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酒店惊人画面,谈判,不小心按错!

酒店惊人画面,谈判,不小心按错!

    洛子赫没有再说话,拳头握的紧紧的,眼神也是闪躲不定,这一刻,他有些明白过来表哥要说出来吃饭的理由了。舒榒駑襻

    他不想看下去,没有勇气看下去,可是他又逃不开,心里有一股力量压制着他的身体,让他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子赫,放轻松点——”洛君天对他露出安抚般的笑意。

    洛子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语气压抑着内心的沉重“不用按着我了,我不会过去的,我知道该怎么做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对其还按着洛子赫的洛子龙使了个眼色妍。

    洛子龙也心领神会,把洛子赫放开,坐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郭惠宜那一边,上演的戏码,已经越来越限制级了。

    “郭小姐,不如吃过饭,我们到酒店去看看剧本吧,有哪里不满意,也好让我们编剧马上给你修改,你说好不好”悫。

    “当然好啦,对了,我还没有给编剧敬过酒呢”郭惠宜站起来,千娇百媚的走到编剧身边,假装喝多了,大胆的坐到他的大腿上“吴编剧,我敬你一杯”。

    这种送上门的便宜,谁不会占,吴编剧也不客气,一把搂住她的腰,往她的臀上摸去。

    如此明显的举动,坐在对面的李姐确是完全的视若无睹,石导演的笑容中,也变的淫秽赤~裸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郭小姐跟我们吴编剧也很投缘,不如这样吧,待会我们一起去酒店,李姐你也一起去,剧本有哪里不满意,直接让我们吴编辑修改嘛”。

    “石导你都开了金口,我能不答应嘛”李姐献媚又意味深长的笑着,她当然知道这两个老色鬼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在娱乐圈就是如此,有付出才有回报,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。

    四个在在那里都笑的开心极了,最后郭惠宜开脆坐在两个男人中间,以醉酒,无力反抗为借口,任摸任亲。

    洛家那边的人,看的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在这里,就玩4~p吧?”洛诗菲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“4,,,4~p?那,,,那不会吧,这里可是公共场合,起码也该找个隐蔽点地方吧”洛宁香说的脸都要红起来了,她对男女之事,也仅限于之前跟安斯耀,这么没底线的玩法,她虽然知道,可却是第一次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老家伙控制不了,等不及了,这也是完全有可能,没想到这郭惠宜,哎——,子赫啊,这女人你要娶回家,闹不好以后到处都是连襟”洛子龙真是为弟弟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这话听的其他人也全都汗哒哒的。

    洛子赫则是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挨到洛君天耳边“这导演跟编剧是你安排的?”

    洛君天听完,把嘴巴贴到唐暖央的耳边回答“我只是说如果由郭惠宜来出演女主角的话,我会考虑投资,我可什么也没做哦”。

    他无辜的笑笑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他的表情逗笑了,还真是狡猾!

    其实,洛君天没有说的是,办法是洛云帆想出来,不得不说,这老狐狸在使阴谋诡异上面,很有一套。

    洛云帆坐在对面,也不去看郭惠宜那边的进展,也不抬头去看洛君天跟唐暖央,只是一个劲的喝酒。

    郭惠宜那边的午餐结束了。

    郭惠宜由经纪人李姐扶着走到前面,而导演跟编剧则是走在后面,四人有说有笑,满面通红的。

    “哥,他们走了,接下来怎么办,继续跟着他们么?”洛宁香紧张的问。

    “宁香,跟踪这种事情,不需要我们亲自做的”洛君天悠然的浅笑“来,光看了半天,什么东西也没吃,我们先吃饭”。

    他带头拿起刀叉切下一块牛排放到嘴里,食欲很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跟着拿起刀叉,想着洛君天一定安排好了眼线。

    饭吃到一半,洛君天接到了电话“好,我知道了,把影像接到电脑上吧”。

    影像?!

    这两个字让洛家所有人耳朵瞬间竖起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——”洛君天站起来的,帮老婆拉开椅子,拉起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啊?”唐暖央替大家问。

    “餐后娱乐,我带大家去看电影”。

    电影!!!

    所以说,成年人的思想就邪恶,洛君天一说,10秒之内,脑海里几乎全都冒出色情电影的画面。

    洛云帆低头暗笑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不去看——”洛子赫怕呆会自已会吐血身亡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表哥难得请你看电影,我的面子你也不给么”洛君天驳回他的请求,只有最深刻的痛,才能让人清醒,不再自欺欺人,他是为了他好!

    “不是,可是表哥我,,,”洛子赫心里很纠结。

    “男子汉大丈夫,别像女人似的扭扭捏捏,走吧”洛君天不给他有逃避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行9个人走出餐厅,回到车上,去到一家高级会所里,进了一间包厢。

    洛君天命人打开笔记本电脑。

    大家眼睛集刷刷的盯着屏幕,妈妈咪啊,跟兄弟姐妹一起看a~片的心情,真是即紧张又刺激。

    洛君天特意让洛子赫坐在电脑正对面。

    他要让他张大眼睛看清楚,没什么比眼见为实更能证明。

    画面上是酒店的房间,焦距对准的大床。

    约过了两分钟,画面内出现了嘈杂的声音,接着四个人便出现要画面里,这不是别人,正是郭惠宜跟她的经纪人,还有导演跟编剧。

    郭惠宜倒在床上,似是比刚才还要醉了。

    两个老男人迫不及待的扑上去,一个亲她的脸,另一个直接摸入她的腿~间,那个李姐则是淡定坐到一边,从包里摸出香烟来抽,对于眼前的事情好像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“导演你们好坏,不是说要看剧本嘛,让人家起来啦”郭惠宜柔若无骨的挣扎着,她根本没有醉,她是故意装出无力反抗的模样。

    男人嘛,适当的反抗会让他们觉得更加乐趣无穷,以后拍戏的过程,难免还要在玩上几次,一次就让他们玩腻的话,难免会被剧里的其他女演员有机会抢她的戏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在跟你们谈剧本啊,在这部剧里有一场床戏,想跟惠宜你一起试试戏呢”。

    “来吧,宝贝,我们会好好的教你的”。

    这导演们上床的借口还真是如出一辙!

    “人家好害怕,不要,不要啦——”

    郭惠宜扭动着身子,惶恐的摇着头,挡前自已胸口,两个男人拉开她的手,一个钳制住她,另一个则是脱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此等***,刺激的两个老男人受不了脱下了裤子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画面中的三人就全都赤条条的了,白花花屁股在屏幕着晃。

    一个主攻她的上半身,跟她舌吻,粗暴的揉着她的胸口沉甸甸的两团,另一个用手指捣鼓着她的下半身,还弯腰去舔。

    “啊,,,,啊,,,,”郭惠宜表情迷离嗷嗷直叫,十分享受。

    唐暖央恶心的看不下去了,把视线移到别处。

    洛君天,洛云帆,洛子龙这三个男人倒是一副沉着冷静的模样,而洛宁香她们几个女人则是看的表情纠结,恶心的同时,又移不开心眼睛。

    最可怜的是洛子赫,气虚的快要接氧气了。

    淫糜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。

    看到两个老男人压着郭惠宜的腿,一前一后同时骑在郭惠宜身上时,洛君天他们也看不下去了,如果是单纯的影片还好,问题是这里面的人他们认识,就感觉跟吃到苍蝇般的作呕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同时被这样,她不痛么,不会死掉么?”洛宁香露出用一种看外星生物的惊奇目光。

    洛诗菲喷笑“我说宁香,这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嘛,你就别装纯了,她后面早就被开过苞了,看那表情,分明很爽”。

    “咦,,,脏死了,恶心,变态——”洛宁香抖了抖身体,跑出去,她不要看了。

    “她还真不知道啊”。

    从开始到结束,持续了20分钟。

    这哪是餐后娱乐,完全是餐后催吐啊!!

    “子赫,你现在清楚了吧,这女人为了演艺事业,什么都肯出卖的”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还是清醒,我们也都没办法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想跟天下男人分享一个女人的话,就娶她好了,哪天染一身病给你,哭都来不及”。

    “立刻甩掉她吧!”

    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劝洛子赫。

    洛子赫低着头,双手抓着头发,表情痛苦,他早就不敢看了,光是听声音,他就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他闷闷的出声“你们让我冷静冷静!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了,大家也只好先不说了,相信他这次能够觉悟,把那跟母狗没二样的女人狠狠的甩掉。

    正当要合上电脑,然后离开的时侯,屏幕上又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我的妈呀,不是吧——”洛诗涵不由的捂着嘴,抽了口气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抽气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把头转向屏幕,想着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她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原来,那两个老男人玩够了之后,去浴室洗澡了,而原本坐在一旁的李姐站起来,脱了衣服上床,跟郭惠宜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不仅老少皆宜,还男女通吃,子赫啊子赫,我对你表示一百二十分的同情,你太悲惨了”洛诗菲唉声叹气的看看洛子赫,一个劲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会不会太没有底线了”洛子龙也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大开眼界”连洛云帆都忍不住评价。

    洛君天揉了揉太阳穴,把电脑给合上“今晚回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眼睛”。

    “还得抠出来洗才行”唐暖央超级后悔,跟他们一起来看。

    洛子赫想马上就一头撞死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郭惠宜等下还会回我们洛家的,表哥,我恳求你不要让她进来,说不定会带什么病菌进来,想想就好可怕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听也有理“这倒也是,她待会还要大摇大摆的回我们洛家,我们总得想个对策才行!”

    洛君天看向洛子赫“郭惠宜是你招惹回来的,你去解决”。

    “表哥,我,,,,我怎么解决?!”洛子赫心乱如麻,没有主意。

    洛君天真是要被他气死了“你是个大人,这种事情不需要我来教你了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现在不想要见到她,见到她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,我真的,,,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的想法我了解了,我来帮你解决,你回家睡觉吧”洛君天酷酷的打断他的话,觉得再多说也是白搭“送三少爷回家!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保镖点头“是!”

    他走过来,扶住一蹶不振的洛子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我去照顾我二哥”洛宛馨跟着去了,他们兄妹真是可怜,她被男人骗,他就被女人骗。

    包厢里面现在还剩下洛君天,唐暖央,洛云帆,洛子龙,跟洛诗菲,跟洛诗涵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怎么办?杀去酒店么”唐暖央问,看着洛君天。

    “这会那郭惠宜还要酒店跟女人苟合呢,我们冲进去抓他们个现形吧”洛诗菲兴奋的提议。

    洛云帆慢悠悠的摇头“我们最好还是不要露面,万一被谁拍到,即使能整治到那郭惠宜,我们洛家也免不了被拉下水”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四叔的话,这样杀去酒店不太适合”洛诗涵也还是比较理性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起茶几上的水杯,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,然后说道“我们可以把她请来!”

    “表哥你是说,把郭惠宜带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洛君天抬手看了看表“这个时侯,应该差不多在被抓上车了”。

    原来他早有安排了!

    洛云帆笑笑“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!”

    “别放马后炮,这一招是我想的”洛君天甩了他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“对啊,你真聪明,不用担心,我没有跟你争功劳的意思,因为我没你那么幼稚”。

    “啊哈,幼稚?!怪不得你看上去成熟的半条腿都要进棺材似的,看来中国的水土你不服,还是去法国吧,在南部小镇随便买片薰衣草花田,独自生活吧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冷冷的扯笑“所以我不想去的话,你把算把我绑去么,要是绑去了我又回国的话,打算找杀手做掉我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保留会这么做的可能性”。

    两人在目光在空气中接触,火光四射。

    洛子龙他们全当没看见,没听见,帮谁说话都是错。

    唐暖央是有心想开口,可又发觉她要是说了,那也是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气氛一直僵着,没有化开的意思,其他人也是干着急。

    “那,,,那个,四叔,我妈不是说让去相亲嘛,你可别忘记了”洛诗涵结结巴巴的说道,以转移目前这种不自在的气氛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听,绿眸一亮,挑高着眉头说道“如果你相亲成功,打算结婚的话,我可以让你留在家里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嗤笑,自大的家伙“留在家或是去法国,相亲成功与否,这些都是我的自由”。

    “就那样吧,相亲成功的话,就不用去法国,给你一个月的时间”洛君天自说自话,表情笃定。

    洛云帆不以为然的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是不顾对方说的狠话,自作主张,把对方当成是空气。

    一山难容二虎这话,是真理!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酒店。

    李姐还跟郭惠宜在床上,李姐其实是个女同性恋者,在造星方面非常有手段,郭惠宜本身并非喜欢女人,但李姐高超的床技,总能使她飘飘欲仙,久而久之,也就不排斥了。

    正在她们用***用具玩的欲仙欲死的时侯,门突然给撞开了。

    两个戴黑超的高大西装男,面无表情的进来,把床上的两个女人给拖开,最有喜感的还在于,那条从她们身体里掉出来的东西,滚到地上,活像根马鞭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你们是谁啊?”郭惠宜吓的大叫,人还在***之中没有彻底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黑超男把衣服扔给她“穿上!”

    李姐光着身子,大无畏的撞过去“有本事你们用手碰我们一下啊,我们就是不穿衣服,我要告你们性***扰”。

    在浴室洗过澡正准备出来的男人,听到外面的声音,就躲在里面不敢出去了。

    郭惠宜看到黑超男似乎是后退了一下,以为他们怕了,也跟着冲过去“你们在不出去,我们可要叫了”。

    黑超男隔着黑茫茫的镜片对看一眼,像是在确实作战计划般。

    在眨眼之间,他们就把李姐给打晕,抓起郭惠宜的衣服,强行给她穿着,用电棍抵着她的后背,把她带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的话,最好给我老实点”。

    郭惠宜还以为抵在她背上的是枪,吓的她冷汗直流,她得罪什么人了,怎么会招惹到这帮黑社会呢“大哥,两位大哥,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?是谁派你们来的?你们,,,你们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问到最后一句,她都快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近40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郭惠宜被带到会所的包厢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洛君天,以及其他洛家的人,整个人呆若木鸡,只听带她来的黑超男,恭敬的说道“少爷,人带来了!”

    这时,她才反应过来,这两个男人不是黑社会,而是洛家的保镖。

    “郭小姐,坐吧!”洛君天嘴角漾开一丝冰冷而危险的笑。

    郭惠宜不动,身后的两个保镖就把她推到椅子旁,将她摁下。

    “知道把你从酒店请来的目的么?”洛君天淡声的问。

    其他人盯着郭惠宜不作声。

    知道她在酒店,肯定是知道房间内发生的事了,对于这个的认识,即使再笨,也能想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,,,你们不能这么做,我的私生活,你们无权过问”她低垂着脑袋,生气而又心虚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们也不想过问,错就错在你的野心太大,跟子赫扯上关系后,还不满足,还想要进一步的勾~引我们洛家的男人,既是已牵扯到一起,就只能去解决它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打开电脑,转过去,推到郭惠宜面前“你跟两个男人,又跟女人的性~爱视频,我已经拷贝成录像,你应该知道,这些若是外流的话,你的演艺事业,可能就画上句号了”。

    郭惠宜不能置信过电脑,看到自已放浪形骸的被两个男人玩弄,看到跟李姐互摸,镜头清楚的看到她的脸,俨然就是一部没有打马赛克的黄~带。

    她瘫软的垂下手臂“你们想要怎么样?说吧!”

    “你要做的很简单,离子赫远一点,刚才他也看了这视频了,原本我是让他自已来跟你摊牌的,但是他说实在无法面对你,也不想见到你,所以才由我出面,洛氏的代言你不用做了,我们会换人,从今之后,不要再来找子赫,不要再来打洛家的主意,一旦被我发现,这段这么精彩的视频,我会发布到全球,让你真正的出回名”洛君天笑意盈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!”郭惠宜几乎想也没想就同意了,她根本不爱洛子赫,这段视频曝光话,她的演艺生涯也完蛋了,洛家没戏,她还可以去找其他的门路,损失也不会很大。

    洛家这边的人纷纷露出笑意,这女人倒也挺识趣的。

    “郭小姐这么爽快,我倒是很喜欢,那行了,你走吧,记住,你的把柄在我们手上,千万不要再伺机耍什么花样,你的命运掌握在你自已手里”洛君天用手指点了点自已太阳穴的位置“你这里要时刻保持警惕”。

    “反正子赫都已经看到了,他也不会再要我,而我也想白费力气,反之,我也要说,如果你们把视频发出去的话,我完蛋了,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的”这段视频对郭惠宜来说,就是定时炸弹,她也害怕。

    “口气倒是不小,你怎么让我们不好过,我们洛家还受你威胁不成”洛诗菲看不顺眼的反击回去。

    郭惠宜看她也一样不顺眼,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她也不用装了“洛诗菲你有什么呀,除了姓洛之外,你也不过就是条寄生虫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洛诗菲拍案而起,拉过电脑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发到网上”。

    “你发到网上,我就黑你们洛家”郭惠宜也被逼急了,主要还是她认定洛家为了声誉跟面子,也是有顾虑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张臭嘴,你以为凭你说说别人就会信?”洛诗菲用力的拍了一下电脑,然后也不知道是按错了哪个键,视频竟然群发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