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修理,证据,圆谎!(5000字)

修理,证据,圆谎!(5000字)

    q

    “让我出去——”郭惠宜往外硬闯。舒榒駑襻

    洛诗菲双臂用力的将她往后推“我说郭惠宜,你现在才想到要逃跑么,敢脱光了衣服在这里勾~引我们洛家的男人,就应该敢于承认才对”。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你不要含血喷人,你看到我勾~引谁了?我不过是来做运动的,让我出去,你让我出去”郭惠宜气咻咻的说道,往洛诗菲的侧面跑,企图能冲到外面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洛诗菲让她给溜过去了。

    郭惠宜大喜,手握住门把,就要开门逃走妍。本书首发[熬夜看书]无弹窗阅读

    “死八婆——”洛诗菲从后面拽住她的头发,扯下她身上的浴巾“来做运动?我看你是来做床上运动吧,还敢跑”。

    “啊,,,,好痛,放开我,放开我,救命啊——”郭惠宜挣扎着,尖叫着,头皮都快要给洛诗菲这泼『妇』给扯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叫啊,最好把我们洛家上上下下的人全部招来才好呢,让大家都看看你这条母狗,是怎么恬不知耻的在这里等男人跟她交~配的”祉。

    “放手,放手,啊——”郭惠宜痛的眼泪流出来了,伸手去挠洛诗菲的手背,长长的指夹嵌进她的肉里。

    鲜红的血从皮肤里层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洛诗菲吃痛,下意识的把手给缩回,看到自已手背上全是血,气的她七窍生烟“『荡』『妇』,你竟然抓破我的手”。

    郭惠宜没空去理她,慌忙开门逃出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——”洛诗菲追出去。

    郭惠宜跑到转角,正好跟从楼下上来的洛宁香撞个正着。

    她吓的止住了步伐。

    而后面的洛诗菲也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前后夹击,两面是墙壁,想要逃脱,几乎就是不可能的,最糟糕的是,她还光着身子。

    洛宁香拎着包包,鄙夷的上下打量着光着上半身的郭惠宜,轻蔑的嗤笑“诗菲,我想待会我们该去洗眼了”。

    站在后面的洛诗菲回应“何止是要洗眼,整个家里都要消毒才对,满屋子都是下贱味”。

    郭惠宜捂着胸口,退也不是,进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对我,如果你们打我的话,我一定会告你们的,你们不要轻举妄动”她害怕了,这里是洛家的地盘,这两个女人又这么泼辣不讲理,她一定会吃亏的。

    洛宁香微笑,走过去,抬起玉手往郭惠宜脸上扇去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郭惠宜被扇的脸别向了一边,洛宁香这冷不丁的一巴掌,打的她嘴角都流出血来,她捂着脸,愤怒的叫道“洛宁香,我要告你!”

    “告我?告我什么,啊呀,惠宜你的脸怎么了,被谁打了呀,怎么我们看都没看见呢?”洛宁香表情一改,故作担忧的望着郭惠宜。本书首发[熬夜看书]无弹窗阅读

    洛诗菲也机灵,暗暗冷笑过后,也装模作样的喊“对啊惠宜,到底是谁打的你,我跟宁香怎么都没看到”。

    告她们?!这不要脸的小明星忘记这里是洛家了吧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——”郭惠宜指着她们的脸,气愤的同时,心里也恐慌起来。

    洛诗菲在后面拍了一记她的脑袋“哎呀,又是谁打的你啊,宁香你有看到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没有看到”洛宁香在前面又往她另一面脸上扇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郭惠宜惨叫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啊,我们家会不会闹鬼啊,怎么惠宜会这么平白无故被人打呢”洛诗菲目『露』惊恐的看着四周,心里却笑翻了天。

    洛宁香甩了甩手,她扇的手心都痛了“这很正常啊,我们洛家的列祖列宗,看到家里来了这么一个***货,企图扰『乱』我们洛家,当然会看不过眼,出手打人喽,不过嘛,要我说,打人终究是不对的”。

    “谁也不是呢,太爷爷,太『奶』『奶』,你们太冲动了,人家会去警局告你们的哟”洛诗菲阴阳怪气的笑着,从后面推了推郭惠宜的脑袋,用亲切的口吻的问道“惠宜啊,要不要我跟宁香一起陪你去报案啊,我们可是目击证人哦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拿起手里粉『色』包包,往郭惠宜身上砸去,一边面容恐惧的喊道“我的手不受控制了,太『奶』『奶』你不要上我的身,你不可以打人,我们洛家都是讲理的人嘛,不要打,不要打,,,,,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啊——”郭惠宜用手挡,一边呼救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已玩不过这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糟了,宁香,我的手也不受控制了,太爷爷也要冲动了”洛诗菲抬起脚来,踢在郭惠宜的肚子上,一边道歉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太爷爷跟黄飞鸿学过功夫的,他最看不惯下贱的女人了”。

    郭惠宜被踢中肚子,痛的连喊也喊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房间睡懒觉的洛子龙,听到外面走廊上已经吵了半天,连用枕头把脑袋捂住都没有,烦的他抓着头发坐起身来,下床,睡眼惺忪,半闭着眼睛开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房间离她们站的地方最近。

    “吵什么啊?”他朦胧的看向前面。

    洛宁香跟洛诗菲看到洛子龙站在那里便暂时停了手。

    郭惠宜捂着胸口的春光,也不管自已此刻的模样有多难堪,忙向洛子龙求救“大哥,救命啊,我快被她们给打死了”。

    洛子龙这才把眼睛完全张开,看到光着身子郭惠宜,他顿时睡意全消“这,,,这是怎么回事,郭小姐你的衣服呢?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才好,尴尬之余,忙把头转开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他是弟弟的女人。本书首发[熬夜看书]无弹窗阅读

    “子龙,你这话问的好”洛宁香推了推郭惠宜“你自已说说看,为什么没穿衣服”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,我喝水不小心把衣服倒湿了,然后就把衣服给脱了”郭惠宜心虚的回答。

    洛诗菲讥笑“敢情惠宜你里面连胸罩都没有带啊,还穿着这么短的运动裤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去卖肉呢”。

    “你放尊重点——”有了洛子龙这个男人站在这里,郭惠宜又有了底气,真要打起来,作为男人他一定会来劝的。

    “哟——,尊重?这两个字你配得起么,站街的野鸡”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——”

    洛子龙在那边听的头痛“行了,别吵了,先让郭小姐穿上衣服”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房”郭惠宜借机又想逃。

    洛宁香把她扯回来“话没说清楚之后,你不能走,诗菲,你去把子赫给叫起来,让他看看,他心肝宝贝背着她都干了什么”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把大家都叫起来好了,千年难得一见的『荡』『妇』,不来看看太可惜了”洛诗菲跑向前,往自家兄弟姐妹的房间敲门。

    郭惠宜眼看着大家都要出来,想到待会洛君天还会指证她,吓的脸『色』惨白“不要啊,求求你们不要这样,我要穿衣服,我要穿衣服”。

    “你也会嫌害臊啊,脱的时侯不是不怕嘛”洛宁香把她的手腕握的更是紧,几乎要掐断,胆敢勾~引她哥哥。

    洛子龙毕竟是男人,也不知这郭惠宜到底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,看她这样被欺负,怜香惜玉的思想,让他觉得这么做不妥当“宁香,还是先让她把衣服穿上吧,人家毕竟是女孩子,不论做错什么,也不能这么侮辱人家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厉声反驳“这衣服是她自已脱的,又不是我强行扒下来的,我哪里侮辱她了,我现在就要让子赫擦亮眼睛,看看她的真面目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回到房间便去洗澡了,唐暖央则是睡醒了洗床,心想,他今天怎么这么快结束了锻炼了?!!

    等到洛君天洗过澡出来,外面正好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咚咚,,,,表哥,表嫂,你们快出来”外面的洛诗菲,扯着喉咙喊。

    “是诗菲在叫我们么?”唐暖央听着声音像是她。

    洛君天擦着头发,心思骤转,该不会是郭惠宜被抓个正着吧,他知道洛家上下都想整治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去看看吧”他对唐暖央笑了笑。

    唐暖央站起来,跟他一同往外走“叫的这么急,应该是有事发生了”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”。

    开门出去,旁边还有对面房间也陆续有人出来。

    洛诗涵跟洛宛馨困倦到不行的模样,而洛子赫也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眼就看到远处走廊尽头,光着上半身被洛宁香扯住的郭惠宜。

    “那边——”唐暖央讶异的盯着前面,被吓倒了“郭惠宜她怎么光着身子这么被宁香抓着呢?”

    瞅见她下面的运动裤,她又瞄了一眼身旁的洛君天,大脑中有了一个联想。

    “哦,我的天——”洛诗涵惊的用手掩嘴。

    洛宛馨气恼的低声骂道“贱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惠宜,惠宜——”洛子赫见心爱的女人光着身子被洛宁香拽着,脑袋里面一片空白,不顾一切的大步跑向前,暴怒的把洛宁香给推开,护在郭惠宜前面,愤怒到额头上的青筋都爆起了“你干什么洛宁香?”

    洛宁香被洛子赫推的差点摔倒,好在及时稳住了身子“笨蛋!与其来质问我,不如问问你的心肝宝贝,一大清早脱光衣服在健身房干了什么好事”。

    健身房这两个字刺入唐暖央的耳朵,让她的心脏为之一颤。

    二楼的洛云帆跟洛海珍也被洛诗菲叫了上来。

    洛海珍一看这光身子的女人,刹那间,脸由红转青“真是伤风败俗,不知羞耻,子赫,我以姑姑的身份命令你,立刻把这么女人给我送出洛家”。

    “三姐,你消消气——”洛云帆轻轻的拍了拍洛海珍的肩膀,眼睛在郭惠宜的身上带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其中肯定有误会”洛子赫为郭惠宜辩解。

    男人在为一个女人着『迷』的时侯,几乎不用脑子的会无条件相信她。

    郭惠宜从后面贴紧了洛子赫的背,抱住他,委屈的哭道“子赫,我不过是想运动一下,没想到把水倒在身上倒湿了,我就把衣服给脱掉了,可是她们非说我想勾~引谁,把我拦下,还打了我,不让我回房间穿衣服,呜,,,,”。

    “哈,郭惠宜,你倒是挺会装可怜的嘛,运动一下而已,大家都知道表哥每个星期天这个点都会去运动的,怎么你也那么巧的去运动,而且还把上衣给倒湿了呢,再说了,你力气究竟有多小,才会连一杯矿泉水都拿不稳,倒翻在身上呢,你若是正经女人,你怎么也不想想,大白天的光着身子,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这个问题呢,洛子赫,麻烦你动一下脑子想一想吧”洛诗菲直言不讳的一一列出这些疑点,看她还能怎么狡辩。

    唐暖央默默的看了看洛君天,头有些昏眩,不过她依然是沉默着。

    洛君天眉头蹙着,似在想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洛子赫在信念也有点动摇了“惠宜,那水倒在身上了,你可以回房再来换衣服的,为何在那里就脱掉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,,,,”郭惠宜心里发虚的厉害,她转动着眼珠子,低头头,到了这种时刻,她不为自已辩解的话,会死的更快“子赫,我当时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嘛,我以为一大早的不会有人来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大声的冷笑起来“哈哈,,,,事到如今,你还想狡辩,那好,我有一个能让没话说的证据,今天早上,我是看着我哥穿着运动衣去健身房的,你能赖说我跟诗菲冤枉你,那我哥这个当事人总不会冤枉你吧,从时间算,你肯定跟我哥遇到了”。

    说着,把脑袋一把转向洛君天“哥,你来帮我揭穿这女人,告诉大家,特别洛子赫这么蠢蛋,这下三滥的郭惠宜是怎么勾~引你的”。

    她相信自已的哥哥没有被这女人『迷』『惑』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一个劲的说服自已,洛君天绝对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,她相信,可心里又忍不住的发颤,这种心情很矛盾,也很压抑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洛君天看到洛云帆吻她那个场面,会这么生气,不是不相信对方,只是心爱的人跟别的异『性』扯在一起时,心里会不舒适到发痛。

    郭惠宜心想完蛋了,洛君天一定会说出来的,好,如果他真的说了出来,她也不管了,反正洛家她没戏了,到时侯她会反咬一口说洛君天在健身房跟她做~爱了,气死这一众女人,死无对证这一招,不是只有她们会的。

    她心里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了。

    洛家的人把目光全都对准了洛君天,忐忑,紧张,不安。

    “表,,,表哥,你真的跟惠宜在健身房见到面了么,你上了她,你上了她对不对——”洛子赫失控的喊道,在他的想法里,没有男人可以拒绝得了郭惠宜这种***。

    他愤恨的模样,简直要跟洛君天打架一样。

    “洛子赫,你的脑子变成猪脑了么,我哥有可能会上郭惠宜么,就算再饥不择食,他也不会动这个女人,沾一身腥气的,被你上过,又被无数男人上过的女人,像我哥这种男人会要她么,他疯了么”洛宁香气结到不行,洛子赫的话,完全就是在侮辱他哥哥。

    “我不许你这么说惠宜——”洛子赫这会已经失去理『性』的,什么思考能力也没有。

    洛君天穿着浴袍,如君王般的站在那里,沉静如佛。

    唐暖央则是屏着气息,尽量让自已看上去是非常冷静镇定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去健身房,中途我想起要做别的事,所以回房间了,我并没有遇到郭小姐”洛君天淡定自若的开口,带着一种自然而然的懒散感,尽管如此,他自身的强大气场,仍旧使人敬畏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洛子赫跟洛宁香就都没声了。

    郭惠宜没想到洛君天竟然没有拆穿她,拉紧的神经不由的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到没有,惠宜她根本没有去勾~引表哥,惠宜,我们走”洛子赫脱下身上的衣服,给郭惠宜包上,搂着她进房去,并且把门大力的关上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震的大家的耳膜生痛。

    洛宁香不相信似的问唐暖央“嫂子,我哥说去锻炼,出去后就马上又回来了么”。

    有没有回房,最清楚的人,应该就是她了吧。

    这是检验洛君天有没有说慌,最直接有力的验证。

    站在走廊上的洛家众人,又不由把目光全都聚焦到唐暖央的脸上,心想,如果自已老公撒谎的话,面对有可能跟别的女人上床的嫌疑,没有女人能淡定的了吧。

    唐暖央心里清清楚楚的知道,他并没有马上就回来,而是过了半个小时后才回来的,另外,他还立刻洗澡了。

    心像是被梗在了喉咙里头。

    她咬咬牙,吞了吞口水,温和的微笑起来“是啊,我记得他马上回来了,从出去到又回来,最多3分钟吧,我还问他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呢,他说想直一些公事没有处理”。

    没有人怀疑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哥还真是逃过了一劫,要不然被那种女人堵住,真是恶心都要恶心死了”洛宁香大松了一口气,开心扬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说嘛,运气还真好,大家都回去吧——”唐暖央没力气去应付了,感觉自已快要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洛家的众人都各自散去了,洛云帆忧心的望了唐暖央一眼,她在撒谎,在为洛君天圆慌,他知道。

    等到人都走的差不多,唐暖央才提步回房,感觉步子变的沉重,可真正沉重的是她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