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踢痛了么,我帮你揉!

踢痛了么,我帮你揉!

    这个时侯,她还有心情关心他,洛云帆内心不禁失笑于她的天真与单纯。

    “你不动我就没事了”洛云帆呼吸粗重的吐出一句话来,他现在就好比毒瘾发作的瘾君子,定力稍有松懈,后果就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我动是因为你压着我,你爬起来我自然就不挣扎了,不过大叔你哪里不舒服么,看你好像很痛苦的样子,是不是我刚才踢伤你那里了?”左素柔心里一边害怕会被侵犯,一边又着实很担心他。

    洛云帆没空跟她解释那么多,他是很痛苦,忍耐的很痛苦“那我起来,你不要再乱动了”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不动!”左素柔乖乖躺着嫖。

    洛云帆撑起双臂,起身,大步冲进浴室,打开水龙头。

    左素柔从地上站起来“大叔——,大叔你没事吧——”

    浴室里的男人没有应她的话哇。

    糟了!一定是那个地方受伤了,要不然他不会逃的那么急的,怎么办呢,她可闯了大祸了。

    带着负疚又忐忑的心情,她踮着脚尖来到浴室门口,把脑袋悄悄的探进去,看到洛云帆双手撑在洗手台上,闭着眼睛,长眉紧锁,拳头也握的紧紧的,表情像是因忍耐某种剧烈的痛楚,绷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,要如何才能帮他减轻痛苦呢,她真不是存心要踢他那里的。

    话说她以前腿上撞伤了,摸一摸会不会就不能那么痛了,用手轻轻抚揉的话,痛楚就会降低很多了。

    深呼一口气,任务太艰巨了,可谁叫是她惹出来的呢,她悄悄的走到他的背后,人慢慢的靠过去,两只小手穿过他的腰,试着去摸,又反复犹豫的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“谁?!”洛云帆猛的张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,是我——”左素柔吓的忙收回手,这房间就他们两人,除了她还会有谁。

    “你进来干什么”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,,,我,,,”左素柔吞吞吐吐的,心一横,她干脆直接行动,抱住他的腰,小直直接摸向他那里,隔着浴巾很轻的摸着“对不起啦大叔,我知道你痛,我将功补过,帮你揉到不痛为止好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一口血喷出来,拉开她的手,怒吼“给你滚出去——”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逐渐压下体内欲火,这小丫头竟然又进来“勾~引”他,她是不是想自寻死路,他心里甚至怀疑,她是在扮猪吃老虎,或许在这方面,她是老手,只有故意伪装成小白兔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凶什么凶嘛,我这不是在帮你减轻痛楚嘛,不识好人心的臭大叔——”左素柔被他吼的没面子,也生气回吼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数三下,你再不滚出去的话,我保证让你今天哭着回家”洛云帆原本清冽温润的嗓音,变的极度低沉危险“一,二——,三——”

    左素柔心些有些怕怕的,可嘴上她死也不服输“大叔你也太小心眼了,我道歉也道过了,也想帮你减轻痛楚,你干嘛还这么一副生气的模样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在神经啪的一下断裂开来,转身,把喋喋不休的小女人推到墙上,用身体压住,黑眸中透着***“真的想帮我减轻痛苦?”

    “是,,,是啊!”左素柔犹豫的点头,心里有点发毛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这个机会,小丫头,这可是你自已非要让我这么做的,你可别后悔”洛云帆的气息变的更加粗重了。

    被逼到这一步,哪怕是唐僧,也缴械投降了!

    左素柔还傻兮兮的不知道接来他要干嘛“你,,,,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帮你继续揉么?”

    洛云帆邪魅的靠近她的唇“不用,你只需要闭上眼睛,放松身体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下一秒,左素柔微微张开的小嘴被堵住。

    她的脑袋轰的一声,口腔中多了一条舌头,不断的搅动在她的舌头,有薄荷的香气,很舒服,很喜欢的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就这是传说中的接吻么,她脑子昏昏沉沉的,她第一次跟男人接吻,完全不知道自已该做些什么,只能被动的被占有着,渐渐的,她沉溺在这种美妙的感觉之中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气息被为混乱了,双手抚摸着她的身体,迫不及待的拉开她背后的拉链,将她衣服脱下,连同内衣一并的扯去。

    “嗯,,,,”身体好热,陌生而奇妙的感受,让她呻吟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腿间被异常滚烫的坚硬抵住。

    咦,不对!左素柔猛的张开眼睛“大叔,你想干嘛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到这个时侯还问这种白痴的话,会不会太晚了。

    看着彼此都已经脱光了衣服,她顿时反应过来“你这色狼,那里被踢伤了,你还,啊——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剧痛,似要把她的身体撕裂“拿出去,好痛,好痛,啊——,救命啊——”。

    她呼天抢地的叫着,连楼上房间的洛君天跟唐暖央也隐约听到了惨叫声。

    天哪,她不要继续了。

    “别再叫了——”洛君天停下身来,明显冲破的障碍,让他知道她刚才不是假装的,她真的是一张白纸!

    “好痛啊,大叔我好痛啊,你拿出去好不好,我不玩了,不玩了可不可以”她脸色发白,感觉快要死了,仍旧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洛云帆捂住她的嘴“你放松身体就不痛了”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这么痛怎么放松啊,混蛋!

    他忍不住律动起来,这会说对错,什么都已经晚了,他尽力控制了,只是最后还是失控了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渐渐由痛中衍生出不一样的奇妙感觉来,她从未体会过一种愉悦,那种快乐的感觉没法描述,想要尖叫,想要痛快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,嗯——”她搂紧他的脖子,呻吟不断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洛云帆穿着睡袍坐在床边,烦恼的瞅着裹着被单的左素柔,这下子可好了,难道他真要娶她么。

    刚才怎么就不再努力克制一下呢?哎——,他揉了揉太阳穴,眼前这事太棘手了。

    左素柔看他很烦的表情,心里很不舒服“大叔——,我不会让你负责的,不要以为我们女人就是弱势群体,今天,我帮我破了处,你也帮我破了处,我们扯平了,谁也不欠谁的,谢谢你帮我成长了一大步,你也说声谢谢我,因为我帮你解决了你人生中最为丢脸的一件大事”。

    她裹着被单转过身去,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,静下来的心猛的酸痛了一下,不过反正都要被他拒绝的,最后的一丝尊严总要保住吧。沉重或是轻松,也只是一个心态问题!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洛云帆卑鄙的松了一口气“你真的这么想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,你以为我会哭着让你娶我么,然后在未来婚姻的岁月里,一直被你埋怨,以至于到最后被你讨厌,把我打入冷宫,这样的人生我才不想要呢”左素柔故作无所谓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,她能喜欢上一个人很难得,可是她还是想要彼此喜欢的,而他,并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洛云帆轻笑“OK!你能想的这么透彻我就放心了!”

    背对着他,她扯了扯嘴角,决定在走之前,问清楚心里的疑惑“洛云帆,其实我上楼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的”。

    “你想问什么”。

    “那枚戒指是你准备送给她的么,你喜欢的人她么”左素柔想,他应该明白,她所说的她是谁。

    房间里变的沉寂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在沉寂中,洛云帆只说了一个字,却已经能代表一切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左素柔反倒释然的笑了,因为她心里也有了答案,想说,噢,原来如此,那枚戒指,那个女人真实存在,她应该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谢谢你给我诚实的答案!”她拉好拉链,跳下床,站在他面前,微笑的说道“认识你还是很开心的,以后我会好好让自已成长,你说的对,我25岁了,人生应该由自已安排,不喜欢就说出来,不该用那么幼稚的方法来跟父母反抗了,那是小孩子的做法,希望你也可以幸福吧!”

    眼前眨眼之间就长大了,懂事了的女孩,让洛云帆心里有些愧疚,但他还是自私的见好就收“也希望你也可以找到幸福”。

    “我决定回家后,就向我妈提出抗议,作废这该死的相亲计划,无聊又浪费时间”左素柔撇了撇嘴,嘴角的笑意中还是掩饰不住的透着难过。

    12点整。

    洛海珍来叫他们吃饭。

    洛家餐厅里。

    左素柔坐下来,腿间的酸痛,让她嘶了一下,多双眼睛顿时集唰唰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看,成年人的思想就是有多些邪恶就有多邪恶!

    “刚才我听到楼下有叫声,四叔,你究竟对人家左小姐做了什么,才会叫的这么惨烈啊”洛君天绿眸含着坏笑。

    “我摔倒了而已!”左素柔替洛云帆解释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摔倒了啊,那摔的严不严重,有没有流血啊——”洛宁香笑的无比暧昧,她才不相信只有摔倒这么简单,骗小孩呢。

    洛云帆表情变的不自然了“你们这么好奇,刚才就该冲下来看看才对”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啊,不过暖央说,让我不要来破坏你的好事的,看你的侄媳妇多贴心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惊瞪了一眼洛君天,她什么时侯有这么说过!

    “四叔,来,吃这个补肾——”洛宁香憋着笑夹菜到他的碗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