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难道不是他,馊主意!

难道不是他,馊主意!

    徐敏儿用一种探究中带着鄙视的目光盯着伍尹泽的脸,心想昨天晚上,他是不是半夜醒过来,闯进洛宁香的房间做了什么坏事?!不然洛宁香也不会见人就打。

    这个看起来挺率直明朗的大男孩,原来这么可恶,同样作为女人,她有点同情洛宁香了,换作是她,身体被侵犯了,肯定是无法承受这打击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这么看着我,跟我没关系——,我,,,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侯有轻薄过她”伍尹泽意识到徐敏儿跟欧阳墨城向他投来的异样目光,忙辩解。

    他自已都还云里雾里呢!

    欧阳墨城牵起徐敏儿的手“我们走吧——嫖”

    “嗯!”徐敏儿最后用一种,跟你没关系又跟谁有关系呢的眼神,深深的瞅了一眼伍尹泽,转身,依在欧阳墨城身边,跟他一起向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是我,这其中肯定有误会——”伍尹泽真是要崩溃了,一大早的莫明其妙被冤枉成色狼,真色了他倒也不怕承认,问题是他压根想不起来自已什么时侯色过她。

    难道是昨天早上她摔倒的时侯看了她的内裤?还是抓鱼的时侯搂了她的腰?可这些她当时都没有在意啊,难道睡一觉想法又改变了?!他真是一万个想不通了哇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大厅里头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大早就拖着洛君天陪他到外面散步,回来之后,就直接吃早餐了。

    喜欢睡懒觉的洛君天六点半就被拉起来,痛苦的直想再回房间补眠,坐在椅子看着老婆吃东西,直打哈欠。

    “君天,你怎么跟没睡似的”坐在他旁边洛云帆边喝粥,边调侃他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精神很好,这表示昨晚上睡的很好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,破~处失败了吧”洛君天反过来取笑他。

    左素柔悄悄的抬起上眼皮,瞅了瞅洛云帆,他昨晚压根没有回房间,一开始害怕紧张的心情,到最后又变为失落。

    洛云帆敛起笑容“君天,把无聊当有趣的人很白痴”。

    “三十几岁还没有闻过女人香味的男人,更白痴吧,哈哈,,,,”洛君天笑的狂妄,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唐暖央拿了一块脆黄瓜塞在他的嘴里“吃你的早餐,罗嗦个没完!”

    洛云帆得意似的怡然浅笑。

    “四叔,你也别笑!”唐暖央剐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两人半斤八两,不过洛君天是她老公,她比较能教训罢了,就好比自家孩子跟别人打架一样,先教训的肯定是自家的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,你也别笑”洛君天笑着嚼着嘴里的脆黄瓜“嗯——,味道真好!”。

    边侧的入口,洛宁香脸色极差的大步走来,脚用力的踩着地面,似要把地砖给踩碎似的。

    她一屁股坐到唐暖央的身边,拿起桌上的一杯牛奶,就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杯子被重重的放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宁香,你不会酒还没醒吧”唐暖央看着身旁这个浑身冒火的小妮子,困惑的问。

    洛宁香扭过头去“嫂子,就是因为醒了才烦呢”。

    “烦什么,说来听听”洛君天表情不悦,昨天喝的大醉,今天一大早就像个疯婆子似的,回家之后,他得好好说说她。

    “就——”洛宁香张了张嘴,可她又不好意思说,纠结犹豫了半天,她放弃的挥挥手“算了,没事”。

    吻都已经被吻了,找谁发脾气也没有,她对伍尹泽又不来电,说出来对她也没有好处,这哑巴亏,她也只能吃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君天交换了一个眼神,也不再问下去。

    后面,欧阳墨城跟徐敏儿走过来坐下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侧眼看了看气鼓鼓的洛宁香,心里很复杂,他一边庆幸着她醉的想起来是谁,一边又有点小小的失望。

    昨天的吻是突发性的,事后连他自已也觉得有点意外,仿佛那一刻被什么东西附了身似的,做的事情完全没有经过大脑处理。

    伍尹泽最后一个进来,他有些局促的坐到欧阳墨城边上,嘴里吃着,眼睛总是偷看洛宁香,想着待会吃完了早餐,一定要找她单独好好的谈一谈,就算是死,也总得死个明明白白吧!

    洛宁香撕着面包,美眸射向欧阳墨城跟伍尹泽的方向。

    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!!!

    虽然欧阳墨城知道洛宁香不是在射他,但还是觉得不自在起来,做贼心虚就是这么来的吧。

    唐暖央顺着洛宁香所看的方向看去,咦,她在看欧阳墨城?不对,似乎伍尹泽更为不自然,难道宁香在看他?!她大脑中的问号渐渐堆的比山还要高。

    吃完了早餐,洛君天跟唐暖央去结帐,其余的人,三三二二的在山庄外活动。

    洛宁香一个人站在菜地前,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脚下的石子。

    “宁香——”

    转过身,她看到伍尹泽站在后边,看到这家伙她就一肚子气“你还想说什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一下,我究竟哪里做错了?你骂我大色狼,可是,,,可是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侯欺负了你,看了你内裤真的是意外,我也承认抓鱼的时侯,心里面确实有邪恶的想法,如果因为这些你生我的气,我很抱歉”伍尹泽这大高个,在洛宁香面前像个小孩子一样认错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些什么?”洛宁香这个倒是被他弄糊涂了“白天的事我根本不在意,可晚上你做了什么,老兄,你不要告诉我你失忆了”。

    “晚上?”

    “对,昨晚上你做了什么好事”洛宁香挑起了眉毛,凶巴巴的戳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伍尹泽冷汗直冒“你让我想想,让我想想——”他绞尽脑汁,很努力的回想了一次“昨晚我们在餐厅喝酒,然后我喝醉了,趴在桌上睡觉,朦胧中有人送我回了房间,然后就是天亮,我在床上醒来了”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洛宁香讶异的问。

    伍尹泽点头“就这样啊,我记得的就这么多了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不相信的瞅着他“你就没有到别处去过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——,真的没有印象了,当然这个我不能百分之百说,我醉倒了之后什么也没有做过,但是我身上的衣服穿的好好的,而且鞋子也是整齐的放在床边,如果真的有出去过再回来的话,我想不可能会放的那么整齐吧”她那么凶,伍尹泽不敢把话说的那么绝对。难道不是他!

    洛宁香脑中又回想起那激烈狂妄,霸道的不给她一丝喘息空间的吻,再看看伍尹泽这阳光帅气,好脾气的大男孩,气场好似不符合。

    那不是他会是谁?!

    撇开一切,按性别来说,四个男人这中最符合那种气场的是哥哥,天哪,那是绝绝对对不可能的,四叔的话,虽然表面是上温和君子,内在腹黑,但说到强吻她,那也太说不通了,光是想像就有够毛骨悚然的,所以说,只有欧阳墨城了,她内心害怕去想到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望了望远处跟徐敏儿恩恩爱爱的男人,洛宁香内心躁狂而无力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似乎感应到有个人在盯着他,不由的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他们视线在半空中撞在一起,激出火光来。

    “上车了——”

    洛云帆的叫声,抽回了洛宁香的心神,她没有再跟伍尹泽说下去,转开视线,大步往车子那边走。

    “宁香——”伍尹泽跟上去“你能告诉我,为什么你叫我大色狼,昨晚发生了什么,你能告诉我么”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我刚才可能酒还没有醒,梦境跟现实都分不清了,对不起,是我误会了你,这事不要再说了,到此为止好么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误会我就好了”伍尹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洛宁香牵动了一下嘴角,这或许就是一场梦吧!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很安静,或是欣赏窗外的风景,或是听音乐,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伍尹泽在城中下了车,跟洛宁香要了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“宁香,我会再打电话给你的,跟你在一起很开心”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,有空联系!”

    “再见!”伍尹泽恋恋不舍的下了车,他决定要留在这座城市,追到这个女孩!

    “宁香,这伍尹泽他巴不得跟你回家呢”唐暖央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他愿意来倒插门的话,也好啊!”洛宁香随意的回了一句,心里面有气无力的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咬了咬牙,黑眸内凝起怒气。

    车子开回了洛家。

    洛宁香一进别墅就往楼上跑,欧阳墨城跟徐敏儿也在门口跟洛君天他们告辞,左素柔被洛海珍拉进客厅,洛云帆也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“素柔,怎么样了?”洛海珍偷偷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样啊”左素柔文静羞涩的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有教养的孩子就是这个问题,凡事觉得难为情,也不知该怎么主动才好,偏偏我们家云帆,又是个不解风情的温吞性子,哎——”洛海珍叹气,朝着楼上瞅了一眼,脑中突然冒出个馊主意“素柔,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,也累了吧,不如先到楼上去休息一会,待会吃过午饭,我再派车送你回去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低头,眼珠子转了转,乖巧的点头“我听你的安排”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上楼吧!”洛海珍拉起她上楼。

    楼上,洛云帆正走进浴室洗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