野外活动,以上这些没人性的事,你死都不会干,我以后一定要向你学习,以身做则,这样才能正经八百的在这里教训人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脸由恐怖朝着狰狞过度。

    洛宁香捂着嘴在后面偷偷的笑,哈哈,,,她老公就是厉害,狠狠的将了哥哥一军。

    “墨城啊——”洛君天抬起手里,重重的拍在欧阳墨城的肩上,非常非常之温和善良的微笑“想不想玩高空跳伞?”欧阳墨城同样笑的无害“哥,你这是赤)7E裸裸的威胁!”

    “有么,你从哪里听出的?我这是在威胁你,我看你胆子这么大,对于跳伞这种小儿科的游戏,肯定不在话下,还是说,你想挑战一下,拿把雨伞当空中飞人?”洛君天笑的要有多么灿烂,就有多灿烂。

    洛宁香一阵狂汗,这是多么歹毒的计划,竟然让她老公拿雨伞跳下去,不摔成肉饼才怪。

    “出人命的话,你妹妹可就守寡了,你忍心?”欧阳墨城云淡风轻的问道,好像他不是要跳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胆大到都能包天的人,哪会摔死,到时你打着鱼伞,驾着白云,多么自在啊,要不要试试?”洛君天说着,就要将他往外拽。

    洛宁香上前救下欧阳墨城,把他拉到身后,对洛君天凶巴巴的叉腰“我不许你欺负他!”。

    “女大不中留啊,现在都会帮着他反抗我了,丫头,我又没说拿他怎么样,让他跳下伞,强化他的心脏,让他的胆子练的更大一些,这是为了他好啊”某个不知死活的家伙,他以为他是那么好戏弄的人么,不吓吓他怎么行。

    “好啊!那顺便也训练一下我吧,我陪他一起跳,到时一不小心见到爸爸妈妈,爷爷奶奶,我就告诉他们,你掌权之后,完全就跟个秦始皇似的,专横,霸道,不讲道理,哼——”洛宁香气咻咻的说道,拉着欧阳墨城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转头,对他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气的洛君天简直要七窍生烟了!

    7个小时之后,飞机停在洛家豪宅前的空地上,此刻正是凌晨六点。

    他们又从春天穿越到了冬天,银白色的大地将灰蒙蒙的天空照亮,气温降至零下十几度。

    大家在飞机上穿起大衣,带好帽子,做好防寒工作之后,才下飞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