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只好我娶你了,一个未接电话!

只好我娶你了,一个未接电话!

    时间凝固了,她的血液,她的思维,她的心跳,全部都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明明只过了一分钟,她却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她颤抖着手,回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段机械化的女声让她的心跌入了谷底,那里漆黑一片,死寂的像地狱。

    咬着唇,血腥气蔓延进嘴里还不觉得痛,洛宁香就那么一动不动的靠在桌上,不行,她要打起精神来,本就没有对他抱太大的期望,可她也不是这么好戏弄的恳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她抬起头过,表情倔强而又冷酷的,她拿起手机打了欧阳墨城的电话,(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)又是这机械化的女声。

    眼泪不知何时已经从洛宁香的脸轻轻滑落。

    反复听着这道机械化的女声音,由中文换到英文,耳朵贴着听筒,她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让。

    “什么嘛,我又没有逼你负责,你逃什么逃,竟然还给我关机,混蛋”洛宁香对着那没有人接听的号码,自言自语的低喃着,一阵的哽咽,伴随着恶心之意,她捂着嘴就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她扔开手机,靠在垃圾桶边吐的一塌糊涂,眼泪加鼻涕,外加呕吐物,她洛宁香从未这么狼狈过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你算是什么东西,走了好,走了干净,我才不稀罕你呢,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,再让我见到你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”她边哭边吐边骂。

    心像是被人挖空了一样,他就那么走了,结束掉了一切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些说过会对她负责,信誓旦旦的话,全都成了一场泡影,虚幻的如词不真实,仿佛一场梦。

    可留在她肚子里的,却是真真实实的生命。

    她不想哭诉他的无情,不想让自已看起来像被抛弃的怨妇,可现在这一刻,除了哭就什么也做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滋——,滋——”

    桌上的手机又响了,这回是电话。

    洛宁香也顾不得擦掉眼泪,扑回桌上,她内心还是抱的如火苗般微弱的期待,可是当看到显示的名字不是他的时候,整个人又蔫了。

    是安斯耀的电话,换成其他人,她一定想也不想的挂掉电话了。

    呆呆的抽了张纸巾,擦了擦拧了拧鼻涕,她接起电话“喂——”

    “出来一下吧,我在你公司门口等你!”

    “噢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她又把头埋在臂弯间,心里刺刺的痛,眼睛涨涨的酸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10分钟后。

    洛宁香拉开停在公司门口的银色保时捷的车门,有气无力的坐进去。

    安斯耀发动车子,开出洛氏。

    “脸色不大好,身体不舒服?”安斯耀看她坐在那里,一声不响,不由的侧头看了看她,才发现她的脸色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你开吧,开远一点,我先靠着睡一会”洛宁香情绪低迷,眼皮刚刚合倒,脑子就陷入了一阵昏沉。

    安斯耀看出她疲惫,不再多问,专心开车。

    洛宁香也不知什么时候车子开了多久,这样静静的,暖暖的,听着车子开动的声音,其实挺好的,隐约还能闻到从安斯耀身上散发出来沉敛男人香。

    车子稳稳的停在湖泊边,面朝着阳光。

    车顶慢慢的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洛宁香只觉眼前一阵金灿灿的光,冷冷的空气,让她大脑激醒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下车去走走?”安斯耀轻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太想,我想坐着”她就快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,哪还有力气去走路呢。

    安斯耀浅浅的勾了勾唇“也好,那我们就坐在这里吧”。

    “嗯!”洛宁香气若游丝般的回应,也知怎么了,心里一发酸,鼻音也加重了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她是心烦怀孕的事,才会心情这么差。

    “今天中午,我遇见三姑了”安斯耀语调轻缓平静的说道,他这么说,她应该明白他来找她的目的吧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洛宁香猛的睁开眼睛,看向他“她跟你说了什么?”这三姑,也太三八了!

    “她说你怀孕了,孩子是我的,而且是你这么告诉大家的”安斯耀也兜圈子,直接的了当说道。

    洛宁香尴尬的干笑“抱歉,我也是没有办法,昨天晚上,他们连起伙来严逼供,我要说不是你的,他们一定会追我的孩子是谁,你知道我不能说是——”想到欧阳墨城,她内心不由又是一阵绞心绞肺“那个人的”。

    安斯耀浅然的笑笑,不予置评!

    “你,,你是怎么回答她的?”洛宁香带着一丝歉疚跟紧张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难处,她问我孩子是不是我的,我承认了!”安斯耀淡定的回答她。

    洛宁香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内心暖而酸涩的感觉溢满心间“谢谢!今天想一想,说孩子是你的,还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,起码你还会替我扛下来呢,不像某些人,嘴上说的好听,结果到最后又要卑鄙的逃走,做不到就别说啊,你说是不是”。

    “欧阳墨城他逃走了?”他听出这话里的重点。

    洛宁香抿着唇,按开手机,递给他。

    安斯耀看了上面的信息,俊脸暗沉而冷峻“想不到,他会选择这种懦弱的解决方式,身为男人,我替他感到可耻”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遇人不淑吧!”洛宁香假装坚强的无谓的笑了笑,可扑簌而下的眼泪又来的这么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一条手帕无声的放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手,洛宁香心里更酸了,扑进他的怀里“呜,,,,,”她想要到一个宽厚,让她觉得温暖的怀里去。

    无论是哥哥还是斯耀,她很需要像他们这样能为他挡风遮雨的人,借她躲一躲。

    “会过去的——”这个女人说到底,还是个内心脆弱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该怎么办?我已经没有方向了,家里的人都知道我怀孕了,孩子留下还是不留下,注定都是悲剧”这是她真实的心情写照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只要我娶你,就万事大吉了?”

    安斯耀的话,让洛宁香忙的从他身上抬起头来“你,,,你会愿意娶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娶你,你就只有等着被说闲话的份了,况且现在欧阳墨城他溜走了,大家都说孩子是我的,我也承认了,不娶你的话,估计我会被唾弃死吧”安斯耀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嘛——,我也是没办法啊,找你做替死鬼,也是情非得已,你真的不嫌弃我么,那,,那我们真的要结婚?”从前她那么想跟他结婚生子,而现在她心里剩下忐忑,赶鸭子上架的局促感。

    安斯耀叹息“实话说,如果不知情的话,我绝对不会帮你这个忙,我们先结婚,等你把孩子生下来,过几年,我们再以感情不合的名义分手,我自动放弃孩子的抚养权,这样一来,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,你说这样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鼻子发酸,猛点头“嗯,好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谢谢了,打起精神来,不然别人会起疑的,明天我会带我家人来洛家,到时你要表现的开心点,做到这样,我对你,也算仁至义尽了”安斯耀揉了揉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也是被逼的!

    “安斯耀,今天我才知道,你是个大好人——”如今眼下,只有他才能把她从水深火热里拉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人不好做啊,要不要下去走一走?”安斯耀下车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洛宁香拒绝不了,就跟着下了车,把手机落在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欧阳墨城下飞机,打开手机后,看到洛宁香的来电,就立刻回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一次没人接!

    过了五分钟再打,竟然说他的手机欠费了。

    他把手机放进口袋,明天去充费,目前他要先把敏儿给找到,不管她有没有忧郁症,哪怕是分手,他要堂堂正正的跟她说。

    招了一辆计程车,他没有盲目的找,而是先去了劳动力市场,雇佣了一大批的无业游民,把徐敏儿的照片分给他们,谁能先找到,就奖励一万块钱。

    之后,他自已去往寻找的第一家酒店,找遍G市的所有酒店,肯定能找到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