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转折的太快,公司碰面!

转折的太快,公司碰面!

    “我们宁香就是懂事!”洛君天夸赞着妹妹,笑的那叫一个开心,解除了洛云帆这危险警报之后,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。

    左素柔不禁脸红了,这一家子,可真够威武的。

    洛云帆面无表情的放下筷子“我谢谢你们的关心了,不过能不能先让我把饭给吃完!”。

    “吃啊,谁不让你吃了,这菜不是都夹在你碗里了嘛,要不然我给你换套补肾大餐,就照以前爷爷配的那一套好不好,还别说,恶心是恶心的点,关键是有作用啊,对不对,老婆!”洛君天笑着搭住唐暖央的肩。

    唐暖央俏脸发红,在桌上重踩了他一脚,炫耀他们的性生活很光荣么,这疯子,全世界最幼稚的人就是他了嫦。

    洛海珍在那边笑的合不拢嘴“云帆,我看改天我们直接去左家提亲好了”。

    “三姐——”洛云帆俊逸的脸上划过鲜少会表现出来的愠怒。

    左素柔放下筷子“大家都误会了,刚才在楼上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,另外,我想说,经过这几次的相处,我跟洛云帆先生好像不太来电,所以我们决定以后做朋友,我吃饱了,我先回去了!聒”

    在他说出不喜欢她之前,她要先离开,免得失去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对在座的几人礼貌的告别,对洛云帆也一样“洛云帆先生,再见!”

    提步,她走出餐厅。

    这突然其来的转变,让大家都懵了,这不是不该做的都已经做了,两人的关系已经板上钉钉的事了嘛,怎么一下子就吹了,变成朋友的关系了呢。

    别说洛海珍想不通,连洛君天跟唐暖央,洛宁香他们这几个年轻人都看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不是我说你,你这就不对了,男人起码该对自已做过的事负责吧,让女人来扛真的很逊”洛君天狠狠的骂道。

    洛云帆懒懒的抬眼“所以说,你都有对你睡过的女人负责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提了一口气,瞬间词穷了。

    “四叔,你这话的意思是,你确实碰过人家了是不是?”洛宁香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打个比方!”洛云帆淡淡的回答,四两拨千金。

    唐暖央动了动嘴巴,心想还是不要说了,反正他总有理由逃脱,但是了解他的人都应该明白,他若是心里不心虚,是绝对不会允许别人这么调侃却不坑声的,反过来,也就是说,确实是发生了**关系。

    可既然都这样了,又怎会反而不成了呢,费解!

    “哎——,我是白忙活一场喽!”失败的媒婆洛海珍,唉声叹气的,眼看成功在即,说告吹就告吹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拿起筷子继续吃饭,心里面却隐隐不适。

    那天之后,左素柔果然没有再来找过洛云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天气更凉了,唐暖央的孕期也进入最后阶段了,肚子更大了,小腿也浮肿的厉害,医生让她减少走动,尽量把腿平放,每天最好按摩,来促进血液循环。

    澈撤会走路了,上个星期还需要牵着才能走,前天松开大人的手走了几步之后,昨天更是走了好长的一段路,全家人都很惊奇,轮着带着他出去玩。

    “舒不舒服”。

    “重一点,用力点”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,就这样,对了,就那里了,太捧了,舒服,好舒服——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在哥哥跟大嫂门外听到这段对话,果断的离开,这灭绝人性的两口子,都快生了还做~爱,真是受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那次郊游回来之后,她向哥哥请了假去国外旅行,关了手机,只拿了一箱子行李遍踏上旅途了,以此来整理掉欧阳墨城的那个吻,这一去就是一个月,回到家原本想跟他们打声招呼,顺便把要旅途中买的礼物送给他们的。

    而其实房间里,洛君天是在给唐暖央捏腿而已,那种事,他已经熬了好几个月了,可怜天下父母心啊,特别是爸爸,要有多伟大,就有多伟大。

    “老婆,这个月你尽量少出门,一感到肚子不适,就要马上给我打电话,知道么?”洛君天交待她,现在他就担心宝宝哪天招呼也不打一声的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能先给医生打,再给你打么”唐暖央觉得那一刻,虽然精神上需要老公的支持,可医生才能实际的帮助到她啊,生孩子她又没有经验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我是你老公,必须要先打给我”洛君天霸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这是赤~裸裸的威胁”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是赤~裸裸的威胁?这明明就是湿漉漉的关心嘛”洛君天的色眯眯的摸上她的大腿。

    唐暖央把眼睛一闭“我随便你摸好了,你要是下得了这个手,你就来吧,对就快要临盆的孕妇下手,跟谋杀没什么区别,何况他是你亲儿子!”

    洛君天被当头泼了一盆子凉水,他把手退回她的小腿上,任劳任怨的给她按摩,不再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深秋的清晨,又迎来了崭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洛宁香大清早给大家分发旅行归来的礼物,之后去公司上班。

    白色风衣,纯正红色的高腰窄裙,把她高挑的身材打造的更为高贵,大气,优雅,张扬出一股凌人的气场,毫不谦虚,高调傲然的展露出美丽。

    一进大厅,就陆续有人跟她打招呼,公主回来上班了!

    接近电梯时,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向前的步伐不由的放慢,在同一个公司,抬头不见低头也会见的,没什么好躲避,捏紧了粉拳,她把背挺的更直,下巴抬的更高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站在电梯前的员工哪洛宁香打招呼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听到洛宁香的声音,心里微微一动,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来,她的心里就小小的慌乱了一下“欧阳律师,早上好!”她故作镇定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!”欧阳墨城微笑,漫不经意的又继续说道“好久不见了!听说宁香小姐去旅行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旅行挺好的,有阳光,有美景,还有艳遇呢”洛宁香自娱自乐的笑,她想传达给他的信息是,她早已经把那个吻忘的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“听上去是挺好的!”欧阳墨城敷衍似的回答了一句。电梯来了,等的人三三二二的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洛宁香跟欧阳墨城并排站在前面,彼此都不发一言,只有无形的气流在暗中涌动着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电梯门开了,洛宁香先到了,她头也不回的走出去。

    听到电梯门关上的声音,她才松了一口气,侧身而站,她盯着那道门,渐渐恍神,见到了欧阳墨城本人,那个想了一个月的问题又冒出来了,那天晚上他为何要吻她,是喝醉了吻错人,还是故意这么欺负她,他心里究竟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本以为离开一个月就什么都淡了,直到刚才看到他,她才知道,原来一点用也没有。

    带着沮丧的心情,她一整天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,甚至于怕吃饭时,送文件时会碰到他,她连饭也是在办公室吃的,文件直接让秘书送上去。

    下午二点多钟,她靠在办公室上快要睡着了,一阵敲门声惊醒了她。

    “进来——”她坐好,整理了一下头发。

    门开了,一双黑皮鞋先跨进来,视线慢慢上移,看到那张脸,洛宁香激醒,犹如大冬天咬了一口冰淇淋。

    她的背不由的靠紧背椅“你——,有事么?”

    欧阳墨城见她摆出七级戒备的防御的模样,轻盈的笑了“我是来找你了解一些事情,不是来暗杀你的,你可以放轻松”。

    他随手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门不用关,开着吧,办公室里挺闷的,换换空气也不错”洛宁香心里莫明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整栋大楼都是中央空调吧,旅行了一次,这里出问题了么”欧阳墨城指指太阳穴,讥笑出声。

    他想,她这种反常的举动,是不是她已经想起那晚的事了?!他想要知道答案,又抗拒去知道答案,这段时间,他也在整理。

    洛宁香拍了一记桌子“欧阳墨城,脑子有问题的人是你!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”欧阳墨城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下,老神在在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是那种心里纵然千军万马,表面也能静如止水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点,洛宁香远远比不过他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已说漏嘴了,她忙兜谎“脑子没问题,你跑我这里来挑衅生事,胡搅蛮缠干嘛”。

    “似乎就你一个人在那里咋咋呼呼吧”欧阳墨城平静的反驳她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,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”洛宁香说不过他,就转移话题,

    欧阳墨城不慌不忙的把手放到腿上“我手头上有个案子,牵涉到你们公关部,所以我来找你了解情况,另外我要说的是,以后这样的见面会很频繁,我们能不能公私分明一些,私人恩怨暂时放一边,不然你总是用这么深仇大恨的表情,我会很不愉快”。

    “笑话,谁在乎你愉不愉快啊,我光是看到你这张脸,我就很不愉快,噢,对了,你平时在家里看着那么完美的女朋友,到公司一看我,你老兄的眼睛肯定也憋委的厉害,偏偏你老兄做事又那么随心所欲,想干嘛就干嘛,我哪能跟你论公私分明啊,你这不存心让我吃亏嘛”洛宁香阴阳怪气,含沙射影的说了一通,他说她一根头发也比不上徐敏儿这话,她死都会记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