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野兽派的夜晚,在餐厅遇到安斯耀!

野兽派的夜晚,在餐厅遇到安斯耀!

    头顶热热的气息,伴随着蛊惑的嗓音,撩拨着她的感官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不由的变快了,近半年多没有做过了,感觉曾经熟悉的身体,如今又有了陌生感,但这种感觉却不是糟糕的,而是一种类似于兴奋的刺激感。

    非常渴求而又冲动的期待。

    抬头,她望进他琉璃般的绿眸里,有一瞬间的惊艳略过心头,想不到老夫老妻这么久了,她还会被他迷倒。

    唇与唇靠在那么近,他的眼,他的鼻,他的嘴唇,组合在一起俊美的不像话,能迷住万千女性的同时,也迷住了她孚。

    热气传输的越来越急促了,她使坏的靠近他,又故意靠的很慢很慢的靠过去,眼睛由他的眼睛上移开,盯着他的薄唇,吊着他的胃口。

    而下面的手,已经悄然无息的拉下他的西装裤链,伸到最里面,握住那仿佛从炼炉里拿出来的铁捧般坚硬而又灼热所在,轻轻的***起来。

    “嗷,,,”洛君天舒服的轻哼“妖精,越来越会勾人了”椤。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么”唐暖央对他吹着香气,她不介意做老公的小妖精,让外面的小妖精无机可趁。

    “何止是喜欢,简直是爱死你了”他受不了抚摸着她的翘臀,薄唇呼出的气更重了,但是他想她来亲他的感觉,那比他来亲她更加愉悦。

    “你嘴巴这么甜,是不是沾了糖了,我来吃吃看”她吻上他的唇,把舌头送进他的嘴里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接吻是一件永远不会腻歪的事情,吻到至死方休也不会觉得遗憾。

    洛君天扯下她的睡袍,充满兽性的***在体内熊熊烧起,他离开她的唇,横抱起她,将她压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要吃到饱!”他一颗颗解开衬衣的扣子,露出性感的胸膛。

    她娇笑着帮他解皮带,那释放出来的巨龙,看过无数次,还会让她害怕,心想,那么久没做,会不会痛啊!

    洛君天从她眼神中读出了她此刻心中所想,邪恶的压下自己雄美精壮的身体,性感的吐息“你在怕什么呢,老婆”。

    “我没怕!”唐暖央红了脸,让家伙什么眼睛啊,这都能看出来,好丢人哪!!!

    “宝贝,我会很温柔的进入的,不要有负担哦”洛君天笑的无比璀璨跟得意。

    “拜托你不要骄傲了好么”唐暖央不太高兴的瞅他,

    “你是在催促我快点进入主题么,好嘞,老公马上就来伺候你”不等她辩解,他便又堵住了她的唇,又是一番激烈的“唇枪舌战”。

    纤手***着他的巨大,他的唇吻在她的身上,修长手指按揉着她敏感之处,探入那黑色~秘密花园的深处,那里早已湿润一片了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还是那么敏感而紧窒。

    “嗯,,,,”浑身滚烫而酥麻,性~欲已完全被唤醒,属于那原始而又直接的美好。

    他吻遍她的全身,感觉到她的呼吸已经紊乱到了极限,完全放开的时候,才将那忍的几乎疼痛的巨大,慢慢挺~入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好大,慢,,,慢点,洛君天你慢点”经过生育,子宫自然收缩,已经到日子了,但是她还是有点害怕了,虽说不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哪,不知道的以为我在强~暴未成年处~女”洛君天速度放的更慢,出声调侃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气羞羞的锤了他一下“你这是在讥讽我装纯么”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我老婆一向很纯”趁着说话其间,他完全进入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嗯,啊——”她咬住唇,身体一阵颤栗,一种美妙的快感在身体里慢慢的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动了么?”他忍的难受,但是他看的出来,现在她比他还要欲火焚身,让他起了戏弄的心态。

    唐暖央点头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要慢进慢出,还是快进快出,还是不快也不慢?”他引诱似的顶了一下,俊美如神的脸上,满是坏透了的邪笑。

    这让她怎么回答嘛,只有变态才会问的出口。

    “你,,,你就动吧”她绕紧他的腰,弓着身体,迎向他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告诉我,你想要什么频率的”他也要快把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随便啦,随便你自由发挥,你动作快点——”说到最后,她几乎是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的,随我自由发挥,亲爱的,俊美的超级猛男来了——”玩的差不多了,他也忍不了,握住她的腰肢,便是一阵疯狂的律动,完全的随心所欲,

    这半年忍的有多苦,现在就有多放纵,他终于脱离的苦海,奔向性福大道了。

    “啊,,,啊,,,啊,,,,”她尖叫连连,说他自由发挥,没让他这么野兽派呀,天哪,她要死了,她身上压的确实是人么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她就到达了高~潮,但是她知道后面的折腾还长着呢,其实一直处在高处下不来,也一件美妙到非常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让他高频率的折磨了一个多小时,唐暖央全身都要散架了。

    “休息一会好不好,我年纪大了,好累啊”她求饶的推推他。

    “年纪大了,才要多运动嘛,你看你,才一会就累了,真没用”洛君天用一种看不起她的小眼神瞅着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用看怪兽的眼神回视他“一会?老兄,一个小时了,你不累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只有快乐而已,又要来喽”他又一次压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。

    房间里只剩下唐暖央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小宝贝到深夜才抱过来吃奶,唐暖央早就累到虚脱了,洛君天钻在被窝里装作睡着了,等到月嫂一把孩子抱走,他就又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们再来一次吧,我还想要——”他悄然分开她的腿。

    唐暖央把眼睛一闭“我睡着了!”

    身体在无声之中,又被涨的满满的,她抿紧了唇不出声。

    他轻琢着她的唇“来嘛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来”

    “不来也得来”。

    “不来啦!”

    “那也我来要”。

    “哎呀,来吧,来吧,真是个冤家——”唐暖央被他缠的受里了了,张开眼睛,抱住他,任由他胡作非为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。腿好酸,腰也痛,唐暖央躺在床上起不来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上班去了”洛君天神采熠熠的弯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,古龙水的清香味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不公平,真是不公平,为什么他这么“卖力”,早上精神还是这么好。

    “昨天真是辛苦你了,今天晚上我会好好奖励你的”洛君天见她不说话,继续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听着,怎么让人头皮发麻呢,,,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洛宁香如往常般的去公司,现在她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   没有遇到欧阳墨城,她心里是即轻松又失落,明明那么心烦的牵绊,可又割舍不下这牵绊。

    早上10点,欧阳墨城才从睡梦中醒来,满身的酒气,今天他请了假。

    昨天想了一整夜,下定决定,今天白天去诊所找徐敏儿,总论如何,是到了该要解决的时候。

    洛家那边,除了洛君天他们几个知情者之外,其他的人都在担心这安斯耀肯不肯负责。

    这一天,每个人都带着心事。

    洛海珍看天气晴好,便想去墓地看看父母跟兄长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接到好朋友的电话,便让车子直接到了市区。

    意大利餐厅里,她的胃口不怎么好的吃着。

    “海珍,你今天怎么心事重重的?有烦心事啊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这事情挺棘手”洛海珍正说着,抬头看到正从门口进来的一男一女,眼睛落在那个男人身上“想到曹操,这曹操就到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曹操啊?”那朋友不解,顺着洛海珍的目光看过去的,见是英俊非凡的一个男人,便笑的暧昧的调笑“他比你年纪小多了,想也没用吧”。

    洛海珍一听,脑子过一会也转过弯来“什么呀,她是我侄女的男朋友,你先坐着,我过去跟他聊几句”。

    说完她站起身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斯耀跟姐姐安丝绮刚坐下,洛海珍就杀到他们面前了。

    “三姑?”安斯耀诧异看着比服务生更早出现的女人,礼貌的叫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