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!

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!

    她选择了可以让自已永远幸福下去的方式。

    或许对别人来说这是死亡,但是唐暖央知道,对蒋瑾璃说来,这是一场解脱,从心灵上真正的解脱出去了,不会再有悲伤,痛苦,不甘,她可以回到她记忆中最甜美的时光里。

    最终,蒋瑾璃还是没能活着煎熬下来,而是用死亡逃避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心很沉重,很沉重,犹如被巨石压着。

    可能在别人眼中,她的难过会被曲解成是假装的,她也希望是这样,她人生中最大情敌死了,她该高兴才对,有什么好难过的,又不是她让她去死的,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,她心里是这么的压抑妤。

    摸索着自已的心情,她细细想来能体会到的地方,曾经她也因为洛君天而痛不欲生,消极绝望,对生活对生命都厌倦了,感觉自已被关在黑色森林里,遮天避日,连路都全部被堵死了,那时侯,她也只有两个选择,坚强勇敢的支撑下去,或是轻松一点的死去,死亡在那个时侯,仿佛就是一条可以结束痛苦的捷径,无时无刻不受到诱惑与感召,并不所有人,都有勇敢支撑下去的心。

    捂住嘴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洛宁香他们也都沉闷的站着,刚才他们在休息室里那么说她,没曾想,她连活着的机会都不要了,甚至于,没有跟任何人道别柯。

    “瑾璃姐,你要走好——”洛宁香对着香消玉殒的地方,红着眼眶。

    被告都死了,官司也不用打了。

    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,唐暖央跟洛宁香他们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走出法院,眼前瞬间明亮,周身被温暖的阳光包裹着。

    唐暖央停下脚步,慢慢的抬起头,面向那光源,脑中突然冒出个莫明的声音,我这是在人间呢,活着,能这么温暖,真好!

    光线刺激的眼球又流下了液体。

    从法院回到洛家,大家没说话,就各自散去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不知去了什么地方,刚才走出去,就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到二楼,女佣叫住了她“少夫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?你有事么?”唐暖央淡淡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四爷让我在这里等你,说你一回来,就叫你去他的房间”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我知道了,我马上过去”唐暖央改变了方向,朝洛云帆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推开他的房间,进去,看到他正坐在阳台的木椅上看大海。

    唐暖央走过去,没有生声息的坐下来,眼睛眺望着大海“蒋瑾璃她自杀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接到消息了,割脉自杀的”洛云帆语气平静的回应,视线从前方移到她的脸上“怎么?心里不好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,她自已选的,死也活该”唐暖央尽力让自已看起来,没半点所谓。

    洛云帆目光温煦的望着她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“傻丫头,你哪骗的了我啊,你眉头打个结,我就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了”。

    “乱讲,你是神仙啊,总说有多了解我”唐暖央情绪低落,干涩的嗤笑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是神仙,但是我有一又观察入微的眼睛,不知从什么时侯开始,就喜欢观察你一言一行,你小时侯是个稀奇古怪的女孩,有些举动让人觉得莫明其妙,后来深入研究了才知道,觉得这是在疗伤呢,我可是足足观察了你10几年人,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”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,哎哟真是的,我是外星生物么,又是观察,又是研究的,要不要剖开我的大脑看看?有够腹黑的”唐暖央很想说,那哪是观察,分明就是偷窥嘛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能否认,没有他的话,记忆会孤单很多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”洛云帆愉悦的笑了起来,清隽的脸上有幸福的痕迹,对他来说,跟她在一起的每个瞬间都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他明白到,自已永远没有机会拥有她的全部,但是他可以陪着她,看着她,慢慢变老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,小心伤口裂开——”

    或许是今天的唐暖央心里特别的感伤,所以看到洛云帆的鲜活的笑容,让她感觉到家人的温暖,要越发现珍惜。

    爱或被爱,都是一件辛苦的事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从洛云帆的房间出来,唐暖央上了三楼去看宝宝。

    推开婴儿房,宝宝正躺在小床上正睡的香甜,佣人在边上坐着照看他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把食指放在嘴唇中央,让佣人别出声。

    轻手轻脚的来到小床旁,弯下腰,目光柔和的望着胖嘟嘟宝宝,小家伙如果他知道另一个妈妈已经离开人世了,一定会哭的很伤心的,好在他还小,什么也不懂。

    摸了摸宝宝的小脸,这是她的儿子没错,可这也是瑾璃的孩子,这层关系,不可分割。

    感伤的心情又涌了上来,她直起腰来,又轻轻的走出婴儿房。

    从下午到晚上。

    都过了晚餐的时侯,洛君天还是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直到半夜,唐暖央有些生气,只好打电话给他“你人在哪里?还要不要回家了?”

    “马上回来了!”

    唐暖央听出他心情低落,于是心也软了“要不要我过来接你?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老婆,你乖乖睡觉,我马上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没喝酒吧,开车小心点,别分神,知道么”。

    “越来越像老婆了,会这么关心我”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,什么叫越来越像,我本来就是你老婆,好了,我挂了”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唐暖央在床上靠了一会,过了半个小时还不见洛君天回来,下床披上睡袍来到楼下,打开大门,走到外面,看到门口停着他的车子,那照理他是回来了。

    人去哪里?!!

    “君——”唐暖央想喊,可一想这大半夜的,大家都睡了,她一通叫,还不把人都吵醒了。

    还是去找找看吧。

    没车子,肯定在这周围,花园或是后面的小树林里,不在这别墅的话,那就是去了海边。

    她提步走向花园,边向着四周张望着。

    左前方花房外的椅子上,好像坐着个人,虽然不过只隐隐看到侧面,不过她能肯定就是洛君天。

    她加快步子走过去“大晚上的,坐在这里扮鬼啊!”洛君天抬眼“你怎么下来了?”

    唐暖央坐到他身旁“我能不下来看看嘛,某些人说马上回来了,可都过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人影,我能不着急么”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大个人了,你还怕我走丢啊”洛君天失笑的揽过她的肩,把头靠在她身上,很累的样子。

    唐暖央能感受到他低至谷底的心情,她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大腿“男子汉大丈夫,伤心你就哭出来了,又不丢脸,我明白的,你跟她青梅竹马嘛,她归坏,最多就是罚她做几年牢,没想让她去死,我理解的老公,你哭吧,我保证不吃醋”。

    想当然,洛君天没有哭,他不是那么轻易会落泪的人。

    他换了一个姿势,由把头靠在她肩上,变为把她抱在怀里,下巴抵着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想知道蓝色杯子柳橙汁跟粉色发带的事么”。

    “是有关你跟她的爱情故事么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洛君天疑惑。

    唐暖央笑“有多难猜啊!”

    “女人在这方面似乎都特别精明”。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,说吧——,说来听听,我正好也想知道”她戳戳他,催他。

    洛君天吸了吸气,悠悠的开口“在你没有来到洛家之前,我跟瑾璃就相恋多年了,那个时侯,两家人经常往来,她三天两头都在洛家,我也常去蒋家,她家的院落里,以前有一颗很大很大树,她几乎每天都会在树下画画,那时侯,她真的很温顺很单纯,我每次去,都会帮她倒柳橙汁放在树下,因为树下风大,常常会把她的长发吹乱,就会解下她衣服上的丝带给她绑起头发,那时她真的很美好,没想到,最后害死她的,会是我,如果没有我的话,她或许会成为更有名的画家,或许早就结婚生了孩子,会开开心心的活下去,因为我,她做了那么多的错事,那么年轻就死了,是我把她推上了绝路,我在那里坐了一下午,我真的——,很难过”。

    他深呼吸,抱紧唐暖央,好像只有这样,才能控制住情绪保持在平稳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明白,我明白的,伤心难过很正常”唐暖央安慰的拍着他的后背“我不否认,她是因为你才会走这条路,但人生就是这样,没有如果跟假设,没有预演的机会,未来谁也看不到,谁也无法预见的,你以为她不遇到你,就会没事么,说不定她爱上了别的男人,也会变成这样,谁的一生当中没有过磨难,这不是任何人的错,你爱过她,你不爱她了,这不是你的错,也不是她的错,人生就是这样起起落落的,每一个转点都会带来新的开始,是好是坏,谁都没办法控制的,重要的,是要有勇气去面对接受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点头“她太懦弱了,老婆你说的很对,人生哪来的如果,后悔药,上帝那里都没得卖”。

    “真有如果,我也想说,如果我爸爸没有死,那他现在就能当外公,多好”唐暖央轻轻的笑了笑,为那些去了天国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