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不该有的生理反应,翻脸,求饶!

不该有的生理反应,翻脸,求饶!

    今天的菜是红烧排骨,煎带鱼,西兰花,鱼香肉丝,汤是冬瓜火腿汤。

    “还蛮丰盛的嘛”唐暖央率先吃了起来,这几天可能是心情好,所以胃口也变好了,吃什么都觉得香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吃——”洛君天把排骨夹到她的饭上,看着她吃,比自已吃到嘴里,还要香甜可口。

    “嗯,你也吃啊”唐暖央咀嚼着食物说道,侧眼,见洛子赫跟那郭小姐也都盯着她“你们都不吃么”。

    “哦,不是,我们吃”洛子赫对餐厅的食物没什么好感,勉为其难吃了一口妪。

    郭惠宜也挑起一点点的饭粒往嘴里送,目测,不过多于十粒米饭。

    眼睛还是没有从洛君天身上放松半分。

    这让唐暖央的心里跟卡了鱼刺似的,欲拔出来,又不知从哪下手好逄。

    “洛总,你对你夫人真好,真让人羡慕”郭惠宜开口跟洛君天搭话,而且极为聪明的,捡一些爱听的话讲。

    洛君天自然而又随意的回答“对老婆好是应该的!”

    “哇,光是听着就让人觉得好幸福,像洛总你这样的好男人真的不多见了呢”郭惠宜夸奖着,一边用爱慕的眼神对洛君天猛放电,

    洛君天优雅的轻笑“郭小姐可真是会说话”他又哪会是看不出这女孩心思的人,不过关系到公司的利益,表面功夫,还是得要做足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啦,我是有什么说什么的,好就是好,不好就是不好,我还担心自已太心直口快,会说错话呢”郭惠宜娇美的咯咯直笑起来,那模样,瞬间有风情万种的感觉。

    周围不少的男员工就看呆了,有几个想找她签名,又碍于总裁在场,不敢过来索要。

    “说的很好,希望郭小姐做的比说的更加好,对于广告,我很期待”洛君天并不受她诱惑,但是他也会借由自身的魅力,去要求合作对象把工作做好。

    郭惠宜心中大喜,以为洛君天已经对她产生了好感,忙回答“这是当然的,洛总你放心,我是个有专业操守的艺人,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”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,希望洛氏的午餐能让你满意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洛君天结束对话。

    郭惠宜低下头,用勺子小口小口的吃饭,喝汤,吃的非常香,有地位的男人看多了名门淑女那吃一点点就说饱的矫揉造作,反倒会喜欢把饭认真的吃完的女人,换句话说,她是故作装给洛君天看的。

    聪明的狐狸精!这是唐暖央心里对郭惠宜评价!

    这位郭小姐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,说实在话,这么年轻就有如此老道的狐媚功力,也算是有天赋,起码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,她能玩转有游刃有余了。

    聪明之处,是掌握了男性的虚荣心,以及没有猫不偷腥这两点人性不变的定律,去接近,从而与目标熟悉,最后勾,引到手的过程,这说起来简单,但要做到不露声色,可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这个智慧的。

    女人敏锐的直觉,让唐暖央非常讨厌这个女孩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唐暖央将筷子一放,说道“老公,我吃不下了!”

    “才吃一点怎么就说饱了,乖,再吃一点”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啊,以为这种平民的食物会让我有新鲜感,不过貌似也一般般啦”唐暖央娇气的说着,简直跟得了公主病似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心想,老婆,你这又是玩的哪一出?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是你自已说要来说食堂的,现在又说不好吃,要不,你说你想吃什么,我们去吃”洛君天耐心的问她。

    “感觉也没什么特别好吃的,主要还是我饭量太小了,一吃就饱”唐暖央矫情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洛君天因为不知道她的目的所在,所以只有顺着。

    唐暖央撑着下巴,点了点带鱼“这是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鱼吧!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鱼啊,你看我们,就吃过鱼子酱,连鱼长什么样都不知道”唐暖央很是无邪的说道,口吻中对上流生活的有着无比的炫耀。

    “你想吃么?”

    “那就试一点点好了,不要夹太多,吃多了,我会消化不良的”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老婆就是这么有主性的女人”跟个疯婆似的,最后那一句,洛君天在心里加上去的。

    唐暖央嗲嗲的张嘴“哈——,我要你喂,我手痛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老婆就是这么可爱,知道了——”洛君天笑容灿烂的回答,挑下一些鱼肉,放到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郭惠宜都看傻眼了,还以为这夫人是灰姑娘这一类的,而且这位洛总裁还真的就喜欢这种故作姿态的女人,还以此觉得可爱。

    她赶紧放下筷子,擦了擦嘴“我也饱了!”

    唐暖央在心里暗笑,侧过脸去看她“郭小姐食量也很小嘛,看来是从小家里教育的好”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过奖了!”郭惠宜乖巧的回答,幸好她反应快。

    “借郭小姐的一句话,好就好,不好就是不好,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,你觉得我老公好,我也觉得你很好啊”唐暖央怡然的浅笑。

    郭惠宜的脸色微微不自然了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!”唐暖央笑着,转过头来,聪明识相点,应该能听的懂吧。

    洛君天装作没看到,没听到他老婆正在修理人,一直保持着悠闲的表情。

    易结束了午餐,他们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电梯里。

    数字一格一格的往上跳。

    郭惠宜纤细的手指握了握包包,10厘米的细高根鞋往一边崴去,身体立刻失去重心的往后,朝着唐暖央靠去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唐暖央身旁的洛君天,出于保护老婆的惯性,忙过去托住郭惠宜的身体。

    郭惠宜趁机趴在他的胸口,抱住他的腰“对不起,洛总,我突然感到头晕,不知怎么的就那样了”她说话其间,一直似有若无的用胸部去压洛君天,一双手环着他的腰,更是不断抚揉。

    洛君天剑眉不悦的蹙拢,他将她的手拉下来,扶起,扯开两人之间的距离“郭小姐,头晕的话,应该去医院检查”。

    “我会的,洛总,夫人,真的对不起”郭惠宜诚恳的跟他们道谦,弯腰的时侯,手臂夹紧了胸前的成熟的蜜桃,原本就是低胸的衣服,这下子,一半的浑圆都暴露在洛君天的眼下。男人是触觉跟视觉的动物,只要一刺激,就会产生原始反应,洛君天感觉产生了生理反应。

    郭惠宜低着头,看着他的裤裆,嘴角微微扯出喜悦的笑容。

    男人,都是一样的!!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电梯门开了。

    “洛总,夫人,我先走了!”郭惠宜很有礼貌的跟洛子赫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电梯门又合上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心虚的迈了两步,深深的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直没出声,他转身去看她,发觉她的脸绷的很紧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洛君天去碰她的手臂,想来这女人的眼睛不会这么尖吧。

    唐暖央挡开他的手,过去按开了电梯门,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老婆,还没到呢——”洛君天追出去,心里大叫糟糕,这表情,这反应,肯定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站在另一扇电梯门前,按了下楼的键。

    从刚才吃饭开始,她心里其实是一直很自信,他洛君天不会再对不起她了,她也不知道这些日子,自已突然就变的这么自信了,简直到了得意忘形的地步,可就是刚刚,三分钟前,这种自信就打碎了,她看到他的眼底产生了一种***,一种男人对女人,她最熟悉不过的***。

    心刹时说不上的痛,简直跟被剐了一巴掌似的。

    “老婆——,你这是去哪里?”洛君天小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回家!”唐暖央面无表情,情绪低迷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回家?可是我还没下班,对我有什么不满,你就说嘛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转头,明眸清澈如镜的注视他“你心里明白!”

    电梯来了,她大步的走进去,按了一楼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跟进去,站在她面前,沉默了半晌,开口说道“这事我可以解释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解释的,又不是冤枉别的,我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,所以闭嘴吧”她清冷的拒绝听任何狡辩,因为太了解,所以才会疼痛。

    “哎,这该死的女明星——”洛君天咒骂着郭惠宜,他很想说,会有那种反应并不代表什么,看个片,也能使男人有这种反应,可是唐暖央就是不懂,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唐暖央把头别开一些,电梯门开了,她就立刻走出去。

    洛君天只好跟着她走,她走出大厅,他也跟着,她拦计程车坐进去,他也跟着钻进去。

    她不理他,他就坐在一旁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样子,一直到了家,唐暖央先下了车,洛君天付了车钱,快步跟下去。

    以为她会回房间,没想到她停在二楼,到洛云帆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纯心想气死他是吧!!!

    洛云帆正靠躺在床头,看到唐暖央进来,俊逸的脸上顷刻便有了笑容,不过看到随后跟进来的洛君天,这笑容就又有些减弱了。

    “四叔,你早上找我有事么?”唐暖央走近他,微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一个人无聊,想你找陪我聊聊天,不过后来听说,你让君天给绑走了”洛云帆以轻松的口吻说道,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觉得她好像有心事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——”唐暖央把笑脸扬的更高“我下午没事,就呆在这里陪你聊天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脸色,已经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洛云帆是何等精明的人,唐暖央的睫毛颤一颤,他都会看出点什么来,何况是这么明显的强颜欢笑。

    “暖央,你没事吧!”他试探性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啊,四叔你就不要当福尔摩斯,用侦察的目光来看我了”唐暖央略带开玩笑的语调说道。

    就算是心里不痛快,她又能怎么样呢,她不想承认,害怕的事情有太多了,所以与其争吵,不如不去想。

    “能开玩笑,貌似是没事”洛云帆悠悠的笑了笑,她不想说,他也不能强迫她。

    洛君天黑沉着脸“唐暖央,你什么意思,用这种办法来报复我么,你存心不想好好说话,没事找事是吧”。

    明知道他最不喜欢她跟洛云帆单独相处,她还特意做这么一出给他看,女人的心怎么就能这么毒,越是不能踩的地雷,就喜欢挑战。

    唐暖央冷笑的转过脸去“你以为全天下的男男女女都跟你一样,只想着食色性也这几个字么,去公司吧,少在这里碍眼”。

    她气他,恼他,骂再多的话,也无法填满对他的失望。

    “是那女人自已扑过来的,又用胸部蹭,又用手摸,最后几乎是裸露着胸口给我看,我有什么办法,我是个男人,生理上有一丁点反应,是不可避免的,我又没跟她发生关系,以后也不会见面啊,你有必要耿耿于怀那么久么”洛君天一路热脸贴着冷屁股,跟着她回了家,以为能好好谈一谈的,没想到她就这么对他。

    当着洛云帆的面,他真是,,,

    唐暖央双手紧握,脸色发白“真是光荣哪,说啊,继续说啊,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,拿着喇叭去外面吼啊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丢你脸了?”洛君天挑眉。

    “不丢脸,一定也不丢脸,不就是被个女明星刻意的一摔一搂一抱,激发出你洛大爷的蓬勃的性趣了嘛,想睡人家,你就去啊,我不拦着你,我绝对不拦着”天底下,有哪个女人能忍受丈夫对别的女人有性趣,还能淡定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呕血“谁说我想睡她了,都说了,只是单纯的刺激到了雄性激素而已”。

    “爱情还不过是荷尔蒙分泌呢”唐暖央反击过去。

    洛云帆在床上愉快的笑了,原来他们是因为这种事而冒矛盾了“君天,这就是你的不应该了,你怎么能当着她的面,对别的女人有想法,以你的光荣历史来说,暖央会生气是肯定的”。

    “你少在那里火上浇油,你这不安好心的老狐狸,信不信把你丢去海里喂鲨鱼”洛君天恶狠狠的瞪向洛云帆。

    “我就事论事啊,别恼羞成怒嘛”洛云帆和煦的暖笑,看着暖央,语重心长的说“暖央——,四叔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,并非每个男人都会那样,比如我就不会,我只对爱的人才有感觉”哪有在这个节骨眼落井下石的人,洛君天发誓,真的很有杀人的冲动“洛云帆,你就大言不惭吧,明天我找十个八个裸女,天天在你面前大跳艳舞,我看你有没有反应,那样还没有,只能证明你是个柳下惠,你阳,痿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啧啧的摇头“暖央,你听听,他连艳舞都去看过,这种男人不可靠,太不可靠了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苦的脸,无力的站起来“我有点累,先去睡一会,待会再过来陪你聊天”。

    “去吧!不要想那么多,对于君天,你本就不该要求这么多,不然你会很伤神的”洛云帆安慰她,黑眸讥笑般的瞥着洛君天。

    “挑拨离间是洛云帆你的拿手好戏吧,你可以再卑鄙一点没关系的,大不了,我半夜过来弄死你”洛君天咬牙切齿,他发觉真的很想把洛云帆给凌迟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不理会他,径直走出房间,加快步子回到楼上,顺手关门。

    一只手臂从外面伸进来,她也不管,用力的把门推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手臂夹断了,真的夹断了”。

    “那就把手伸回去”。

    “让我进房间——”洛君天在门缝中喊,其实以他的力气,稍一用力就能推开,不过又怕伤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你进来,手拿出去”唐暖央态度坚决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态度坚决“下得了这个狠心的话,你就弄残你老公的手好了,我是不会拿出去的”。

    “把你弄成太监的决心都有,以为不敢夹断你的手臂么?”

    “那你夹吧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僵持了半天,最后,唐暖央泄气的松开手,转身,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洛君天按揉着被夹的很痛的手臂,这女人下手还真重!

    见坐在那里一声响的唐暖央,他踌躇着走过去,紧挨着坐下来,放下颜面,求饶“老婆——,别这样啦!”

    唐暖央一把抓住他裤裆里的那玩意“实话说,刚才那年轻貌美的***,让你这里很痒痒吧!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抓着,我才痒痒呢,老婆你问的真的粗鲁”他太低估这她的爆发力了,问出来的问题,直接的让他找地方藏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在旁边,你都难以掩饰了,以后哪天有机会单独遇见,还不***,烧个痛快,你会想,反正唐暖央不知道,玩了就玩了,大不了玩腻了用钱打发走,男人不都有这种侥幸思想么,喜欢在不同类型的女人身上寻求刺激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阴沉下俊美的脸“唐暖央,或许你不相信,但是我真的不会那么做,或许你不相信,我现在心里有多么的珍惜你,没错,我承认我刚才是有反应了,可是我还有自制力,我不是个没有分寸的男人,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,一个耍心机的小明星,就把我给迷的失去理性了么,在你眼里,我就是个只会风流快活的男人而已么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眸光茫然的闪了闪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洛君天揽过她的肩“今天是我错了,我对不起你,所以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,不要生气了好不好——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抬起头来看他“我真的很讨厌很讨厌”她指着自已的心脏的位置“这里——,会很痛,我害怕,怕自已总是失败,怕幸福来的快去的快,怕走了一蒋瑾璃,还有无数个出现,我这辈子最大的悲哀,就是爱上你这个男人”。

    她笑,笑的有些苦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——”洛君天愧疚的抱过她,那些年的伤害,终于还是一块遇到危机,就会在她心里复发的伤疤,怎么抹也抹不平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对不起我,也对不起孩子,你任何一个自私,风流的歪念,都可能引发一场婚变,我已经原谅你太多次了,以后再犯的话,我就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你,让你当个没人疼,没有爱的孤寡老头”。

    “哇——,你也不用这么心狠手辣吧,我好怕怕的”。

    “知道怕了,就时刻警戒自已,不许对那些女人放电,不许对她们笑,不许让她们碰你,要是让我知道你包,养情妇,洛君天,不是我吓唬你,你真的死定了——”她说着,在他刚刚被郭惠宜压的地方,以360度大旋转,往死里拧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激烈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洛家。

    女人,果然是高级的吃醋动物,当然,他这回犯的事有点严重,所以下场也很严重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洛氏。

    洛子赫的办公室里,郭惠宜妩媚的坐在他对面,事业线很深,让他常常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“明天安排你跟导演见面,没问题吧”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郭惠宜眼波一转,起来,坐到洛子赫身边“洛副总~~~~”

    洛子赫忍着流鼻血的冲动,眼睛不知往哪里放“有事你坐在那边说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这里又没有别人,人家想跟你亲近些嘛,怎么,你不喜欢我这样么——”她靠在他肩上,对他吐气如兰。

    洛子赫顿时身体如火烧,那清纯又妖媚的红唇,那惹火的身材,哪个男人把持的住,想来是她主动扑上来的,他也没什么好客气,于是揽过那盈盈一握的细腰,伸手握住她的沉甸甸的浑圆,用力的揉捏,,,,

    “嗯,,,呃,,,,你弄的人家好舒服,你坏啦,在用力点,帮人家脱衣嘛”她***的**着,双手灵活的抚摸着他的敏感地带,在他身上扭的像一条蛇。

    S型高挑的身材与火辣辣的上围,她有这个自信,能轻而易举的便让洛子赫拜倒在她的裙下。

    洛子赫呼吸变的粗重,也不管会不会有人进来,扯下她身上黑色低胸连衣裙,跟她激吻。

    郭惠宜很懂男人在这方面的喜好,大胆,主动,创新,更主要的是够放荡。

    不一会,肉博的“战场”就由她掌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