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会喜欢的原因,小车祸,真心!

会喜欢的原因,小车祸,真心!

    欧阳墨城闷哼,任由她咬。

    谁让他惹她误会了,生气了,这点皮肉之苦,迟早要受的。

    洛宁香咬的牙齿都酸了,才终于松开他,抬起头来看他“喂——,大哥,麻烦不痛也哼两声好么,这样我没有报复感哎”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面无表情的男人,下一秒脸上戏剧化的露出痛苦的神色“嗷——,痛,我好痛,你的牙齿怎么这么厉害呢,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吸血鬼么,我好害怕,你不会咬死我吧,饶命哪,亲爱的”。

    转变之快,只在眨眼之间,洛宁香愣愣的看着他,回过神来,知道他故意装出来逗她的,就笑着捶打他“你这是装的——”恳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欧阳墨城诚恳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有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让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有!”

    “好,我有”欧阳墨城承认,因他终于明白,跟女人讲道理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,特别怀里这个存心找碴的女人。

    洛宁香这才平静下来“不要以为你破坏了一次,我就会罢手,后面还排着50多号候选者呢,今天你也看到我的行情了,男人看到我,就跟看到蜜糖一样,有孩子他们也是毫不介意的”。

    哼,认相点的,就给我有点危机意识,不要一副吃定我调调。

    “看上去是不介意,不过他们看到我之后,就一定会介意,你相亲几次,我就拦截几次,挺好玩的,你不嫌累的话,作为你的男人,怎么敢喊累呢是不是”欧阳墨城在她脸上偷了个香吻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洛宁香指着他,又不知从何骂起。

    他走到车边,打开车门,把洛宁香给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车子开上路,洛宁香还赌气般的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看不是往那破小区开的方向,于是不得不问“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回你家”欧阳墨城简短的回答她。

    洛宁香一听,就不禁嗤之以鼻“怎么,一会见不到我哥,你就心痒难耐啦!”

    欧阳墨城白了她一眼“你就这么希望我跟你哥哥相亲相爱?”

    “我呸——,不要脸,还希望呢,如果你碰过我哥的话,那在那个肮脏的玩意,就再也不要来碰我”洛宁香脑子里又闹出,两个大男人在地上,抱在一起的场景。

    她真的要疯了!怎么就这么郁闷呢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哪碰得到你大哥啊,我跟他闹着玩罢了,其实我没有真的喜欢他”欧阳墨城半真半假的说道,其实对宁香动心之前,他也无法断定自己对洛君天是抱着何种心态,只是望着他的眼睛觉得亲切温暖,想要去靠近。

    “欧阳墨城你少来——,你那时在酒店弄晕我哥,差点把他给那个了,是事实吧,要不是斯耀,你们早就合为一体了,哎哟我的天哪,我为嘛会跟你这个大变态在一起呢,你说我是不是脑子坏掉了”洛宁香越说越绝望,一头去撞死算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转过来“你觉得真是全靠安斯耀的功劳么,如果我存心想上你哥哥的话,在那段时间里,他后门早就不保了,不过我承认,我是对他有过一阵朦胧混乱的感觉,不过在爱上你之后就没有了,而且我可以跟你保证,我一直是异性恋,明白了)21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既然你一直是个正常的男人,为什么在看到我哥后,突然就转变的,莫非他的是你前世的恋人,你们约好在今生重逢?又或许,我哥那绝世无双的妖孽俊脸,真到了秒杀一切地球生物的程度?”洛宁香挖空脑子猜想的想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对于她的猜想,只能无语的半垂下眼帘“你不去当编剧,真的很可惜!”

    “那究竟是为什么,我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,况且我哥除了俊美尊贵气质点之外,他长的也很男人啊,你的心动点到底在哪里?我真的很好奇,你告诉我嘛”洛宁香盯着他,今天非要从他嘴里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心动点在哪里?!

    这一句话犹如在一粒小石头,投入他平静无波的心湖上,咚的一声,溅起水花掉进湖里,无声的激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,向着远方的扩散。

    他目光注视着前方,渐渐的涣散,仿佛穿透无数个春夏秋冬,在时空的裂缝中一路呼啸飞行,最后定格在那宁静时光中,少女美丽的脸,一双如天使般通透的绿眸,她对着他笑,一直一直的笑,那笑声拉动着他的心弦,真实的仿佛在耳边,可画面忽然一变,变成了一座森然阴冷的坟墓,天地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刺耳的刹车声响起。

    洛宁香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撞去,额头撞到了前面的挡风玻璃上“啊——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忙从梦魇般的回忆中抽离,看到洛宁香的额头撞伤了,流着血,吓的忙用手捂住她的额头“宁香,你怎么样”。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,干嘛突然踩刹车”洛宁香痛的要命,眼圈也红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马上带你去医院,你别哭”欧阳墨城一看到她哭,就顿时心慌了,拿出手帕给她捂着伤口,立即发动车子,往医院而去。

    洛宁香见到血就吓呆了,一动不动的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急症室里,医生给她清洗包扎伤口,她也痛的一个劲的叫,她从来没受过这种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被她叫的心都瞅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,洛宁香大步的走向车边,坐进了车的后座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坐进驾驶室,回头看她,温柔的问道“宁香,还痛不痛!”

    “痛又怎么样,开车——”洛宁香把眼睛一闭,靠在车座上,原本这一天,她心里就很多不痛快,这样子又受伤,她心情更是糟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宁香,我刚才不是故意的”欧阳墨城去碰她的手,发现冰冰凉的,她一定吓惨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张开眼睛,委屈的说道“你确实不是故意的,刚才也不知失神的再想谁,竟然差点把她送进了鬼门关,欧阳墨城,其实我对你了解多少呢,除了一腔子令人琢磨不透的心机跟心思外,我对你了解什么呢,说真的,我真该好好考虑考虑,要不要跟个我一无所知的男人结婚,度过一生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有点哑口无言了。“好了,开车,我要回家——”洛宁香烦躁异常,心像是盛夏被闷住的阴雨天,闷的气都透不过来。

    车厢里沉寂了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欧阳墨城平景的说道“以后有时间,我会慢慢告诉你我的过往,但不管我有多复杂,爱上你这一点是真的”。

    没有过于华丽夸张的情话,没有心机颇深的掩饰,有的只是一颗想放在她面前的心,这么多年前第一次,想要让人这么清楚的看透他。

    洛宁香如蝶翼般的睫毛,震动的闪了几下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听他这么朴实说爱她,心里有暖流划过,她莫明的没有任何理由的相信了他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已经将手拿开,发动车子,这一路,他的思维清醒的几乎冷洌,他怎么能犯这么该死的错误呢,因为回忆中的人而伤到现实中的人,是他不能饶恕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欧阳墨城——”

    耳边有弱弱的声音响起,下一刻,一个包着白色纱布的小脑袋靠在他的肩头,细细的双臂从后面抱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伤口痛了?”他眼睛没有从前方的道路上移开,心因为她的靠近,而柔软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摇头“不痛了,其实没有那么痛”她只是想要抱他了,感受他的温度,他的气息,然后告诉自己不跟他闹了。

    “马上快要到家了)21”

    洛宁香合上眼睛,将他抱的更紧“今天,对不起,我不该这么胡闹的,不管你对我哥是什么心态,是出于什么原因才有这样的心态,现在,你是我的,我也是你的,这就够了,我不闹了,再也不闹了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很是惊奇,她的态度改的也太快了吧,快要让他都措手不及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女人其实很简单,对她真心实意的说句我爱你,比任何华而不实的花招都要来的有用,因为真心真情是谁都能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洛家。

    灯火通明,一家子人都坐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抱着受伤的洛宁香进来,洛君天顿时就从沙发上弹跳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