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野外战斗,宝宝要吃奶!

野外战斗,宝宝要吃奶!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明明知晓这家伙忽悠她,待会到了森林里,目的肯定不会这么简单,可是他这么死皮赖脸的,她又有什么办法,要是不跟他去,一定会磨到她去为止,赖皮是他的强项。

    既然横竖都要去,她还不如不要反抗的好。

    洛君天搂着唐暖央散步一般的走着,离别墅越来越远了,四周的风景也是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前方出现一大片树木,密密麻麻的,围成了一个像树屋一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地方不错恳!

    洛君天心里动起了邪念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们真的很少有机会,这样子静静的相处吧”说话间,他趁机把放在腰上的手往上移,覆在她的胸上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的手在干嘛?”唐暖央眼睛看着前方,非常镇定的问道让。

    “没在干嘛呀!”洛君天装傻,揉捏的频率不仅不减弱,反而更为猖獗。

    唐暖央瞪向他的脸“拿下来,听到没有!”

    她就知道,他的思想不会那么单纯,洛君天改吃水果清菜,那他就不是洛君天了,他是纯肉食性的生物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拿下来——”他的手从她的腰上拿开,下一秒覆盖到她幽谷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唐暖央的俏脸刷的一下红了,恼怒的喊道“不许放那里,拿开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是你说让我拿下来的,亲爱的老婆,你不能不讲理啊,要么上面,要么下面,你自己选吧”洛君天使坏的把指头顶向她的花心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唐暖央腿一软,人向下蹲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老婆你怎么了?”洛君天很自然的横抱起来,将她抱进前面那天然的树屋,把她放到草地上,故作担心,煞是认真的说“老婆,你是不是发烧了”。

    这个烧字,他不但吐字不清,而且非常的刻意。

    越是聪明的人,反应的越快,越明白,就越是尴尬,唐暖央的脸红了起来“到底是谁在发***,自己心里明白”。

    “我温度很正常啊,倒是你,小脸这么红,身上这么烫,烧的一定不清”洛君天笑的灿烂,抚摸着她的脸,绿眸温柔如清澈的湖水。

    “我懒得理你啦,时间不早了,我们该回去了”她撑着身体就要从草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按住她的肩膀“不行,不行,你烧的这么厉害,一定要退烧了才能走”。

    “大色狼,少在这里给我扯连篇的鬼话,让我起来啦,某人可说过走的是抒情路线,就是看看日落,散散步,畅想一下未来的美好生活的,现在这里即看不到日落,也不能散步,你怎么说”唐暖央不跟他打着哈哈,把话给抖开了说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我真想跟你那么做来着,可问题是你发烧了,我无论要帮你灭火”洛君天非常有理的狡辩,说完就动手解起了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唐暖央拍开的手“不做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乖,烧成这样还不让老公给你降温,想来想去,我得给你量量温度才行”。

    说着,内)7E裤就被他给扯落的。

    “喂,不行啦,把内)7E裤还啦,都说不做的——”唐暖央拉扯着她的手,想到抢过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手里白色纯棉小裤裤一扔,挂了那边的树枝上,随后俯下身子,长长的手指探进她的幽谷“我来帮你测量一下温度吧”。

    “啊,,,嗯,,,”她忍不住呻吟,捏紧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可怜的孩子,病的真重,痛苦的话,可要大声的喊出来”他的手指由慢到快的抽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,,啊,,,不要这样,把手拿出去,你这大色狼,啊,,,,”唐暖央浑身无力的推着他的手臂,紧张中带着快乐,于是身体更为亢奋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欣赏着她放浪的模样,***也被一点点的挑起,一点点的坚硬。

    他拉下自己的裤链,释放出那条巨龙来,在她意乱情迷的当下,他抽出手指,换上巨大的火龙悄然的抵住了她的柔软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口一颤,下意识往下看去。

    都到了这一步了,说什么都是多余了,挣扎更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“咦,老婆,我以为你会说那句被强)7E暴前的经典台词,今天怎么不说了?”洛君天心里觉得奇怪,一般她到这个时候,会明知故问的说一句废话,你要干什么,然后做出很害怕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嘴巴痛,懒的说——”唐暖央懒洋洋的给了他一记白眼,那里好热,好空虚,,,

    因为***,身体分泌出更多的液体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的出,她等不及了,他很坏很坏的挺进了一点点,然后停下来,用低沉的声音魅惑她“是不是很想,,,,,”他顿了一下,她急的直扭动身子,他这才绽放开出最为迷人的笑意,用至沉的性感嗓音,在她耳边低喃“我来帮你打一针”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坏死了——”唐暖央仰头咬了一下他的下巴,脸上表情说不清道不明的妩媚撩人。

    “针筒有点粗,我可要插进来喽——”腰部奋力一沉,他全部没入她的身体,温热的柔嫩将他紧紧的吸附,他爽到想要叫出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大口的呼吸着,双手抱紧他的腰。

    他握住她的脚裸,放在嘴边亲了一下,最大限度的往下压,以最深的姿势发狠撞击着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忘情呻吟着,也不管此刻从自己口中溢出的声音有多***,全身心的投入其中,可脑中的一根弦却又时刻的提醒她,这里是野外,就算不会有人来,可她仍旧会紧张,这份紧张,刺激着她的神经,让身体变的更加兴奋。

    洛君天畅快淋漓的占有她,在野外,果然更加有趣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别墅里三个大人加一个小孩,等的天都黑了,菜都凉了,也不见洛君天跟唐暖央回来。

    小家伙由洛云帆抱在怀里,他突然胸口一热,低头,看到小家伙隔着衬衣,张着小嘴巴,在他胸口找来找去的,像小燕子一样。

    洛宁香看到此景,扑哧一下笑了出来“小宝宝,用力去咬你叔公的奶奶吧,说不定跟你妈妈一样,会有香甜香甜的乳汁流出喲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在那边捂着嘴笑,笑的肚子都快要抽筋了。洛云帆的脸一点一丝的沉黑下来,特别是他用沉黑的脸笑的那么的和煦,看上去就越发的恐怖了“很好笑么”

    “好笑,非常好笑”洛宁香用力的点头,她还没有意识到他的表情,拍手拍脚的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就比较眼尖,用手扯了扯洛宁香“喂,别笑了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干嘛不笑,实在是太好笑,宝宝心里此刻一定特别特别的郁结,哈哈,,,,”洛宁香越想越好笑,整个人都笑趴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看到洛云帆的俊逸的脸,纵然是淡定,却也黑的厉害,简直可以用乌云盖顶来形容,在桌子用力的踢洛宁香,又用手去捂住她的嘴,脸上带着笑,嘴巴不动的挨到她的耳边,低声说道“我的小姑奶奶,你就不看看四叔的脸都难看成什么样了,你还笑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这才定晴看去。

    果然很恐怖!!!

    “呵呵,,,,”她一阵的讨好的僵笑,解释吧,她都笑话他半天了,说什么也不顶用了,灵机一动,她单手扶住额头,一副虚弱的样子,往欧阳墨城的身上软去“墨城,我头好痛,带我我回房间吧”。

    赶紧的呀,她还没见过四叔发过飙,不过以不常叫的狗越凶这个原因,恐怖等级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哦,好,我马上带你上去”欧阳墨城反应很快,扶起洛宁香就赶紧跑路。

    餐厅里,只剩下洛云帆跟一直在他胸口郁闷纠结的小宝宝。

    两只小手攥紧他的衣服,突然间,小家伙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扑上面,就对着胸肌还算大的胸口,一头扎过去,他的心声似乎再说,不管,不管,就要喝奶奶,,,

    洛云帆气息一窒,低头,拉开小家伙的脑袋,看到湿透的衣服,好修养崩塌了,他见四下无人,生气的朝着宝宝低吼,跟他理论“臭小子,叔公没奶的,你得学会分辨,懂不懂”。

    小家伙一听没奶,内心绝望了,小嘴一瘪,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