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再度碰面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——”唐暖央心里难受的像是有把刀在不断的绞着她的心,孩子还那么小,他是那么的脆弱,他什么也不懂的,,,,

    洛君天坐下来搂住她“不管你的事,这是意外,谁也不知道蒋婷会抢孩子”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错,真的是我的错,孩子是从我手上弄丢的,我——”唐暖央喉咙像堵了东西似的,又酸又涨,一时间连说话都困难,只得用力喘息的拍着胸口“我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劫走,他被吓着了,他哭的好大声,他眼神恐惧的看着我,好像在对我说,妈妈,快救救我,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,怕蒋婷真的会摔死他,我为什么要带他到外面散步啊,要是呆在家里,就不会有事了”。

    她后悔的抓着自已的头发,越往坏的地方想,越不能承受。

    “别这样,老婆你冷静点,孩子会平安无事的回来的,我向你保证,不会让他受到伤害的”洛君天连声的安慰她,生怕她太过于激动,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妗。

    收紧了拳头,绿眸内满是火焰,恨不得把蒋家立刻移为平地。

    洛云帆披着薄薄的开衫,半垂着眼帘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洛宁香她们接到消息也赶回来贫。

    “这蒋家是不是疯了,哥,我们杀去蒋家吧,晚了的话,指不定怎么虐待宝宝呢”洛宁香特别疼爱这小侄子,一听他被蒋家掳走了,就怎么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早就派人去过蒋家了,全都不在”管家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天哪,他们不会是把孩子抱去给蒋瑾璃了吧,糟了,糟了,,,,”洛宁香咬着手指走来走去……

    洛云帆出声“可蒋瑾璃不是在看守所嘛,如果蒋婷他们的目的是抱孩子去见蒋瑾璃的话,我们在警局守株待兔不就行了”。

    “四叔你说的有道理!”洛宁香眼中燃起希望“我们去看守所吧”。

    “蒋家的人也不是笨蛋,他们一定猜到我们会报警,哪会笨的抱着孩子自投罗网呢,他们是会带着孩子去见蒋瑾璃,但应该有用特别的方法,掩人耳目”洛君天内心虽然紧张,可还不至于失去理性的头脑。

    可以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区别,女人的抗压能力比较弱,而男人则强大许多。

    “但蒋家应该不知道我们报警了吧”洛宁香反驳。

    “这是常识,就跟人的条件反射一下,为什么我们会第一时间想到报警呢,这一点了他们也会想到”洛君天一句话就把洛宁香的话给堵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向洛君天“不管是今天还是明天,蒋瑾璃在看守所,这一点跑不掉的,只要跟蒋家有关的人一露面,就能抓到线索,监视看守所不会有错的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振作了一些“我赞成四叔的办法,因为蒋婷一直说,带孩子走是要去见蒋瑾璃的,所以不管他们耍什么多样,都会带着孩子去看守所”。

    “要是他们不去呢?”洛君天觉得蒋家人不会这么蠢。

    “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不是么,试一试吧”。

    “哥,试一试吧,就当多个机会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想了想,同意“那好吧,我们去看守所等等看,反正总比在家干坐着好”。

    达成了一致的意见,洛君天,唐暖央跟洛宁香马上前往。

    洛云帆留在家,跟警局那里保持着联络,让人埋伏在蒋家的周围。

    眼下,什么的方法都要试,因为被劫走的不过是8个月大的孩子,稍有不慎,就有可能会酿成悲剧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路边不起眼的银灰色小车里。

    “蒋夫人,我建议你把孩子还回去”欧阳墨城看着被掳回来的孩子,很是无力的揉着额头。

    他分明有告诉她,不管洛家说的有多难听,都不能发火,要坚持不懈,直到他们软化为止的,可这蠢女人,竟然劫持了孩子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后悔接这桩案子了。

    “婷婷,你怎么就这么冲动呢”蒋老爷子叹气的拍着大腿,如此一来,搞的越来越僵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要不我陪你一起把孩子还回去吧,我们是想让洛家放瑾璃一马,你这样,不是弄巧成拙嘛”黄新卫也觉得郁闷极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谈论这些的时侯,宝宝在一边眼角带着泪,骨碌碌的看他们,扁着嘴,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蒋婷不服气的说“我不会把孩子还回去的,你们没见过那唐暖央可恶的嘴脸,她说了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瑾璃,那么恶毒的女人,求她有什么用,不如拿孩子威胁他们,如果他们不放过瑾璃的话,我们也不放过这孩子”。

    蒋夫人——”欧阳墨城冷冷的拖长了声音,目光鄙夷“中国是个法制社会,你以为你绑架孩子,洛家不会告你么,恕我直言,我见过蠢的,但是没有见过你这么蠢的”。

    蒋婷的脸憎的一下红了“欧阳律师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说话呢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不照我说的做,就没必要花重金请我,这次的案子,外界都很关注,我也是赌上了自已的声誉,我绝对无法容忍失败”欧阳墨城金丝边眼镜下,那双狭长又花哨的桃花眼,银色的寒光正猎猎的精闪着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太过于恐怖,蒋婷心慌的放低了声音“反正孩子已经带来了,我女儿真的很想见孩子,欧阳律师,能不能想办法让孩子去一趟看守所,再送回去”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深沉下眸子,手指如弹琴般的敲击自已的大腿,这是他的思考时,代表性的动作。

    蒋家人大气也不敢喘,眼睛紧张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10几分钟点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看守所”。

    “马,,马上就去么?就这样?”蒋婷没想到,他答应的如此干脆。

    他想了半天,肯定就这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欧阳墨城嘴边泛起计算的笑意“当然不会就这样,,,,,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看守所。

    洛君天换了一眼不起眼的车子,停在看守所门口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宁香做在后面,紧张的看着来往的车辆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越久,他们心里就越沉重,就跟不断加重砝码的秤一般。“嫂子,不是我说你们,连个老太婆你都抢不过,你们会不会太逊了,当是就该冲上去,一把抓住她的头发,暴打一顿”洛宁香愤愤不平的嘀咕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理会洛宁香的话,她一颗心都扑在孩子身上,祈祷着他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白色的豪华轿车缓缓的出现在他们的视眼中,这是一款相当惹眼招摇的车子,十色吸引眼球。

    “快看那辆车,会不会是蒋家?”洛宁香指着车子喊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也专注的盯着车子。

    车门开了,一行下来好几个人,那些人不是别人,正是蒋家的人,除了他们之外,还有另外两人,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,另一个是司机。

    蒋婷手里有抱着一个用黑色的衣服遮起来的东西,目测应该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他们真的来了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们快下车去要回孩子”洛宁香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开车门下去。

    唐暖央脑子一热,也跟着下去。

    “先别去,等——”洛君天想制止她们。

    来的太过于招摇,这不符合逻辑,他本想看看再说的,可这两个女人早就下车了,他只好也打开车门下去。

    “把孩子还回来——”洛宁香很凶的上前。

    蒋老爷子上前挡住,蒋婷抱着孩子钻回车里。

    “孩子是瑾璃生的,他是我们蒋家的”蒋老爷子霸气的喊。

    “说出来的话,还真是不要脸,她的肚子不过就是容器而已,快把孩子给我交出来”洛宁香指着车子,尖利的叫嚷着。

    唐暖央绕到另一边去拉车门,发现车门被锁了,透过黑色的玻璃,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洛君天过去拧住司机的手臂“把车打开!”

    “洛少爷我不能打开,啊——”司机惨叫。

    “立刻给我打开——”

    这边吵个没完,另一边,有个男人提着黑色袋子,不动声色的从他们身后飘过,进入看守所。

    “我开,我开,别拧了”司机把车钥匙拿出来,给了洛君天。

    唐暖央跟洛君天合力把蒋婷从车里弄出来,一掀开遮在孩子身上的黑衣服,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孩子,而是个洋娃娃。

    “孩子呢,你把孩子藏哪里去了”唐暖央拽住蒋婷的衣领,杀了她的念头都有了。

    蒋家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“孩子已经进去了,这会,她正跟我女儿见面呢”。

    不可能!!

    孩子一个人怎么可能进去,洛君天定晴仔细看去,才发现那拿着律师包,带着金丝边眼镜的律师,根本就不是欧阳墨城,虽然不太熟悉,可绝对不是他!

    他们上当了!

    洛君天拉起唐暖央,大步往看守所走,洛宁香小跑着跟上去“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欧阳墨城正带着孩子跟蒋瑾璃见面,唯有辩护律师才能随时跟委托人见面”洛君天冷着脸,该死的,冲动就是魔鬼。

    沿途有人拦下他们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“蒋瑾璃小姐是不是正跟欧阳律师见面?他是否还抱着一个孩子?那孩子是他们绑来的,他现在有危险,我们报过警,你可以打电话问问,我是洛家的洛君天,孩子的父亲”洛君天简洁精练的重点告诉这人。

    “请等一下”那人到一旁去打电话。

    很快那人挂了电话,对他们说“洛少爷,请跟我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