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拿我的戒指,就要跟我结婚!

拿我的戒指,就要跟我结婚!

    一处商场前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妹妹就是在这里下的车,说是进了这间商场,你去找找看吧”司机师傅很热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你了!”洛云帆微笑着道谢,付了车钱下车。

    举目望了望眼前不算高档的商场,他的眉头微皱,这么多商铺,该从哪里找起才好,另外,这左素柔来这边干什么呢?

    他抬腿走进商场,发现这里人流量很多,几乎清一色都是女人,卖的衣服也都属于地摊货,因为空间是全封闭的,又加上人多,空气不流通,因此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嫫。

    一间又一间的商铺找过去,沿途有不少女人打量他,对他抛媚眼,不过他并去理睬,黑眸如鹰般的搜寻着左素柔的身影。

    商场走了近大半圈,也没有发现左素柔,他的视线对准了二楼,看牌子上面写着,楼上是网吧跟电玩城。

    他很难把一个由富裕家庭出声,母亲还是音乐家,她本身也是学大提琴的女孩跟电玩联系在一起,这完全是南辕北辙的差距律。

    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他还是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到上面,空气中弥漫的烟味跟尿***味糅合在一起味道,让他胃里一阵绞动,实在受不了,他只好拿出手帕来捂住口鼻。

    电玩城里面到处都是乌烟瘴气的,头发染的五彩缤纷,打扮怪异的孩子举目皆是,也不泛未成年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出现在这里是另类中的另类。

    一群男孩女孩就对他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叔,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,这里不是茶楼哦”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找你儿子或是女儿?给我100块,我帮你找”。

    “大叔,你很帅,我们去开~房间玩一玩吧”。

    这些话从十几岁的孩子嘴里说出来,洛云帆真是被弄的哭笑不得,对他们来说,他还真是大叔了。

    他想左素柔应该不会来这种地方的。

    正当他打算退出电玩城的时侯,前方的一阵吵闹声吸引了他的注意,那女人的声音,听着有点耳熟。

    他寻着声音走过去,看到左素柔正在跟别人吵架。

    “穿的这么漂亮,哥哥跟你一起玩嘛”染着红色头发的男孩子用手撩拨着左素柔的头发,看上去最多不会超过18岁,瘦的跟难民似的身材,穿着紧身裤,就更加显得瘦弱了,看上去像个小混混。

    “死孩子,你毛长集了没有,滚开,别妨碍姐姐玩游戏”左素柔瞥了那男孩一眼,骂了一句,挥开他的手,便又忙着玩游戏机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也走来几个男孩子,均是染着各种艳丽色彩的头发,那腔调一看就是混混,他们把游戏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左素柔还在一门心思的打着游戏,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小妞,不要这么冷酷嘛,每次来总是一个人玩,多无聊啊,这么喜欢玩游戏,我们几个可以陪你玩个痛快啊”。

    “美女,不如去后面的房间吧,我们有好东西给你吃哦”。

    “来嘛,起来嘛,跟我们走吧”。

    他们说了一大堆,她还是无动于衷,几个男孩都觉得掉面子了,表情也不快起来,直接去拉她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——”左素柔烦躁的甩开那男孩的手。

    “嗨嗨,,,干什么?想干你喽”另一个男孩朝她脸上摸了一把,刚刚还用嘴巴说,这会升级到动手动脚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了半天,大概也都看懂了,原本他想立即就出手帮忙,毕竟她是个女人,可是看她完全不把这个男孩子放在眼里的态度,他倒是很好奇,待会她怎么脱身。

    左素柔气汹汹的一掌拍在电玩上,握住那男孩的手腕用力的扭转。

    “啊,,,啊,,,痛,痛,放手”那男孩惨叫,这女人力气怎么会这么大的。

    “打扰我玩游戏,是重罪”左素柔阴笑道,不留情的又是一拧,只听骨头卡啦一声,那男孩的惨叫声顿时又响起。

    她随手把人一甩,眼神慵懒的剐过剩下的几个人“不怕死的,再来碰碰看好了”。

    另外几个男孩子面露惧意,不敢再造次。

    纵然她有惊人的美貌,也只能远看,不能吃。

    几个男孩子灰溜溜的离开了,左素柔懒懒的勾起一抹子嘲讽的笑意,继续玩游戏。

    洛云帆不动声色的站在她的背后,他注意到,她不仅脱下了高跟鞋,连头上那发夹也扔在一边,玩的是格斗游戏,比男人还要豪迈,还要狠,全情的投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完胜!太漂亮了!”左素柔开心的拍着手,没有半点淑女形象。

    “打的是挺漂亮的”洛云帆将双手重重的拍在她的肩头。

    左素柔身体一僵,慢慢的抬高脑袋,头顶上方出现一张俊逸的脸,她的眼珠子左右转着,露出一丝心虚的笑容“嗨,你好啊,这么巧我们又碰面了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真的好巧”洛云帆回以她更为温煦的笑容“戴着戒指打电玩多不方便啊,摘下来还给我吧”。

    又是戒指,这男人还真是小气,不过就是一枚戒指,洛家那么富有,他有必要这么抠门嘛。

    她的笑脸顿时一沉“要戒指没有,要命一条,你来拿好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彻底无力的笑了“左小姐,你这是想跟我耍赖么”。

    “谁耍赖了,戒指本来就是我的,是你非要来抢,你这无耻的抢劫犯,我不会屈服的”左素柔把脑袋一扭,打死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抢劫犯?!你还真会反咬一口,这样吧左小姐,你把这只戒指还给我,我另外在买一只送给你,随你挑”洛云帆不能失去这枚戒指,就好比不能他失去长久以来一份执念一般。

    左素柔摇头“我不要,不换——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不讲道理,看在你母亲的份上,我才对你一再的客气,若是你再不把戒指还给我,我可对你不客气了”洛云帆有些恼了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?你怎么个不客气法啊?杀了我还是煮了我?回去之后,我要告诉我妈,你是个大流氓,你轻薄我,你欺负我”左素柔咄咄逼人的说着,一只手暗暗握住他的手腕,用力一掰,大掌却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男孩跟男人的区别,你现在懂了”洛云帆淡然而笑,她想要仿效刚才的动作,从她的手摸上来开始,他就知道了。左素柔甩了甩肩膀“放开我,你这野蛮的男人”。

    “把戒指摘下来,我就放开你”洛云帆冷冷的说道,他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怎么这样,非要说戒指是你的,你看我戴着不大不小刚刚好,你有见过戴别人的戒指戴的这么合适的么,我看你有被害妄想症吧,你再对我这么无礼,我要报警了”左素柔扭动着身体,想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不可能会正好!

    洛云帆拽起左素柔的手“起来!”

    “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?我不走,我还要玩游戏,你要走你走好了,我不会阻止你的”左素柔抓着游戏机的把手,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“或许我该打电话向石老师回报一下,她的乖女儿常来电玩城的事,我想她一定会很惊喜的”洛云帆拿出手机就要打。

    “别打,别打,我跟你走就是了”左素柔松开吊杆,听话的被他牵着走,还光着脚丫子。

    表面上虽然服从他,可心里面却在想着逃跑的办法。

    电玩城里有人吹着口哨“噢,大叔的目标原来是我们的火辣大美女,快点回家去交配吧!”

    “交你妈啊,嘴巴吃屎啦,乱喷大便,都给我滚一边去”左素柔瞪眼,乱爆粗口。

    洛云帆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“左小姐,你好歹也是从小在艺术的氛围下长大的,说话能不能不这么粗鲁,很难听”。

    “我有让你听么,怎么,我妈是音乐家,我必须得跟她一样是吧,我偏不——”左素柔叛逆把头一扭。

    “你很讨厌你妈”洛云帆听出些端倪。

    左素柔非差不悦的皱眉,灵秀的眸子也阴沉了几分“你要搞清楚,你只是我的相亲对象,不是我老公,你无权来过问这些”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确实不好,因为一直生活在母亲的光环上,样样都要以她的标准生活,你不能做自已想做的,也不能说自已想说的,心里越来越压抑,所以在她看不到也管不到的时侯,你就这么肆意的放纵自已,回家后再坐回那个文静的乖乖女,穿着纯白长裙,坐在蓝丝绒椅子前,优雅的拉着大提琴”洛云帆自顾自的分析。

    左素柔心底诧异,表面上却不以为然的挥挥手“切——,以为自已是心理医生啊”。

    “照理25的女人,应该有**且理性的思考能力,不过以你现在的样子,还跟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,这可以说明,你家里对你太过于宠爱,以至于你心智发育缓慢,25岁的年纪却只有18岁的心,左素柔,你不觉得丢人么”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左素柔指都着洛云帆“大叔,你老人家会不会管的太宽啦,我们相亲完全失败了,都是因为你年纪大,皮肤差,还有一股子老年人更年期的味道”。

    好吧,她说了违心的话,其实他皮肤很好,身上异常的清香,另外,他看上去像不到30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正好,反正我对你这个表里不一,又幼稚野蛮的女孩也没有兴趣,我们现在的问题,就只剩下戒指了”洛云帆也不生气,把话都抖穿了,反而自在了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的手指砍去吧”说到戒指,左素柔又一副小太妹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“不排除用这个方法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把她押下楼,推到后面无人的小胡同里,松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大叔,你该不会真要来次劫杀吧?”左素柔望了望四周,懒洋洋的冷笑,坐到一边的台阶上,从包里拿出香烟跟打火机。

    “凡是家里不允许你做的,你都要做,是这样么?”洛云帆看不过去,没收了她的香烟跟打火机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叔,你的脑子有病是不是,你要抢我戒指,跟我吸烟有什么关系,还给我——”左素柔恼火的冲他喊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有烟味”洛云帆淡淡的说道,然后指着她手上的戒指“为了证明戒指是我不是你的,咱们摘下来再重新试戴一次,谁更适合,那戒指就是谁的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站起来“好啊,来啊,谁怕谁啊”她拿下戒指“把你的手伸出来,我来帮你试戴”。

    “我自已戴”洛云帆不习惯别人,特别是女人帮他戴戒指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你当我傻的啊,拿了戒指你不肯还我了怎么办,安全起见,我先帮你戴,然后你再帮我戴”左素柔把洛云帆推到墙壁上“安全起见,防止待会你拿戒指的时侯逃跑,我要这么压着你,被我这嫩草压,老牛你赚到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还没有遇过这么有趣的女人,不由的笑了“不管你怎么玩,今天你是逃不掉的”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男孩求爱跟男人求爱的区别么”左素柔调戏的挑了挑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已经看出门道来了”洛云帆握住她的细腰,猛的拉向自已,黑眸如狐。

    左素柔的心跳瞬间加速,她开始意识到这个男人也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老实温和有礼好欺负。

    她眼神闪烁了一下,心里有点慌张的推开他“把你的手伸出来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微笑,他岂会被一个心智不健全的小丫头给戏弄,跟他玩心机,她太嫩了。

    他伸出自已的手“戴吧,你应该记得是在哪个手指上吧”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有修炼过仙术,我怎么知道”她盯着他的手,尽管说她不怎么喜欢这个男人,不过他的手确实是漂亮,修长,润白,干净,每根指骨都非常完美,连指夹也修的很平整,没有一丝的污垢。

    这样的手,最适合弹钢琴了,

    她的心里腾起一股子温柔,可马上又被酸楚所替代,永远都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又在磨蹭什么”洛云帆看她盯着他的手一动不动的模样,不禁在想,这小妮子又在跟他玩什么花招。

    左素柔回过神“你还没有告诉我是哪根手指啊”。

    “小指!”洛云帆没功夫陪她耗。

    她捏着戒指慢慢的套向他的手,当她的手指第一次以很轻的姿态碰触到他的手指的时侯,她有种触电了的感觉,浑身不由的战栗。

    戒指戴到他的小指上刚刚好!洛云帆露出一丝胜利的笑意“这下子可以证明是我的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戴了正好,不表示我戴了就不正好”左素柔生怕他要戴了戒指就走,将他压的更紧,简直是要女人反过来强~暴男人似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左素柔伸出自已手,放在他眼前“帮我戴——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死心啊”洛云帆能肯定她戴着肯定有些偏大或是偏小“好,我帮你戴”他摘下戒指,套到她的无名指上。

    奇怪的事情出现了,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竟然也正好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笑容僵化在脸上,内心已是无比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嘿嘿,,,”这下子换左素柔得意的笑了“大叔啊,我戴了也正好哟,你说戒指是你的,我也可以说是我的,不如你就大方点,别跟我争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近距离的瞅着她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左素柔被他看的心里直发毛,捂住自已的胸口“大叔,你可别擅自Y~Y我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突然温煦一笑“实话跟你说,这枚戒指是我打算送给未来妻子的婚戒,你想要的话,没问题,嫁给我这位老人家就行了,我年纪大,皮肤差,还有老人味,你不嫌弃就行了”。

    跟她硬来,讲道理都没用,他唯有用这个办法了。

    她应该不会了一只戒指误了自已的终生吧。

    左素柔顿时纠结了“谁相信你的鬼话,结婚都是用钻戒,哪有用自已的尾戒当婚戒的,再抠门也不至于抠成这样吧”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抠门,你不想还的话,我就当你非要嫁给我了,反正老牛能吃上嫩草,怎么算也是我比较占便宜,是不是”洛云帆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谁非要嫁给你啊”左素柔急了,敢情为一枚破戒指,要牺牲这么大啊!

    “没有让你非嫁给我啊,把戒指还给我就不用嫁啦,选择权在你手里嘛,对不对”洛云帆笑的越发和蔼可亲了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我不还,你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啊,我会马上打电话告诉你妈妈,说你收了我的婚戒,择日去你家商量婚事”。

    “香蕉你个疤瘌,你太狠了吧,卑鄙”左素柔她真的很喜欢这枚戒指,也知道这腹黑的家伙故意这么激她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要把戒指还给他么。

    洛云帆不仅不生气,反而愉快的笑了“快点决定吧”。

    左素柔捂着戒指,假装思考在样子,突然间,她一脚提向洛云帆的小腿,光着脚就逃跑了。

    真好笑,他说让她嫁,她就嫁啊,难道她不会离家出走么,笨蛋男!

    洛云帆被她踢的生痛,这野性的小野猫,他的一瘸一瘸的追出去“臭丫头,给我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左素柔转头笑着对他挥挥手“老人家你跑慢点,小心闪到腰哦,拜~~~~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声尖叫马上响起,不知是哪个缺德鬼乱扔的西瓜皮,她往后看的时侯,没看到前面,一脚踩上去,摔个四脚朝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