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这是我老婆给我煮的爱心早餐,给我吐出来!

这是我老婆给我煮的爱心早餐,给我吐出来!

    他分胆看到洛云帆的眼底闪过的情~欲之色,同是男人,他再了解不过了,那是男人在渴望得到女人身体时所激发出来的原始兽性,也因此,他能百分百的断定,暖央坐到了他那里。

    特别是第二次暖央摔上去的时侯,那***的哼哼声,让他想要拿把剪刀剪下他的宝贝。

    唐暖央捂着耳边“你不要再吼了”她的脑袋都快嗡嗡作响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趁着他们说话间,低头调正自已的气息,他现在浑身燥热,那个地方更是硬的一柱擎天,他不能用手遮,只好把长腿叠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自认是定力很足的,不过他终归是个正常的男人,她身上的香味,以及压倒他那里的柔软之处,都让他难以自控的兴奋了娉。

    这一些隐晦的小举动,丝毫不差的落在洛君天的眼里,恼火的同时,竟然也同情起他来,身为男人,竟然还要压抑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四叔啊——,不如我找几个女人给你降火吧”洛君天用怜悯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不是小女孩了,当然能听懂洛君天的意思,她不好意思直接去看洛云帆,用手挡着脸,偷偷的张望他的状况渖。

    只见洛云帆很是镇定的吐息着“我跟你不一样,对于女人,我很挑”。

    “让我告诉你,单纯想解决生理需求的话,只需要把灯一拉,找准洞穴就可以了”洛君天故意说的很粗鄙。

    唐暖央暗拧着他的胸口,小声的说道“给我闭嘴啦——”

    洛云帆低声笑笑“算了,这么低俗的行为,你还是留着教别人吧,我去趟洗手间,失陪了”。

    他起身,向卫生间走。

    “打手枪更低俗,而且伤身哦!”洛君天对着他的背影喊道。

    洛云帆没理他,径直走进去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一消失,唐暖央就对洛君天拳打脚踢起来“洛君天你这大坏蛋,你还嫌我跟他不够尴尬是不是,刚才车子转弯才造成这意外的事件,他已经很尴尬了,你还嘲笑他,你究竟还是不是人啊”。

    “意外杀人,那人也死掉啦,什么事情加个意外两字就能被原谅的话,这个世界活的太轻松了,再说我也没有嘲笑他啊,我说的可都是肺腑之言”洛君天的气还没有消。

    “肺腑你个头啦——”唐暖央敲着他脑袋,有丝担心的望着卫生间的门。

    洛云帆不会真的在里面,自已DIY吧,意识到自已在想的事情,她用力的甩甩头,太邪恶了!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从家里出发,整整开了4个点小时,从7点到11点半才到达。

    已是深夜时分了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,前后两辆车的保镖下来,打开~房车的门。

    “少爷,四爷,少夫人,前面没路了,需要步行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们在前面探路”洛君天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!”

    洛云帆先下车,他把手伸给唐暖央“来,我牵着你”。

    因为刚才的事唐暖央还有些不自在,不过要是拒绝的话,又显得好似还很在意似的,于是她装出自然的模样,把手递给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满心不爽,可外面确实挺黑,暖央怀了身孕,确实是要小心点才好,所以也就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一下车,扑面就是一股子凉爽之气。

    比车子开了冷气还要凉快,甚至感觉有点冷。

    “给少夫人披件衣服”洛君天命令着属下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少爷!”保镖立刻上车拿了件衣服给唐暖央披上,心想,少爷还真关心的夫人。

    唐暖央拉了拉身上的衣服,心里流过一阵暖意。

    她举目朝着前面望了望,除了树之外还是树“这里会有房子么?你该不会带我们来露营吧?”

    洛君天轻笑“到了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每次都是这么神神秘秘的”。

    “这样才有新鲜感啊,空气真不错”洛君天用力的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唐暖央身上滑溜溜的,无比的舒服,夏天能找到一个这么凉快的地方,还真是挺好的。

    行人林子里走着,前后都有人护着,洛君天,唐暖央,洛云帆他们走在中间,半夜在这种深山野林中行走,还真是别有一番趣味。

    危险,但又十分安全感觉。

    走了5分钟不到,绕过一整片松树,转个角看到一栋白色的小屋,墙壁上爬满了绿色的爬山虎,缝隙中开满了五彩的花朵,那些花很小,却密密麻麻的点缀着绿色的叶子。

    小屋前后用矮矮的篱笆围着,非常乡土的围法,凌乱又没有规律,仿佛是出自小孩子之手似的,可偏偏又是这种不规则,让房子跟庭院显得更加接近童话般自然。

    “哇——,我第一次知道,原来爬山虎能开出这么多美丽的花来”唐暖央惊喜的赞叹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爱上这里了!

    洛云帆以手掩嘴,笑出了声来“这不是爬山虎的花,墙面上原本就种植了花朵,等爬山虎随着时间慢慢向上攀爬,就覆盖了那些花朵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景色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甩了洛云帆一眼“想不到你还懂的挺多的嘛”。

    “确实!”洛云帆毫不谦虚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——”洛君天拉过唐暖央的手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保镖推开篱笆走近去,院子明显是有人常来打理的,没有一根的杂草,那些花儿也开的艳,小屋是用木头造的,白色的乳胶漆被岁月打磨的越发光洁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命令属下把电筒给关了,再去开灯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云帆不太明白他所欲为何。

    进了屋里,摸索着墙壁开了灯。

    在灯光亮起来的一刹,唐暖央看到洛君天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,这笑非常的依恋,如同心灵亮起的灯光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一切都非常纯朴,乡村风格的装修格外的温馨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你什么时侯买的?”她很好奇,这里不是洛君天喜欢的风格。

    洛云帆也不曾来过这里,他跟暖央一样的好奇。

    洛君天眷恋的望了望四周“这是我跟我爸爸妈妈的秘密基地,我妈说,她从出生起就住在大房子里,很想要有一个不被人发现的秘密小屋,那里只有我们一家三口,那时我还很小,他们总是会带着我来这里,做一些平时在家不会做的事,我妈还会亲自去林子里摘野菜,很不可思议吧,一个英国的贵族也会做这些”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婆婆还是这么浪漫的一个人,可惜我没有见过她,我想她一定是个非常温柔的人”唐暖央在屋里浏览着,依稀能看到当年这里的温馨。不是拥有金钱跟地位就会快乐的,幸福的真谛还是在于那与最爱的人相处的点滴瞬间。

    屋里的保镖退了出去,守在院子前后。

    正好有两个房间,洛君天跟唐暖央一间,洛云帆一间。

    洛君天雇了人定期来这里打扫,所以房间很干净,或许是这里太安静太凉快了,又或许他们坐车坐久了太累,睡下去之后,连梦也没做,一觉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窗外的鸟儿吱吱叫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起床给他们做早餐。

    下床,推开白色的窗子,一整排的小鸟呼啦啦的飞走,她像个少女般,把头伸出窗外,托住下巴,白色,绿色,五彩,每一种色彩都是那么鲜明跳跃,她感觉自已像童话故事中的女主角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洛云帆,是被香气给熏起来了。

    小院子里,唐暖央煮了丰富的早餐,食物的香气借着风的力量,飘到了他们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煮了什么这么香”洛云帆穿着宽松的米色的长衣,走到屋外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楼上喊下来“洛云帆你不许先吃,这是我老婆给我煮的爱心早餐,你不许动!”

    “爱心早餐?我没看到早餐上有写这四个字啊,君天你是不是睡糊涂啦,我要先开动喽”洛云帆对着楼上笑盈盈的喊回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连睡衣都没换,撑着腰走下来,靠在门边,一件银蓝色的睡袍,大开着衣襟,性感迷人的让人大流口水。

    他走的太快,这腰还是痛,撑着腰斜靠的模样,更是撩人。

    洛云帆忍不住说道“这一大早的,你想诱惑谁?”

    “把吃的给我吐出来”洛君天火冒三丈,她老婆第一次来这里,煮的第一餐当然要他先品尝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逻辑!

    唐暖央在那边招手“你这里还有一份呢,没人跟你抢,过来吧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行,洛云帆你吐不吐”洛君天撑着腰,忍着酸痛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君天,你这姿势,第一眼看是性感,第二眼看还挺有喜感,不会是模仿孕妇的吧,手撑着腰很像啊,暖央你都没他像”洛云帆边把食物送进嘴里,还笑。

    看洛君天就快到自已面前,洛云帆端着盘子跑到一边“来啊,小君天,来追叔叔啊,撒开步子跑起来,来啊——”。

    他是明知他不能跑,才故意这么刺激他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厉眸瞪着他“洛云帆,你让我抓住的话,我要剥了你的皮”。

    “好伟大的理想,快来啊,叔叔等着你来剥呢,暖央的亲手做的早餐就是美味,好吃,太好吃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还吃,洛云帆,拿命来吧——”洛君天一火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,撒开步子去追。

    唐暖央站在他们中间喊“不要闹了,不要闹了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