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他是那种更加注重心里交会的男人!

他是那种更加注重心里交会的男人!

    “是在睡觉啊,你看我们都躺在床上,盖着被子,不是睡觉还能是什么”洛君天耍赖的说着,手跟嘴都没有停下来。

    今天他被欧阳墨城恶心的都快得胃病了,他要好好“调节”一下,挥去那作呕的画面,最好的办法就是吃一道他最爱的美食。

    她的睡裙被他推高到胸口处,他的双手揉捏着她的丰满,内心万分的满足,真不明白那变态,女人的身体这么柔软,这么美好,他怎么会喜欢男人的呢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体力恢复了么?”唐暖央被他抚摸的浑身发热。

    “就算没有恢复,面对老婆你,我也会亢奋的展现雄风的,老婆,你也不想我心里留有阴影吧”洛君天亲吻着她的脸,找到她的唇,撬开她的贝齿,贪婪的吸允着她的香舌,这才是人间美味姘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他吻的晕晕忽忽的,勾着他的脖子回应他。

    身上被子被缠绵在一起的两人蹬到脚边,他扯落她身上碍事的睡衣,尽情的亲吻着她的每一寸如花胜雪的肌肤,男人阳刚跟女人的柔媚,融合的很是完美,也将两人欲~望推到了最高点。

    喘急的呼吸声,沉迷的呻吟声,自唐暖央的喉间轻轻缓缓的溢出,如此性感诱惑,刺激的洛君天更是兴奋,身体几乎快要爆炸了圩。

    他含咬住她的花蕾,疯狂的吸允蹂躏着,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吞下去一般,就像是饿了很久的恶狼。

    “嗯,,,,”她棒着他的脑袋,在他猛烈的攻势下,化成了一摊春水。

    他再也忍耐不住了,挺身~进入她的身体,那温暖的紧窒感,紧紧的包裹着他,让他舒服到了极点,没什么比这一刻更加美妙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药物的作用,他的体力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,唐暖央感觉今天的他比平时要温柔多了,她享受着他带来的极致宠爱,放纵的呻吟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他们身体,天造地设般的配合默契。

    宣泄了欲~望之后,他翻身躺在一边心满意足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唐暖央过去抱住他“吃饱了没有?阴影抹去了没有?”

    洛君天捏起她的下巴,在她的红唇上亲了一下“意犹未尽,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会更好”。

    “你想的美!孕妇不能多做的,睡觉”她把眼睛闭上,真是后悔这样问,跟色狼能有什么好说的呢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的开心“是你问我,我才说的,我不想撒谎而已嘛,你知道,我可以很诚实的”。

    他嘴上说着,大掌在她大腿上流连着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就像是毒品,他已深深中了她的毒,他感觉到刚刚灭下去的火,又重新燃烧了。

    诚实!这两个字让唐暖央脑中一亮,她张开眼睛,拉过他的手臂枕在脑袋下面,人靠在他的臂弯,一双明眸如好奇宝宝的盯着他的脸“那我问你什么,你都会诚实回答的对不对!”

    洛君天脑筋转的很快,她的表情让他大感不妙,她该不会是想问刚才他对欧阳墨城强~暴的细节吧!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他犹豫的蹙着眉,然后装模作样的打着一个哈欠“好困哪,老婆,我们睡吧!”

    他把眼睛闭上,不到5秒就熟睡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”唐暖央推他,她才信他睡着了“老公——,君天——,洛君天——”叫到最后,她的口气已经非常不温和了“把眼睛张开,哪有说睡着就睡着的,你别装了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任凭她推着,愣是没有一点的反应。

    就算吃了安眠药,这种推法也醒了好不好,他摆明了故意装睡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打算装到底是吧,那可不要怪我用非常手段了”唐暖央威胁了,手摸到他的腋下,挠他的痒痒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身体僵住了,但是仍旧硬撑着。

    “醒不醒,醒不醒,,,,”她挠的更是卖力,就不信他能一直忍下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”洛君天痒的受不了,忍不住笑了出来,张开眼睛,握住在他身上胡作非为的小手“好了,好了,我投降,我投降”。

    他怕痒,这一弱点被她牢牢的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早点投降,就不用遭罪了”唐暖央得意的笑笑“你刚不是部你很诚实,不会撒谎的嘛,那我问你,刚才欧阳墨城是怎么对你,你要一五一十的告诉我”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她想要问这个。

    洛君天在心里郁闷着,嘴上不以为然的说道“也没什么啊,就聊天啊,之后你们就进来了”。

    打算蒙混过关!没门!

    唐暖央奸笑着,用甜腻的语调说道“就聊天啊?!聊到躺在床上,聊到被脱光了衣服,欧阳墨城嘴上功力还真是深厚,莫非他练了失传已久的狮吼功?”

    她挖苦,嘲笑,讥讽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憋气,想着对策“刚才我被迷的浑身无力,大脑也是一片混沌,所以很多细节都不记得了,真的不记得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情“哦,你的意思是你失忆了是吧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我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”洛君天非常诚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来推测一下怎么样?你不介意吧”

    “我说很介意,非常之介意,你就会不说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我一定要说!”

    洛君天泄气“那你说吧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进了房间,你走在前面,欧阳墨城走的后面,他趁机从后面猝不及防的用手啪捂住了你的嘴,你当时一门心思找宁香,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,整个人软掉在他的怀里,他把你拖到床上,先用手上上下下的将你抚摸了一遍,一边说着亲爱的,我好爱你,你让我日思夜想的快要疯掉了,你动弹不了,只能任由他宰割,等他摸够了你,就开始脱你的衣服,边脱边在你身上种草莓,最后他把手伸向你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打住,拜托不要说了——”洛君天回想起刚才那场面,快要吐了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恶梦!

    唐暖央看到他这反应,整个人猛的坐了起来“我说对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当然不是那样的,我只是觉得实在是太恶心了,听不下去了,麻烦不要再猜了,我好困,我要睡觉”洛君天打死也不会承认这么丢脸的事情,这关于他的尊严”,

    “那你解释一下,你胸口跟脖子上的吻痕是怎么上去的”唐暖央指着他胸口的还残留的红印子。洛君天解释不了,干脆说“这是你亲的,你忘记了么”

    “你乱讲,我哪有亲过你胸口,这一般是男人才会做的事情好么,这欧阳墨城当你是他的女朋友了,再看这吻痕,我的嘴巴可没有这么大”。

    “你记错了,真的是你亲的,你前晚梦游啃的,当时嘴巴张的跟血盆似的,我就被你摧残成这样了,至于欧阳那变态,他被我的警告给吓住,只是脱光了衣服观赏了我的身体而已”。

    天知道,那天杀的死变态根本就吓不住,差一点就被他给舌吻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失笑“欧阳大变态,不像是光说不练的人,老实说,跟男人亲热的感觉怎么样?透露一下你感受嘛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忍着吼人的冲动,苦口婆心的辩解着“都说了没有,没有,他——,是那种更注重心灵交会的人,你明白么,他不喜欢太过直接”。

    “听起来,你已经很了解他了,都了解到他的心里去了,你不会也爱上他了吧”唐暖央故意逗他。

    他向来骄傲,这次可算是大大伤及他自大狂妄的幼小心灵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气绷的很紧,有一口鲜血已涌至喉咙口,他气若游丝的说“我的意思是想说,他把我迷昏之后,只是用眼神膜拜了我,虽然解开了我的衣服,但是没有碰我,我跟他什么都没发生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用饱含同情的目光凝视了他半天,决定放过他了“好吧,我相信你,好在他只喜欢神交,不幸中的万幸啊”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——”洛君天笑的牵强。

    “睡觉吧,闭不眼睛,什么都不要想,睡一会明天就什么也不记得了,哎,我可怜的老公,心里该有多煎熬啊”唐暖央抱着他他脑袋,安慰的轻拍着,把他当成受伤的孩子。

    洛君天靠在她的胸口,虽然她的话让他很崩溃,但是她的柔软让他感觉太幸福了,仿佛置身于天堂。

    那他就恭敬不如从命了!

    把脸更加用力的压近她的胸口,他尽情的偷着香,是啊,他是好可怜,这一刻,他巴不得天天都这么可怜,因为原来被可怜能得到这么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夜色沉黑,如墨一般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。

    浴室有哗啦啦的水流声。

    唐暖央醒来,惬意的伸了一个懒腰,下床走到浴室门口,正要进去,听到里面水流声,就不进去了,转而走到阳台边,呼吸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淋浴房里,洛君天挤了很多的沐浴露,大力的揉搓脖子上的红印子,天哪,怎么到今天都还没有消失呢,那死变态的嘴巴莫非有毒。

    这让他今天怎么出去见人,真是烦死人了。

    急躁的抬起手臂,一枚橄榄皂被他不小心蹭落到地上,水流声掩盖了掉落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脚步一移,踏到橄榄皂上面,人顿时向后滑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砰——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