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回去救他,愈演愈烈的事件,脱衣!

回去救他,愈演愈烈的事件,脱衣!

    他的话让洛宁香的心里乱哄哄的,搂住他的脖子,故意装出跟他亲热的样子,压低声音问“那你怎么脱身?”

    都什么时侯了,她还心思问这个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把唇压在她的耳朵上“没有你拖我的后腿,我就能脱身”。

    拖后腿?!!

    这三个字让洛宁香的顿时火了,在他腰上狠拧了一把“好,为了不拖你的后腿,我先走,行了吧”嬗。

    臭丫头,她当他的肉是泥巴做的么,欧阳墨城报复性的在她耳垂上轻咬了一口“我数到三,你就跑,一,二,三,跑——”

    他将她往前推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站在他们身后的两个彪形大汉也做出了反应,迈步去追洛宁香铕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长腿一跨挡住他们的去路“你们对手是我!”

    一个大汉的铁拳挥向欧阳墨城,另一个大汉的拳头也紧接着挥了过来,,,

    洛宁香在出门的那一刻,耳边听到打斗的声音,她没命的向外跑,穿过漆黑的小胡同,一直一直的跑,为了不拖他的后腿,为了他能够不用顾忌自已安会脱身,她不能被抓住。

    跑了足有五分钟,穿着高跟鞋的她,脚尖痛的厉害,喘着气,她也不管干不干净,一屁股坐在路边,脱下鞋子,脚都气泡了。

    她长这么大,还没试过穿高跟鞋跑步的经历呢。

    在心里又把欧阳墨城给骂了一通,都是他,非要来什么破夜店,心里一边骂,一边又止不住的往夜店方向看,担心的皱起了秀眉。

    他怎么还不出来?!是不是给抓住了?!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,还是不见人影,她穿上鞋子,警惕的又回到夜店前,门口风平浪静的,不见有人出来,也不见有人进去。

    “欧阳墨城你在里面搞什么,为什么还不出来”她急的在门口跺脚,脚尖更痛了,痛的她想哭。

    此刻她的心里只剩下焦急,担忧,还有害怕!

    又过了20分钟,她知道出事了,一定是出事了,她急的在原地打转,六神无主,怎么办,怎么办,,,

    她拿起手机打了洛君天的号码,心里第一个想到求助的就是洛君天,哥哥在她心里是无所不能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家刚刚吃过晚餐,抱着儿子在大厅玩耍的洛君天听到手机响,把澈澈抱到大腿上,接起电话“喂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,出事了,欧阳墨城被抓住了,你快派人来救他”洛宁香劈头盖脸的就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愣,很快就理清思路“你们在哪里?干什么去了?谁抓的他?为什么要抓他?”

    “他说要找恒丰那件官司的证据,让我陪他一起来夜店,结果走的时侯我们暴露了,他让我先跑,可是他到现在还没有出来,里面的打手又高又壮,他肯定被抓住了,哥——,你快带人过来,要不然他死定了”洛宁香慌张的把事情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夜店在哪里”洛君天冷静的问,当务之急把人先弄出来,之后再好好数落他们,这欧阳墨城竟然敢拉着他妹妹去夜店犯险。

    “在莲安路东南方向一家叫后宫的夜店,我在门口等你,你快来”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!等着我别一个人轻举妄动,听到没有——”洛君天真怕她心急过头,不管不顾的冲进去,一个女孩子肯定要吃亏的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听到了”洛宁香应道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瞥眼,她看到一辆黄色的跑车停在夜店门口,一个长的矮矮胖胖的年轻男人从车上下来,剃着平头,肤色奶白奶白的,穿着西装,打着领结。

    舟子聪!!!!

    洛宁香心惊肉跳的看着他走进夜店。

    完蛋了!肯定是里面的人打电话给他的,欧阳墨城这下子真的死定了!而哥哥到这里最起码半个小时,哪怕是把车子当飞机开,也不可以马上赶到。

    远水救不了近火,舟子聪知道欧阳墨城是来找他犯罪证据的律师,肯定不会放过他的,那大贱男任何卑鄙的手段都使的出来。

    她不想欧阳墨城死啊!

    咬了咬红唇,她下定决心般的深吸一口气,她洛宁香好歹也是洛家的公主,在这个城里也有名的豪门千金,他舟子聪也该有几分忌讳的,只要能拖到她哥赶到就行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心里很怕,她不像唐暖央那般遇事沉着,她本性特别的胆小,但是一想到欧阳墨城在里面或许已经被打的快残疾了,那份担忧已经战胜了恐惧。

    捏紧了身侧的裙子,她又走进了夜店,不顾一切的喊“舟子聪在哪里,把人给我放了!”

    她不叫就都已经吸引到了暗处的眼睛,何况是她这么张扬跋扈的一通喊。

    很快就上来两个男人,将她推进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看到脸上挂彩,被控制住的欧阳墨城,心被重重的揪了一下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见到走进来的洛宁香,内心一阵的无力,老天,她怎么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看不到屋里的其他人,也顾不上矜持,担心的跑过去,抬起手想要碰他的脸,又不敢去碰“你——,痛么”。

    “笨蛋丫头,你是不是疯了,干嘛又回来”欧阳墨城无视她的关心,生气的瞪她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,可以了吧,不识好人心,这么冒死来救你,不感谢也就算了,还骂人,活该痛死你”洛宁香噘嘴,往他胸口拍了一记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动了动嘴巴,没话可说,他很生气,但也更感动,想不到这刁蛮的大小姐还蛮有情义的,他以为胆小的她,是绝对没有勇气再进来,最多是报个警什么的,他也是那么预计的。

    她超乎了他的想像,今晚的洛宁香给了他太多的震撼,车上那个述说自已用尽了全力去爱一个人的洛宁香,还有眼前这个有情义的洛宁香,都是那么的通透可爱。

    “痛不痛?”洛宁香不自觉的摸了一下他的脸,意识到自已的动作,又赶紧收回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苦笑“你不会是专程来问我伤口痛不痛的吧”。

    这个时侯还能开玩笑,还真是有够酷的。

    “两位,打情骂俏完了没有”。坐在椅子上的舟子聪嫉妒的喊道,洛宁香这大美人他可是垂涎已久了,无奈她的靠山太大,他只有流口水的份,可她对这个小子却这么情真意切,这让他心里怎么能平衡。

    洛宁香眯着喷火的美眸转过身去,向舟子聪走进了几步“舟子聪,我命令你立刻放了他!”

    舟子聪站起来,不足一米七的他,站在洛宁香面前,简直是小丑。

    他色眯眯的勾了一下她的下巴“放了他,行啊,好商量,你陪我睡一次,我就马上放了他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俏脸刷白“你想的美,你这丑陋的武大郎,也敢打我的主意,也不回去照照镜子!”

    “我是武大郎,欧阳大律师是超级帅哥,所以你爱他是吧,那要是我把大帅哥给废了呢,你还爱不爱他?你们女人,一看金钱,二看外貌,三看床上功夫,这三样少了一样你们都不会爱的!”舟子聪狠狠的威胁,看着欧阳墨城那张挂了彩,仍旧俊俏迷人的脸,这不舒服,特别是那两条一点也低调的长腿。

    “你搞错了,我跟他只是同事关系,你废不废他对我没有任何影响,只不过他现在是我哥的得利助手,你动他的话,我哥一定不会放过你,实话跟你说吧,进来之前,我已经给我哥打过电话了,很快他就会来了”洛宁香摆出哥哥来吓他。

    舟子聪脸上散过一丝惧意,洛君天可是这个城市的霸主,脾气阴晴未定,做事狠辣果断,他若出面想处理他的话,他讨不到任何便宜。

    洛宁香知道他怕了“放了他,这件事我可能既往不咎”。

    她嚣张的态度,激的舟子聪大反弹“哼,洛君天来了又怎么样,他的律师跟妹妹暗中调查我的私事,这已经严重侵犯了我的人~权,中国讲~法律的,你哥再厉害,那也不能犯法”。

    “呸——”洛宁香往他脸上吐了一口唾沫“像你这种杂种也配讲~法律,你等着吧,你迷~奸了那么多无辜的女人,总有一天,我要让你受到法律的制裁”。

    “宁香——”欧阳墨城在后面叫她,这笨妞,她越这么刺激舟子聪,无疑是让她自已变的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洛宁香一想到舟子聪做的坏事,情绪已经失控了,哪还听的见欧阳墨城的提醒。

    舟子聪抹去脸上的口水,表情变的万分狰狞“洛宁香,我发誓今天在这里就办了你,准备好分开你的大腿给我插吧”。

    “下贱——,我洛宁香就是死,也不会被你这矮冬瓜欺凌的,你敢动我一下,我保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”洛宁香气愤的骂过去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沮丧的闭了一下眼睛,非常好,她已经成功的把战火给燎原了!

    “你看我敢不敢,今天老子豁出去了,我就不信还制服不了一个小娘们”舟子聪发狠的指着她的脸,坐回椅子上,抬着脖子跟她吵架挺累的。

    “舟子聪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,放我们走”洛宁香心高气傲,面对这种跳梁小丑,也不肯低下高贵的头颅。

    舟子聪坐在那里,瞅了瞅欧阳墨城,又看了看洛宁香,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去拿一套众林服来!”他对一边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就有人拿来了一套所谓的众林公主服。

    舟子聪把衣服扔到洛宁香脚边“换上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”洛宁香讥笑出声“你觉得我会穿么?”

    “洛宁香,我挺喜欢你的,真的,因为我很喜欢你,所以我没有当众让人扒了你的衣服,而是给你机会自已换,我还是挺讲道义的”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去死吧,别满嘴喷粪了”她在气头上,所以不知道害怕,也不知道自已这激烈的言词会带给自已跟欧阳墨城多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舟子聪笑了起来“你认为这不可能是么,给我拿刀来,我要把欧阳律师的那个玩意给切下来!”

    洛宁香的表情顿时一僵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也是一怔。

    那边,水果刀已经递给舟子聪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舟子聪拿着刀朝着欧阳墨城而去,洛宁香扑过去挡在欧阳墨城前面“不准伤害他!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你脱衣服换上地上这身,我就不伤害他”舟子聪看出来这欧阳墨城是洛宁香的软肋。

    “舟少,我看事情还是不要闹大的好,不然对你对我们都不好,我可以不把你迷~奸洛氏女员工的事当作证据,洛宁香她不懂事,你别跟她计较,我们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好么”欧阳墨城不得不发言,试图去扭转这个局面。

    舟子聪扯笑“欧阳大律师,你也太小气了,这么个大美女你一个独占了怎么行,我连她亲都没亲到过她呢”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弄错了,我跟她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!“

    “别他妈的说笑了,普通朋友?当我瞎子啊,洛宁香,一句话你脱是不脱”舟子聪刚才是想灭一灭洛宁香的气焰,这会近距离看到她饱满的酥胸,跟盈盈一握的细腰,**的本性让他坚持这个想法,不去考虑后果。

    洛宁香脸色沉重跟纠结,她不想脱,可她又不想欧阳墨城被阉割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答应他——”欧阳墨城在她后面坚定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少假惺惺的了,难道你想当一辈子太监么,你还要跟徐敏儿结婚生子呢,还要给人家幸福美满的结局呢”洛宁香微微侧过头,越说心里越悲伤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——”欧阳墨城看着她美丽的侧脸,第一次感觉到自已的卑鄙。

    洛宁香转正脑袋,夺下舟子聪的刀“要看我脱衣服是嘛,好,我脱,到那边去坐着,我脱给你看!”

    她把他推离开欧阳墨城的身边,把他按到椅子上,自已退到房间中间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——”舟子聪垂涎欲滴的盯着洛宁香,想像她衣服下的完美娇躯,他的下体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——”洛宁香心里发颤,慢慢的脱下外面的风衣,她的心里呼了呼气,告诉自已,算了,就当行善吧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内心一阵的绞痛,握紧了拳头,垂下眼帘。火红色高腰裙,金发色的头发,芭比娃娃般精致的五官,高挑如模特般的身段,凝脂般的肌肤,灯光下,每一寸都美的让人惊心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慢慢的拉开裙子拉链的时侯,满屋子的男人都咽了一口口水,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眼睛这绝色的***。

    耻辱痛苦心情笼罩着洛宁香心,这一刻她很想要逃,很想去死,手迟迟放在拉链上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,不要做了——”欧阳墨城心痛的喊道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促使她松开了手,裙子从腰上掉下去的一刻,伴随着他的声音,有种心碎的感觉。

    修长的双腿,黑色的蕾丝内裤,让屋里的男人大喷鼻血。

    “这腿,这臀,这腰,太美了,洛宁香你太美了,把衣服也脱了,快——”舟子聪呼吸变的急促,就算死,他也要尝一口这美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洛宁香忍着想哭的冲动,一颗一颗的解开白色的雪纺衬衣的扣子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你不要再脱了,听到没有,我不需要你来救,你当你是谁,你不过是个任性刁蛮的大小姐,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改变对你的看法,把手停下来,不许再脱,你不是妓女,听到没有——”欧阳墨城无比愤怒的冲她喊着,挣扎着,想要冲过去阻止她。

    眼泪轻轻的划过她的脸颊,她咬破了嘴唇,闭着眼睛把衣服脱下来。

    屋里响起一阵男人惊呼声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绝望般的低下头,在其他人那么贪婪的看着她的时侯,他没有勇气再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脱,全部脱下来”舟子聪激动的站起来,向她靠近“你比我上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美,洛宁香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,官司输给你们洛氏也没关系,陪我睡一次吧!”

    “你滚开——,说了只是脱衣服,我没说你可以碰我”洛宁香寒栗,歇斯底里的尖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混蛋,离她远一点,你不能碰她——”欧阳墨城甩开一名打手,向前跑了两步,又被四五个打手截住。

    洛宁香向后退到角落。

    舟子聪淫笑着向她扑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走开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。

    房间被撞开。

    一群黑衣人涌进房间,把舟子聪从洛宁香身上拉开,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那些打手给制服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进来就看到妹妹光着身子,顿时怒发冲冠的吼“把头都给我转过去——”。

    他边跑边脱下身上的西装,把洛宁香结结实实的包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洛宁香扑到洛君天怀里,紧紧的抱着他“呜,,,,你总算来了,把舟子聪给我杀了,我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不怕了,有哥哥在,没人能欺负你的,别哭了——”洛君天原本想先骂她一顿,但是见妹妹在他怀里颤抖的哭泣,他又心疼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走过来,愧疚的说道“洛宁香,你不要哭了——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听到他的声音,只是把头更紧的埋在洛君天的怀里,鸵鸟般的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洛君天冷酷着一张脸看着欧阳墨城“回去我再跟你慢慢算帐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——“欧阳墨城歉疚的低头,他没料到事情会变的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舟子聪被打了几拳后,吓的不敢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——,该怎么处置这些人?”保镖站在洛君天身后问。

    洛君天剐了一眼地上的矮冬瓜,又看了看这满屋子的男人,最后落在地上那三件女性的衣服上,他可以想像刚才发生过什么。

    他抱起洛宁香,走到舟子聪面前“想哥哥怎么给你报仇,是直接杀了还是一条胳膊一条腿的给你卸下来?”

    洛君天的话让舟子聪吓的尿失禁,爬到洛君天面前,抱住他的大腿“洛,,,洛总,您息怒,息怒,我没对洛小姐怎么样,真的没有,放我一马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脚踢开他,踩住他的脸“连我洛君天的妹妹你都敢动,你胆子真是不小,不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,下次,我会直接活埋了你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保证不会再出现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松开脚,冷声的说道“说看到小姐身体的人,眼珠子都给我挖了!”

    他抱着洛宁香往外走去,经过欧阳墨城身边时说道“跟过来!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车里,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洛宁香包着洛君天的大西装,一直缩在哥哥的胸口,心里响起她脱衣服的时侯欧阳墨城说的那一段话,她不知道抬起头来,能对他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是那么的可笑,又那么的可悲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望着洛宁香的背影,心里五味俱杂。

    车子在寂静中到了洛家。

    “跟我上楼来——”洛君天扔下一句话,下车把洛宁香抱进屋里,径直上楼。

    家里的女佣纷纷侧目,洛诗菲从美容室出来,也好奇的发问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洛君天不理会表妹的询问,直接上楼,欧阳墨城无声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洛诗菲这八卦嘴,在10分钟之内,把消息传播到洛家每个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三楼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洛宁香抱进她自已的房间,关上门,无声的走向书房,欧阳墨城也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一到里面,洛君天就给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也不躲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,你凭什么把宁香弄去那种地方,我就这么一个妹妹,出了事你赔的起么”洛君天指着他,怒气冲天的骂。

    “抱歉,这次是我的错,但我没想过让她受伤”这事,欧阳墨城心里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洛君天慢慢的平复下怒气,跟欧阳墨城正视“老实说,你对我妹妹到底有什么想法?“

    欧阳墨城沉默了半响,回答“没什么想法”。

    真的没有想法又怎么会考虑这么久才回答,洛君天轻叹“我就当你没什么想法,那我请你离她远一些,她已经受过一次伤害,眼泪都哭干了,我不想她再经历一段没有结局的爱情,你明白我的意思么,不能给她幸福,就不要靠近!”

    欧阳墨城面无表情的脸上,慢慢闪现出无力的笑,伸手搭住洛君天的肩膀,把下巴垫在他的肩上“亲爱的,我只爱你!”火红色高腰裙,金发色的头发,芭比娃娃般精致的五官,高挑如模特般的身段,凝脂般的肌肤,灯光下,每一寸都美的让人惊心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慢慢的拉开裙子拉链的时侯,满屋子的男人都咽了一口口水,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眼睛这绝色的***。

    耻辱痛苦心情笼罩着洛宁香心,这一刻她很想要逃,很想去死,手迟迟放在拉链上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,不要做了——”欧阳墨城心痛的喊道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促使她松开了手,裙子从腰上掉下去的一刻,伴随着他的声音,有种心碎的感觉。

    修长的双腿,黑色的蕾丝内裤,让屋里的男人大喷鼻血。

    “这腿,这臀,这腰,太美了,洛宁香你太美了,把衣服也脱了,快——”舟子聪呼吸变的急促,就算死,他也要尝一口这美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洛宁香忍着想哭的冲动,一颗一颗的解开白色的雪纺衬衣的扣子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你不要再脱了,听到没有,我不需要你来救,你当你是谁,你不过是个任性刁蛮的大小姐,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改变对你的看法,把手停下来,不许再脱,你不是妓女,听到没有——”欧阳墨城无比愤怒的冲她喊着,挣扎着,想要冲过去阻止她。

    眼泪轻轻的划过她的脸颊,她咬破了嘴唇,闭着眼睛把衣服脱下来。

    屋里响起一阵男人惊呼声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绝望般的低下头,在其他人那么贪婪的看着她的时侯,他没有勇气再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脱,全部脱下来”舟子聪激动的站起来,向她靠近“你比我上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美,洛宁香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,官司输给你们洛氏也没关系,陪我睡一次吧!”

    “你滚开——,说了只是脱衣服,我没说你可以碰我”洛宁香寒栗,歇斯底里的尖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混蛋,离她远一点,你不能碰她——”欧阳墨城甩开一名打手,向前跑了两步,又被四五个打手截住。

    洛宁香向后退到角落。

    舟子聪淫笑着向她扑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走开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。

    房间被撞开。

    一群黑衣人涌进房间,把舟子聪从洛宁香身上拉开,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那些打手给制服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进来就看到妹妹光着身子,顿时怒发冲冠的吼“把头都给我转过去——”。

    他边跑边脱下身上的西装,把洛宁香结结实实的包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洛宁香扑到洛君天怀里,紧紧的抱着他“呜,,,,你总算来了,把舟子聪给我杀了,我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不怕了,有哥哥在,没人能欺负你的,别哭了——”洛君天原本想先骂她一顿,但是见妹妹在他怀里颤抖的哭泣,他又心疼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走过来,愧疚的说道“洛宁香,你不要哭了——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听到他的声音,只是把头更紧的埋在洛君天的怀里,鸵鸟般的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洛君天冷酷着一张脸看着欧阳墨城“回去我再跟你慢慢算帐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——“欧阳墨城歉疚的低头,他没料到事情会变的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舟子聪被打了几拳后,吓的不敢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——,该怎么处置这些人?”保镖站在洛君天身后问。

    洛君天剐了一眼地上的矮冬瓜,又看了看这满屋子的男人,最后落在地上那三件女性的衣服上,他可以想像刚才发生过什么。

    他抱起洛宁香,走到舟子聪面前“想哥哥怎么给你报仇,是直接杀了还是一条胳膊一条腿的给你卸下来?”

    洛君天的话让舟子聪吓的尿失禁,爬到洛君天面前,抱住他的大腿“洛,,,洛总,您息怒,息怒,我没对洛小姐怎么样,真的没有,放我一马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脚踢开他,踩住他的脸“连我洛君天的妹妹你都敢动,你胆子真是不小,不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,下次,我会直接活埋了你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保证不会再出现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松开脚,冷声的说道“说看到小姐身体的人,眼珠子都给我挖了!”

    他抱着洛宁香往外走去,经过欧阳墨城身边时说道“跟过来!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车里,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洛宁香包着洛君天的大西装,一直缩在哥哥的胸口,心里响起她脱衣服的时侯欧阳墨城说的那一段话,她不知道抬起头来,能对他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是那么的可笑,又那么的可悲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望着洛宁香的背影,心里五味俱杂。

    车子在寂静中到了洛家。

    “跟我上楼来——”洛君天扔下一句话,下车把洛宁香抱进屋里,径直上楼。

    家里的女佣纷纷侧目,洛诗菲从美容室出来,也好奇的发问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洛君天不理会表妹的询问,直接上楼,欧阳墨城无声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洛诗菲这八卦嘴,在10分钟之内,把消息传播到洛家每个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三楼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洛宁香抱进她自已的房间,关上门,无声的走向书房,欧阳墨城也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一到里面,洛君天就给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也不躲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,你凭什么把宁香弄去那种地方,我就这么一个妹妹,出了事你赔的起么”洛君天指着他,怒气冲天的骂。

    “抱歉,这次是我的错,但我没想过让她受伤”这事,欧阳墨城心里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洛君天慢慢的平复下怒气,跟欧阳墨城正视“老实说,你对我妹妹到底有什么想法?“

    欧阳墨城沉默了半响,回答“没什么想法”。

    真的没有想法又怎么会考虑这么久才回答,洛君天轻叹“我就当你没什么想法,那我请你离她远一些,她已经受过一次伤害,眼泪都哭干了,我不想她再经历一段没有结局的爱情,你明白我的意思么,不能给她幸福,就不要靠近!”

    欧阳墨城面无表情的脸上,慢慢闪现出无力的笑,伸手搭住洛君天的肩膀,把下巴垫在他的肩上“亲爱的,我只爱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