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找到徐敏儿,说分手,铺天盖地结婚消息!

找到徐敏儿,说分手,铺天盖地结婚消息!

    车子里。

    “消息确实么,好,把地址告诉”欧阳墨城从口袋里掏出纸笔,写下电话那头报来的地址“确认了是她之后,我会把钱给你,再见!”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,把纸条塞给前面的出租车司机“师傅,请到这个地方”。

    司机接过看了一眼“好!”

    开了近一个多小时,车子停在一处破旧砖瓦厂外,门口的木牌上还有字迹斑驳的厂名,不过现在这里早已废弃成低廉的租出屋了孚。

    敏儿怎么会来这种地方?

    她又不缺钱,显然是想要躲起来,不让他找到,而她也一定知道他会来满世界找她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内心如明镜般的洞悉了她的目的椤。

    付了车钱,欧阳墨城下车往里面走,这里环境极为恶劣,胡乱晾晒的衣服,无人处理的垃圾堆成了小山,就算是大冬天也散发出阵阵恶臭,四五个小孩穿着单薄的棉衣围坐在一起津津有味的吃着廉价的饼干。

    这是现如今社会的最底层,看到这些,他并没有看不起的心情,虽然他已无法适应,但却熟悉这种感觉,哪怕是廉价的东西,也会觉得很美味的感觉他明白。

    收回望着孩子身上的视线,他继续往里走,走进眼前这栋房间里,电话里的人说,他是在二楼最南侧的一间出租屋里看到的。

    可能那名无业游民正好也住在这里,所以才能发现,不然这么偏僻难找的地方,恐怕找上一年半载也不会找到这里。

    他快步的上了二楼,转弯,往右边最南侧走去,沿途有不少这里的租客探出头来看他,眼睛里都冒出惊讶又惊艳的神情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的脚步停在最南侧的房间外。

    门开着,一眼就望见坐在里面的徐敏儿,她低着头,正抱着一只小狗,沾着桌上的药,给其受伤的腿上药,那狗狗也乖乖的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小黑,上了药就不能乱跑喽,要听话知道么”她对着狗狗温柔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站在门外,等着她抬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下去吧”徐敏儿终于上完了药,把小狗放到地上,一抬头看到欧阳墨城,她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小狗以为是坏人,也凶横横的围在欧阳墨城的脚边打转。

    徐敏儿回过神来,走过去把小狗抱到门外“他不是坏人,你先到外面去玩吧”。

    说着,狗狗果真不在叫唤了。

    她回到屋子里,平静的走到一边去洗手“不是说不要找我嘛,怎么又找来了!”

    “不正好如了你的心意嘛!”欧阳墨城口气里没讽刺的意味,有的只是事实。

    徐敏儿的手一顿,心里重重的痛开“是啊,我很开心!”

    “敏儿,求你不要在折磨自己了好么”欧阳墨城向前一步,板过她的肩膀,这一刻,他清醒的知道,他们的缘分已经到了尽头,不用再拖了“我们——分手吧!”

    徐敏儿呆怔了那里,手还在嘀滴嗒嗒的掉落着水滴,她的心静止不动的淌着血,痛到深处,然后麻木了。

    她徒然的扬起笑脸“今天不是愚人节吧,你这么吓唬我,就不怕我当真么”她把脸靠近他的怀里,抱住他的腰“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!”

    欧阳墨城内心无力的纠结,狠狠心,拉开她“不要再假装,够了,都够了,你不是早已经知道我跟洛宁香的事情了么,你不是早就知道我要跟你分手么,没错,我是混蛋,我对不起你,像我这样的负心汉,不配跟你在一起,没有了我,你还会遇到下一个男人的,敏儿,我们不要互相折磨了好么,已经没有意义了”。

    徐敏儿悲伤的流着眼泪望着他“怎么会没有意义,我们在一起6年了,是6年不是6天,我为了你放弃了一切,你说过你不会抛弃我的,你说过明年我们就结婚的,为什么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,还敌不过一个洛宁香,是因为她比我漂亮,比我更加配你么,欧阳墨城,你不能这么对我,你不能,,,,”她拽紧着他的衣服,头靠在他的胸口,哭的无比可怜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敏儿——”欧阳墨城心里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听对不起,不要听,不要听”徐敏儿摇头,不接受他的话。

    这团乱麻不残忍些斩断的话,带给她的,只是更长久的痛苦,深叹了一口气,他冷下心来,果决的说道“即使你这样,我还是要分手,因为我已经不能没有洛宁香了,我爱她!我不能心里爱着她,却因为同情而跟你在一起,这样对你们都不公平”。

    徐敏儿崩溃般的抬起头来“你,,,你爱她?”

    “是,我爱她,我从未这么热烈的渴求过一个女人”欧阳墨城不想再欺骗她,也不想再拖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呢,我为你牺牲的难道都唤不回你的良心么,说什么渴求,那种狐狸精是个男人都会喜欢,你爱的不过是她的美貌加家世,你就是贪图她可以给你带来更为辉煌的人生”徐敏儿心里恨着,她千万次的告诉自己不要恨他,他会回来的,可是这一刻,她控制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忧伤的凝望她,不想替自己辩护“如果这样想,你会好受点的话,那就当我是吧,我是贪图富贵的负心汉,我辜负了你六年的等侯,我没什么可以补偿你的,房子跟存款我都给你”。

    徐敏儿一把推开他“谁稀罕你的钱,你以为我是为了钱,才跟你这个什么都没有男人在一起六年的么,我不要,我什么都不要,我也不会跟你分手,你走吧,跟洛宁香幸福去吧,但是你永远也不会忘记,我在这里等着你,到死都在等着你”。

    她要让他愧疚一辈子!

    欧阳墨城从未这么纠结到几乎快要疯掉过“徐敏儿,你振作点可以么,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女孩,你会想明白的是不是”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——”徐敏儿像没有灵魂般。

    “跟我回去,继续好好开诊所,钱跟房子,车子都给你,你可以过的很好,很快就又会有新的恋情的”他无法就这么扔下她。

    徐敏儿坐在椅子上,傻呆呆没有说话,眼泪一个劲的流下来。欧阳墨城过去坐下,扶了扶额头,冷静了一会,又说道“你究竟想让我怎么做,你才肯放过我?”

    徐敏儿悲凉的笑笑“我没有拦着你,你可以走啊”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欧阳墨城大力的锤着一下桌子,无奈的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天色很快就暗了。

    他在隔壁租了一间房,暂时住下来,想等明天她心情平复些再继续,或许她能自己想通。

    这一住,就是一连好几天,他白天劝,晚上也劝,若不是这六年的感情,他早就走了,不想管她了,因为他知道她想用这种方式拖住他,可即便是如此,他仍旧想她能好好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洛宁香跟安斯耀本周结婚的消息,遍布更大报端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欧阳墨城人间蒸发了近一星期了,也心死了,如今这婚期都公布了,他只希望能顺顺利利的举行。

    婚纱店内。

    “宁香,你是喜欢有蕾丝的,还是简洁一些的,这件不错,上面的钻挺闪的”唐暖央兴致高昂的给洛宁香挑礼服。

    而等她问完后,坐在旁边的洛宁香半天都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唐暖央转头去看洛宁香,发现她呆呆的盯着窗外,心里不禁叹息,爱情真是残忍的魔法,被施咒的人,不知要多久才能解脱,她知道她心里在想着谁,即使新郎是安斯耀,也无法让她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门外,安斯耀快步赶来“抱歉,我来晚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们也才刚来”唐暖央回以他温暖的微笑。

    安斯耀心神一阵的恍惚,缓过神来,他看到发呆的洛宁香,又带着询问的目光朝唐暖央看去。

    两人用眼神交流过后,安斯耀明白了洛宁香的问题,他坐到她的面前,手指在她眼前挥了挥“准新娘,你可以回来了,我都来了,你再神游,我可要生气了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这才猛的惊醒过来,不好意思的笑笑“抱歉——”

    刚才也不知怎么的,一坐下来望着外面的世界,不由的就想起了他,他现在在哪里,干些什么,看到她要结婚的消息,他是什么心情,是吃醋发怒了,还是松了一口气,庆幸不用负责,于是越想越深,越想越痛,,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