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气的动了胎气,大叔,需要我用外星语跟你讲一次么!

气的动了胎气,大叔,需要我用外星语跟你讲一次么!

    洛君天挖了挖耳朵“老婆你喊什么,我的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种事情你怎么能瞎说呢,洛君天你是不是疯了,坏了伊容的名声不说,柳玄月也会被伊明臣给杀掉的”唐暖央真的快要被他给气死了,都30几岁的人了,疯起来,怎么也那么没分寸呢。

    “伊容原本就喜欢那小子,我这是帮他们促进关系,他们该感谢我才对”洛君天为自已的行为辩护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说,是为了彻底让那柳玄月那小子断了对他老婆的念头,才会故意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鄙视的干笑“哈哈——,我还不知道你么,打击报复是你的强项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因为看到我跟玄月一起出来,才故意这么对伊明臣这么说的,你就是一唯恐天下不乱的主”姝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,为什么跟伊容来吃饭,最后会演变成跟柳玄月的?两人走在一起有够亲亲热热的呀”洛君天说的极酸。

    醋味在车子里浓郁的飘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亲热怎么了?你就能证明我跟他有不正当的关系么,就能随便诬赖一个大好青年么,现在立刻给伊明臣打电话,向他解释没这回事,让他放了玄月”唐暖央生气的命令道嘉。

    洛君天扯笑“就冲你这紧张劲,这电话我坚决不会打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指着他“你不打是吧,好,那我打”。

    她二话不说,扑过去摸索起他的口袋来,她没伊明臣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有够色的,往哪里摸呢”洛君天笑的愉悦,将车速放慢,靠边停下。

    唐暖央摸完了上半身没摸到手机,又去摸他的裤兜,自家老公,扑倒了扒光都不犯法。

    “往中间摸,中间一点——”洛君天无比邪恶的指引着她的纤纤细手,往那危险地带而去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唐暖央往他身上拍了一下“给我闭嘴,不准说话”。

    “OK,不说话,不说话,摸吧,你尽情的摸吧,来吧,粗暴点——”洛君天摊开双臂,抬起激凸出来的某处,一副***的模样。

    唐暖央被他这模样弄的又好笑又好气“粗暴点是吧,可别喊疼”她掐住他胸产的肉,使劲的拧下去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这女人还有没有人性,他可是她老公。

    “舒服吧,***吧,爽吧——”唐暖央眯笑着,阴险的凑过去,对着他的脖子吹去。

    “一半地狱,一半天堂,老婆,你让我超脱出三界之外,我很痛苦的”腰上被拧的好痛,心里又被她吹的痒痒的,好折磨人!

    唐暖央娇媚的把脑袋靠在他的胸口,以一种天真无邪,闪闪发亮眼神凝望他,让洛君天是一阵的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老,,,老婆,你想干嘛?”他声音发抖。

    “说——,把手机藏在哪儿了?”她声音柔软酥麻,隔着衬衣,伸出舌尖来舔他胸前的红点点,同时放在他腰上的手掐的更紧。

    哼哼,洛君天,还不折磨死你!

    舒服与痛苦这两种滋味同时存在,这体验还真是另类,洛君天收拢了拳头,额间有细细密密的汗流出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在摸摸看,我好像,,,,好像,放在内,裤中间的口袋里了”洛君天呻吟着说道。

    全身上下,她也就那里没找过了,这家伙,到了这种时刻,他还不忘记色情一番。

    想像把手机放进那里,找出来她还要把它放在耳边,这场面就有够喷鼻血的,况且,那里能放得下那么大只手机么。

    盯着他那里,唐暖央若有所思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想用眼睛意淫我么,人家不干啦——”洛君天被她看的全身发热,舔唇抛媚眼,蛊惑的唐暖央都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“不许发***——”唐暖央拍开他的脸“要是没在那里,我就切下你的宝贝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勾起的嘴角,隐隐抽搐着“你舍得切掉你的性福么”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舍不得的,大不了切掉了给你安个假的喽”唐暖央没空跟他哈拉个没完,手大胆的摸向他。

    她仔细的摸着,可除了那根硬硬热热的棒子之外,哪有什么手机。

    “噢,棒极了——”洛君天被摸的舒服透了,要不是这里行人车辆太多,他会马上要了她的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这大猪头——”唐暖央用力的打着他,这次真是要发飙了,她急着找手机打电话给伊明臣,他倒好,尽引诱她干这么种下流的事情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手去挡,装模作样的惨叫着“好痛啊,老婆虐打老公了,好可怜哪,,,,”

    “洛君天——”唐暖央吼着他,已经火冒三丈高了,可能是太生气了,她的肚子有点隐隐的不舒服,她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,纠起了清秀的脸,也没力气打他骂他了。

    看她表情不对,手还扶着肚子,洛君天心里顿时紧张了“老婆,你怎么了,肚子不舒服么,你可别吓我”。

    “还,,,还不都是因为你,我是被你给气的,噢,好痛啊——”唐暖央忽然大叫着,将肚子捂的更紧。

    “我们立刻去医院,老婆你撑着——”洛君天吓的魂都没了,连忙打动车子,往医院赶去“老婆,你别在生气了,都是我的错,我该死,我该死,你想把我切了还是煮了都可以,你可千万别拿我宝贝女儿开玩笑”。

    “把手机给我——”唐暖央弓着身子,痛苦万分的抱着肚子,吃力的说着,把一只手伸向洛君天那边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会没心情去判断别的,打开前边的置物箱,把手机找出来递给她“给你,给你可以了吧,别吓我了,你老公的心脏,可不结实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一拿到手机,立刻恢复原状,不用这一招,这家伙是死都不会乖乖就范的。

    “好的还真快!”白痴也看的出,他上当了!

    “当然了,你不气的我,自然就好喽”唐暖央窃笑,飞快将手机解锁,找到伊明臣的电话打过去。

    响了半天,没人接。

    “哎哟,接啊,怎么不接电话呢”她焦急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他肯定是忙着修理那小屁孩,没空接你的电话”洛君天提醒道。“不会吧——”唐暖央僵直着眼睛,看向洛君天。

    生怕她又火急上头,万一真动了胎气,可不是闹着玩的“好了,别着急,我们这不正往伊家赶嘛,到了那里你就可以解救柳玄月了!”当然,是不是被修理的只剩下半条命了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怪我,怪我,全怪我——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公路上。

    柳玄月坐在副驾驶坐上,车门被锁死了,所以他出不去。

    伊明臣酷着一张脸,面无表情的开车,他在试图平复自已的情绪,好好的思考,以至于手机响了,他都不看不接。

    “大叔,我跟伊容真的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关系,怀孕那更不可能,即使她怀孕了,也与我无关”柳玄月这一路,解释的口都干了,他就不信,这位大叔听不懂人类的语言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在一起时都有带套么,混蛋小子,你这话我17岁的时侯也有说过,但是没用,做了就要承担责任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懂么”伊明臣大力的拍了一记柳玄月的后脑勺,教训道。

    柳玄月崩溃了“大叔,你需要我跟你用外星语再讲一次么,我跟你女儿不是男女朋友,我们没有睡过,你究竟明不明白,快放我下去”。

    “死小子,你说不是就不是么,想逃避责任,没门”。

    “哎哟我的妈呀,大叔你脑残啊,都说了不是,不是,到底要怎样才肯相信,你凭什么就说你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?是她自已说的么”柳玄月想来想去,也只有伊容那么说了,这大叔才会这么对他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是谁说的,等会见着我女儿,当面对质,你就没话说了”伊明臣一心认定,柳玄月是想逃避责任。

    柳玄月喉咙也干,嘴巴也痛,决心不再浪费口水了“行,那我们就找伊容当面对质,我就不信,她还能睁眼说瞎话”虽然,那野蛮的丫头很有可能那么做。

    想到此,柳玄月更加烦恼了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我女儿,绝对不会睁眼说瞎话的,你别想提起裤子不认帐”。

    “呜,,,,,问题是,我根本就没有脱裤子”柳玄月好想哭,原来每个强悍的女孩背后,都是一个蛮不讲理的老爸。

    伊明臣冷笑“抱着死无对证的侥幸心理是没用的,你这招叔叔我以前也想过的,小子,事情总要解决的”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,今天这倒霉的鬼日子”柳玄月深表无力的垂下脑袋。

    车子又行驶了10几分钟,到处伊家的半山别墅。

    “到了,下车,跟我进来——”伊明臣酷酷的说完,打开车门下去。

    柳玄月被逼上梁山,他只希望伊容待会能靠谱一些,别借机报复诬赖他就好,这事还真是玄。

    进了屋,跟着伊明臣上了楼,进入客厅。

    “坐吧——”伊明臣抬了抬下巴。

    柳玄月坐下来,伊明臣也坐下来,刚才光线太暗,他也没怎么仔细的这小子,现在灯火通明的,他便细细的打量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