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不准逃避,爱情会那么容易平静么!

不准逃避,爱情会那么容易平静么!

    洛君天垂着绿眸,面无表情瞅着他,并没有立即把欧阳墨城推开“你要知道,逃避不是办法!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想跟我相爱么”欧阳墨城嬉笑的挑了一下洛君天下颚。

    “少岔开话题,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些什么”洛君天会不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跟他兜圈子么,跟欧阳墨城认识也有一段时间的,他的个性跟说话做事的套路,他都有所掌握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有推开他,是因为他知道,现在这举动完全是他的一种战略,因为他无法回答他提出的问题,也无法给自己,给宁香答案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继续装傻充愣“明白啊,怎么会不明白呢,总裁你最近太寂寞空虚了,准备接受我了,那来吧,反正这里没有别人,亲一下——”他把唇凑近洛君天嬲。

    手掌挡他靠近来的嘴巴,洛君天表情稳如泰山“还装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是最真实的我了,难道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么”。

    “一直拖着不解决是最差劲的办法,我也试过,那只会让事情变的更糟糕,下定决心后,向左走还是向右走,都好过原地踏步,脚踏两条船,总有一天会阴沟里翻船,你不可能同时带给两个女人幸福”洛君天语重心长的劝他,若不是另一个女人是他妹妹,他才没那么八婆,多管闲事呢涛。

    妖俊的脸隐隐有些僵住,桃花眸中有散乱的纠结,下一秒,欧阳墨城又低笑了起来“呵呵,,,总裁你这是在当我的老师么,教导的不错!”

    洛君天冷下脸来“对宁香放手吧!”。

    “总裁,你误会了,我跟宁香没有什么,从来就没有牵手过,哪来的放不放手”欧阳墨城嬉皮笑脸的回答,心却在抽痛。

    他这抵死不承认,让洛君天恼怒了,提起欧阳墨城的衣领,阴冷的说道“你是没有牵过她的手,但是你一直在撩拨她的心,我的妹妹我了解,你不是傻的认为她只是把你当作朋友才冒死来救你,甚至当众把衣服脱掉么,而你呢,你即不想辜负徐敏儿,可是内心又忍不住对宁香动心,你无法抉择,可又忍不住去靠近宁香,你不断的挑~逗她,亲近她,最后想以一句开玩笑的话就一带而过么,欧阳墨城,你被我看穿了,不要跟我打哈哈,不要跟我嬉皮笑脸你,你骗不过我的,我现在就要你给我一个答案,不想跟徐敏儿分手,就离宁香远一点,不想放弃宁香,就立刻跟徐敏儿分手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望着洛君天因发怒而变的暗沉的绿眸,那么深深的望着,仿佛穿越了时光,他的目光变的轻柔。

    该死的,又是这目光,洛君天不明白这家伙明明对其他男性都没有同性恋的迹象,为什么偏偏对他会有这么“深情”的目光呢?他长的很女性化么?

    他受不了的低吼“看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洛君天磁性的嗓音,唤回了欧阳墨城的神智“总裁的眼睛一直都这么美么”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们谈论是眼睛的问题么,信不信帮你在加重脸上的色彩”洛君天暗自抓狂的咬牙。

    “我跑题了,抱歉”欧阳墨城淡笑笑,落寞的目光垂在洛君天胸口的方向,沉默了几分钟后才抬起头来,黑眸闪耀出星辰般的坚定光泽“我的路只有一条,这是我早已规划好的人生,没什么事可以改变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松开他的衣领,卸下一口气“好,这个答案是你给我的,你自己要记住!若是你再敢接近宁香,我是绝对不会在袖手旁观的,到时下场会很惨重!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坚冷,至骨般的深邃,让人相信他一定能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自嘲般的轻扯了扯嘴角“没什么事,我先回去了!”

    转身向外走,拉开门,跌进了一群的人来。

    额哦!!!

    洛诗菲,洛诗涵,洛子龙,这些人全都在门外,可惜这道门是隔音的,里面的声音外面不会听到。

    唐暖央没有像他们那么笨的把耳朵贴在门上,一来这门是隔音的她知道,二来眼前这种情况真的是糗大了。

    跌进去的人份外的尴尬。

    倒是欧阳墨城,想没事人一般的跟大家打招呼“你们好啊!”

    “欧阳律师,发生什么事了?为什么你脸上会挂彩?为什么宁香会被抱着回来?”唐暖央站在那边发问。

    这也是大家想要问的!

    欧阳墨城笑了笑回答“都是我的错,今晚想让宁香小姐帮忙一起去调查恒丰那案子,没想到被对方发现了,我受了点伤,宁香也受了点惊吓”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!明白了这次事件的真实,洛家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还以为有多劲爆的内幕呢!

    “大家没什么要再问我的话,那我先告辞了!”欧阳墨城礼貌的说道,从洛家人的身旁侧身而过,往楼梯方向走。

    经过洛宁香房间的时侯,他的脚步迟疑了一下,目光斜向房门的方向,见到房间开着一条缝,再细看,门已经关上了。

    耳边听到的轻微的关门声,重重的压在他的心头,仿佛这道门,是他们的心门。

    背后有太多双眼睛,促使着欧阳墨城只能向前走。

    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走远了,洛宁香失落的将手从门把上移开,心里面即放松可也失落,这份失落让她的心沉沉的漂浮在半空中,在灰白的世界飘着。

    其实,她还是期待他敲开她的门,问候一句,哪怕是什么也不说也行啊。

    她有气无力的慢慢走到窗边,打开窗户,吹着带着咸味的海风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走出门外,正准备坐上车,他又忽然站定了脚步,转过头去,仰头望向三楼的某个窗口。

    穿着白色真丝睡袍,金发被风吹乱,精致的小脸呆滞,苍白的没有一丝丝的血色。

    心被收紧了,他做人该有你卑鄙多自私,不能对她说句谢谢,也不能对她说句对不起,还在她哭着为他脱下衣服的时候,说了那么可恶的话。

    楼上的人似乎是察觉到楼下的目光,垂下美目,尽管是夜晚,尽管隔的很遥远,但她还是能感觉到自已撞近了一汪深谭之中。

    他们对望着,没有半句言语,就算把距离缩短到触手可及的地方,也仍旧只是无语。洛宁香抬手将窗子轻轻的关上,将窗帘拉上。

    她对这个男人的答案,也只能被逼如此了,说实话,她也没有勇气不顾一切的从三楼往下楼,就算不粉身碎骨也残疾了。

    咬着唇莫明的笑,有眼泪掉在手背上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怔怔的望着那关起的窗户,许久之后才收回视线,自嘲又清醒般的扯了扯嘴角,坐进车里。

    他的人生从出生开始就是一个无奈的开始。

    洛君天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“真的只有那么简单么”唐暖央靠在床头问。

    “简单也好,复杂也好,都会平静的,宁香跟欧阳墨城没有机会在一起”洛君天走到窗边,宠溺的刮了一下唐暖央的鼻子,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他很庆幸自已能一直牵着她走下去,看到别人的悲剧之后,才能更深的体会自己的幸福。

    唐暖央靠在洛君天的怀里,扣住他的手,似预言般,悠悠的开口“爱情不会那么容易平静的,那由不得理智来做主”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看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洛君天担心的低头看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很肯定的点头“如果只是单方面的爱慕还好,现在很明显是两情相悦啊,你以为你威胁几句,就能让他们心平静下来,按你的命令做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蹙眉,糟糕,他觉得老婆很有道理!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第二天欧阳墨城请了一天假。

    洛宁香照常上班,企图在任何一个地方碰到他,大厅,电梯,停车场,或是办公室的转角,连从来不去的餐厅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不过让她沮丧的是到处都没有遇见,直到最后从别人的嘴里听说,他今天没有来上班。

    那天那一秒,她突然领悟到自已有多愚蠢,高傲的心衍生出一种卑微来。

    一周一次的晨会结束。

    洛宁香跟洛诗菲交谈着走出会议室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拿着笔记本漫不经心的走在后面,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副总的话,他的眼睛看着别处,心却注视着前方笑的欢快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们走进电梯,为了表现自然,欧阳墨城也只好跟其他高层一起进去,站在后面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从她的肩膀处擦过,洛宁香快速把头扭向洛诗菲,假装没有看到他。

    “宁香,今天晚会你就陪我去吧,我可是向他们夸下海口了,一定会带你这大美人过去的,你可不能驳了我的面子”洛诗菲挽着洛宁香,笑说着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啊,可以不行,我有约了,你找诗涵吧,宛馨可能也有空的”洛宁香很抱歉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有约?男的女的?”洛诗菲凑近,八卦的问。

    洛宁香推开她的头“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噢,明白了,是男的”洛诗菲点点头,笑的无比暧昧,想也知道,是女的干嘛这么的保密“既然这样,我就不为难你,好好的去约会吧!”

    洛宁香也不否认,电梯开了,她就步伐优雅的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约会?!欧阳墨城心脏一梗,闹心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