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没法动手,电梯暧昧!

没法动手,电梯暧昧!

    “别这么激动,这不是我偷来的,更不是我抢来的,是吴律师他自愿给我的,他看我这几天没日没夜的为公司忙碌着,又得知我没有拿一分钱,前两天他请我吃饭,我告诉他,跟你不打不相识,已成为知已,他感动之余,就把遗书的正本给了我,让我好好保管,永远的效忠于你,哦,对了,吴律师跟家人已经移明去西雅图了,他打不通你的电话,让我跟你说一声再见,这是他最后的托付”

    欧阳墨城将手放在胸口,说的痛心的模样,好似吴律师去的不是西雅图,而是天国。

    洛君天深吸了一口气,把桌子上的文件全都砸到地上。

    这死老头,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,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移交给欧阳墨城,真是让人不敢置信,他知道事情定没有那么简单,欧阳这家伙肯定是用了某种手段。

    把领带扯松,他向后用力的靠倒在椅子上,嘴里能喷出火来娴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五六个黑衣保镖进入办公室,毕恭毕敬的向洛君天弯下腰下来“少爷,需要立刻处理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答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坐在那里灿烂的笑开来“让你们少爷好好想一想,别催他”奠。

    洛君天想立刻把欧阳墨城拧成麻花,放在油里面炸。

    黑衣保镖沉默严谨的站着,不理会欧阳墨城,只等着洛君天下命令。

    洛君天单手撑着额头,那修长的漂亮手指盖住他一半的脸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他把手放下来“这里没你们的事了,先出去吧”他对手下的人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,那我们出去了”。

    一群黑衣人全都退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靠在办公桌上,莞尔一笑“这是放过我的意思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没有选择嘛,除了放过你,还能怎么样,不过欧阳墨城,如果我放过你,你就会永远对我效忠么,这是出自你的真心?”洛君天放平长腿,靠向办公桌,拉进跟的距离,绿眸中有着看不懂的光芒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伸手去抚洛君天的脸“总裁,我对你的心,难道你还有所怀疑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挡开他的手“这么说来,为了我你什么都愿意做喽?”

    “嗯哼,只要你需要我,又是我能力所及的,我都会为你去做”欧阳墨城眼神如火燃烧着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说什么都愿意帮我,那首先,先麻烦管好你的手跟嘴,没有经过我的同意,不许碰我,其次,也不能用带有***的话语来每挑~逗我,你能够做到的话,我可以不杀你,你也可以留在公司”洛君天从容的说道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稍微考虑了一下,爽快的答应“我可以不再碰你,不过前提是你要像对其他人一样,对我友好且礼貌,你要记住,你越是逃我越是喜欢追这个道理”。

    “OK,那就一言为定,这些案子你处理的很好,继续努力吧!”洛君天假装微笑的夸奖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欧阳墨城谦虚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没别的事,请你出去吧,我要工作了”洛君天心平气和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文件你留着慢慢看,有问题打电话问我,另外,中午有时间么,一起去吃饭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指了指门外“去秘书台问,我中午有没有约会”。

    “可以一起去”欧阳墨城锲而不舍。

    “抱歉,那里场合用不到律师,你爱慕我,但表现的太过明显的话,对你没好处,你觉得呢?”洛君天镇定的反问,脸上的笑容一直维持着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想了想,对他弓了弓身“你忙吧!”

    “慢走——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一关上,洛君天立刻变脸“该死的——”他拿志电话机,立刻打了吴律师的电话,可是已经呈现关机状态。

    这老头,让他抓到的话,非撕了他不可。

    放了一下电话,他又立刻提起,拨了一下号码“立刻把吴律师给我找回来,另外,查一查欧阳墨城的背景以及家里的地址”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刚才没有硬来,是因为一旦撕破了脸,那个变态的疯子,真的有可能会把正本交给暖央,不是说他不相信自已老婆,怕她会跟自已夺权,而是怕有人会趁机又做出什么动作,到时把洛氏搞的一团乱,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先稳住他,找出遗书的正本,再送欧阳墨城下地狱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唐暖央在家里,心事重重的,连饭也吃不下。

    “你有烦心事?需要我帮你么?”洛云帆关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一旁的洛海珍偷偷的瞅了瞅他们,笑容满面的插嘴“云帆,星期五晚上抽出时间来吧,三姐给你安排了相亲的女孩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女孩?”洛云帆淡淡的笑问。

    “是位非常文静的女孩,二十五岁,父亲是从商的,母亲是音乐家,而她自已也是位出色的大提琴演奏家,长的很漂亮,关键是气质很好,去见一见吧,说不定投缘呢”洛海珍极力的说服他。

    洛云帆慢吞吞的喝了一口蘑菇汤“星期五晚上是么,我会准时到的”。

    洛海珍没想到他这么痛快就答应了,很是开心“哎哟太好了,我这就去打电话”她放下筷子,连饭也顾不得吃完,就兴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仍旧没有过多的反应,只是慢条斯理的喝着汤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不说话,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,她要说恭喜他吧,他会心里难受,她要如果你不喜欢就不要去,又会让他产生误会,不发言才是最明智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究竟是什么烦心事,不可以告诉我么?”洛云帆突然间又发问,继续刚才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噢——,没什么事”唐暖央有些发愣的回答。

    自已老公被男人看上的事情,她哪能到处乱说呢。

    洛氏。

    洛宁香拿着钱包站在电梯口等电梯,一边打电话给洛君天“喂,哥,修理过欧阳墨城没有?”

    电梯门在这时开了。

    她随意的抬眼,看到电梯里的人,美眸顷刻间张大,这好死不死,电梯里站着的正是欧阳墨城那变态。

    电话另一头的洛君天,口气平淡的回答“没有!”洛宁香屏息盯着欧阳墨城,从紧张到放松,在到恼火,她的脸上不由露出鄙夷之色“你不说我也知道了”她重重的踩着高跟鞋,走到里面,故意生气的冲着电话机嚷去“为什么不修理他,哥你是白痴么,这无耻的变态那么对我,又那么对你,你就这么放过他了,不是起码应该打的他不能人道嘛,你还是我哥么,你的脾气跟自尊心到哪里去了,我对你很失望!”

    她骂完,用力的点掉关闭键,美眸朝着一边冷笑,翻白眼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的嘴角滋生出饶有兴趣的笑意,似有若无。

    洛宁香握紧了粉拳,越想越气,突然,她侧身抬手向欧阳墨城的脸上扇去。

    纤细的手臂被一只大掌稳稳的握住。

    她以为这种出其不意的举动,定会打到这个混蛋,没想到反应会这么快。

    轻轻一扯,欧阳墨城把她推到电梯门上,将她圈在自已的臂弯内“宁香小姐,不知我哪里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恶心的变态,离我哥远一点,想要男人你去外面找,不要再碰他,我警告你,要是再动他的话,我不会放过你的”洛宁香凶悍的无比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没错,在外界表现的甜美可人的她,骨子里很野蛮,有着跟洛君天差不多的霸道自恋又傲慢的性格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用手背轻滑过她的脸“你是不是该先担心自已呢”他的腰部一沉,压住她的身体,脸向她靠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你,,,你想要干嘛”洛宁香刚才还很凶很傲的模样,被他这么一吓,就六神无主了。

    他的嘴唇凑近她的耳畔“小可爱,你说我们该不该继续那晚的情缘,你戴面具的样子,比现在更加诱人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的小脸变的死白死白,竟然忘记了推开他“你,,,你知道是我?”

    “全城为耀眼的女孩,洛家的公主,除了你,谁会拥有这么动人的身姿呢,安斯耀不要你,他可真是没福气,你说是不是”欧阳墨城在她耳边暧昧的吐息。

    “你滚开——”洛宁香终于反应过来,而电梯门也正好开了,她推开他,跌跌撞撞,无比狼狈的逃了出去,这家伙会不会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在后面悠闲的走出来,用手碰了碰嘴,轻笑了一下,小丫头,在他面前耍狠,内力还欠着呢,不过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楼上的洛君天,把手机扔在桌上,双手捂着脸,无力揉搓。

    都怪吴律师那老糊涂,真是害死他了,不得不说,他真该退休了。

    他在想,要不要把欧阳墨城抓起来严刑拷打,可这想法立刻就被他否决了。

    五点下班。

    在车库,洛君天跟洛宁香碰到,她看到他赶紧逃,谁让她中午在电话里骂过瘾了。

    “洛宁香,你给我过来——”洛君天冷冷的喊道。

    被点名,洛宁香只好低着头走回去“哥,你下班啦!”

    “回家去么”洛君天问。

    “嗯!”洛宁香点头,大气不敢喘。

    “跟我一起走吧!”

    洛宁香不太情愿的应了一声“哦——”这一上车,肯定就得开始教训她了,呜,,,,她真不想上车。

    洛君天转身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室,洛宁香也过来坐进去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车库,经过公司大楼门口,一个人影突然冲了出来,洛君天赶紧踩下刹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