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先回去,拷问!

    那边,安斯耀从主持台上下来,快步来到洛宁香的身边“先回家吧——”

    他特意的挡住记者拍照的角度,不让她花掉的妆容被拍到,这丫头最爱美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也站起身,走到唐暖央身边,弯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,然后直起腰走到外围,跟那些跟打了鸡血般兴奋的记者交涉,让他们停止拍照跟摄像。

    洛君天瞥望了一眼安斯耀,低声询问妹妹的意见“你是要我送你回去,还是安斯耀送你回去,眼下这种情况,咱们还是暂时不要吵,控制一下为好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洛宁香听了哥哥的话,情绪也稍有冷静,她已经害的安斯耀跟着她遭殃了,她不能让他更加丢人,也不能让自己更丢人“我想让斯耀送我回去!恳”

    欧阳墨城一听不谈定了,来之前他的胸口就压抑着一团火,但是见到她的眼泪,他又心软了,这会她竟然要当着他的面,跟安斯耀一起走,这怎能让他容忍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——”他叫她,气息的绷紧,就跟气球般随时都会爆炸。

    “你滚,不要见到你——”洛宁香纤指往外一指,目光决绝让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心底的岩浆慢慢的往上冒,但顾忌到洛君天跟洛家的面子,他还是努力的控制了一下情绪跟嗓音“洛宁香,你让他送你回去,那我把我当什么了,我没说不要你,我不过是离开几天处理事情而已,我说过我会娶你,让你等我一个月的,你说过你会守约的,可为什么才一个星期,你就忍耐不了了?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结婚,你还有理?”

    洛宁香冷笑“什么狗屁约定——”哼,打电话,那也得打的通才行啊,卑劣的家伙,到底谁错谁对,他心里没数么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忍耐着掐死她的冲动,对她招手“我给你一次机会,过来我这边”。

    “去你~妈的机会,滚出我的视线——”洛宁香凶悍无比的胡乱踢过去,可欧阳墨城没踢中,反而踢中了洛君天的腿。

    周围一阵的惊悚的抽气声!!!

    真正的活火山,瞬间喷发。

    洛君天黑着脸,低吼“两个人都给我闭嘴,安斯耀,你先带宁香走,把欧阳墨城给我捆给来,关进我的书房,待会我要亲自扒了他的皮,抽了他的筋”。

    他的话,听的别人阵阵的心惊胆寒,内心不禁为欧阳墨城哀悼,待会的场面很血腥。

    “走吧,你哥要大开杀戒了——”安斯耀扶着洛宁香,从边上开出的小道,快步的离开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盯着洛宁香离开的背影,尽管心里有杀人的冲动,倒也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洛君天威胁似的睁大眼睛“再敢给我罗嗦,立刻就封上你的嘴,押走——”

    保镖服从洛君天的命令,立即把欧阳墨城给带走。

    婚礼现场,唐暖央紧接着站起来,快步走到安家那边,向他们道歉赔礼。

    洛家其他人看到这场景,也全都尴尬的站起来,向自家的亲朋好友,或是安家的亲朋好友道歉。

    洛家今天算是搞了出大乌龙了,别说面子了,连里子也不剩了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才送走了亲戚跟朋友。

    从沙滩回到别墅,全家人跟打了一场仗似的摊在沙发上,不想动弹,说了一个多小时的对不起很抱歉,他们的嘴皮子都快要说破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什么事嘛——”洛海珍生气的看向洛君天跟唐暖央“你们是不是一早就知道宁香怀的是欧阳律师的孩子!”

    除洛云帆之外,其他人也纷纷拿着责问的目光看向他们,当然了,他们表现的也不敢那么明显,可心里真的很生气。

    洛君天像尊佛般的不动,不开口。

    唐暖央只好清了清喉咙说道“是!我们一早就知道,宁香跟欧阳墨城与生好感,到暗中交往,我们都略知一二,君天也劝过,骂过,但是这感情的事情,不是我们说了算的,虽然君天是多次阻扰,可结果他们仍旧恋爱了,当然了,情到浓住做那个也是顺理成章的嘛,怀孕之后,我们找宁香,找欧阳墨城全都谈过,宁香反正是没了主意,欧阳则是答应君天一定会负责,可第二天他就失踪了,电话也不通,人生找不着了,宁香更是接到了他的分手信息,正巧不巧的就在同一天,三姑在餐厅遇到安斯耀,又死活的逼人家承认孩子是他,逼着他娶宁香,这么多狗血的事碰一块了,才会摧生了这场婚礼,宁香走投无路,安斯耀因被逼承认,干脆就好人做到底,帮宁香度过难关,我跟君天呢,想来想去也没别的好办法,就心想说,先顾眼前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哪知道,这欧阳墨城今天又会杀回来了!”

    前因后果这么一说,大伙才全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,那听你们这么说来,这事还是我的错?”洛海珍叹气,她哪会知道,原来跟宁香好上的是欧阳墨城嘛,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啊!

    唐暖央回答她“您是快速催化剂,不过就算您不参与,这结果也会是这样,全世界都认定孩子是安斯耀的,他要是否认,那宁香怎么办,他就被迫被你们推上台的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”其他人一阵的发笑。

    “现在细细的回想起来,这宁香跟欧阳律师是不对劲,之前三不五十的斗嘴不说,那次晚餐,安斯耀他也在的那次,这火药味别提有多重了,又是砸碗,又是哭的,敢情这是情人闹别扭啊”洛子龙兴味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诗菲酸溜溜的把手一环“品质好的男人她哪肯放过啊,我早该想到他们有猫腻的”。

    “诗菲你就别不服气了,谁让宁香长的比我们漂亮呢”洛诗涵内心也隐约吃味,当除可是她先看上的。

    “容我弱弱的插一句,这欧阳律师不是有女朋友,宁香这算不算撬人墙角,当第三者啊?”洛子赫有丝胆怯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很是默契的把不是看天上,就是看地下,全部装作没听到。

    生怕说了实话,会激怒到那尊佛。

    洛子赫看大家都这么识相,这冷汗就流下来了“好吧,当我没说——”

    洛宛馨飞快的给哥哥转移话题“不过话说,这欧阳律师之前不是发过分手短信嘛,电话不通,人也失踪了嘛,那今天为什么还会来啊!”

    “宛馨你问到重点喽”洛云帆眸光一飞,瞥向洛君天“这是归根结底,错在没把事情搞清楚,就贸然定罪,贸然筹备婚礼,那条短信是假的,你跟暖央心里明明知道,就该先把人给找到问个清楚明白,要是那么做的话,也不会有今天这场大乌龙了,这就是你们不听我的话的后果”。

    “四叔你也知道?!”众人惊呼。

    “人家是万能的神,哪能不知道啊,说不定还会读心术”洛君天讥讽他,老狐狸,净爱拆他的台。

    “自己蠢,就不要怨别人聪明”洛云帆含着温笑,眸子阴沉。

    眼看一场叔侄大战就要爆发。

    其他人不敢劝,只有唐暖央开了口“好了啦,四叔,这次就当我跟君天没考虑周全吧,事已至知,就别在奚落我们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转而敛起阴沉之气,对她笑的格外温柔和煦“我哪会奚落你,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,上去找宁香跟墨城谈一谈吧”

    他率先站起身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洛君天面色沉冷的对其他人说“你们休息吧,我跟暖央上去就行了”。

    “哦,好!”

    其他人一一回应,他们也求之不得,谁愿意上去趟这浑水啊,只要知道结论就好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被关在洛君天的书房里,手脚都给捆了起来,他怀疑这洛家的保镖都是机器人的大脑来构造,不受威胁,也听不进好话,洛君天的话对他们来说,简直就是一条程序指令。

    该死!!

    就在相隔不远的房间里,洛宁香穿着婚纱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纸巾,安斯耀坐在她的旁边,从回到家里到现在,她就一直发呆。

    “把婚纱先换下来吧”安斯耀看她冷静的差不多了,便出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洛宁香点头,站起身来走进卫生间。

    洛云帆,洛君天跟唐暖央上楼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拷问欧阳墨城去了,而唐暖央则去了洛宁香的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