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去深山老林休养!

去深山老林休养!

    唐暖央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,好像是重物摔在地上的声音,还带着惨叫声。

    发生什么了?心里一急,她忙往浴室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推开浴室的门,看到洛君天光着身子摔倒在淋浴房的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公——”她快步走过去,将门打开,看到他痛苦的靠在玻璃门上,爬都爬不起来了,便急切的问“你没事吧,我扶你起来吧,怎么摔倒的呢,你一个大男人,也太不小心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感觉臀骨都快要碎了,如果是女人的话,一定会痛的哭出来的姘。

    他摸起那块肥皂,恼火砸向一边“都是因为它!”

    “这橄榄皂我好端端的放在上面的,是你自已不小心把它蹭到地上,又不留心去看,才会踩到上面滑倒的,你能怪谁啊”唐暖央没好气的说道,弯下身去“把手给我,我拉你起来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太重了,你扶不动我的,你去隔壁把子龙或是子赫叫来,这会他们应该还在房间里”洛君天了解自已的状况,摔倒时的着力点,全在屁股上面,弄不好骨头裂了,不然不会一动也动不了圩。

    唐暖央还不知道有这么严重“你自已不能爬起来么”。

    “一用力就很痛,拿块浴巾给我”洛君天痛的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糟糕了,会不会骨头摔碎了,你近来会不会太倒霉了”唐暖央焦虑不已,从架子上拿了浴巾给他,快速的走出浴室去叫人。

    敲了子龙跟子赫的房间,他们都不在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下去吃早餐了,她又赶紧到楼下,问了才知道他们昨晚上没有回家。

    反正都下楼了,子龙他们不在,她只好找别人,她打电话叫来了家里的保安人员,让他们上楼去。

    经过二楼,洛云帆看到唐暖央带跟两人保安上楼,想上前叫她,可她急匆匆的走上去了。

    楼上发生了什么?!

    心里很好奇,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快进来,把少爷扶出来”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少夫人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带着他们进去,边说边走,大家都走的急,连门也忘记关了。

    保安把洛君天从淋浴房里抬了出来,他整个人还湿漉漉的,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只能先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去医院吧,伤及筋骨,这可大可小的”唐暖央无比担忧的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你老公被光着身子抬去医院么,让我先躺一会再说吧”洛君天表情痛苦又纠结的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保全人员在一旁不出声的站着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沉着淡定的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君天把脑袋转向门外,看到穿着白色休闲衣的洛云帆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看门开着就进来了,君天他生病了么”洛云帆语调轻缓的问道,黑眸盯着腰间只围了浴巾的洛君天,困惑的同时,更加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他——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进来,给我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刚张嘴说了没几个字,就被洛君天口气不善的打断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努嘴,眼尖的看到洛君天脖子上,以及胸口的痕迹,不禁遐想道“是在浴室中发生的惨剧?”

    洛君天凶狠狠的瞪他“不需要你管那么多,立刻,马上,给—我—出—去”。

    “浴室真不是一个晨运的好地方,地板太滑,做高难度动作,很容易摔倒的,不过暖央看上去没事,也算是万幸了”。

    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!

    等唐暖央想明白过来,她的脸也红了“不是,是他自已踩肥皂摔倒的,并不是四叔你想的那样”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你干嘛向他解释?”洛君天吃醋,绿眸飞射到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这个我肯定要解释的啊,我可不想让别人以为我是那么,,,那么,,,”唐暖央想说***,不过憋了半天也说不出这话来,只好改词说道“那么没有分寸的女人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浅笑“原来是这么蠢的一件事,君天,我有点佩服你的低能了,呵呵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洛云帆,你——,嗷——”洛君天恼怒,忘记自已动不了,发力想要坐起来,腰一动,立即痛的他扶着腰直叫。

    “建议你还是去医院吧,骨头伤着是小事,要是伤到肾,可就完蛋了”洛云帆的声音是那么的云淡风轻,温善友好。

    不过内容却是有够恶毒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本来就已经痛的不行了,这会又被气到,双重刺激之下,绿眸快要喷出汹汹的火焰“把洛云帆给我轰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保安人员没有任何的迟疑,就向洛云帆走去“四爷,少爷很难受,请你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洛云帆没理会他们,看向唐暖央“痛成这样,不能让他任性,快去医院!”

    他主动的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唐暖央听的出来,这句话他里包含了他对洛君天的关心,不多,但是出自真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出去,把门给我关上——”洛君天语气很差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!”保安走出去,带上了房间。

    唐暖央握住他的手“去医院吧,我帮你把衣服穿上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医院,很快就会好的”洛君天一百个不想去医院,自已不小心摔倒已是一阵非常驳面子的事了,去了医院,难免会被医生问是什么原因摔倒。

    总之是个恶性的循环。

    “你完全没有好的迹象嘛,死撑着也不是个事,摔都摔了,还怕没面子啊”唐暖央着急死高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可以动一动了,不是死撑,你不要洛云帆说什么都信,有时你也要信任信行你老公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烦心的浑了一下手“哎呀,我说不过你,痛在你身上,只有你自已知道,去不去医院,我给你5分钟考虑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考虑了,医院我是不会去的,叫杜医生来吧”洛君天果决的回答。

    她叹息“OK,我去叫杜医生”。

    她侧身打了电话,转过身来“电话打好了,他马上就会来,帮你把衣服穿起来好不好,一大早的,一个大男人站着也会摔倒,我真是服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手将脸捂住“老婆,我已经非常糗了,你不要再说了好么”。

    他的腰啊,他的屁股啊!真应了一句话,屋漏偏逢连夜雨,这倒霉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,这欧阳墨城简直就是一颗煞星,他该不该请个道法高深的驱魔大师回来。

    杜医生赶来了“少爷,骨头有没有事,我肉眼无法下定论,这样吧,你实在不想去医院或是诊所,下午我带仪器过来,不过据我的观察,骨头应该没事,可能是伤到筋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废话怎么这么多,具体什么时侯会好”洛君天只想知道结论。

    “先躺个两三天吧,应该就会好的”杜医生伸手,给他按摩了会“现在动动看,应该没有刚才那么痛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试着扭动一下腰“好像真的没有那么痛了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错啊,多叫夫人帮你按按吧,我建议这几天少爷你可去带夫人去度几天假,越放松好的越快的,天气这么热,山林间避暑会是个不错的选择,最重要的是,不会让别人知道少爷你洗澡也会摔倒”杜医生窃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呼气“明白了,你走吧,我摔伤的事,你一个字也不准往外说”。

    “少爷你放心,我嘴很严的,先走了,下午过来给你拍片”。

    杜医生走后,唐暖央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度假吧!”没有任何前奏跟铺垫,洛君天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好,好啊,我也正想到外面去休养几天”从杜医生那边她知道,他不需用用药,更不需要打石膏,只需要休养两天便会好,所以她才会一口就答应的。

    洛家的人,看杜医生来过,以为是洛君天生病了。

    在外面的,也全都赶回来看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只好顺水推舟,说自已是真的生病了,顺便告诉他们,他要带着暖央去外地休养两天。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,公司的事情,你不用担心了”。

    “平时是工作压力太大,散散心也好”

    洛宁香以为哥哥是屁股受伤,在一边唉声叹气,手里拿着手机,上面有昨天哥哥抱着黑裙面具女郎的网络信息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那就是嫂子,连洛家的其他人也不知道,还担心嫂子看到后会伤心,正拼命的封锁消息呢,哎,真是一团子乱。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杜医生过了一趟,拍了片,确定了骨头没有伤到。

    傍晚,趁着家里的其他人在吃饭,洛君天跟唐暖央悄悄离开,上了房车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哪里休养啊?”唐暖央张望着外面。

    “深山老林!”洛君天回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唐暖央开玩笑的说道“听起来很恐怖,不会有野兽出没吧!”

    “有老公在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她嗤笑“切——,得了吧,就你现在这样,我还要反过来保护你呢”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身负重伤,但是面对危险的时侯,我还是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你的”。

    “听着感动就行了,真要有危险,后面那些人还不争相护驾”她说着,站起身来“我去洗个脸!”

    唐暖央前脚走进去,就马上尖叫了起来“呀——,你,,,你怎么会在这里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