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不用打了!

    天色渐晚。

    洛宁香回到家,大家都吃过晚饭了。

    她跟幽灵似的脚不着地的飘上三楼,无声无息的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扔开包包,她浑身无力的坐倒在沙发上,虽说找到了帮她扛下错误的男人,那个男人也是她之前一直所渴望的,但是她却没有一丝丝的开心,感激过后,平静下来的心,是如此的沉重,而里头却又是空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脑中回想跟混蛋的点点滴滴,发现自已一直都是被戏耍的那个人,从头到尾,他都只是在跟她玩游戏,而且还是一部漫长而又曲折又虐心的游戏,现在他玩不下去了,所以选择逃跑孚。

    原来答案就是这么的简单。

    用尽全力深吸了一大口气,又压制着气息,极缓极轻的慢慢的吐息,就好比在阻挡那快要宣泄的洪流。

    可是眼眶里面还是慢慢涨出液体来椤。

    她起身,大步的跑进卫生间,打开水龙头,用冷水拼命的拍打着自己的脸,她拍的越来越大力,仿佛在宣泄心底那无以言说的痛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脸在冰冷的水中已经失去了知觉,只觉得麻辣辣的烫,水还在哗哗的流淌,她扶着洗手台的边沿慢慢的抬起脸来,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脸肿的像包子,湿透的金发凌乱的贴在前额,这是她第一次直面自己的狼狈。

    镜子的那个女人明明流着泪,脸上却笑了“不过是游戏嘛,你洛宁香是惨败的一方,既然玩了就要输的起,其实这样也挺好的,安斯耀肯娶你,这是因祸得福啊,他欧阳律师不过是一个狗屁律师,嫁给他你洛宁香还屈尊了呢,还是大银行的行长夫人有面子,对,挺好的,,,”

    她就这么扶着洗手台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一整夜,她不知道自己是醒着的还是睡着了,世界不是黑色的而是灰白色的,仿佛燃烧过后的地狱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洛宁香从睡梦中恍惚惊醒。

    门外的唐暖央见没人应她,便又喊了一声“宁香,你醒了么,我进来喽”。

    里面仍旧没回应。

    唐暖央轻轻转动着门把,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洛宁香不知自己想要逃避什么,条件反射似的把眼睛闭上。

    “宁香——”唐暖央轻喊了一声,走到床边,看到洛宁香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的躺着,脸上勾起柔和的笑意“还在睡啊!”

    弯腰,她拍拍她的脸“宁香,昨晚上回来你饭都没吃,这可不行,就算害喜不想吃东西,水果跟清粥吃一点也好啊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仍旧装睡。

    而向来心思缜密的唐暖央马上就看出了不对劲,这种拍法即使不醒,人也总该动一下吧,这丫头在装睡,同时她还看到被子一角露出的肩膀,不是睡衣,而是线衫,对于注重生活质量的洛宁香来说,究竟在何种情况下会连衣服也没有换,澡也没洗,就上床睡觉呢。

    唐暖央没有戳穿她,给她拉高被子,盖住肩膀,起身出了房间,回到自已的房间。

    洛君天还在更衣室对着镜子打领带。

    “君天,好像出事了!”唐暖央走进来,神情严峻。

    洛君天停下手中的动作,转头看看她,又继续把视线落出镜子上,不以为然似的笑说“出什么事了?一大早就这么严肃,洛云帆突发心肌梗塞死了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额边出现三条黑线“如果是那样,我会笑着来给你报喜的,我说洛君天,你成天瞅着四叔不放,你这什么变态嗜好,他死了你很开心么”。

    “当然开心,假如他死了,按照继承法,叔叔没有子女或是配偶,那遗产就归直系亲属所有,而我正好是最符合条件继承的人,你说,我能不开心么,20%的股份,真的很诱人的蛋糕”洛君天用期待的表情,笑容迷人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唐暖央仰头无语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啦,逗你玩的,究竟是什么事,说吧”洛君天打好领带,走到她面前,捧住她的脸。

    唐暖央正了正神说道“是宁香,昨晚我在窗户口看到她6点半左右回到家,在外面也不可能这么早就吃过,今天早上我问佣人,她们说宁香昨晚没有吃晚饭,我刚才进去想问问她要不要吃点东西,我敲门她不应,进去后,我拍她的脸,她也假装睡觉,更奇怪的是,她睡觉时连衣服也没有脱,好好的,为什么不吃饭,不洗澡,不脱衣服睡觉,还装睡呢,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,而且八成是与欧阳墨城有关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表情也跟着冷峻了起来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他立刻打给了欧阳墨城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把耳边凑上去一起听。

    (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)!

    “停机了!”唐暖央大叫。

    “这该死的狗杂种——”洛君天震怒的挂断了电话,又打了公司的电话,没有人接,不过这会还不到上班时间,他公寓的电话他又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老公,欧阳墨城不会是逃走了吧!”一般不电话不通,人又不找不到,多半要是人间蒸发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表情狰狞的可怕“他敢逃走,我就抽了他的筋,扒了他的皮,把他的肉剁碎喂狗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阵汗颜,心里为欧阳墨城祈祷,千万别逃走,不然真的死定了,以洛君天的脾气,不弄死他,也得撕下一层皮。

    “你别激动,还是先把事情搞清楚,我觉得欧阳墨城不是这种胆小卑劣的男人,你去把他找来谈谈”。

    “电话都不通,你让我到哪里去找人?直接问宁香吧”洛君天大步走出去,就径直往洛宁香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去拉住他“你这么冲进去问,会让她更难受的”。

    “难受?那是她自讨苦吃”洛君天拉下唐暖央的手,打开洛宁香的房间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”唐暖央在后面压声音叫他,哎,真是头痛,他就不能用温柔点的方式嘛。

    长腿大跨步的走到白色公主床边,一把掀开被子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冷空气,让洛宁香缩了一下身子。“起来,我有话问你!”洛君天的声音寒冷肃穆,绝对的威严。

    洛宁香张开眼睛,缩的像只小虾米。

    唐暖央随后跑过来的,拉过被子给洛宁香盖上,指责洛君天“你干什么,天大的事不能好好说话,她是孕妇,你跟她置什么气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嫂子——”洛宁香鼻子发酸,抱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别哭了,你哥也是担心你,不要怕,天大的事有你哥哥给你顶着呢,告诉我们,是不是跟欧阳墨城又发生什么事了?”唐暖央语气温和,一边用眼神示意洛君天别像个黑脸包公的站着吓人。

    洛君天承认他是过激了一点,绷着脸坐下来,还算平和的问“说吧死丫头!”

    洛宁香又唐暖央的怀里抬起头来,咽了咽口水,喉咙依旧干涩“欧阳墨阳他,,,,他走了!昨天他发了一条信息给我,说要离开这座城市,让我把孩子打掉,他再也不会回来这里了”。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唐暖央有些难以置信,一个男人前天才发过誓言,才一天时间,怎么就变卦了呢,而且还是以这种直接到残忍的方式。

    洛君天听了妹妹的话,反而没有火冒三丈,绿眸隐约之间闪烁出精光,出奇的冷静“信息上面是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是!”洛宁香点头,她脑子里装满了浆糊,什么也不能思考。

    “手机呢?”

    “手机?”洛宁香神情萎顿的想了想“在包包里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站起来走到沙发边,拿起她的包,从里面翻出她的手机,回到床边,按亮了,递到她面前“密码!”

    洛宁香用手指划了一下“好了!”

    洛君天拿过手机,就看到一通未接话,他点开,发现是欧阳墨城发来的“他打你电话,为什么不接?”

    “电话?谁的电话?”洛宁香茫然。

    “欧阳墨城的电话,在昨天下午4点的时候打给你的”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”洛宁香从床上弹起来,快速的夺过手机,看了看,还真是他打来了,昨天下午到现在她都没有心思去看,她赶紧回拨去,放开耳边。

    洛君天伸手把手机从她耳边拿来“不用打了,这号码已经停机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