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欲望空间!

    下班的之后。

    洛宁香拿着手包,走进停车场,朝着自己的车边走去,一边还在讲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出来了,大概十五分钟就能到,呵呵,,,好,好,那我挂了,一会见”她喜笑颜开的把手机从耳边拿开,打开车门,坐进去,发动车子,将车子倒出车位。

    转个弯,往出口开。

    突然,一辆黑色的车子冒出来,挡住了她的去路嬲。

    洛宁香吓的猛踩了一脚刹车,定晴一看,是欧阳墨城的车!

    换作平时,她肯定想也不想就冲下去跟他大吵一架了,可是经过夜店的这事之后,她对他,不像以前那么随心所欲了,甚至有种不想跟他面对面的心态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,她握紧了方向盘涛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正等着她冲下车跟他理论,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,她没有任何的行动。

    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,他打开车门朝他走去。

    总有一个人要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看着他朝自己走来,她忐忑而又焦心,夜店那晚,第二天的期许等待相遇,结果全是她的一厢情愿,这一桩这一件,都汇聚成了难堪。

    他站在她的窗边,抬手敲了敲她的车窗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她故作淡定的把车窗摇下来“是欧阳律师啊,你的车子出什么问题了么”

    她装出刚刚知道是他的样子,语气也是格外和客气友好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盯着她,幽幽的吐出两个字“坏了!”

    就算是一个低能儿也看出他是故意的,何况是洛宁香,但是她却没有戳穿他,反而顺着他的话讲“这样啊,那快打电话找人来修理吧,我走到外面去打车好了!”

    她拿了包包下车,从容不迫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一条手臂被抓住。

    洛宁香没有回头,心颤抖的厉害“欧阳律师你还有事么,有话就说,我赶时间!”

    “赶着去约会?”欧阳墨城看着她的后脑勺问,语气淡淡的,更像是一种关心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去约会,男朋友还在等着我呢,刚刚开始交往,我不想迟到,给他留下坏印象,你也知道印象是很重要的”她心里闷的透不过气来,不想更加难堪,就随口编了个男朋友出来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很是绪心“你动作倒是蛮快的嘛,才没几天,就找了男朋友”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很滞销么”洛宁香说的像开玩笑似的轻松。

    “那个男么好么,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爸爸还是哥哥么,这是我的私事,我不想告诉别人”。

    “说出来我可以帮你参谋参谋,你也没损失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挥开他的手“不用了,我自已会好好看的,我时间来不及了,先走一步!”。

    她大步的迈向前,心底有着气愤,他这算什么,参谋?呵,笑话,天大的笑话,她洛宁香就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在原地踌躇了一会,又追上去拉住她“你会看男人,之前就不会被骗的那么惨了,你可要考虑清楚”他不想她去相亲,不想她有男朋友,心绪的快要炸开来一样。

    洛宁香冷笑“欧阳墨城先生,我谢谢你的忠告,选男人我一定会擦亮眼睛的,请你放开我的手好么”。

    “女人最容易被感情蒙蔽眼睛,我晚上反正没事,我陪你一起去,大不了我坐在别的位置上”欧阳墨城不顾她的冷笑,自作主张的说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,你没病吧,你是我的谁,我是去约会,我是成年人了,我不需要你来陪”洛宁香越想越火,他这样究竟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帮你看看人的好坏,不想你往火坑里跳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甩了甩他的手“只要你这火葬场离我远点,我就绝不会引火烧身的”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,你怎么这么不懂事——”欧阳墨城拽过她,把把压到一根柱子上,发怒在她嘴唇上狠狠的蹂躏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洛宁香震惊!

    “这是你不听话的惩罚,乖,带我去,不会妨碍你的”他只是想要看看,她的男朋友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洛宁香快要被弄疯了,心里很火大,干脆说道“我们去酒店开~房做~爱,你是不是也要跟着来啊!”

    握住她手腕的大掌,骤然间收紧,几乎要捏断她纤细的手腕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次?”

    “痛——”

    “洛宁香,你真是太无法无了,我不能这么放任你胡来”欧阳墨城拽着她,往安全通道拖去。

    为防止她逃走,他的手往外面一按,把门从外面锁上。

    “放手,你这混蛋——”洛宁香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她这样,既然会跟他女朋友天长地久,既然对她没有想法,为什么还要来管她。

    就算是白天也阴森森的安全通道,静的让的发毛。

    他一直霸道的拽着她的手,完全不讲道理的禁锢。

    “我约会要迟到了,你到底想干嘛——”洛宁香扭着手腕,气咻咻的瞪他。

    “约会取消了!”欧阳墨城松开她的手,坐在楼梯上。

    洛宁香嗤之以鼻“你说取消就取消么,我要去,你没权利栏我”。

    她转身去开门,转了转门把,打不开,她不相信的向左右两边又转了转,还是打不开,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好事。

    憋着气,她也不想跟他多罗嗦,大不了到上一层去,反正每一层都有安全出口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她猛的转身往楼上冲去。

    她跑的快,他拦的更快。

    腰被他搂住,她被迫坐到他的大腿上,亲密到了暧昧的一个姿势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我要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走去哪里?跟新男朋友去开~房?”欧阳墨城挑高长眉,不知是不是因为这里灯光的原因,他整个人看起来也阴恻恻,邪兮兮的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好了,这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,我就想不明白了”洛宁香想要听他的理由,喜欢她,所以嫉妒,她要听听看,是不是因为这些理由,若不然,她实在无法想到他这么拦着她的理由了。

    结果,欧阳墨城却说“我看不过眼!”

    洛宁香心里除了失望之外还是失望,她特别无语的看着他“你有什么看不过眼的,我又是你女朋友,还是说,你是单纯的不想看到我幸福?”

    “讲不好,反正我看不过眼,约会取消吧,你肯定不会去”。“律师的嘴巴可真厉害,模糊焦点挺在行的嘛,欧阳墨城你拦的了今天也拦不了明天,你打算天天这么堵我?”

    “我累了,暂停休战!”欧阳墨城把头靠到她的胸上。

    “你,,,,你往哪里靠,色狼,大色狼——”洛宁香双颊酡红,推着压在她胸口的脑袋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抓下她的手“想要色狼的话,你在这里叫破喉咙也没人来的,我累了,找软一点的枕头靠靠而已”。

    软一点的枕头?!!

    这是他对胸部的形容,洛宁香着实要吐血“欧阳墨城,我警告你,你不要太欺负人,我被你摸过亲过,你还想占便宜占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“我的想法很单纯,是你想歪了”欧阳墨城特别爱看她气呼呼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改天有个女人趴了你的裤子,在你那里搓揉一番之后,告诉你,我的想法很单纯,你会相信么”洛宁香屏气反问他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是你的话,我就相信啊!”欧阳墨城下巴垫在她的丰盈上,笑眯眯的回答。

    洛宁香呲牙想找句子骂他,然后想半天,她发现她词穷了。

    而他的脸还为贴在她的胸口上,她一呼吸,胸口一耸,他的脸也微微的动着。

    “把头拿开啦——”她烧红着脸,崩溃般的喊道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抬起头“这么吵,再软的枕头,也没有休息的***了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侯放我走?”洛宁香懒的骂他。

    “目前还没有想好”欧阳墨城打着哈哈。

    “那请问,你什么时侯才想好,无赖律师”。

    “想好的时候自然就想好了,放心,想好了会告诉你的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郁闷的咬咬唇“欧阳墨城,有没有人告诉你,这是不对的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对呢,我在帮你冷静下发晕的头脑,我是为了你好”。

    “OK!我说不过,我也累了,我先睡一会,你想好什么时候放我走,在叫我”洛宁香把头靠到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承认,可她也不是傻瓜,这么明显的在乎,她哪会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四周变的安静。

    她清香的气息喷洒在他的鼻息,他的手不由的收紧她的腰,低下头,看着她的眼睛,唇慢慢的接近她。

    她心跳加速,盯着他的眼睛,呼吸变的急促,红唇轻启,份外诱人。

    唇与唇快要碰到。

    “滋——”。

    充满***的空间里,突然冒出不协调的声音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瞬间惊醒过来,离开她的唇,从口袋里拿出电话,看到显示名字,洛宁香在他脸上看到一丝愧疚与恐慌。

    她马上就猜到是谁打来了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”他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墨城,晚上你要吃些什么,我去买,等你到家,就可以马上吃饭了”徐敏儿在电话那头轻快的说道,俨然一副妻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徐敏儿说的话也一并传入洛宁香的耳朵里,这才是老婆该说的话,那她是什么?!

    “我今天要加班,你自己到外面去吃吧”关键时刻,欧阳墨城撒谎了。

    加班!!!这是男人外遇的经典借口么,洛宁香心里跟卡了鱼刺般的不舒服,她坚决不做小三,坚决不做!她真想马上就对着电话揭穿欧阳墨城的谎言!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无地自容!

    可是,她的喉咙就像被人扼住了,变成了哑巴,怎么也发不出一点的声音。

    最后才明白,她是没有这个勇气。

    因为她心里说不想当小三,可是行动跟心理上面,已经算是了,她接受了他的靠近,也接受他的吻,就算他脱下她的衣服,在这里要了她,说不定她也不会反抗,她又有什么底气去坦然呢嬲。

    洛宁香依稀听到电话那一头的徐敏儿毫不怀疑的又说道“加班啊!那几点回来,我帮你去买夜宵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饿了,回来的时候自已会买的”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别太辛苦了,晚饭要按时吃,知道么”涛。

    “嗯!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打扰你了,你工作吧,早些回来!”。

    电话结束了,安全通道里的长久的沉寂。

    她还坐他的大腿上,却是坐如针毡。

    他的手还放在她的腰上,心里更加纠结。

    洛宁香握住欧阳墨城的手,想要拉下来,站起身。

    腰上的大掌又是一阵的握紧,连带她的手一起握紧,他不想她走。

    咽了咽口水,洛宁香张开发干的红唇“敏儿她真是个温柔的女人,又贤惠,个性又好,全心全意的爱着你,忠贞不二,这样的好女人去哪里找呢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撒谎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要握住一边,就要放开另一边,而徐敏儿你绝对不会放的对吧,所以现在麻烦你放手,我洛宁香不会干偷偷摸摸的事”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的心里其实很矛盾,一方面想要他放手,干净的擦去这一段暧昧不清,可另一方面,她自私的想要他能够疯狂一些,不顾后果一些的抱紧她,管他以后怎么办。

    不知究竟这么僵持了有多久,欧阳墨城松开手“你走吧——”

    洛宁香的心想是被人干脆利落的捅了一刀,她咬住嘴里的肉,咬的血肉模糊,一个安斯耀,一个欧阳墨城,这些忠心的好男人总是对她这么的不留情,或许在他们心中,她真是一个不值得去爱的女人吧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没有像上一次那样的卑微,她平静的站起身,整理了一下衣服跟头发,什么也没有再说,沿着楼梯一步步的向上走。

    不想哭,其实他们也没什么,没有告白,也没有开始过,可是那眼泪还是止也止不住的流下来。

    哥哥说她是个爱哭鬼,还真是没有错。

    直到从通道中出来,她有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感觉,浑浑噩噩的坐电梯下楼,走出大厅,来到马路上,差点被车子撞了。

    吓的个半死,她生气一脚踢向路边的大树,为了个什么也不是的男人,她差点连小命都没了,她是不是疯了,傻了……

    她不能这样活着,怎么想也不能,从包包里翻找出手机,打了洛诗菲电话“喂,你在哪里,派对开始了么,我现在有时间了,我马上过来!”

    “哟,跟那男人这么快就吹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个不要脸的有妇之夫罢了”洛宁香自嘲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?有妇之夫?洛宁香你脑子被驴夹了吧,我们洛家的女人还不至于去当人家的情妇,吹了好,今天我给你介绍个好的,很帅哟!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来了!”

    洛诗菲把地址报给洛宁香,她挂了电话,拦了一辆车,坐进去。

    思绪的混乱,她捂着脸,感觉眼眶里又热热的,涨涨的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她深呼吸,舒了舒气,从包里拿出粉来补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独自一人在安全通道坐到深夜,他知道自己深深伤害了一个女人,想起那天洛宁香在车里用天真微笑的脸跟他说的话,她的落寞与无奈,她的坚持与放手,那个过程肯定很痛苦。

    而他,也卑劣的选择去伤害她,去抓住她的人是他,丢开的也是他,只是因为他不想因为一个女人来改变他未来的人生轨迹。

    他想他以后一定会后悔!

    那天,洛宁香在派对上喝了不少的酒,那些名门公子哥发出追求信息,一概全收,以往她都是高傲的回绝。

    她想要让她的生活乱起来,忙起来,她赌气的要让某人知道,她的行情不知道有多好。

    可是等到第二天,这个李公子,那个沈公主的信息跟电话接二连三打来的时候,她就头大了。

    那些财团的富家公子多的是花招来追女孩。

    一大早,送花的人就有好几个,知道洛宁香每天几点来上班,会经过哪里,统统都很聪明的堵在她每天必上的电梯口等。

    碰巧这三个富家公子还是朋友,看到对方捧着花,心里马上就知道来等谁了。

    别看平日里称兄道弟的,这个时候,也都不客气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宁香小姐这么高贵的人,怎么会喜欢玫瑰这么俗气的花”。

    “白色的百合,你当来奔丧啊”。

    “又白又红的,都俗气,我这蓝色妖姬才配得上公主殿下呢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讽刺她是妖姬么,实话跟你们说,她接受了我的示好,你们俩个没戏”。

    “你们才没戏呢,她都同意跟我去歌剧了”。

    “全都在做梦,她答应陪我去旅行了,想想看,一男一女去旅行,在旅途上孤男寡女的,嘿嘿,你们懂的”。

    三个富家公子在那边争论不休,等电梯的员工听的咋舌,心想这宁香公主会不会太乱来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在另一部电梯前,听到气血瘀堵。

    另一边,洛宁香穿着湖蓝色的半身长裙,藕色的露肩上衣,风姿卓越的走来,金色的长发盘起,露出天鹅优美的脖子,消瘦的香肩,露出的锁骨份外的性感,风情却又不俗媚,美的让所有男人都能看呆。

    她第一眼看到的是欧阳墨城,不管在哪里,有多少人,她总能第一眼留意到他,就算不想要看到,也还是进入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她看不到其他人,也听不到其他人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看似淡定的走到电梯前,突然有三束花举到她眼前,着实把她给吓了一跳!

    他们是?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