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我对你才没兴趣,打赌,二次相亲!

我对你才没兴趣,打赌,二次相亲!

    洛君天额边的青筋顿时爆起,拽过欧阳墨城的衣领,对其吼道“你睡了我妹妹,现在还敢说出这么作呕的话,欧阳墨城,我看你是真的活腻了”。

    “谁睡你妹妹了,我对她一丁点兴趣也没有,我没碰她,也不会碰她”欧阳墨城赶忙澄清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没兴趣?!”洛宁香无语的冷笑,不知为什么,她心里顿时气的要命“死变态,没兴趣这话该我说才对,我对你才完全没兴趣,被你碰,我会吐上三天天夜”。

    混蛋,变态,他有什么资格说对她没兴趣,他以为他是谁啊,听听那语气,里面分明还带着对她的嫌弃,她洛宁香在异性眼中出了名的吃香,用得着他这个阴阳人来喜欢么,真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洛君天看妹妹对欧阳墨城如何记恨的模样,两人又双双否定上床,心里的想法不免改变了媛。

    照理来说,就算欧阳墨城色性大发,进了休息室想强~暴宁香,以宁香的性子也不会乖乖就范了,可他们为什么要在休息室,还偷偷摸摸的呢。

    事情有太多的解释不通,宁香看上去那么讨厌欧阳墨城,为什么他推开门的一刹那,会看到她紧紧的贴在欧阳墨城身上?!另外,好好的干嘛换衣服?!

    松开欧阳墨城的衣领,他朝他们分别看了看“我说你们到底躲在休息室里面干了什么,不老实交代,今天就别想走?述”

    “我是当了一回活雷锋,具体,你问你妹妹自已嘛,免得我说了,她又会气的跳脚,天天喊着要宰了我”欧阳墨城主动把这烫手的山芋,仍给洛宁香。

    他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,只好让她自已来决定。

    洛君天绿眸幽暗的看向洛宁香“你给我老实交代!说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洛宁香烦恼的皱着眉,咬咬唇“总之,我跟他没发生什么嘛,刚才我出了一点小状况,急需要人帮忙,然后正好欧阳墨城来了,就让他帮我了,你进来时我以为是别的人,生怕被误会,所以才躲着不出来的,哥——,这家伙我讨厌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跟他做那种事,我洛宁香就算要找男人也得找个模样像样点,心理正常点的吧,他哪配得上我,简直是可笑至极”。

    “我说宁香小姐,你话不用说的这么狠毒吧,好歹我也帮了你一个大忙”欧阳墨城听的胸闷气短。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也有罪么”洛宁香目光坦然的直视他“虽然我很想要谢谢你,但是我也不能违背我心里的真实想法,特别是现在我哥误会了,我更应该毫无保留的说清楚,我洛宁香可是千金之躯,我眼光很高的,跟身份地位相差太悬殊的人放在一起说,我会觉得特没面子,甚至想用纸袋子罩在脸上蒙住脸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原本还算自然的脸,渐渐变的僵硬,而后在僵硬的表皮下,慢慢浮起诡异到极点的微笑“做人确实应该诚实一点”。

    他的话,还有笑脸,让洛宁香打从心里觉得不妙。

    “总裁我想说,你妹妹来例假了,在你办公室弄的差点血崩,我来送文件,出于好心关心的问了一句,结果羊入虎口,被她要挟着,帮她去买内~裤,卫生巾跟裙子,实情就是这样”欧阳墨城用超乎想像的语速,一口气说完。

    而洛宁香连阻止的机会也没有,只能对其干瞪眼。

    这,,,这,,,混蛋的报复心也太重了!!

    洛君天听完,俊脸顿时抽搐了“洛宁香,你几岁了,到底有没有脑子,你,,,你一个大姑娘,公关部的主管,是不是连几号来例假也搞不清楚,还找一个男人帮你去买这种东西,说出去你还怎么嫁人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把脑袋一路往下低,下巴都快碰到胸口了。

    同时她的心里狠狠的发誓,终于一天要把他欧阳墨城给活活折磨死,她跟他的恩怨,已经升级到不共戴天的程度了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总裁,你现在明白我也是受害者吧,我不过是来送文件,我招谁惹谁了,你知道去买女性内~裤的时侯,有多少人把我当变态么,我可是忍辱负重在帮你妹妹,我容易嘛我”欧阳墨城借机靠在洛君天肩膀上诉苦。

    “你丫的本来就是变态——”洛君天推开占他便宜的某人。

    真是头大了,一个变态律师,一个白痴妹妹!

    洛宁香幽幽的抬起头,用阴恻恻的目光望着欧阳墨城“哥——,他知道的秘密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是很多!”洛君天赞成的点头,绿眸幽深幽深的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来回看着这两兄妹,开玩笑的说道“你们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”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们把他从这里扔下楼,然后说他开窗子时不小心摔出去的好不好”洛宁香提议。

    “这办法可行!死人的嘴,才是最牢靠的”洛君天微着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——”欧阳墨城失笑“见过恩将仇报,无情无义的,没见过像你们这么残暴不仁的兄妹,OK,我保证不把今天发生的事说出去行了吧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摇头“不行,保证没用,你给我发誓”。

    “发誓会比较有用么,你没听过一首歌里唱的,誓言只是美丽又危险的谎言,况且这事件说出去,对我的名誉损伤会更大”欧阳墨城轻松的说道,他不是那种会乖乖照做的人。

    洛宁香一听说又来气,大步过去戳着他的胸“你有什么可名誉受损的,你的名誉很好么,要是你说出去,别人会羡慕的说,噢,他的运气真好,能跟公主这么近距离的交流,以后肯定前途无量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抿唇,噗哧一声大笑起来“哈哈——,女人原来也能这么自大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洛宁香火冒三丈,凶相毕露。

    洛君天扯过她“好了,别闹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哥,你看他啦,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,他算什么,敢这么对我”洛宁香真正呕气的是,欧阳墨城完全不把她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行了——”洛君天严肃的喊了一声,她以为发生这种事很光荣么。

    洛宁香努努嘴,不敢再出声。洛君天假装很随性的说道“这事情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,现在可是上班时间,都去工作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,文件我放在你办公桌上了,记得看”欧阳墨城拉了拉身上的西装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走了!”洛宁香铃着袋子,往外飘。

    “给我回来——”洛君天压低声音,对洛宁香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洛宁香又飘回到他跟前“不是说让我出去工作么?”

    洛君天往她的头上敲了一记“笨蛋,你现在出去,别人看到你跟欧阳墨城一起出来,会怎么想,这袋子明明是他铃进来的,为什么由你铃出去?这些细节都会被眼尖的人看去,你要是不想跟欧阳墨城传绯闻的话,最好谨慎点”。

    “哥你说的对哦,我真笨,那我再坐一会,另外这只袋子麻烦你给我拿去扔掉吧”洛宁香把袋子往他手里一塞,惬意的窝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拉开袋子瞥了一眼,血淋淋的衣物,活像杀了人,清理罪证似的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晚上回到家,洛君天就把中午发生的事告诉唐暖央了。

    没曾想,引来她的一阵嘲笑“你们这些男人也太迟钝了吧,她说肚子痛时侯就该晓得了啊,还问什么哪里受伤了,太搞笑了!”

    “对于这一点,我要为男性同胞平反,首先,女人的生理期作为男人怎么可能理解,我们又没有亲身体会过,其次,看到那么多血,第一反应是受伤才会出血,这逻辑成立啊,要怪就怪宁香自已,不好意思,也不说清楚”洛君天后来又打电话,找欧阳墨城了解了具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想她是害羞吧,不过欧阳墨城真帮她去买了那些东西?”唐暖央表示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真的啊!”

    “我想他结帐的时侯一定很尴尬”幻想起那个场景,她就喷笑了,试想一个大男人拿着女性内~裤跟卫生巾的时侯,收银员跟旁边的人,目光该有多火辣辣的呀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笑了“换成是我,打死也不会去”。

    “你觉不觉得他们俩对彼此有那么点意思!”唐暖央笑的暧昧。

    “爱情呢,我觉得可能性不高,恩怨呢,倒是结的很高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的越发暧昧“这个你就不懂了,有时感情也可以是吵出来的,况且他们来不来电,只有他们自已知道,我觉得他们很有可能!”

    洛君天晃着手指“不可能!我了解我妹妹,她看不上欧阳墨城的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要不要赌一把啊”唐暖央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跟你赌,你要是输了,以后就得全部听我的”洛君天捏着她的下巴,魅惑的微笑。

    唐暖央吊住他的脖子“那要是你输了呢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,以后我都听你的喽”他说的很轻松,因为他也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,不许反悔哦!”唐暖央指着他。

    “谁反悔,谁是小狗”洛君天往她的嘴唇上,用力的啄去,双手就不规矩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从现在起,到生完宝宝后三个月,要严禁房事了,洛君天你该不会这么快就忘记医生的话了吧”唐暖央拉开他不规矩的手。

    洛君天哀嚎“不会吧,那不是要六个月”。

    “没错啊,我早跟你说了,那充气娃娃说不定能派上用场的”唐暖央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脸顿时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察觉到他的脸色不对,立即就又改口“你不想用,没有勉强你,我也就是那么一说,六个月,洛君天同志,你可一定要挺住,千万不能倒下,曙光就在前方”。

    “这前方未免也太遥远了吧,足足有180天哪,这是人类研发的最新酷刑”洛君天感觉快要进入暗无天日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“180天很快就会过去的,反正医生已经严肃的说了,这几个月不禁房事的话,我跟宝宝都会有大大的损伤,你自已想吧,是为了满足你的私欲,还是为了我的身体健康忍耐几个月”唐暖央也不多废话,直接仍给他两个选择。

    洛君天想了没想就回答“我当然是要你身体健康啦,这还用选么”。

    “OK!非常好,反过来也就是说,你已经准备好要禁欲六个月了是不是,老公,我好感动哦”唐暖央对于他的答案,真是满意极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才察觉到自已说的太快了,上当也好,说快了罢,总而言之他是无路可退了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他用沉重而悲沧的语调说道“我尽量努力吧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尽量努力,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,你自已动手解决或是借助于某样用具发泄,我可以理解,要是在**上发泄的话,哼哼,,,”唐暖央阴笑了两声“你就准备受死吧”。

    好恐怖的女人,,,,

    洛君天流着虚汗,苦笑着说道“明白了,我会时刻克制自已的”。

    “嗯!你老婆我是一个很讲道理,有原则的人,所以你不用怕会被冤枉,安安心心的禁欲吧”唐暖央怜悯拍拍他的肩“我先去睡啦”。

    等她睡着了,洛君天还窝在沙发上,趁着身体还算冷静,他不敢过去,万一激动起来,会比较危险的。

    那一夜,洛君天躺在沙发上睡到天亮,早上起来腰酸背痛的。

    也是从那天起,他过起了吃素的日子,试想想,狮子六个月不吃肉改吃草,该有多么痛苦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星期四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终于让洛海珍跟石老师想出了一个办法,把左素柔给逮到了,这次约会的地点,是在画廊。

    “石老师,令千金真的会出现么,不要到时侯放我们云帆鸽子,他自尊心可是很强的”洛海珍是生怕那小姑奶奶又给她临时变卦。

    “不会,这次她保准一定会去的,可四爷他真的喜欢我们家素柔么,听素柔的口气,这四爷对她爱理不理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看是你们千金对我们云帆不满意,我们云帆哪,向我多次提出要约左小姐呢,以至于后面的相亲对象,他一个也看不上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不是我自夸,我女儿确实是不错的,四爷眼光很好,我对他呢也是相当满意,他们要是能成,那可真是天作之合”。“可不是嘛,那一言为定,让他们明天上午见面喽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,明天早上10点,画廊见!”

    挂下电话,洛海珍兴匆匆的跑上楼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。

    坐在窗口,正拿着素描本画着远处海景的洛云帆,只是不经心的轻应了一声“嗯!知道了!”

    洛海珍觉得奇怪“我帮你约到了左小姐,你不开心么”。

    “开心!”洛云帆平谈的回答,情绪没有一丝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哦,开心就好,那你别忘记明天早上10点过去,这次一定要加油喽”洛海珍看他情绪不高涨,心里又不禁嘀咕,难不成又对那左小姐没感觉了,哎——,她在心里叹气,走出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洛云帆仍然沉着淡定的画着,直到勾勒完了最后一笔,才合上画本,伸了一个懒腰,自言自语“明天早上10点是么”说着,他的嘴角轻轻的扯出一丝笑意,盈柔的像天上的白云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差不多9点20分的样子,他从楼上下来。

    白色衬衣,米色针织衫,深蓝色的窄脚休闲裤,干净随意的像要去散步。

    “四叔,你穿成这样去相亲?”唐暖央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云帆,穿成这样不太适合吧,还是上去换件西装比较好”洛海珍含蓄的劝他,他这是怎么了,以前每次相亲,都是穿的很正式的。

    洛云帆气定神闲的走下来“怎么?有规定相亲一定要穿西装么,今天外面有点凉,我想穿毛衣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海珍对视了一眼,他都这么说了,她们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么穿也挺好看的,加油!”唐暖央改口。

    洛云帆温煦的微笑,从她们身边经过,走向门外。

    “暖央,这云帆我可真是搞不懂了,他的态度太散漫了,会不会又不喜欢那左小姐了?”洛海珍望着他消失在门口的背影,忧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”唐暖央不解的摇头。

    其实,对洛云帆而言,他要约左素柔的目的,一直不是因为喜欢她,而是要拿回自已的戒指,对他来说,这不算去相亲,因此,也没必要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反正那左小姐不喜欢他,他也对她无感。

    10点差5分,他准时到达的画廊,正好今天这里办画展。

    光洁的大理石地面,眩目的灯光,各副画作悬挂在墙上,一走进去,就能感受到浓烈的艺术气息。

    朝里走了几步,远远的就看到站在一副画作前的左素柔,蔷粉色的小洋装,裸色的半截皮手套,黑色高跟鞋,黑发如绸缎般的垂在肩上,简单又很有气质的打扮,如果是第一次见到,说她是拉大提琴的,他完全不会质疑。

    可惜,他看过她上次表现之后,今天看她这么端庄大方的模样,感觉浑身都怪怪的,眼前这个女孩像是人格分裂者,胆怯的,野蛮的,大方端庄的,,,

    提步过去。

    “左小姐,你好!”洛云帆含着浅笑,礼貌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左素柔慢慢的转过身来,温婉而优雅的微笑“你好,洛先生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又见过了,过的还好么”洛云帆将手率性的插在口袋里,像对老朋友似的那么随意。

    装,继续装吧。

    “哦呵呵”她害羞的轻掩嘴唇,娇笑了几声“托洛先生的福,我过的很好!“

    “那就好——”洛云帆肆意的观察她的手,开门见山的问“我的戒指呢?”

    左素柔假装听不懂“洛先生的戒指,我怎么会知道呢”说着,她抬起左手,把耳际的发丝拨到脑后,那枚图案精致的尾戒赫然出现在她的无名指上。

    好嚣张的女孩!她这是在向他挑衅么。

    洛云帆低头笑笑“左小姐,我不知你为何会这么中意我的戒指,但是我希望你能够还给我,因为这枚戒指对我来说,有着很深的意义”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,第二次约会,你就这么冤枉一个女孩子,是不是过分了一些呢”左素柔稍有委屈跟不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无意,我也不会勉强,但如果你执意不把戒指还给我的话,我还会继续再约你,你觉得为了一枚并不名贵的戒指,值得么”洛云帆盯着她的眼睛,温煦的表情下,黑眸泛着寒气。

    左素柔将视线对准墙上的画作“洛先生喜不喜欢这副画?”

    “把戒指摘下来!”

    “我看了一圈,这副最中我的心意了,春日,连名字我也很喜欢”。

    “左小姐,你这是逼我帮你摘么”洛云帆一把拉起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啊——”左素柔把手握成拳,装出来温婉顿时被打破“好可笑,你凭什么说戒指是你的,你有证据么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不陪她废话,拉住她的手,想开掰开她的手指头,将戒指取下来。

    左素柔一急,对准他的手腕就咬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洛云帆吃痛,放开她。

    小妮子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又来这一招,洛云帆追上去“左素柔,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左素柔跑出画廊,穿过露天咖啡厅,往马路对面跑,看到一辆计程车就招手,钻进车子,临走时,还不忘转头对洛云帆比了一个中指。

    洛云帆记忆力过人,他没有急着去追,而是记下了计程车的车牌号,然后才招了一辆车子坐进入,把刚才记下来的号码报给司机“师傅,你知道这个车牌号的车主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开计程车的我十有八~九都认识,怎么,你找他有事啊”司机师傅有点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帮我问问,他的车子开到哪里?我妹妹离家出走,上了那辆车”洛云帆随便编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孩子真是无法无天,你别着急,我这就帮你问”司机师傅立刻用内部电话跟那名司机联系。

    问到了之后,把左素柔要去的目的地告诉了洛云帆。

    “谢谢!麻烦你把我也送到那里吧”洛云帆的薄唇边牵起一丝冷笑,这一次,无论如何不会让她给溜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