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可怕的梦,死局,在大厅碰到!

可怕的梦,死局,在大厅碰到!

    进屋后,徐敏儿放下包包,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敏儿,帮我倒杯水”欧阳墨城在后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,好的”徐敏儿轻应了一声,脚步并未有所停顿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脱下黑色的礼服,随手放在沙发上,解开领结,坐了下来,他表情沉静,似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徐敏儿拿着水走出来,放在欧阳墨城面前“你的水!尜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欧阳墨城对她笑笑,拉住她的手“坐下来吧,我们聊聊天”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不行——”徐敏儿反应激烈的抽回自己的手,向后退去,表情惶恐。

    他想要跟她说分手的事么,一定是,一定是的,,,媸,

    “敏儿,你怎么了——”欧阳墨城担忧的站起来,以为她是因为忧郁症而突然这样,心里不禁一沉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她刚才看到了他跟洛宁香的谈话。

    徐敏儿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自己的举动太过激了,她颤抖着手,把耳边的头发捋到耳后,牵强的微“我,,,我不能跟你聊天,我在厨房煮东西呢,刚才在宴会上什么也没吃,现在好饿哦,你饿不饿,我煮给你吃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喉咙发梗“好!”

    “那你坐着看看电视,一会就好”徐敏儿对他展露出温柔的笑意,她不能哭丧着脸,一哭,他就更加讨厌她了,她不能让他讨厌,所以她要笑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说了两个好字,越说情绪越低落。

    曾经的她,很开朗,很活泼的,可是这段时间,她总是发呆,情绪失控,她是那么脆弱,如果他离开了,她还能好好活下去么,医生不是说她好很多了嘛,怎么又会。

    徐敏儿惶惶不安的逃进厨房,眼泪就止不住的冲刷下来。

    打起精神来,徐敏儿,墨城不是那么没有良心的人,他们在一起已经六年了,绝对没有人能撼动他们的关系,她要留住他,她一定要留住他。

    胡乱的擦了擦眼泪,拿下挂在一旁的围裙穿上,打开冰箱,从里面拿出食材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她端着煮好的面条你厨房出来,放在欧阳墨城面前,把筷子递给他“吃吧,这是你喜欢的韭菜香干面,我知道你现在虽然吃着最高档牛排,喝最好的红酒,但是你还是喜欢吃这碗面条的对不对,只有我会煮哦!”

    她很温柔很努力对他笑,让自己看起来很幸福。

    热腾腾的面条,韭菜的清香阵阵的扑来,她的笑脸氤氲在热气中,让他心脏不由的收缩。

    “吃啊,看我干什么,以后有一辈子的时间让你看,我要给你煮一辈子的饭呢”徐敏儿轻轻的推了推他的手,语气是那么的轻柔,可又那么的肯定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。

    想说的话,想做的事,在触及她对他几乎病态的依赖后,他实在是狠不下这个心,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心肠软的人,他曾经为了能往上爬,也帮那些恶棍打过官司的,但是对敏儿他实在是,,,

    他表面上虽然看上去没有破绽,但是徐敏儿知道他分手的念头他已经动摇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不吃,是因为我煮的不好吃,还是你已经厌倦了,不想吃了?”徐敏儿摇摇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是——”欧阳墨城弯下腰去吃,却是什么味道也尝不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吃了,她才重新扬起笑容“墨城,每次看到你吃我煮的东西,我就感到好幸福,昨天我做了个梦,梦到你离开我了,我怎么留也留不住你,我给你跪下,我抱着你的腿,可是我还是把我推开了,推的远远的,你说你已经不爱我了,不要我了,那一刻,我真的觉是自己快要死了,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一样,好可怕,好可怕,,,,”

    欧阳墨城再也咽下不去,她的话一字一句都像是法官在给犯人定罪般,让他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抬眼,她苍白无助,恐慌凌乱的脸就印入他的瞳孔。

    “敏儿,我想说——”他叫她,声音发涩,但他想,如果总有一天他都要伤害她,那不如早一点开口,哪怕是定罪,也不要让罪孽更加深重下去。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徐敏儿就扑到他的身上“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的,我想如果你跟我分手的话,我只好去死了,我诊所有给动物吃的安乐死的药,吃一颗就能没有痛苦的死掉,我只能那么做了,如果你抛弃我的话,我只有这一条路了”。

    “徐敏儿,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”欧阳墨城吓的浑身发冷,拉开扑在他身上的女人,蹙眉心痛的看着她“傻瓜,这个世界上,谁没了谁都能活的,无论发生什么事,都不能想到去死,你听明白了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我也不想明白,我只知道,你是我全部的人生,从清晨张开眼睛开始,我的脑海中就出现你,在诊所上班,我就在想晚上煮什么好吃的给你吃,要是没有了你,我该怎么办,我见不到你,看不到你,我该怎么办,我知道我肯定活不下去了,呜,,,,不要抛弃你,求求你不要抛弃我,不要,,,,”

    她拉着他,哭的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被她哭的头都快要炸开来了,仿佛他一离开,她就会马上死给他看似的。

    纵然他下定了决心,话也好几次到了嘴边,可最终没能说出来,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。

    那一夜,他整晚都没睡,事情似乎陷入了死局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洛宁香在家纠结着要不要去上班。

    可一想,躲的初一也躲不过十五,她总不可能一直不去上班的,更何况那疯子说不定会杀来洛家,以他现在这不淡定的情绪,绝对有可能会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她决定去了再说,不是有句老话,船到桥头自然直嘛,与其担惊,不如顺其自然吧!

    “宁香,你跟这培根有深仇大恨么”唐暖央幽默的出声。

    “啊?”洛宁香回过神,看到一盘子被她切的七零八落的食物,不好意思的叉起来吃。

    “今天跟你哥一起去上班吧,反正顺路”唐暖央看出她的心事重重,想着或许是怕在公司跟欧阳墨城见面。她早就说了,爱情是没那么容易断的,真正的结束不是靠嘴巴说,而是要从心里彻底连根拔除,只是清理表面迹象的话,还是会死灰复燃的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洛宁香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心想,有哥哥这盾牌护着,量他欧阳墨城也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吃过了早餐,洛宁香搭洛君天的车去公司。

    到了公司,她寸步不离的跟着洛君天,坐电梯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直到屁股碰到椅子,她才安心的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。

    她跟做贼似的,拉着一个女员工掩护她出去吃午餐,眼睛高度警觉的看着四周,生怕那家伙会跟幽灵似的,从哪个角落突然间冒出来。

    到了大厅,人来人往,她总算是又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在大庭广众之下,他总不可能乱来吧!

    挺了挺背脊,她从容不迫的向着大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正走着,从侧面过来一个银灰色的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笑的像逮到了老鼠的猫似的,笑的胡须都快翘起来了,他手上铃着一只黑色的小袋子。

    洛宁香的俏脸顿时僵化。

    “欧阳律师!”女员工礼貌的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斯文有礼的回以微笑“你好!”

    洛宁香慢慢的恢复过来,她可不能在这里丢脸,她镇定的对欧阳墨城浅笑“欧阳律师,你有事么”。

    “洛经理你怎么这么健忘啊,昨天你托给你给带东西,今天我给你带来了,说好一起吃午餐的,你忘啦?”欧阳墨城举了举手上的黑色袋子,看似灿烂的笑容下,透着狡诈跟阴险。

    卑鄙小人!!!

    洛宁香在心里骂他,但又好当众跟他翻脸,只能假笑着回答“你看我,记性越来越不好了,不过怎么办呢,我们已经准备要去吃了,我看不如你把东西给我,饭就不要吃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反正我也要去吃饭的,不如大家一起吧”小妮子想跑,门都没有!

    “这不大好吧,你看小孙跟你又熟”洛宁香故作为难的皱眉。

    在旁的女员工看出他们可能有事要说,很识趣的说道“我没关系,你们两位去吧,我下午还有很多工作,我去公司餐厅吃就好”。

    说完,她脚步快捷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唉,小孙,小孙——”洛宁香朝着走掉的女员工挥手,想要叫住她,可惜她溜的比兔子还快。

    “别叫了,已经走远了”欧阳墨城在那边笑眯眯的说道,妖俊的脸上满是悠悠然的姿态。

    洛宁香扭过头来,美眸唰的一下射向他的脸,冷下声来“我不会跟你去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会扛你去”欧阳墨城弯腰凑近她的耳边,脸上仍旧悠然笑意。

    四周已有不少人侧目了。

    “你!!”洛宁香气的想撕了他,为何她都放手了,他还要缠着不放。

    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这里可是大庭广众,有很多眼睛看着我们,你要是发飙的话,会很难解释,而且也不好看,你觉得呢”欧阳墨城用一种很谦逊,很温和的表情说着,在别人看来,完全像是普通的淡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