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碰到不该碰的地方!

碰到不该碰的地方!

    “我也想去休养啊!”洛云帆坐在马桶上面,对她暖暖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躲在这里吧,吓死我了!”唐暖央拍着胸口,这心脏还在砰砰的狂跳,试想一下,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,一推开卫生间的门,就看到一个大男人坐在马桶上面,不被吓到才怪。

    洛云帆耸耸肩,不以为然的说道“抱歉,不是存心吓你的,我来卫生间洗个手而已”。

    白痴都看的出,他是故意躲在这里的好么,想不到他也会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唐暖央可以预见一场海啸就要刮起,外面那家伙要是看到洛云帆,肯定又是一阵的炸毛娈。

    “是谁在里面?”

    冷酷的声音从外面飘来。

    哎,开始了!唐暖央感觉到头顶有一片乌云压来,话说,她可以跳窗逃走的话,她肯定逃试。

    “君天,是我——”洛云帆对着外面笑容和煦的喊道,而后便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车子这时侯,已经开出洛家,行驶在沿海公路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洛云帆,俊脸瞬间绷的紧紧的,慢慢透出铁青色,绿色眸子危险的眯起,氤氲出一层层的冰霜来,使其更加虚幻,犹如夏日里雾气弥漫的森林,随时随地会跑出一头怪物来。

    “停车——”

    简洁有力的两个字,震撼人心!

    可这辆房车不比一般的车子,它前面的驾驶室跟后面是隔开的,所以即使洛君天的声音有多么的权威跟绝对,前面的司机也仍旧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唐暖央从里面钻出来,她知道洛君天这是气昏头了。

    她放轻脚步,挨到他边上“老公,你看四叔他来都来了,车子也开到半路上了,他又是伤病员,他想跟我们结伴去休养几天,你就大度点嘛,咱们可都是一家人”。

    “这该死的破车怎么还不停——”洛君天又是一声切齿的怒吼。

    洛云帆悠然自得的找个了位置坐下,像一座多年都未有人打扰过的静泉,宁静深远。

    跟对面那条喷火的霸王龙,完全是不同种类的生物。

    “哎呀好了啦,四叔一个人也怪孤独的,想去哪里休养几天也觉得冷清,跟我们一起去也挺好的,本来他不来,我都还想去叫他一起去呢”唐暖央极力帮洛云帆说话。

    洛君天本就被气的大脑发涨了,唐暖央这一说,无疑是火上浇油,森寒的一张脸,胸口大力的起伏着“OK,他那么孤独,不如把我扔下车,你跟他一起去吧,顺便慰寂一下他干涸的心灵”。

    他恶意的挖苦,让唐暖央也有点冒火了“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,与其跟你这个受了伤还蛮不讲理又小气的家伙一起去度假,我还不如跟四叔去的好,人家是我的亲人,又救过我的命,怎么,我对他好一点不应该么,你想下车的话,我立刻打电话让司机把车停下来,把你扔在路边喂蚊子,如何?”

    双臂环胸,她拉长着脸,老神在在的瞅着他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”这回洛君天真的被气快要吐血身亡了“最毒妇人心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对啊,对啊,我就这么毒,怎么着吧,你在给我唧唧歪歪,小心我谋杀亲夫,反正你现在不能动,要对付你还不简单”唐暖央干脆跟他这么说。

    好言好语他不要听,非要跟他来硬的,他喜欢这样的,她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洛君天气的都呼吸困难了,指着她“唐暖央你——,你有种!”

    “我从小到大都这么有种的,你难道不知道么,总而言之,四叔他既然已经在车上了,那大家就和睦相处,谁要是敢故意破坏,那我就请他到路边晒月光浴,你知道的,夏天野外最多的就是蛇虫鼠蚁这些可爱的小动物了,咱们可都是金贵的人,不想跟小动物们来次亲密接触,就乖乖的处着,明白么?”唐暖央这一番威逼恐吓,完全就是说给洛君天听的。

    洛云帆温和的浅笑道“暖央,我会乖乖听你话的”。

    说着,他把眼睛转到洛君天身上,意指让洛君天也表态。

    洛君天翻了白眼,嗤笑“真是要——”

    刚说了三个字,唐暖央就把车门打开了一些,他马上就没声了,这女人,她来真的啊!

    “你真是要什么?说啊,眼珠子再往上翻翻看啊,就这么想跟小动物来个亲密接触么”唐暖央一连几句的逼问。

    洛君天做了一个深呼吸“老婆,你不要以为我是拿你没辄,或是怕了你,这车子一停,前后就会有人冲过来,我是他们的主人,你认为你有机会把我扔到路边?”。

    “哇,真厉害,真厉害”唐暖央拍手称好,放下手,她的表情一沉“没法把你扔在路边,那我把我自已扔在路边好了,我跟宝宝一起去跟蛇玩,顺便可以喂饱讥饿的蚊子,无偿献血嘛”。

    这回洛君天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酷酷的沉默了一会,他忽然吐出一句“这招,你最多还能用5个月!”

    “用5天也好啊!”唐暖央笑的无比甜美,他败了!

    “这破日子——”洛君天闹心的把脸侧向一边,把眼睛闭上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唐暖央望着老公的脸,暗暗偷笑开来,眼底是浓的化不开的柔柔爱意。

    在她边上,洛云帆也凝望着她的脸,黑眸中隐约间透着失落,她深爱的人最终还是君天,无论君天曾经带给她多么伤害,无论他曾经带给她多少的快乐,都无法去扭转她的心,那颗心就这么意无反顾的奔着一个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收回视线,他看向窗外,天空渐渐昏暗了,黑了,如同他的心一般,也昏暗了,渐渐黑到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的行驶在路上,刚开始的一段路还有路灯,开了两个小时,连路灯都没有了,到处都是漆黑一片,经过一片林子,有一条通往山上的崎岖小路。

    三辆车子缓慢的向上开着,车子越开越高,也越开越静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直用后脑勺对着他们。

    洛云帆倒了两杯果汁,一杯自已喝,一杯递给了唐暖央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唐暖央笑笑,顺手拿起来喝了一口,凉快清甜的果汁喝着很舒服,她看看洛君天,过去摇了摇他“喂,你渴不渴啊,要不要喝口果汁润润嘴唇”。“不要——”他瓮声瓮气,面无表情的回答,连眼睛也不张开来。

    唐暖央撇嘴“嘁——,你不会还在生气吧,真不知道你是大人还小孩,有够幼稚的,不喝拉倒,渴死你!”

    她往他手臂上拧了一下,好心当成驴肝肺。

    “随他去吧,他不想喝就不要勉强了”洛云帆淡淡的开口,有点嫉妒。

    洛君天蹭的把脑袋转过来,拿过唐暖央手上的果汁一口气喝光“味道不错,就算是你献殷勤倒给我老婆的,可是我老婆还是只记挂着我,哎呀,没办法,谁让她这么爱我呢,凡事都会想着我,这就是夫妻啊!”

    他揽过唐暖央,在她脸上炫耀似的亲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没错,他是故意刺激洛云帆的,谁让他耳尖的听出刚才他话里的嫉妒呢。

    唐暖央受不了的用眼睛白他,真是好成熟的行为啊!

    洛云帆把头转开,把他的话当成放屁,直接无视掉了。

    不过洛君天并不因此而生气,因为他知道,他这是无话可说了,自已找台给自已下,郁闷了一路的心情,因这小小的反击,豁然开朗了、

    他有什么可气的,这不要脸的家伙喜欢跟在他们屁股后面,就让他跟啊,老婆是他的,绝对跑不了,就恩爱给他看,气死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到哪里了?”唐暖央拉下洛君天的手,站起来,凑到窗户口去看。

    后面的车灯射到外面的山林里,可以看到茂密的树木,一眼望不到底。

    还真是深山老林哪。

    车子转了一个弯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时间没站稳,往边上靠倒,摔向坐在一旁的洛云帆身上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小心——”洛云帆动作敏捷的接住她,双手抱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唐暖央坐在他的大腿上,感觉到屁股下方的灼热,在她碰到之后变的越来越坚硬,她屏住呼吸,身体立刻不在动弹,脸跟发烧般的红了起来,也不知是不是她的思想太不纯洁,她的脑海里竟然不由自主的冒出上次在泰国卫生间看到那一幕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眼睛子,惊的快要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,,,对不起,你没事吧,我马上起来”她挣扎着爬起来。

    洛云帆被她知道自已起了生理反应,也有些尴尬,就没有阻止她站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刚站稳身体,车子又转了一个弯,她整个人又跌回洛云帆的身上,而且还好死不死的压住他本就已经很硬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洛云帆忍不住闷哼。

    洛君天双眸冒出熊熊的大火“在我杀了你们之前,马上给我分开”他不管腰能不能动,撑着站直来要去拽开他们。

    唐暖央回过神,尴尬的从洛云帆的腿上下来。

    手臂被一只大掌给拽住,整个人往另一个方向别扯去,紧接着脸便撞进了一堵温热的肉墙之中,熟悉的气味充斥她的鼻尖。

    “你这蠢女人,没人告诉你坐车的时侯不能随便站起来,不然会有危险嘛,你到底是没长脑子还是把脑子忘在家里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暴怒的吼声快要把唐暖央的耳朵震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