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月光岛历险记(2)(6000字)

月光岛历险记(2)(6000字)

    这树怎么这么硬啊,简直跟石头似的,任她使劲了全力,也不能奈何分毫。

    “宁香,你不要掰了,你掰不开的,放弃吧——”一条手臂从缝隙里面伸出来。

    洛宁香赶紧拉住他的手“欧阳墨城你出来啊,出来呀,呜,,,,,”她急的都哭了,她不能让他出事,孩子不能没有爸爸的,都是因为她,他才错过了逃生的机会,都是她不好,都是她的错。

    “不要哭了,我暂时没事,就是出不来”欧阳墨城在里面看着她,擦去她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出不来还叫没事,呜,,,,现在我该怎么办,四叔出事了,你也出事了,电话又不通,这个破岛,早知道这么危险,我们就不来了”洛宁香哭成了泪人,心乱如麻,着急可又束手无策,除了哭之外,什么也不会做了恳。

    “镇定点,不要哭——”欧阳墨城抚摸着她的头发,安抚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在他的抚慰之下,她慢慢的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欧阳墨城,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,我不会放弃的”洛宁香深呼吸,鼓起勇气,她拉下他的手,跑到一旁拿起一块石头,跑回来,用着的砸着树“该死了,放了我男人,不然我一把火烧死你这妖怪”让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在里面汗颜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她还真的跟这“树妖”给吵了起来,而且还威胁人家,这丫头,不是一般的可爱啊!

    可想而之,这“树妖”是不会回嘴。

    洛宁香气极了,抬起脚来就要往树上踢。

    “不要踢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脚停在半空,小心的放下“为什么不能踢?”

    “亲爱的,你是要踢它,它一怒之下把我给夹死了怎么办呢,宝贝,过来听我说”欧阳墨城对她招手,吓出他一声的冷汗,她这么大动作,伤到他儿子,那他就因小失大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听话的走过去“对不起,我太冲动了,差点害死你!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我知道你是因为担心我”欧阳墨城从缝隙里伸出两只手来握起她的手“宁香——,我可能再也出不去了,我想对你说,我爱你!”

    “呜,,,,,”洛宁香一阵心痛,哽咽,这泪就刷刷直流。

    “能遇到你,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,我也不甘心死在这里,我跟你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做,我还没有向你求婚,我还没有跟你踏进婚礼的殿堂,我还没能看到我的孩子出生,我们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还没有做,宁香,我真不甘心就此这么离开你”欧阳墨城在里面说的极为悲戚,如同生离死别。

    他的话,让她听的极为动容,内心翻江倒海的绞痛,直到这一刻,她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。

    这眼泪的开了闸门的洪流般,宣泄个不停,眼前白茫茫一片,周围的一切都来光怪陆离的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她死命的拉紧他手,生怕有一点点的松懈,他就会消失不见似的“欧阳墨城,你不要死,我不要跟你分开,我跟你结婚,只有你不死,以后我说什么我都听你的,不跟你闹,也不发脾气,也不要你求婚了,我们马上去登记,马上结婚,我要做你老婆,为你生孩子,跟你白头到老,呜,,,树妖大姐,你就把他还给我好不好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,只要你把他还给我——”

    忽然间,有一股子重力将她向前扯。

    她泪眼朦胧的,感觉脑袋快要撞到树上了,本能的吓的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,她听到耳边有蓬勃的心跳声,还有温热宽阔的臂弯。

    周围黑的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“欧阳墨城,是,,,是你么”她小声的问道,之所以那么问,是因为她刚刚明明在缝隙的外面,他在里面,可一想,这里除了他还有谁。

    总之,她很混乱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了,小笨蛋”欧阳墨城把唇贴在她的耳朵上,小声而又缠绵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洛宁香悬在半空中的心,慢慢的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动了一下身体,发现四周挤的挪都挪不动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,这里很挤”欧阳墨城抱紧她,两人以最紧密的姿势贴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洛宁香不再乱动“我们这是在哪里?我刚不是在外面嘛”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一回事,就到这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树妖的肚子里,你刚刚被它给扯进来了,你明明有机会逃走的,可现在你再也逃不走了”黑暗中,欧阳墨城的声音里多了一丝的责怪与难过。

    洛宁香听到两人都在妖怪的肚子,绝望的同时,反倒平静了“我觉得挺好的,如果你死掉了,我活着的话,那我不是更痛苦,长痛不如短痛,能跟你一起死,我觉得很幸福,如果我还剩下三秒的话,我想对你说,我爱你——”。

    不管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树妖,眼前的是真实还是假的,但是欧阳墨城的心里却真真切切的收获了满满的幸福“如果我还剩下三秒的话,我想对你说,我更爱你”。

    心滚烫的似要把衣服给烧破了。

    他们口中呼出的灼热的气息扑洒在彼此的脸上,黑暗中,唇一点点的靠近,,,,

    四片唇渴望的覆盖在一起,缠绵转辗,此刻,已经不需要用任何语言来表达了,爱就是心里,自己知道,对方也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洛宁香想,她就算是死也不怕了。

    难分难舍的吻,持续了很长的时间,几乎快要花掉所有的氧气,他们才公开,她靠在的胸口,继续听他的心跳,这样子,她会感觉已经跟他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视网膜的颜色由黑变白,变的极至的白。

    她心里一阵的恍惚,心想,难道说,他们已经死后到天堂了?

    四周静悄悄的,没有一点的声音。

    洛宁香感觉自己的思维慢慢的涣散,她快要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宁香——,宁香——”

    耳边有欧阳墨城温柔的叫声,由远及近,由近及远,飘飘忽忽的,好似有根柔软的羽毛撩拨她的心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长开眼睛。

    眼前一片的光亮,从黑暗过渡到光明的震撼,让她看着四周的一切,人完呆掉了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还要狭窄的树洞中,可现在他们竟然在一片雾气绕缭的水面上,岸边种满了粉色的樱花,风一吹,片片花瓣落在水中,美的让人不忍眨眼,而且这湖的形状也非常特别,前在浑圆,后面尖尖的,是个心形的湖。再仔细看,雾气中的水面上,除了漂浮着片片的粉色花瓣之外,还有一根根银色的透明丝线。

    她心里正纳闷,一只硕大的钻戒放到了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嫁给我吧!”

    洛宁香着实被吓到了,这太突然了。

    她愣愣的望着戒指,在如仙境般的地方,他们劫后余生,肯定自己的心,一起冲破黑暗来到光明,但多但多惊喜,让她已经无从去想别的。

    千丝万缕的惊喜与感动汇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洛宁香惊喜的到哭了,她从礼盒里面拔起钻戒“我愿意,我愿意,我愿意——”

    她扑过去抱住他,连说了三声的我愿意,顺便送上一记用力的香吻。

    巨大的冲力,几乎把欧阳墨城给扑倒,好在最后还是稳定了,他抱紧她,嘴角有着胜利的笑意。

    总算搞定了这个小妮子!

    他们甜蜜拥抱着,久久都不肯松开,岸边樱花树后却是躲满了人。

    “老板,他们抱完了没有,我的手快脱皮了”。

    “老板我也快累的不行,让他们赶紧结束吧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多,最后总算是惊扰到了还忘情拥抱的两人。

    洛宁香跟欧阳墨城分开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树后走出来,对他们招了招手,然后有越来越多的人走出来,谁能想到,这么安静的地方,竟然躲了不下30个人。

    洛宁香一直沉浸在惊喜与感动之中的混乱大脑,总算是清醒过来了,这前后连贯起来一想,才恍然顿悟,这所有的事,都是事先布好的局。

    由哥出面让她跟欧阳墨城来考察,一起前来的四叔就故意跟她讲这岛上稀奇古怪的事,让她不小心中了他的催眠术,之后假装脚受伤不能继续一起走,欧阳墨城就把她带到那山洞前,上演了一出生离死别的苦情剧,接下来,又让她从绝望的地狱升华到幸福的天堂,她被这么几番折磨之后,大脑严重混乱,稀里糊涂的就接受了他的求婚。

    “欧—阳—墨—城——”洛宁香一字一顿的叫他,危险笑着,眯起美眸。

    “老婆,同意了可不许反悔的”欧阳墨城向后退,早料到她脑子清醒过来的模样,提前打预防针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不会反悔的,不过你把我当白痴一样骗了一路这个事,我可得跟你好好算算帐”想到刚才自己真以为他要死了,哭的那么惨绝人寰,其他人在暗地里指定笑的快要抽过去了,那么肉麻的话,那么激烈的拥吻,想到有几十双眼睛盯着,几十对耳朵听着,她内心就有一阵的崩溃感。

    “你说要惊喜的,你看,这求婚即惊喜,你又很感动,构思也非常新颖,我保证没人用过,亲爱的,我已经满足了你所有要求哦”欧阳墨城捧了一下她的小脸,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宁香鼓起了脸,猛的将他推下水。

    “扑通——”

    湖里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岸上的人全都张大了眼睛,惊的捂起嘴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从水里起来,洛宁香这才发觉,这湖的水位不一般的浅,他的小腿肚都没有没过。

    “公主,我抱你上岸吧——”成功求到婚,欧阳墨城心情大好,连把他推下水,也不跟她计较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这推也推了,骂也骂了,心里虽然觉得丢脸,可也没有理由再生气了,她抬高下巴,酷酷的说道“我要你背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欧阳墨城转过身。

    洛宁香趴到他的背上,由他背着上岸。

    唐暖央对其他人挥了一下手“收工!”

    喊完了,她快步跑到洛宁香跟欧阳墨城那边“宁香,这样的求婚,总该让你终生难忘了吧,欧阳墨城可是花了不少思的,这下总该知足了”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们太坏了,竟然都帮着他来算计我,把我当成傻瓜”洛宁香不快的撅嘴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已给人家出的题啊,我们可没有算计你,我们只是帮他一下而已,主要构思可都是他的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烂构思嘛”洛宁香小声的嘀咕。

    “口事心非,烂你还开心成这样,最后那一连三声的我愿意,说的可是连我坐在岸边都被你震到了,可见这底气有多足”唐暖央调侃她,而后笑着又说“好了,接下来你就一心一意准备当幸福的新娘子吧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脸上不自觉的流出甜甜的笑容,用头撞了一下欧阳墨城的脑袋“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,不跟你计较了”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真大方)21”欧阳墨城说完,对唐暖央感激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好啦,折磨了这半天,先找地方休息吧”唐暖央带他们上了车,往原始森林的深处开去。

    开了一会,一栋两层楼高的小洋房,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唐暖央停稳了车子。

    三人走进大门,洛云帆换了衣服,洗了澡,正清清爽爽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进来,他愉快的轻笑“成功了?”

    “有四叔你的倾情演出,哪有不成功的道理呢”洛宁香怪笑了的两声,走到洛云帆面前“四叔啊,我很好奇,你刚才用的是番茄酱呢还是颜料啊?”

    洛云帆似笑非笑的说道“如果我说,我是真的受伤了,你会不会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会——”洛宁香甜美微笑,轻轻的点着头,然后趁其不注意,在他脚上用力的踩了一脚“会相信你才怪!”

    “我的脚残疾了!”洛云帆故作痛苦的模样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欧阳墨城则在那里暗暗笑了。

    稍后,洛宁香跟欧阳墨城上楼去换衣服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到厨房去给大家准备吃了,闹腾了半天,都快下午3点了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帮忙么”洛云帆走进厨房,看到她正要忙碌,就随意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,只是简单的做几个家常菜而已,你出去吧”唐暖央转了一下脑袋,又把精力集中在手里。

    洛云帆在旁边坐下“手脚还真是挺麻利的,我不喜欢吃的太咸,记得少放点盐”。“知道了,保证让你满足”唐暖央回头对他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洛云帆脸上的笑意变的柔软了,窗外的阳光,将她的阴影长长的拉伸,一寸寸的向他的身上压来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手抬在半空,以拥抱姿势凝固着。

    她近在眼前,可他拥抱的只能是一个影子跟空气,他甚至不能让她知道,其实他很惊奇如今心里能这么平静,没有不甘心,也没有痛到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暖央,你终于还是从我心里越走越远了。

    曾经那么痛心疾首,他以为那种心情会永远伴随下去,可人生就样,现在是曾经体会不到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做好了一道菜,转身,想让洛云帆尝尝味道看,可他已经出去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。

    洛君天突然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——”他谁都不管,最先过去把唐暖央抱到自己怀里,在她唇上蹂躏了一下“好多天没见了,我想死你了)21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能不能别这样,也不嫌丢人——”唐暖央受不了的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果然跟没断奶似孩子似的”洛云帆啧啧出声。

    洛宁香险些喷了,这话貌似是她说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绿眸如狙击枪一般的扫射过去“有胆子再说一次!”

    “君天,你该知道,你的威胁对我没有任何作用”洛云帆老神在在,万分悠闲的喝了一口红茶。

    “没用?呵——”洛君天冷笑出声,屁股从沙发上抬起来,就要往洛云帆那边杀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忙拉住他“好啦,一来就吵架,跟我上楼去”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唯有分开,才能天下太平。

    洛君天求知不得,屁颠屁颠的被拉着上楼。

    “我哥真是越来越像个老婆奴了,嫂子究竟是用的什么方法把她驯服的呢,我得要好好的学一学”洛宁香用羡慕的眼神,望着被拖上楼的哥哥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在一旁听的心惊胆颤“宁香,其实像你嫂子这么强悍,男人不一定喜欢,所以,最好不要学”。

    要是洛宁香也学到唐暖央的那一套,他就有的受了。

    “切,男人不喜欢有什么关系,老公喜欢就行了,看我哥,多喜欢我嫂子啊”。

    “敢问,男人跟老公,难道不是同一个物种?”洛云帆不懂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笑“当然不一样,在男人面前女人要伪装出最好的一面,可在老公面前,女人就可以表现出真面目,因为老公是老婆终身奴隶!”

    洛云帆明白额首“哦——,原来如此,墨城,恭喜你用一枚大钻戒,成功晋升为奴隶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苦笑“还是当男人好,当老公这地位也太低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要后悔,可以不当老公啊——”洛宁香拽过他的衣领,一副恐吓的调调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当你的老公,因为我要当孩子他爸”欧阳墨城发誓,他绝对不会成为第二个洛君天的,再说洛宁香没唐暖央那么精明跟心机,不难对付。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——”洛宁香很满意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一进房间,洛君天就迫不及待的把唐暖央压在床上,动手脱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啦——”唐暖央推开他一些“我问你,你这么千里迢迢的赶来,是来看你儿子的,还是特别赶来跟我上床的?又或者,你不放心我跟四叔?

    “都有,我即是来看我儿子是不是会被她老妈忘在森林里了,又不放心老狐狸,另外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我实在是熬不住了,你也不想我犯错误吧,来吧,宝贝——”洛君天低头吻住她的小嘴,舌头灵活的长驱直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