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激将法,吵架都特别合拍!

激将法,吵架都特别合拍!

    洛君天赏了他一个白眼“关系复杂,你是大功臣”。舒榒駑襻

    “我么?”欧阳墨城不敢相信似的指着自已,望着洛君天,笑的更是明媚了“你这么认可我,让我真是受宠若惊,我们还是低调点的好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脸色铁青“劝你别故意说些让人误会的话,小心你的舌头”。

    “舌头怎么了?你觉得比夫人的嫩滑么”欧阳墨城逗他,他们兄妹俩还真是一个脾气啊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话了,把嘴巴给我闭严实”洛君天拿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比较无力,其他的人起码有尊严,要面子,他倒好,完全刀枪不入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用手势将嘴巴拉上,表示不再发言。

    安斯耀不作声的看着欧阳墨城“其实我很好奇,刚才你是真的斗不过宁香么,还是说你是故意让她的?”

    欧阳墨城指了指洛君天,又指了指自已的嘴巴,摇了摇手,意思是说,他奉了洛君天的命不能说话敷。

    “差点忘记了,你已经把嘴巴给拉上了,那我来说吧,我觉得你是故意让她的,欧阳律师你对宁香也有意思吧”安斯耀直接问道,随性而笑“一个男人若是特别关注一个女人的话,有80%是出于喜欢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微笑,从表情上完全看不出是承认还是否认。

    洛君天眯着眼睛瞅着欧阳墨城“不许打我妹妹的主意”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打你的主意么?”欧阳墨城张开嘴说话,笑的妖异。

    “可以,打打看好了,反正生活太无聊,玩玩也好,只要你不害怕的话,我随时奉陪”洛君天如今也开窍了,不说无用的骂人之话了,反而这么一说,倒是能立刻堵上他的嘴。

    果然!欧阳墨城开心似的笑了笑,就没声了。

    安斯耀看的有些恶了,要不是等着唐暖央出来,好跟她道别的话,他早就走人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洛宁香跟唐暖央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坐下吧!”唐暖央坐到洛君天的身侧。

    “嗯!”洛宁香轻应,坐下身来,头发跟衣服都已经整理好了。

    她们出来之后,气氛一下子又凝固起来了。

    安斯耀不想再坐下去了,他率先开口“暖央,今天见到你很开心,我要走了,多打电话联系吧,有时间也可以出来一起吃顿饭,老朋友更要珍惜,对不对”。

    “对!老朋友更要珍惜”唐暖央微笑着点头“你要先走的话,就走吧,刚才那位原小姐,你要是喜欢人家,最好打电话解释一下”。

    “嗯,会的”安斯耀的声音变的很轻,他想,他没有资格来告诉她,那只是萍水相逢的一个女人,他不会打电话解解,这样的话,说与不说都一样。

    洛宁香看着他要走,内心又五味俱杂起来,张张嘴想要说什么,可声音却堵在喉咙里,一个音符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再见!”安斯耀带着几许的惆怅,起身,优雅沉稳的转身。

    唐暖央目送着他,心里也染了几分感伤,眼前好像又出现那个美少年,初恋,就像盛开于心湖底下的一朵白莲,纯洁美好,隐现在人生这条长河里,她曾经,真的有为那个男孩砰然心动,兴奋的整夜都睡不着觉的时光。

    “呜,,,,,呜,,,,,”洛宁香靠在桌子上,就那么哭了,哭的很悲伤,哭的肝肠寸断,走了,真的走了,到最后还是这个结局。

    “不要哭了——”唐暖央轻轻拍拍她的背,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,不要哭了,听到没有”洛君天听的心烦极了,他最烦女人哭了。

    可他们这么说,完全没有作用。

    唐暖央想,忘记一个人真的不是容易的事,努力过,可是思念又总是如此轻易的击溃这份努力,或许她还要这么多哭几回,哭到想起那个人再也哭不出来了,才会随着岁月慢慢的中止这份思念。

    “这里再来一份香草冰淇淋”欧阳墨城对着服务生喊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斜了他一眼“都要走了,你还点什么冰淇淋?”

    “时间还早嘛,难得出来了,多坐一会”欧阳墨城盈盈浅笑,在洛宁香的哭泣声中,表情轻松有加。

    很快,一份满满的香草冰淇淋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欧阳墨城开心的拍了一下手,端过冰淇淋,放到洛宁香面前,推推她“能不能请你帮个忙!”。

    “呜,,,别烦我,走开——”洛宁香用哭腔骂道,她现在谁也不想理。

    “不要误会,我不是劝你别哭,而是要让你使劲的哭,不过呢,你要把眼泪对着冰淇淋流才行,刚才你不是说,香草眼泪冰淇淋,味道好极了嘛,把脑袋抬起来,然后拼命用力的哭吧,到时侯让你哥跟嫂子,也尝一尝这举世无双的diy冰淇淋吧,来——”欧阳墨城板起她的脑袋“哭——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泪眼模糊的转眼瞪他,骂道“神经病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不许打岔,哭——,动作快”欧阳墨城端着碗,接到她的下巴处。

    “疯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疯不疯,别磨蹭,我说,你不会刻意跟我过不去吧,刚才哭的那么凶,简直跟要世界未日似的,这会给你机会,让你尽情哭,你怎么就又哭不出来了呢”欧阳墨城靠在桌上,一只手撑着脑袋,一脸郁闷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宁香紧紧的盯着他,他这是在报复她,嘲笑她,讽刺她,看她的笑话还不够,还好让她变在更可笑是吧,卑鄙无耻的家伙。

    不行,她绝对不能让这个家伙给看扁的。

    双手用力的将脸上的泪水抹掉,她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冰淇淋,一大勺一大勺的吃了起来,三二下就解决掉了,她转头对他甜甜的笑笑“不好意思,让你失望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还真是——”欧阳墨城用一种无法理解的眼神望着她“哎,算了,算你厉害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厉害,嘲笑不到了你很失望吧,哼——”洛宁香冷哼的,无比得意的仰着下巴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对看一眼。

    刚才还哭的停不下来的洛宁香,被欧阳墨城这一通激将法就搞定了,所谓的一物降一物,这才是真理!

    回到家,差不多11点。“喂,洛君天,你觉不觉得,欧阳跟宁香的气场还挺和,吵架斗嘴都这么合拍的,真是少见!”唐暖央一进房间,就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脱下西装,活动了一下筋骨“免了吧,他当我妹夫的话,我会疯掉”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让你在安斯耀跟欧阳墨城之间选一个人,当你的妹夫,你选谁?”

    沉默了10几秒,洛君天回答“我宁可让宁香当老姑娘,一辈子嫁不出去”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两个,一个是情敌,另一个是爱慕者,算了,他怎么想都觉得恐怖。

    唐暖央无语的笑了“你还真是个为妹妹着想的好哥哥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讽刺我,我知道你是在说反话”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!我先去洗澡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从沙发上站起来,贴上去“一起去洗吧!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要一个人洗”唐暖央把他推出去,把门锁上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,老婆,开开门,一起洗嘛,节约时间不说,我还能保护你啊!”洛君天敲着门,理由充分。

    “浴室没有鬼,也没有妖怪,不用你保护了”唐暖央从里面喊出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提着气,又说道“你要是能见到鬼怪,那还叫鬼怪么,快开门,让阳气十足的老公来帮你来驱散这以恶魔吧”。

    “房间里更多,你先驱着玩吧”唐暖央才没空陪他扯蛋,脱了衣淋,踏进淋浴房。

    听到水流声,洛君天叹息的倒回沙发上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天气逐渐转凉了。

    夏末秋初,中午虽仍旧有点热,早晚却很凉快了。

    小澈澈能扶着墙慢慢走路了,唐暖央每天都会教他一些东西,也会带他出席聚会。

    肚子也越来越大了,加上天天吃了睡,睡了吃,没有心思加上胃口好,唐暖央都胖的变成双下巴了。

    近来的洛家倒是很祥和。

    就连洛宛馨也开始上班,听说还去约会了,家人都很为她感到开心,这证明她已经走出阴影了。

    洛子赫近来收心了不少,极少会在外面过夜,他也有打算找个好女人结婚生子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洛云帆最近的活动反倒活跃的很,听说三姑这个月为他安排了不下40次的相亲,有时一天就二三个。

    “约到了么?”洛云帆从外面回来,看到洛海珍就问。

    “上次本来约好了,谁知这左小姐又去外地了,她妈妈只好打电话来道歉,不过云帆,这几天的女孩子都不中意么”洛海珍忧心的问,经过几次她心里大概有数,那左小姐分明就是对云帆无意,可云帆却好像喜欢她了,为了不让他伤心,所以她才安排的别的相亲。

    其实她误会了,洛云帆只是想找回那枚戒指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感觉,这几天就不要再给我安排了”洛云帆实在厌倦了,才不得不开口拒绝。

    “可,,,,可是,今天晚上的小姐,我已经帮你约好了”洛海珍朝着正上楼的洛云帆喊。

    “推掉或是让别人去吧”洛云帆淡漠的回答。

    唐暖央正从楼上下来,正好听到他们的对话“推掉不太好,我晚上跟可可约好去买东西,四叔我陪你一起去吧,那女孩一看我跟可可也在,肯定很快就走了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