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撕烂你们的嘴,喝酒!

撕烂你们的嘴,喝酒!

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门重重的撞击在墙上,掉下零星的木屑来,腾起的灰尘飘散在空气中,久久的弥漫着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的两个人显然被这声突如其来的响声给惊到,同时转头望向门口。

    看到洛宁香,欧阳墨城的眸子顷刻间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——,听到他说的话了嫠!

    洛宁香踏着高傲的步子向前走了几步,脸上露出笑意“两位,你们吵架归吵架,但请不要扯上我好么,徐敏儿,我在这里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,你的宝贝男人我没兴趣,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,若是有朝一日,我真跟了他,我就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凳子坐”。

    说着,她又把脑袋转向欧阳墨城“别拿你的价值来衡量两个女人,随心所欲的做出比较,要我炫耀一下我的身世么,我妈妈是英国皇家的公主,我爸爸是豪门贵族,光是血统就比你女朋友不知道好多少倍了,你喜欢黑头发是吧,可我还是觉得我的金发比较美,你总是说我不懂礼貌,那你呢,这么诋毁一下女孩,半点口德也不留,你懂礼貌么,再让我听到你们在我背后嚼我的舌根,我就撕烂你们的嘴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没有说话,也无话可说,他只能保持沉默荨。

    洛宁香缓缓的做了一次深呼吸,扯出灿烂的笑容“好了,你们继续吧!”

    她退出他们的房间,眼前不知道为什么一片的昏天暗地,用力的咬下嘴唇,她摸黑走出去。

    不知是怎么找准自已的房间的,一到里面,她就翻倒在沙发上,心里一酸,眼泪就无声无息的掉下来了,没人性的欧阳墨城,要哄女朋友,也不用把她踩在脚底下来抬高徐敏儿吧,一根头发都比不上,徐敏儿配跟她比么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还脑袋昏昏有所错觉,这下子真的完全彻底的醒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洛云帆保持一断距离的跟着左素柔,看她坐到河塘边抓着地上的小石头,表情木讷的往河里扔小石头,嘴巴念念有词的。

    他听不清她在讲些什么,于是从绕到她的背面接近她。

    “放弃,不放弃,放弃,不放弃,,,,”

    她一直念着这两个词,直到手上剩下最后一颗小石子,细长手指将之捏起,放到自已眼前“你也叫我不放弃么,可是我是个没用的人,遇到困难我就想逃,就算是心里不想逃,可最终也还是会逃,我不能反抗,也不能选择,我是个没用的布娃娃,只能被操控,不放弃真的好难,放弃多简单啊”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神神叨叨在说些什么,洛云帆站在她身后,皱着长眉。

    左素柔无精打采的捏着小石子,看了很久很久,没有扔出去,而是放进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之后的时间,她把前方一米开外的草拔的干干净净,也不挪地方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的郁闷极了。

    时间越来越晚了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,才发现已经快5点了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用调笑的口气的说道“蛋生了这么久,还没生出来么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吓了一跳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这里,当然我是高估你的活动范围了,早知道你在这里一坐就是三个小时的话,我回去睡一觉再来找你也可以”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监视了我三个小时?”左素柔想到刚刚说的蠢话,做的蠢事,顿时凌乱了,纠结了,,,

    洛云帆双手插袋,微微的靠下身“小姐,你要是走丢了,我得花更多时间去找你,你认为我是那么笨的人么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撇撇嘴,早知道她就到处乱走,累死他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我们该回去了!”洛云帆直起腰。

    左素柔抬起屁股起站起来,又跌回原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洛云帆问。

    “我脚麻了,拉我一把”左素柔把手伸给他。

    洛云帆没办法只好拉她起来,扶着她“像个菩萨似的打坐那么久,当然会麻掉,瘫痪都有可能,话说你定力不错嘛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白了他一眼,脚底下像是有几千只蚂蚁在爬似的,痒的她一步都不能走“等等——,让我站一会”。

    “平时看你挺好动了,今天怎么不动了?”。

    “这里除了树还是树,有什么好动的,又不是游乐园”左素柔没好气的反驳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大了,还去游乐园玩?”洛云帆忍不住要笑了。

    左素柔不服气的反驳“去游乐园有什么好笑了,规定只能小孩去,成年人不能进么,里面多的是成年人好不好,大叔你没有去过?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没有去过,那种幼稚的地方,我从来没有去过”洛云帆没有说慌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那你的童年比我还悲惨”她起码可以自已偷偷的去。

    从这话中洛云帆听出端倪“你有多悲惨啊,因为你妈说,有气质的女孩不能到那种地方去,所以从来不带你去,不过叛逆的你,会时常自已去,我说的没错吧!”

    “大叔,你能不能不要随便的分析我”左素柔不满,动了动脚,已经不麻了“我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洛云帆放开她“那走吧!”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唐暖央在房间睡了一下午,到傍晚才醒来,已是精神抖擞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直守在她身边,用看电视来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那三对玩的怎么样”唐暖央穿上鞋子下床,想到那个方面,不由的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机会我们已经制造了,结果不是我们能控制的”洛君天漫不经心的回答,懒懒的坐在椅子上,浑身散发出颓废的美感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——”唐暖央赞同的点点头,用脚踢了踢洛君天“我饿了,我们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老婆你现在的生活习性,正在跟猪靠近,吃了睡,睡醒了吃,吃完了又继续睡”洛君天调侃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生气的在他身上锤了一拳“你们男人有点良心好不好,怀孕多辛苦啊,还说这种话,会被雷劈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深情的牵起她的手,万分诚恳的说道“老婆,要是我可以替你生宝宝的话,我一定义不容辞!”

    唐暖央回以他迷人的笑容“这是我听到过的,最漂亮的客套话!”地球人都知道,那是不可能代替的!

    “真的,真的,我是发自肺腑的”洛君天的表情仍然认真异常。

    “行,把你的肺腑挖出来我瞅瞅”唐暖央很随便的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——,挖是不能挖吧,会死人的”。

    “噢,原来是会死人啊,男人生宝宝绝对不会死,最多肚子上多一圈妊娠纹”。

    他们滑稽的对视了几秒,洛君天很果断的岔开话题“我们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包间里。

    满满的一桌农家菜,飘香四溢。

    窗外天色昏喑,吹进来的风也有点冰凉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君天先到的餐厅,之后欧阳墨城跟徐敏儿,洛云帆跟左素柔,伍尹泽都依次进来。

    “宁香呢?”洛君天问着大家。

    “可能还在房间吧,我去叫她”伍尹泽马上站起来往外走。

    他刚要出门,洛宁香就来了,她换了身衣服,修身的牛仔裤跟T恤,很时尚又随性的打扮,少了一丝美艳,多了一份性感跟帅气,金发散开在背上,幽香阵阵。

    “宁香你来啦!”伍尹泽开心的说道,退回包间里,帮她拉开椅子“来这里坐”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的旁边就是欧阳墨城跟徐敏儿。

    她没有坐伍尹泽给她拉开的位置,而是坐到边上洛云帆的身边“四叔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嗯!”洛云帆浅笑。

    伍尹泽原本是想女人跟女人坐,他跟洛云帆坐的,想不到洛宁香坐到他的位置上去了,稍有一点窘困的他,坐到自已拉开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望了一眼洛宁香,轻叹声小的只有他自已能够听见,拿起水杯,他喝了一口,又放下。

    徐敏儿看到洛宁香也很是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今天反正住在这里,哥,四叔,我们来喝酒吧,好不好!”洛宁香颇为高兴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这里除了你嫂子不能喝之外,大家都能喝”洛君天反正的无所谓。

    洛云帆也不反对“想喝的话就喝吧!”

    “好勒,既然大家都不反对,那我去点了,这里没什么好的红酒,不如就喝烧酒吧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眼睛一亮“烧酒好!”。

    “咦,听起来左小姐酒量应该不错的”唐暖央对左素柔挺好奇的,装成淑女的她,偶尔会流出真实性情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,没有啦,我只是觉得,,觉得要支持国货嘛”左素柔勉强找了个说辞忽悠过去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表情透露出担心,待会不会三杯酒下肚,她就原形毕露了吧。

    洛宁香兴奋的往外跑“我去拿酒!”

    “宁香怎么了?好像特别兴奋”唐暖央觉得有点不对头,眼睛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欧阳墨城。

    “可能有好事发生吧!”左素柔猜想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敛起目光,在那里慢慢的喝水,不显山不露水!

    很快,洛宁香铃着六瓶白酒进来了,而且还都是高度酒!

    “来,来,来,除了孕妇之外,大家都把杯子放过来,我来给大家倒”她打开一杯,大声的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