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砰然心动,不要用激将法,撮合!

砰然心动,不要用激将法,撮合!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的一声闷响,左素柔的屁股与地面结结实实的来了一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痛的她爬也爬不起来,坐在地上,精致的小脸扭成一团。

    洛云帆追到她面前“臭丫头,这就叫恶有恶报知道么”小妮子,是该让她吃点苦头。

    左素柔怒视着那滑到她的西瓜皮,恨不得将之砸成沫。

    同时,她想起自已逃跑不能反被他逮住了,心想,这下子死定了,她抢他戒指,骂了他,又踢了他,他不趁机报复才怪呢嫫。

    让她求饶,哼,绝不可能,宁为玉碎,也不为瓦全。

    要是洛云帆知道她心里想的有多么奋勇就义,肯定会喷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了,哑巴了?刚才不是挺会说的嘛”洛云帆坐下来,撩起裤腿,小腿上都被她给踢青了律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说的,哎——,反正我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”她很是小声的嘟囔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左大小姐你不会用成语就不要乱用,你不是老虎,我也不是狗,我没有欺负你,倒是你一直在欺负我,相亲看不对眼,那说句再见就完事了,是谁先跟强盗似的抢戒指的?”洛云帆自认对外一直保持着温和谦逊的态度,对欺负女孩子他也没兴趣。

    左素柔心虚的厉害,嘴巴上却还是逞强“那你大方点把戒指让给我不就好了,干嘛小气巴拉的穷追不舍嘛”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,不是因为我小气,而是这枚戒指对我来说有特别的意义,所以不能给你”洛云帆真要被这蛮不讲理的女人给弄疯了。

    “是传家宝还是定情信物?”她没好气的问。

    洛云帆叹息“都不是,它只是我的一份念想而已,我要戴着它,把它留在身边,才会觉得有安全感,不孤单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心头微动,抬起头偷偷的看着他的侧脸,渐渐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来,她连忙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你的话太深奥了,我听不懂”她语调平缓的说道,右手抓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。

    “25岁,也应该要懂事了,抽烟,打电玩,这些自以为可以挣脱束缚的东西,其实都是虚假的,人生在你手里,你完全可以自已决定方向”。

    “烦死了,还给你,还给你——”左素柔把戒指拔下来,扔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洛云帆拿起戒指套到自已的小指上面。

    总算是把戒指给拿回来了,安心的同时,又突然有种很奇特的感觉,这枚戒指上沉载的东西好像都变轻了,是因为被这丫头霸占了几天的原因么。

    他不由自主的把头转向她。

    左素柔坐在地上揉着屁股,看到洛云帆目光这么深沉望着她,不由的心里发麻“戒指我已经还给你了,我绝对没有掉包,那就是你的戒指”。

    这男人的眼神好可怕,仿佛是一谭深泉,一眼望进去,就会拔不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这戒指是假的,你慌什么”洛云帆笑,他当然认识这枚戒指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行了,你走吧,走吧,看到你这张大叔脸我就便秘——”左素柔挥挥手,克制住砰砰乱跳的心。

    洛云帆内心很是郁闷“OK,那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,转身就要走,目光却又忽然触及到她的脚,没有穿鞋子,在一看,大腿上擦伤的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左小姐,你不要紧么”他想,出于道德,也得问一下吧。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,当然没事啦,你走吧,我自已会搞定的”左素柔拉了拉裙子,不让他看到伤口,嘶,还真痛。

    其实他早就看到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在原地站了站,快步的走出胡同。

    左素柔望着的离开的背影,红唇微微的嘟起,眼里装满了失落,轻轻的叹气“他还真是果断,不过也不能怪他啦,是我叫他走的嘛”。

    她试着爬起来,发现屁股倒没事,可是脚崴到了,她是悲情小说的女主角么,为毛会拐到脚呢,也太狗血了吧。

    寻找着包包,打算打电话回家,又想起包忘在电玩城了。

    烦燥了抓了抓长发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没有人来倒也还好,最可怕的是,电玩城那些小混混,要是下来了,还不占她的便宜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10几分钟,胡同口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左素柔的神经顿时绷紧,也不管脚能不能走路,咬着牙扶着墙面就要站起来走。

    “走不了就别硬撑”温润的男声,有别于那些小混混的尖细粗哑,干净柔软。

    一抬眼,便看到洛云帆铃着一个袋子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,,,,”左素柔诧异,想不到他还会回来,心里不由的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长腿三二步走到她面前,横抱起她“你是出来跟我见面的,就这么走了有点说不过去,我洛云帆,从来不欺负女人,而且既然是我约你出来的,我也有责任把你平安送回家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偷偷的笑了笑“想不到你还挺有原则的”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是大人”洛云帆回答,反过来也就是说,她是小孩。

    左素柔敛起笑容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集温和跟腹黑于一体的,以为他很好说话,说不定会冷不丁的来一句糗死你。

    洛云帆将她放在石板上,从袋里拿出红药水跟纱布,给她的伤口消毒包扎。

    他动作轻柔,手指灵活而利落,眼神专注。

    左素柔近距离仔强的观察眼前这个男人,浑身上下都很干净,睫毛很长,鼻子很挺,薄是粉白色的,白色的衬衣跟米色的毛衣真好看,脖子很长,很有男人味,特别是他的眼神,盯着她的大腿,也仍旧是那么的纯粹是淡然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果然是个君子。

    忽然感觉这样的男人真的好帅气,好有型,好迷人呀。

    “看的过瘾么,左小姐,丑话我要说在前面,我对你没有别的意思,希望你不要觉得我很好”即使是低着头,他仍然能够感受到她目光的变化。

    女人是感性支配理性的动物,一点关怀,一点温暖,就能将之融化,进而会疯狂的爱上。

    左素柔顷刻间尴尬无比“你放心,我对大叔半点兴趣也没有,我口味还没有这么重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轻笑笑不说话,包扎好之后,他转过身去蹲下来“上来吧,我送你回去!”“真的可以靠上去么?不会被某人误以为我占他便宜吧,一把年纪了,还以为自已很吃香,我听着也有够受不了的”左素柔还没有从刚刚被抓个正着的羞辱中缓过来,口气也是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“你靠在上面只要不乱摸就行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还怕靠你身上,你用背憎我的胸呢,我不要背,我要你抱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站起来转过身,二话不说横抱起她,向前走“这样子你满意了吧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,我有的选的话,谁稀罕让你抱啊,不把话说清楚,指不定你以为我多想让你抱似的”左素柔不屑的转过头,自以为是的男人!

    洛云帆不说话了,走到外面马路上,招了一辆计程车,送她回到家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“你们——”石老师看到洛云帆抱着女儿回来,心里顿时欢心雀跃。

    “左小姐在路上不小心踩到了西瓜皮,摔了一绞,腿上破了点皮,伤口我已经处理好了”洛云帆把左素柔放到左家的客厅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她老是这么粗心大意的,谢谢你啊,还亲自送她回来”石老师眉笑颜开的“你们吃过饭了么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礼貌的回答“还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在我们家吃吧”石老师热情的邀请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还是回去吃吧,告辞了!”洛云帆心里有分寸,若是答应留下来吃这顿饭,也就表示,默认喜欢左素柔。

    “饭菜都准备好了,就是多添双筷子的事嘛”石老师以为他是初次登门,不好意思才会拒绝,因此不极力的挽留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真的要走了”。

    “留下来嘛,陪我们素柔多聊一会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很是无奈,但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左素柔忍不下去了,开口“妈,人家要走,你就让他走吧,别强人所难”。

    石老师看女儿的脸色变的不大好看“那好吧,下次有机会再来坐!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,再见了,石老师”洛云帆礼貌的道别,又看了一眼左素柔,同时也礼貌的道别“再见,左小姐!”

    “洛先生您走好!”左素柔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对他竟然用起了敬语,洛云帆意味的笑笑,走出左家。

    左素柔冲着他的背影扁了扁嘴,心里的那份失落感比刚才在胡同里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抚摸着包着纱布的伤口,她失了心神。

    “女儿,看上这男人了吧,妈妈早就跟你说过,洛云帆是本城最具价值的单身汉,他不玩女人,不吸烟不喝酒,成熟谦逊,温文尔雅,有多少千金小姐想通过相亲吸引他,他都无动于衷,这么好的男人,你可一定要把握住啊”石老师一看女儿这失魂落魄的模样,就知道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嗷,真的好痛”左素柔摸着自已的腿上的伤,岔开话题,假装没有听到母亲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,在画廊怎么会摔倒的,我让人扶你上去休息吧”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回到房间,左素柔躺在床上,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刚才的事情,洛云帆对她根本无意,只是为了要回戒指而已,甩了甩,她用枕头蒙住了头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洛家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海珍正在吃饭了。

    洛海珍的手机响了,一看显示,接起“喂,石老师,真的么,想不到进展这么的突飞猛进,行,那下次让素柔来我们洛家做客,好,哎呀,看样子过不久我们就该成亲家了,呵呵,,,好的,再见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洛海珍兴奋极了。

    “三姑,有什么好事啊?”唐暖央看洛海珍这么兴奋,就靠过去问。

    “暖央,我真没想到云帆这次如此的主动,他送左家的小姐回家,而且还是抱她进去的,石老师留他吃饭,不过他不好意思就回绝了,但不管怎么说,都送人家回去了,肯定对人家有意思,太好了,太好了,我有预感,这次肯定能成”洛海珍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听起来进展是挺快的,这左小姐果然不一般”唐暖央也为其高兴,四叔能够幸福,能够不再孤单,那么她跟洛君天也会安心好多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打算过几天请左小姐来做客,打铁趁热,帮他们加把油,说不定这年底就能把婚事给定下来”洛海珍已经在想摆喜酒的事了,洛家很久都没有喜事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对洛海珍竖起了大拇指“好主意!”

    一会之后,洛云帆回来了,坐在大厅里,吩咐佣人去准备午餐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大厅经过,对洛云帆鼓励的说道“四叔,要好好加油哦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洛云帆有点摸不着边。

    “哎呦,都送人家回家了,你说呢,消息灵通吧,好了,我上去睡午觉喽”唐暖央偷笑着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是,暖央你听我说——”洛云帆想解释什么,唐暖央已经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真是欲哭无泪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有想到消息会传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洛君天回到家,唐暖央把洛云帆的事告诉的他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,谢天谢地,那家伙终于有人要了,太好了”洛君天激动又兴奋,就跟中了头奖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洛君天,你用不用这么兴奋啊”唐暖央嘲笑他。

    “能不兴奋么,老狐狸谈恋爱结婚就表示,从此之后,大地雷就要消除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受不了的呼呼气“那好吧,现在你可以放心了,我们的四叔他已经坠入爱河了,过几天三姑要把左小姐请到洛家来吃饭,我想不如我们举行一次秋季郊游吧,顺便把另一个地雷也清除了,借机撮合一下宁香跟欧阳律师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老婆,你这可是犯规哦”洛君天捏着唐暖央的脸,笑的温柔,而是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哪里犯规了,正好可以检测一下,如果欧阳跟宁香不来电,这次也一样冒不出火花,要我看,你是怕这次赌输了吧”唐暖央把手一环,用激将法激他。

    “老婆,这激将法呢就不要用了,不过你真的有自信他们会来电的话,那你就放手去干喽”洛君天信心满满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