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音乐会,超级尴尬的大组合!

音乐会,超级尴尬的大组合!

    唐暖央半闭着眼睛,嘴角盈满笑意“但愿他能听懂你说的”。舒榒駑襻

    “我儿子那么聪明,肯定能够听懂,他会理解爸爸有多离不开妈妈的”洛君天因***而变的沙哑的声线,更为迷人了。

    丝质睡衣滑落在地上,露出她美好的肌肤,虽然现在的她没有平腹的小腹,修长的美腿,消瘦的手臂,但是他依然爱她,哪怕她老了丑了,他也觉得还是她最好。

    他富有魔力的双手,在她身体每个敏感的部位游走着,带动她的感觉,撩拨起她的感官,所到之处,都能点起一团团的火。

    “嗯,,,,”她呻吟,把身体全部的力量都靠在了他身上,仰望着灯光,迷离的忘记自已身处何处,陷入让人上瘾的欢愉之中姝。

    洛君天抽开自已睡袍的腰带,里面什么都没有穿,因为他喜欢裸睡。

    背后玻璃窗上倒影出他雄美而健硕的完美的身躯,力量与美感的结合,腰间的巨龙顶着她的腰,灼热的她更是觉得难耐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伸向背后,握住,上下***,原本就已经坚硬如铁,在她的抚摸之下,变的更为庞大了,能在床上征服一切剧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勾住他的脖子,将他推倒在沙发下,自已跪在地毯上,慢慢的弯下腰去,,,,

    “嗷——,坏妖精,你今天怎么这么热情”洛君天享受到忍不住叫了出来,那种毛孔全部张开的狂欢,美妙极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抬起头来,坐到他的身上,身子向下一沉,便让他的进入了身体“啊——”她的手握着他的肩膀,娇媚的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洛君天抽紧了气息,温暖紧窒,舒服透了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是绝对不会压迫到肚子的最佳体位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今天太乖了,我爱死你了”做的全都是他最爱的事情,真是好可爱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唐暖央妖媚把手指压在洛君天的唇上,用柔到让洛君天骨肉酥麻的声音轻喃“不要说话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着迷的看着如此美艳动人的唐暖央,绿眸如一谭被融化了的湖水,春波荡漾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,摇动着身体,快乐的几乎到爆炸了。

    为了让她更加快乐,他配合着她的律动,抬起腰部,将她瞬间就推上了云端。

    缠绵过后,她气喘吁吁的靠在他的胸前。

    “累不累?”洛君天如今也懂得分寸了,差不多能够释放的时侯就释放了,要不然,这一个孕妇,哪经得起他整夜的放纵。

    “累!”唐暖央点头,在心里又补加了一句,不过也很快乐。

    “那睡觉吧!”洛君天把灯给关了,房间里顿时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外面的银色的月光,透过玻璃窗洒进来,落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唐暖央望着这美丽的月光,慢慢的闭上眼睛,体力支透后的睡眠,变的意外的香甜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洛君天早两个小时下班,回家去接唐暖央,说好今天要陪她逛百货公司,听音乐会的。

    到了家,唐暖央还在楼上挑衣服。

    女人爱美是天生的,跟老公去听音乐会,也不能穿的太过随便。

    洛君天开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婆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在更衣室,你进来好了”唐暖央朝着门外应了一声,正好能拉他给自已参谋参谋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进去,看到她站在衣柜前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么,我们该走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穿成这样能跟你去么,你不嫌丢脸?”唐暖央指了指身上白色的纯棉孕妇裙。

    洛君天上下看了看“挺好的啊!”他看不出有哪里不妥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好,随便的都有点不尊重了,音乐会大家都穿的很端庄,就我这么随便,这不好!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孕妇,还能穿什么,别换了,就这件吧,老公喜欢你就行了”反正他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不行——”唐暖央不悦的绷起脸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看形势不对,话改的也快“换,必须得换,不过我老婆这么漂亮,我就担心打扮的太漂亮,会扰乱公共次序”。

    甜言蜜语对付哪个女人都有用,唐暖央脸上多了一丝笑意“贫嘴——,快帮我挑挑看吧,是黑色的这件好呢,还是这件宝蓝色的好一点,又或许是咖啡色的这件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手指按在衣架上,指腹在上面慢慢的掠过,最后停在一件粉紫色的小洋装式样的孕妇裙上。

    他拿出来“这件好!”

    “这件?”唐暖央也不是说不喜欢亮眼的色彩,只是怕穿了会显得胖。

    “嗯,就这件,你穿了试试,相信你老公的眼光”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”唐暖央接过来,走到一边换上,转过身来,有点紧张的问“好看么”。

    “好看!”洛君天点头。

    唐暖央轻笑“问你也白搭,反正我穿什么你都说好看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过去,把她推到镜子前“不信你自已看啊,粉紫色把你的肌肤衬托的多美啊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已,也不由的眼前一亮“好像是还不错!”

    “你老公的眼光你还怀疑么,大美人,满意了就换上鞋,我们走吧!”洛君天在她脸上偷了一个香。

    “嗯!我去拿包!”唐暖央心情愉快的过去拿包,穿鞋子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百货公司只逛了两层,她就累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肚子饿了,我们先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你想吃什么?中餐还是西餐?”吃饭对洛君天来说,从来不是随便的事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到楼下有一间肯德基,有个女孩正在啃汉堡,突然觉得很香,说实在的,她以前对这种洋快餐无感,可是今天也不知是饿了还是怎么的,就是觉得很好吃,然后也想要咬一口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吃那个吧”她指了指楼下的肯德基。

    洛君天顺着她所指的地方望了一眼,一看到招牌,他就皱眉了“那可是垃圾食品,我们还是去吃别的吧!”

    他想说,他从来不吃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“偶而吃一次也没关系的,反正我要去吃,你不喜欢就在外面等着吧”她也不强迫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看那里面人挤人的,尽管心里老大不愿意,不过也没有办法,谁让老婆喜欢呢“算了,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吃吧”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张纠结的脸,不知道还以为我要毒死你呢”唐暖央看他一脸委屈相,就想笑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就天天以折磨老公为乐趣吧”洛君天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欢乐的笑笑“那是——,简直是乐趣无穷啊”。

    “没心没肺的女人,我的命运也太悲惨了”。

    “走吧——”唐暖央拖着洛君天的手臂,来到楼下。

    推开店门,洛君天护着唐暖央走进去,为防止有人撞到她的肚子,他一直用手挡在她的肚前,那小心翼翼的动作很是滑稽。

    店里的客人都朝他们看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啦,放上来吧,很丢脸哎”唐暖央拉了拉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哪里丢脸了?”洛君天不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易碎品,别人有长眼睛,不会故意撞我的,你没发现,大家都在看着你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长的太帅了!”。

    哎,她还能有什么好讲的呢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阵的无语,原来自大狂是神经病的亲家。

    点完了餐,洛君天从皮夹里掏出金卡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们收现金”收银员礼貌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回卡,掏了一张全新一百递给她,收银员动作快捷的找了他23块。

    看着这又是硬币,又是旧塌塌的两张10块,他明智的收起皮夹,端起餐盘“不用找给我了!”

    他想像着那纸币被许多人摸过,残留了万千的细菌,放进他的皮夹里,也污染了他的皮夹。

    那收银员拿着这钱,朝着洛君天比了比“先生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给我吧——”唐暖央接过钱,放进包包侧袋里,真是受不了他了,走到哪都是一副少爷脾气。

    洛君天悠闲的坐在那里喝着冰咖啡,看着唐暖央吃的无比的香,他不禁问“真有这么好吃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世界上什么最好吃么?”唐暖央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,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讥饿最好吃!我现在饿了,当然吃什么都觉得美味喽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”洛君天轻笑起来。

    那温柔又迷人的笑意,直到把对面那两个女高中生给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让我也尝一口吧”洛君天放下杯子,撒娇似的靠过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把手里的食物往后缩“要吃你自已买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小气了吧,让我吃一口,看看好不好吃,我才能决定买或是不买啊”洛君天理由充分,拉过她的手,在她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着被啃掉了一大块,顿时气结“洛君天——,你怎么不干脆一口整个吞掉算了呢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那里满足的咀嚼着“嗯,味道不算太恐怖!”特别是沾了老婆口水的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哦,要吃你自已去买,不许跟我来抢”看他的表情,好像还要来吃似的,她连忙把手机的食物藏远。

    原本洛君天没有嘴馋到要跟她抢来吃,不过她可爱的表情,让他起了玩性。

    “老婆,一起分享吧”洛君天靠过去又咬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唐暖央正想要骂他,气一沉,把汉堡塞给他“整个都给你,可以了吧,幼稚的家伙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着汉堡,突然间,发现周围的人都在偷笑,这才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音乐会7点半开始。

    等到外面的人陆续进场,一般来听音乐会都是比较高雅的人士,素质相对也是较高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找到位置,让唐暖央先坐下来,之后自已才坐下。

    大幕拉开,悠扬的音乐响起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跟着音乐听的如痴如醉,没有人东张西望的,表情都很专注,这不仅是对自已的尊重,更是对音乐家的尊重。

    近两个时的音乐会结束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起身,随着人流往走。

    唐暖央朝着张望,忽然间,看到一个熟悉的侧脸,因那人在前面,没能看到她,因此她只好叫了一声“斯耀——”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的这一声,惹了来三个方向的目光。

    前面的那个身影最先转过来,安斯耀看到唐暖央,先是惊讶,然后浅浅的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他转身,唐暖央才瞅见站在他身侧的气质女人,才反应过来他是在约会,哎呀,早知道就不叫了,她也真是太八婆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表情微微一沉,朝着唐暖央不快的看了一眼,他对安斯耀待见不起来,老情敌加伤害他妹妹,这双重可恶的罪证,让他怎么喜欢的起来。

    人都到了大厅。

    安斯耀带着女伴向唐暖央他们走去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方向,也分别有一男一女走过来。

    四人同时站在洛君天跟唐暖央面前时,所有人皆是一怔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跟洛宁香是听到唐暖央的声音才看到他们的。

    而安斯耀则不知道洛宁香也会出现。

    洛宁香也不知道会看到安撕耀,而且还看到他带着女伴,最倒霉的是还看到了欧阳墨城,她感觉自已快要无法呼吸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也对洛宁香跟欧阳墨城的出现而感到意外,他们简直要怀疑这两人是来约会的,可是从不同方向过来这点,足可以证明他们是各自分开的。

    今天这音乐会,还真是蛮多人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总裁,夫人,宁香小姐,想不到你们也来听音乐会了,早知道的话,跟你们坐一起好了!”欧阳墨城轻松的笑道,眼睛看看洛君天跟唐暖央,又在洛宁香跟安斯耀身上来回打转。

    安斯耀一眼就认出欧阳墨城,浓眉微皱,是那天在宴会上把洛君天给强~奸了的同性恋,他对他记忆太深刻了,不过看上去,他们关系还很好的样子?!

    “就是说啊!”唐暖央不自然的笑笑。

    天哪,这真是宇宙无敌最尴尬的时刻。

    洛宁香白了欧阳墨城一眼“早知道你也会来,我就把票撕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才后悔,貌似已经来不及了”欧阳墨城悠悠一笑,很是愉快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去——”死字洛宁香卡在喉咙里了,因为她想起安斯耀还站在那里,她不想让他看到她粗鲁野蛮的一面,尽管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,她的心痛的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盯了唐暖央一眼,看,这事都是你惹出来的!!你不叫就不会引来这么多人啦。

    唐暖央对他投以可怜兮兮的眼神,我要是知道叫这么一声,会引发这么可怕的蝴蝶效益,打死她也不会叫。

    哎,他们心里同时叹息,好混乱,也收不了场了。

    洛宁香调正面部表情,展现出甜美可人的一面“斯耀,你也来听音乐会啊,这位小姐是?”

    心里滴着血,脸上撑着笑,这就是她现在的心理写照。

    安斯耀回神,帮身旁的气质美人介绍道“这位是原小姐!”

    “你们好!”原紫乔微笑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哦,是原小姐啊!”洛宁香牵强的笑了笑,比哭还要难看,其实她心里想要问安斯耀的是,你们是不是来约会的吗?为什么你要跟别的女人约会?我哪里比她差了!

    “宁香——”唐暖央看的出洛宁香心里的难爱,她爱斯耀,爱的疯狂,爱的宁可不要尊严,这些她都看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噢,嫂子,你今天还真漂亮,衣服很适合你”洛宁香努力的表现出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边有间咖啡厅,既然大家都认识,就过去坐一坐吧”欧阳墨城提议。

    洛君天瞪他,坐什么坐,没看出这糟糕的气氛么。

    或许是谁都不想当逃兵的心态,此话一出,竟也不没有人反对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咖啡厅里。

    “还有三个多月就到预产期了吧”安斯耀笑盈盈的看着唐暖央,目光一如既往充满感情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唐暖央笑笑。

    “那时侯是秋天了,时间过的真快”安斯耀随性的说道,拿起咖啡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洛君天坐在一边,双手环着胸,对安斯腰是横看竖看的不满“安行长,你几时结婚啊?作为我老婆的老朋友,我们也能轮的到喝一杯喜酒吧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埋头吃冰淇淋的手一抖,眼睛里白雾雾的一片,一滴眼泪啪嗒一声掉在冰淇淋上,融化了。

    她勺了一大口送进嘴里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瞅见洛宁香的举动,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:香草眼泪冰淇淋的味道怎么样。

    洛宁香一看,斜视了欧阳墨城一眼,用力的按着手机屏幕,回了一条:很好,好的不得了,好的不能再好了!

    哇,还真是冰火两重天!欧阳墨城看着信息,笑的欢乐极了!

    “如果我结婚的话,一定会请你们的”安斯耀回应洛君天的话,其实这位原小姐,是姐姐安排的,骗他来说听音乐会,到了才知道,原来是给他介绍女孩子。

    不过似乎,他也没有向这里任何一人解释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那也要记得请我,我们——,我们也是朋友啊!”洛宁香握着拳头,不知哪来的勇气,抬起头正视她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她也有好好想过的,然后告诉自已不要怨谁了,爱就是爱,不爱就是不爱,强求不来的,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很痛。

    安斯耀望着她,沉默了几秒,而后回答“好,也请你!”

    洛宁香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一眨眼,眼泪就成珠串的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宁香,你不要哭,这里这么多人,多难看——”唐暖央快速的抽了几张纸巾,胡乱的给她抹了抹。

    她有丝责怪的看着安斯耀,这家伙,难道看不出她刚才的眼泪都涌到眼眶了,哪怕什么也不说也行,可他偏偏就是说了这么无情的话,哪个女人能受得了。

    那位原小姐多少也看出些端倪“安先生,抱歉,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,下次再联系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!你慢走!”安斯耀稳如泰山的回答,连头都没有转。

    原小姐起身,对洛君天他们礼貌道别后才离开。

    洛宁香仍旧坐在那里掉眼泪。

    唐暖央束手无策了,洛君天脸色越来越难看,欧阳墨城则是事不关已似的品咖啡。

    安斯耀心里无奈的轻叹,拿手深蓝色的方格子手帕递上前“擦擦吧——”

    洛宁香看着这条手帕,拉住他的手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坏,因为我爱你,所以你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欺负我了么,我也有脾气,我也有尊严的,为什么你宁可给别人机会也不给我,为什么,为什么,你告诉我为什么”。

    她哭的更凶了。

    完全无所顾忌的放开的哭了,好似要把心里委屈与痛苦,一鼓脑儿的哭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,对不起——”安斯耀唯一能说的,也只有这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是对不起我,你这骗子,坏蛋,你说你爱我的,结果你是为了我嫂子,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恨你么,可是,可是我又不想去恨你,我只是想,有一天你总会看到我的好,呜,,,,”

    唐暖央不敢去插嘴,她不能代表他们任何一方来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洛君天揉着太阳穴,猛然间吼过去“洛宁香,你到底羞辱自已到什么时侯,你这么不自爱,到底要怎样才肯明白,你要是在这么没脸没皮的哭下去,改天我把安斯耀给杀了,看你还爱不爱”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在安斯耀离开那会,他已经说了无数次,可妹妹就是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洛宁香被哥哥的怒气吓的哽咽都哽咽不出了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语气好一点行不行,我都快被你吓死了,神经病啊你”唐暖央责怪的拧了一下,他突然那么吼出来,让她也没心理准备的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安斯耀把手抽出来“宁香,我只能对你对不起,除此之外,我无能为力”。

    他的话完全之后,迎来了一阵的死寂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从进来就没说话,置身事外的欧阳墨城以说笑的口吻说道“能容我冒昧的说一句么,安斯耀先生,你真的很不会拒绝女人,如果你不爱她,就不要对她那么好,让她心里觉得还有一丝希望,我教一招吧,拽起她的头发,狠狠的甩她两个耳朵,再加一句,女人,我不爱你,给我有多远滚多远,不要再缠着我,再见!我保证她再也不会缠着你!”

    洛宁香一听,原本伤心的心情顿时被火焰所代替,憎的一下站起来,把包包砸向欧阳墨城“你个雌雄合体的阴阳师,去死吧你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