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哪里受伤了?禽兽可不会把你需要的东西给你!

哪里受伤了?禽兽可不会把你需要的东西给你!

    欧阳墨城靠近了一分“真没事的话,那你就不要靠在墙壁上了,到沙发上去坐吧”他伸手去拉她的手臂。舒榒駑襻

    “我不要过去坐,放手,放手——”洛宁香惊恐的甩开他的手,背跟屁股与墙壁紧密贴合着。

    她不能移开的,移开就全露馅了。

    “你把这墙壁当你男朋友么,开嘛这么不离不弃的?”欧阳墨城从她过毒强烈的反应跟不安的表情上,更加能肯定,问题出在墙壁上,又或许她想掩饰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究竟她想掩藏些什么呢,他真是越来越好奇了,谁让他天生喜欢探索未知的秘密呢娆。

    洛宁香握紧了粉拳,腹痛已经折磨的她难受死了,还要应付这个没完没了的变态,她真的很想崩溃的大叫“你管我把谁当男朋友,是不是靠在墙上也犯法啊,我喜欢我乐意可以了吧,请你出去吧,好不好”。

    “除非你先走到沙发上去坐下,那我就出去”欧阳墨城抱着胸,老神在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坐或不坐,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呢,欧阳律师,你是不是属三八的?怎么就那么喜欢多管闲事呢,算我求求你了,出去吧,出去吧——”最后一句,洛宁香几乎是抓狂式尖叫出来的潞。

    这神经病,白痴,要是她可能坐的话,早就去坐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情绪太过激动的原因,一股量特别多的热流势不可挡涌出秘密花园,穿过黑~森林,冲破小肉肉,从雪白的大腿内侧往下流。

    洛宁香的小脸顿时僵化,美眸从恐惧到绝望,圣女玛丽亚啊,不能流下来,绝不能,,,,

    “你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欧阳墨城盯着这张表情丰富的小脸,第一次有种完全摸不着边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不经意的往下移。

    “欧阳律师——”洛宁香突然大叫一声,捧住他的脸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被她这一声莫明其妙的大叫,吓了一跳,加上她突然间捧他的脸,更加让他觉得奇怪了“宁香小姐,你这是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,我——”呜,,,她只是不想让他往下看而已,洛宁香万分纠结的咬着红唇,脑子里想的越快越是混乱“我想说,欧阳律师你不戴眼镜其实挺帅的”。

    她快速的摘下眼镜,扔向门口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本来她以为,他肯定会生气的放开她去捡眼睛,那她就有机会闪身进休息室了。

    可结果,,,,

    这家伙根本不关心,连头都没有歪一下。

    “宁香小姐这么说,该不会是在向我表白吧”欧阳墨城的好奇心已经到达了最高点,这种感觉很像是侦探小说就要看到结尾的感觉,充满了趣味。

    表你个人头猪脑!

    洛宁香在心里狠狠的骂他,要是眼下这情况,她不能在得罪这万年瘟神了,她要想办法让他走出这间办公室。

    她露出一丝伪善的笑容“欧阳律师你这么优秀,我怎么敢向你表白呢,不过你既然这么关心我,我就把事情告诉你吧,我靠在这里,确实是因为我身体不舒服,但是我又不好意思麻烦你,所以就对你凶了那么一点,你不会介意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会!我为人最大方了!”欧阳墨城明快的微笑,小妮子,到底想跟他玩什么的花样?

    他的视线不由的又往下移。

    “欧阳律师——”洛宁香又大叫了一声,把他的脸捧的更高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哭笑不得“又怎么了?有话你就说,不用没事老是飙高音吧,很吓人的”。

    这小妮子目的是不让他往下看吧,那下面发生究竟发生了什么“重大事件”?他想到她的腿刚才绞在一起,表情纠结的模样,该不会是尿裤子了吧。

    他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洛宁香笑里藏刀的问,他的笑让她极度的不顺眼,好似已经被他知道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你突然这么大声的叫我,有什么要说么”欧阳墨城忍住笑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洛宁香把笑容调正的更为明媚“是这样的,我是想说,欧阳律师你能不能帮我下去买盒药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感冒药,我感冒了,头痛,发热,还咳嗽,咳,咳,,,,”用了加强效果,她还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爽快的点头“ok啊!助人为乐是我的爱好”。

    妈呀,这话听的她快吐了!

    “欧阳律师你的这种优良品格,我早就发现了,谢谢你,赶快去买吧”洛宁香放开他的脸,将他的身体板过去向外推,自已则是快速的向后往休息室退去。

    胜利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被推的向前走了几步,又回过头来“我想问,你需要拿一种感冒药?”

    洛宁香的手快要碰到门把了。

    他这一回头,就特别留意她下半身的,没想到一眼就看到她腿上的血迹,一时间没想到是女人来月经,惊吓的三步就跨到了她的眼前,扶住她的肩膀“洛宁香,你是不是疯了,流这么多血,哪里受伤了?”

    什么是叫被雷死,洛宁香现在就是快要被雷死了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由红转红,由粉红到火红,她感觉自已的脸烫的快要冒烟了,丢脸死了,实在是丢脸死了,,,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么白痴的男人呢,还金牌大律师呢。

    “说话啊,哪里受伤了?”欧阳墨城见她光脸红不说话,紧张的检查起她的身体,看血是从她腿间流出来的,情急之下甚至用手去撩她的超短裙。

    洛宁香慌忙阻挡他的手“死变态,你敢往哪里摸呢”。

    “不识好人心,我是帮你查看伤口,这血流成这样怎么行”天地良心,这回他可真不是故意的,他真不知女人的经期会这么恐怖。

    “你,,,你,,,,”真是要彻底疯掉了,眼睛一闭,她大喊“烦死了,我来月经了行了吧——”

    呃——

    欧阳墨城一愣,静止不动了,从来没有尴尬过的他,第一次跟她一样脸红了。

    他放开她,退了一些,舔了舔唇,看着她,一时半会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不自然的抬手“那,,,那,,,那快去处理一下吧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也尴尬的站在那里,迈不开腿。欧阳墨城指指外面,干笑笑“不打扰你了,我先走了!”装作镇定的向外快步走去,心里郁结的想,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上呢,真是失策!

    “你,,,你,,,等一下”洛宁香叫住他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已经到门口了,听到她的叫唤,又只好转过身来“还有事?!”

    “过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想说,你的这件事,我不怎么方便,,,,嗯,,,,”欧阳墨城皱着眉,踌躇的像个处理一件他从未遇过大案似的,纠结着不知该如何表达。

    “嗯什么嗯啦,快点过来,我有事让你帮忙”洛宁香捂着肚子,心想反正他已经知道了,丢脸也丢了,不如让他自已一个忙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摆手“呵呵——,这个,我不方便参与吧!”。

    “已经晚了,你已经参与进来的,你要是不过来,我现在就跑过把血憎到你的身上”洛宁香反正没办法了,不介意拖他下水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半含着笑,抿着唇,无奈的走过去“你想让我怎么帮你?”

    “去我的办公室,拉开是下层的抽屉,把我拿包卫生巾来,另外,帮我去商场买条裙子,另外帮我去内衣店买条内~裤”洛宁香厚着脸皮提出要求,话说,刚才还挺难为情的,可如今被他知道了,她反倒坦然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我去你办公室,翻你的抽屉,拿卫生巾来给你,落在公司其他员工眼里,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么,要不这样,我可以把这件事转告你的秘书,让她帮你好不好”欧阳墨城理性的帮她想主意。

    “不好——,女人嘴巴都碎,你不愿意去我办公室拿,那就去超市帮我买一包吧,这总不会被别人看到了吧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郁闷的用手捂着嘴“这个,,,,有点难度!”

    “有难度是吧,你不仁别怪我不义”洛宁香向他扑去,打算把经血憎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自然是吓的躲开“打住,疯婆子,帮你买可以了吧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开心一笑“这还差不多,不过欧阳墨城我警告你哦,要是敢出去了不回来的话,那我白天弄不死你,晚上也要来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我真为你们洛家的家教而感到汗颜——”欧阳墨城叹了一口气,拉了拉身上的衣服,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嘁——,对你这个家伙还需要什么家教”洛宁香朝着他离开的方向扔了记白眼,捂着肚子闪身进了休息室,进入到最里面的洗手间,脱下血淋淋的内~裤扔在一边,又用浴巾擦了擦血,坐到马桶上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欧阳墨城铃着白色的袋子回到顶楼,开门进放休息室,看了看,又推开洗手间的门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地的血内~裤,血浴巾,他惊叹“这场面,堪比杀猪”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猪呢,禽兽就是不会说人话”洛宁香坐在马桶上骂过去。

    “禽兽?!”欧阳墨城冷笑,提起手上的袋子的袋子“禽兽可不会把东西给你,而且是你最需要的东西,再见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