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用钱摆平,孕检,欧阳墨城被挟持!

用钱摆平,孕检,欧阳墨城被挟持!

    洛家的人盯着屏幕,集体大抽气。舒榒駑襻

    竟然,,,竟然,,,群发出去,郭惠宜这次算是身败名裂了!

    “噢——”洛诗菲惊惧的大叫,慌忙按着电脑“怎么回事,怎么回事,我,,,我不是故意的,我就拍了一下,怎么就发出去了呢”。

    “什,,,什么?你说什么?”郭惠宜脑袋轰的一声,脸色惨白死灰,扑到电脑前,看到自已的性~爱视频已经群发出去了,发疯一般的大叫“不——,不——,不要发出去,不要发出去啊”。

    她又哭又叫,接近崩溃的边沿,拿起电脑砸到地上,用脚踩烂,好像这样子就能阻止互联网的传播似的,可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,已经发送出去的东西,是不可能单凭砸掉电脑就可以阻止的妍。

    洛诗菲也吓的愣愣的站在原地,她不是存心的,就算在怎么讨厌这个女人都好,但是她也不会拿洛家来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郭惠宜,你,,,你这样子没用的,我会补救过来”洛诗菲接近她,小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,洛诗菲我要杀了你——”郭惠宜拽住洛诗菲,发了狂一般的瞅她的头发,掐她的脖子疃。

    她完了,全都完蛋了,一无所有了,,,,,

    保镖忙过去救洛诗菲,把两个扭打在一起的女人给拉开。

    洛君天烦恼的按揉着太阳穴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是哭笑不得,原本可以无声无息解决的事情,这下子要闹大了,她看洛君天的表情,就知道他心烦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,洛子龙,洛诗涵此刻也只能用无语来表达此刻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可都已经发出去了,还能怎么办呢,就比如杀了人,人都已经死了,想救也救不活了一样,这是一件不可挽回的事。

    郭惠宜被保镖架着,仍旧疯狂的挣扎,手指跟枯爪似的僵硬凌厉,明明敌不过男人的力量,可那架势,似是要立刻把洛诗菲撕成碎片一样,很是恐怖。

    “洛诗菲,我一定会杀了你的,你这死三八,你等着,我不会放过你的”。

    洛诗菲见这样的郭惠宜,心里有点发毛的缩到保镖的背后“是你先说了那么嚣张的话,我才会生气,才会不小心按错的,所以说,这都是你自已的错”。

    “我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,洛诗菲”郭惠宜的整张脸都变的扭曲,杏眼爆出的模样,活像个索命的女鬼。

    洛诗菲吞了吞口水,逃到洛君天他们那边“表哥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洛君天淡淡的看着她,面无表情,有气无力的回答“凉拌!”

    洛诗菲的表情顿时愁苦起来,她知道表哥已经被她给气死了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嘛!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爆脾气,总是冲动行事”洛诗涵推了一记洛诗菲,骂她的同时也替她着急,这郭惠宜好比是死刑犯,什么事都做的出来,下地狱也要拖个人一起去,闹不好真的会杀了诗菲。

    “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,君天,想个办法吧”唐暖央用手肘碰了碰洛君天。

    “表嫂,谢谢你”洛诗菲双手合十,感激着唐暖央,心里对她也是大大的改观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没办法,就算唐暖央不说,也只能他来解决。

    “把郭惠宜带过来!”

    控制着郭惠宜的两个保镖把人押到洛君天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欺人太甚了,我不会让你们洛家好过的,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——”郭惠宜哭着稀里哗啦,眼泪鼻涕全都来了。

    她好后悔,早知道惹上洛家下场会这么惨,不仅没有得到想要的,还赔上了自已的事业,早知如此,打死她也不会跟洛家这群魔鬼打交道,一个个都是恶魔。

    洛君天把长腿悠闲的叠起,淡定自若的开口“老实说,以你的力量,是不足以跟洛家对抗的,你倾尽全力,对我们来说也不过是伤到皮毛而已,不过我实在没有闲暇的功夫来处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,视频发出去了,我也无能为力,不过确实也是过分了点,因为这原本是已经谈判好的事嘛,这样吧,我给你一笔钱,你离开这座城市吧”。

    钱是可以让人开心,化解愤怒与绝望的最好良药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他很有自信,特别是对于像郭惠宜这样虚荣的女人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当洛君天说给她钱之后,郭惠宜整个人瞬间就安静下来了,也不哭了。

    “能,,,,能给多少?”她期待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多少?”洛君天故意这么反问她,想要听听看,这女人胃口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随我开价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先听听看”洛君天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。

    可郭惠宜以为他这么说是肯定的意思,心想洛家富可敌国,资产早已是无法估量了,一定要狠狠的敲上一笔“我要2亿!”

    洛家这边的人皆是一怔!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,2亿?!你怎么不说20亿呢?”向来性子火爆的洛诗菲,又忍不住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郭小姐,说话要懂分寸”洛子龙也着实被数额给惊到了,打发女人什么的,最多也就2000万吧。

    “郭小姐以为2亿是哪家小狗的名字么,这么轻易就说出来”洛诗涵讥讽。

    唐暖央以与他人不同的口吻劝道“郭小姐我觉得,你再想一想,找个合适的价码为好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又是什么态度,越有钱的越小气,对洛氏来说,2亿只是口香糖的钱而已”郭惠宜理由气壮的说道,看向一直没表态的洛君天“你不是说任我开嘛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脸上带着隐隐笑意,眉头轻皱,快要笑出来似的“我只是说,可以先听听看,我可没说任你开”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郭惠宜感觉自已被戏弄了。

    “给你1000万吧,够你买一套单身公寓,吃喝玩乐了,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码,也算是替我们诗菲这不小心的一拍买单了”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洛诗菲的愤怒一拍,价值1000万!

    洛诗菲红着脸,羞愧的把脑袋给底下了。

    “才1000万?你打发叫花子啊?就算讨价还价,你杀价杀的也太低了,1亿,不能再少了”郭惠宜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500万!再不满意的话,就一分钱也不给你,大不了我就废点神,而你呢,就真的身败名裂,一无所有了,决定权再你手上,给你10秒钟考虑”洛君天脸色沉冷,笃定。

    郭惠宜心里不甘心,可眼看着硬闹下去连1000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1000万就1000万,立刻开支票给我”最后的三秒,她心里有了决定,快速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表情一松,拿出支票本,龙飞凤舞的开了一张支票给她“拿了钱就快走吧,走的越远越好,最好去韩国整个容,换张脸,让别人认不出你来”。

    郭惠宜飞快的拿了钱离开。

    对于送走这个瘟神,洛家集体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拿了钱,她应该不会再闹事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想不会了,爆发了这么大的丑闻,她无法在娱乐圈,乃至社会上立足,也知道斗不过我们洛家,拿了钱,她还不马上逃跑”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总算可以安心了”。

    大家伙相视而笑,这一夜闹腾的可真是精彩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第二天,网上关于郭惠宜的视频的点击量,已超过千万。

    大街小巷,电视,报章杂志,到处都是渲染这件事,几乎到了无人不知的热议话题。

    李姐跟那石导,吴编剧也一夜之间名誉扫地,成过街老鼠。

    娱乐圈像他们这样的很多的人很多,但是被这样曝光出来的确是罕见,丑陋的让人恶心。

    而郭惠宜,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,记者堵她家的时侯,早已人去楼空了,没有知道她什么时侯逃走,为何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逃走,她又去了哪里,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成了迷。

    洛子赫在家里萎靡了一整个星期,上不班也不上网,任何关于郭惠宜的消息,他都不要听。

    失恋,总归是一件让人痛苦的事,特别是真的有爱过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对洛君天而言,总算是排除了这个破坏他们夫妻感情的潜在地雷。

    “我跟医生通过电话了,她明天会过来给你做孕检,听说这一次能知道宝宝的性别了”洛君天颇为高兴的把这个事告诉唐暖央。

    “看把你高兴的”唐暖央失笑,走过去勾住她的脖子“如果不是女儿的话,你会失望么”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洛君天颇为认真的想了想“失望多少会有一点,不过我仍旧会很爱咱们的孩子,如同我们爱澈澈一样”。

    “冲你这么会说话的份上,赏你一个吻”唐暖央惦起脚,亲了他一口,这家伙长的还真高,她穿着拖鞋,只到他肩膀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她的嘴唇离开之后,他又跟下来亲了她一口“你这么乖,我也赏你一个吻”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洛氏。

    郭惠宜的性~爱视频,导致洛氏也受到了负面的影响,广告被撤销,消息虽已封锁严密,可仍旧流出她跟洛子赫交往的照片,前期广告上的投入已经花了不少的钱,这回撤销广告,又重新找人拍摄,又是一笔支出。

    目前还要与郭惠宜所属的公司商洽解约金的事情,洛氏有理由对其经纪公司提出索赔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洛君天预料到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去解决吧,欧阳律师,让我看看你能为我抛头颅洒热血的忠诚”洛君天打算好好使用他一回“记住,没有全胜就不用来见我了”。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!”欧阳墨城并不把这种案子放在眼里,不过他倒是对郭惠宜被人拍下视频的事情很好奇“总裁,话说,这郭惠宜该不会是得罪了你,才落的这个下场的吧!”

    洛君天不置可否,只是对他幽幽的冷笑“你如此得罪我,你的下场肯定会她要惨的多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故作害怕的抖了抖身子“总裁大人,我真的好害怕哟,怕的我都想要过来抱你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额边的青筋隐约间已经爆起,低头翻看文件,清晰冷然的吐出两个字“滚出去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总裁你真是没有幽默感,那我出去了”欧阳墨城站起来,头跟着身子侧过去了,又缓缓的转过身来“对了,听说你在找吴律师,要不要我把他的地址告诉你?”

    洛君天在心里冷冷的笑,还真是有够嚣张的“你这话说的太晚了,吴律师已经在回国的路上了”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我也很想跟吴律师续续旧呢,到时他回来了,叫上我吧”欧阳墨城谦逊的说道,转过头去,提步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洛君天将手里文件向前砸去,用力的扯松领带,这死变态总能激起他的火焰,嚣张的令人发指,奶奶的,不整死欧阳墨城,他就不姓洛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洛家一楼左侧房间,妇科医生在里面准备就绪,等着唐暖央下来。

    三楼卧室,唐暖央换上了白色的运动衣,跟洛君天一起下楼去。

    “这医生未免也来的太早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昨天医生有交代,今天要验血,必须空腹,若是来的太晚,你跟宝宝可都要饿着了”洛君天体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,是这样啊!”唐暖央明白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的孕检,井然有序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做b超的时侯,洛君天就坐在旁边看,他惊喜指着屏幕上那似是人形的东西,惊喜的叫道“这是宝宝么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洛少爷,这砰砰砰的声音,就是孩子的心脏声”坐b超的医生微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真是神奇——”洛君天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此刻心里的感受,开心,柔软,幸福,感觉整颗心都化作一场的甜滋滋的温热甜汤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侧过头去看屏幕,只可惜她这么躺着看不到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了一会问道“能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么?”

    “是个男孩!”医生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男孩啊——”洛君天愣了一会儿,他以为自已在听到男孩会很失望,不过事实上好像并没有。

    唐暖央躺在那里不由的偷偷笑了,谁让他的表情那么的滑稽呢。

    孕检结束了,唐暖央坐在后花园里吃东西,最近特别容易就饿了,而且吃什么都觉得香。

    “知道是儿子了,要不要先取好名字?”

    “两个儿子,以后这遗产该怎么分才好呢?”唐暖央答非所问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洛君天无力了“喂——,我还没死呢,你就开始想怎么让儿子分瓜我的财产了?”

    “迟早一天的事啊,你跟我老了,儿子们继承洛氏,可一碗水要是端不平的话,会怨恨我们的,这一点是最难的”说她杞人忧天的过早了,可一天一天的很快的。

    “谁来继承这个问题,我可以现在就回答你,很简单,谁更适合,更有这个实力,我就让谁继承,我决定不会因为比较疼哪一个,就随意交付出江山的,这是爷爷,太爷爷,我们洛家世代的心血,我可得很谨慎”洛君天理性回答。

    唐暖央嚼着嘴里的食物,叹息“哎——,他们的命运还真是残酷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双手环胸靠在那里“残酷是男人必须要面对的,总不能把男孩子当温室花朵养吧,以后能成什么大器”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现在突然很想把肚子里儿子变成女儿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肯定会把孩子宠坏”洛君天刮了一下唐暖央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,我的愿望只有一个,就是希望他们能健康快乐,让他们去选择做自已喜欢做的事,无论是什么都好,我都会支持,并告诉他们,一定要做好,这样就够了”唐暖央温柔而又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搂过她“看来我老婆,不仅是个慈母,而且还是个开明的慈母”。

    “想着他们现在的模样,感觉长大还是很遥远的事情”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说遥远,记得伊容么,明臣慌慌张张抱来洛家的时侯,那仿佛就是昨天的事,可是一眨眼,她都要生宝宝了,你想想,伊明臣升级当外公,我们也升级当外公跟外婆了”。

    说起伊家,唐暖央就只有嘴角抽筋的份“父亲17岁当爸爸,女儿18岁就要当妈妈,像他们这样,完全是扰乱生活的正常次序嘛”。

    “也是,28岁就轮到当奶奶是挺夸张的”洛君天想起伊明臣苦恼的脸,也想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伊容跟柳玄月怎么样了?”自从那天后,她就没有听到过他们的消息,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听伊明臣说,柳玄月的父母去过了,不过隔天下午,两上小家伙就全都离家出走了,到这会也没有找到人”洛君天把知道的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离家出走?他们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”唐暖央被惊到了。

    “更加天不怕地不怕的是他们的父母,知道他们离家出走后,反而很淡定的说,随他们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——”唐暖央简直要怀疑,这几个父母是不是都被气的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,我也不想管了,感情问题还是让他们自已去处理的好,吃东西吧,别傻在那里了”洛君天当她是小孩般的敲了她一记,宠溺之情了然于脸上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前往郭惠宜经纪公司,与对方律师进行第两次会面的欧阳墨城,在电梯里被人劫持了。

    一把亮闪闪的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“到地下车库去,快按键,要不然我一导割断你的喉咙”。

    “我按,你镇定点——”欧阳墨城屏息,冷静而又沉着按下最下在负号1的按键,一边大脑飞速的运转着。

    身后这女人是谁?为什么要劫持他?出现在这里,莫非是与案件有关的人?

    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,只是他的抗压,抗恐惧能力都比一般人要强,因此,他能很好的控制自已,保持清晰的头脑。

    电梯门开了,地下室的阴凉之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走出去”那人推了推欧阳墨城的背脊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听从的往外走,按她推的方向走,进入到一间堆放清洁工具的小屋里。

    那人把门锁上,开了灯“坐到那边去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你把刀先拿开,我才能走吧”欧阳墨城眼睛往下方垂了一下,嘴角多了一丝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放下了刀,那人用力的将他往前推去“坐下,去坐下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别激动,我会去坐下的”欧阳墨城用话稳住她,走到那脏脏的椅子前,转身坐下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人穿着藏蓝色的运动服,头上戴阒帽子,非常低调且不显眼的衣着,她低着头,所以他看不清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把我带到这里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告诉你,放弃打这场官司吧,我手上有证明洛氏才是导致视频外泄的证据,所以你们是赢不得了的”那女人刻意压低着声音,铮铮有词的说道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稍想了想,便听出这里头的破绽“如果你有证据,为何不直接拿给对方律师呢,那样更加省事”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也不想让公司胜”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奇怪了,两头都不希望胜,那你想要什么呢?而且你若是不把证据给公司的话,我这官司肯定要打下去的”欧阳墨成笃定的回答,一边对寻找着她的目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,若是你继续,一定赢不了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又思考一番“莫非你想留这证据,另有他用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知道!”那人的声音,有一丝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想用这个证据来卖个好价钱,如果是那样,不如卖给我吧,洛氏出得起这个钱”欧阳墨城想到了这一层上,看她的身高还有胖瘦,他心里隐隐猜出了谁“李姐,把帽子拿下来吧,戴着多热啊”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的女人身形一怔,抬起头来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我想全城应该没有不认识你李姐的吧,你做为压轴出场的人,精彩程度比那两个大叔要好多了,我又怎会看走眼呢”欧阳墨城微笑道,打量她一会,他站起来“别跟经纪人做生意了,给我吧,想要买多少,随你开,不过首先,我要看一看这证据”。

    李姐有些犹豫,她本想让他们先和解,然后在趁机敲经纪公司跟洛氏一笔,就人间蒸发,可似乎,都被这男人给看穿了,不亏是金牌律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