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一起看星星,罪孽太重的人,上不了天堂!

一起看星星,罪孽太重的人,上不了天堂!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站不动,任由她摆弄着。

    于是乎,唐暖央给他们穿上了围裙,也绑上了头巾,在头顶打了一个相当完美的蝴蝶结,像小兔子的耳朵。

    他们俩的身材都相当颀长健壮,倒三角体型,小巧的围裙在他们身上,活像穿了一件肚兜,要有多搞笑就有多搞笑,加上头顶那两对兔子耳朵,唐暖央当下就笑翻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,”她捧着肚子,在那里笑的前仰后翻,眼泪都要笑出来了,脸也好酸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笑过娉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站在那里,转过头互相打量。

    这不看不要紧,一看,连他们都笑的停不下来了,当然,他们是在笑对方,不是笑自已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这对兔子耳朵太适合你了,恭喜你,终于找到适合你的风格了”渖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还说我,你的形象才美呢,没想到把头发全部梳高,会有这么惊人的效果,真不错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摸了摸自已的头,才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不如你先去照照镜子吧”他真心同情他们,自已这么滑稽,还乐个半天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洛云帆也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咔——,咔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在那里,拿着手机给他们拍照,这么难得的画面,可是千载难逢的,她怎么能不抓拍下来呢。

    洛云帆反应很快的背过身,不让她拍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可不能上传——”洛君天去抢她的手机。

    唐暖央飞快的把手机藏在身后“你们放心,我不会上传的,我是自个留着欣赏的,心情不好的时侯,可以拿出来解闷,保证十秒内爆笑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拿她没遮,又不能跟她硬抢“老婆,这是你说的,你只是自已看,千千万万不能发出去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再不开始打扫的话,我的手指不小心一碰,说不定就发出去了”唐暖央眨动着无辜的大眼睛,装天真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马上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他们边打扫,边祈祷着家里那些保镖们别过来,若是让别人看到这副搞笑的模样,他们干脆一头撞死算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一旁监督着。

    两人手脚麻利的把院子打扫干净,换上干净的桌布,他们第一次发现,原来他们能配合的这么的默契。

    趁着他们在打扫,唐暖央偷偷拿出手机来录像。

    多么珍贵的画面啊!!

    打扫完了,两个大男人已经满身的汗,一个胸口有伤,一个腰有伤,刚才一通跑,加上现在一通劳动,体力消耗了好多。

    接下来,转战厨房。

    “你洗菜,我来切跟煮”洛云帆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的想法里,洛君天应该不会下厨,而他在法国,都是自已煮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当下手,我来煮好了”洛君天傲慢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来煮?”洛云帆瞧不起他似的失笑了“我可不想拉肚子,麻烦你不要跟我抬杠了,你不想把午餐当早餐吃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卷起袖子“我们各做各的,看看谁煮的更好吃,准备好大吃一惊吧!”

    他无比自信的勾笑,走进厨房,就在冰箱里挑选食材。

    洛云帆挑挑眉,这小子什么时侯学会做料理的?!

    他不说话,过去也挑着自已需要的食材。

    一场暗中的较量开始不动声色的进行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坐在椅子上,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有条不紊的煮的食物,真是美好的画卷,下厨的男人原来这么有魅力,那专注仔细的神情,非常的迷人。

    近大半个小时过去后,,,,

    院子里的餐桌上,重新摆上了各色的食物,有中式的也有欧式的。

    先不说味道怎么样,光看颜色就让人非常有食欲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也终于可以解下围裙了,他们同时松了一口气,总算是完成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吃早餐吧,我饿了,不客气喽”唐暖央坐下来,拿起筷子就夹食物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手伸了过去“慢着,先别吃——”

    “还有事么?”唐暖央不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想说,你要不要先吃我的”洛君天把她的筷子从她目前放着盘子前移开,移到另一盘食物上面。

    洛云帆垂着眼帘,淡淡的吐息“这么做并不显得你做的更好吃,恰恰说明,我的更诱人”。

    “少在那里自以为是,暖央只是随便夹的,她并没有比较过”洛君天面色冷酷的反驳回去。

    “人的下意识,是非常准确的,有时越是比较,反而越发迷失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这么认为,下意识选的更容易让人后悔,因为完全没有上心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眼珠子在他们身上一来二去的瞟着,同时拿起叉子跟筷子,夹起两只盘子里的食物,一起送进嘴里“嗯,手艺真不错,洛氏要是倒闭了,你们可以合伙开一家餐厅了,生意一定很好!”

    这样就没问题了吧!省得他们争论个没完!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她的这一举动,让两个男人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三人默默的吃着,举止斯文,有一种修养,是时光铸就的。

    这顿早餐吃完,差不多快10点了,于是他们连午餐也省了。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洛君天躺在后院阴凉的竹塌上乘凉,什么也不做,就是半闭着眼睛,享受着从山林深处吹来的清凉。

    洛云帆坐在另一边,腿舒服的架着,旁边泡着绿茶,手中拿着一本书,边品茗边看,那指间揉过书页,优美又宁静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楼上睡午觉,孕妇总是特别嗜睡。

    一整个下午,在宁静中度过。

    晚上,吃过晚餐,唐暖央洗过了澡,就洛君天洗了。

    她推开窗户,看到天空中繁星点点,偶有一闪一闪的飞机慢慢的移动着。

    好美的夜晚。

    关上窗子,她跑出房间,来到天台上面,这里的视线更加开阔。

    她坐在一旁木椅上,仰头望着天,心仿佛跟遥远的天空呼应着,那些摇不可及的星星,仿佛都在她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还是这么喜欢看星星啊?”

    唐暖央身子微微一颤,知道是谁,便没有转过身“是啊!我妈去世那一年,我只有8岁,我每天都哭,爸爸就告诉我,每个死去的人都会化作天空中的星星,妈妈在天上呢,想念的时侯就抬头看一看,非常不切实际的安慰吧,那时的我深信无疑,遗憾的是,长大后的我,学了那么多的知识,确很想要相信爸爸的话,让我相信,这个世界是有天堂的,他们都在上面幸福的生活着,让我也好有思念的理由”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她莫明的忧伤了起来。“只要你相信,天堂就会存在,我相信你爸爸的话,不然天空中的星星哪来这么多呢,你看,那边昨晚还没有,今天又多了一颗”洛云帆伸手指着天空。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”唐暖央轻笑,忧伤的心情淡了不少“还是你比较会安慰人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安慰,我是说真的,你每次都望着南方的星星,你的爸爸妈妈一定就在那里,没感受到他们对你的爱意么,化为星星的父母,会保佑你一生的”洛云帆望着她的侧脸,目光温柔的如此轻盈。

    唐暖央低下头,转过去看他“你了解的这么透彻,那你有跟你妈妈交流过么?”

    洛云帆眸底闪过一丝黯然,却笑的越发轻盈美丽“没有,我妈说她罪孽太重,上不了天堂,只会下地狱”。

    说着这么悲伤的话,他却表现的那么的无所谓,仿佛那是别人的母亲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心底的伤疤正在溃烂发炎,那些旧伤一旦发作,就跟新伤一样的痛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该提起你母亲的——”看来,跟爷爷的忘年恋,也让洛云帆的妈妈很痛苦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在我看来,她是个不错的女人,可惜爱错了人,落得悲惨收场,可那是她自已选择,半点不能怨别人,别担心,我已经过了会哭泣的年纪了,想起她,只觉很替她感到可惜”。

    天台的一角,洛君天慵懒的靠着那里,听着洛云帆的话,勾着的笑意,满满都是讽刺,那种女人还可惜,活该下地狱!不,下十八层地狱才对!

    美好童话世界背后的秘密,有多么的恶心,只有他知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晓得怎么安慰他“我相信你妈妈是个不错的女人,虽然爷爷年纪大了些,可爱情是没有年龄界限的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心里有着不能言说的苦涩“可不是嘛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研究星星么,怎么也不叫上我”半带调侃的声音,从黑暗中传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懒散的走过来,霸气的把唐暖央往自已身边搂“让老公来告诉你,没做过亏心事的人呢,全部上了天堂,而那些专门破坏别人美满家庭的荡妇呢,会被恶魔拖下地狱,永世不得超生,做人做鬼,世道都是很公平的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拳头紧了紧,浅笑的站起来“我困了,你们坐吧,我下去了”他起身往外走,没有丝毫停顿。

    唐暖央鼓着腮帮子打了洛君天一下“你要不要说话这么狠毒,你很奇怪哎,四叔他妈妈是跟爷爷在一起,那都是隔代的事情了,你的反应未免也太火了,那些话很伤人你知道么”。

    每次一说起洛云帆的母亲,洛君天总是语气恶毒的仿佛杀父仇人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的,我们看星星”洛君天岔开话题,对着天空挥着手“岳父岳母,你们好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