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我也需要你!

    洛君天松开她的手腕,绿眸严苛的看着她“洛宛馨,你现在有两个选择,第一,继续这么要死要活下去,实在觉得活不过了,我帮你买安眠药,让你死个痛快,第二,收起这副疯疯癫癫的样子,振作精神,好好活下去,命是你自已的,你想清楚”。

    他的话无情又果断,不给她半点逃避胆怯的机会,要么去死,要么活着,鲜明残酷,如同一场战役!

    洛宛馨嘴角流淌下血来,可见这一巴掌的威力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披头散发的她,偏着头,一动不动,长发遮起了脸,所以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安静的站着,心里紧张,嘴上又不敢出声,气氛在无形中就变的压抑了妃。

    唐暖央盯着洛宛馨的脸,希望她能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洛宁香跟洛诗涵,诗洛菲站在唐暖央的边上,表情统一都是焦虑的神色,就算感情不如亲兄妹那般的亲密,可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,旅游或是去血拼,也会顺便叫上,偶尔也会互相攀比,可不管怎么说,好的坏的,这都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真的消失了的话,她们也会难过的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久到大家都觉得站的身子都僵了,一声嘤嘤弱弱的哭泣声,在屋里响起猿。

    大家寻找着声源,好在是大清早,要是后半夜的话,还不吓出个好歹来。

    因为洛宛馨的脸被头发挡着,所以大家才慢一拍发现。

    “宛馨——”洛海珍心疼的喊。

    “不要管她,不要安慰她,让她哭——”洛君天出声阻止洛海珍,心里的障碍,只有自已才能跨越,别人是忙不了她的。

    而这些安慰是无用的,只会让人变的越来越软弱,只知道逃避。

    洛海珍被洛君天一说,赶紧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洛宛馨嘤嘤的哭了一阵,终于抬起头来,看着洛君天,怯弱的叫着“表哥——”

    “想好了?”洛君天低垂下了眉眼“要是死个痛快还是好好活下去?”

    “我,,,,我要活!”洛宛馨小声的说。

    “连想要活着都回答的这么不肯定么,大声一点的说,告诉我,告诉大家,你要活着,好好的活着,说”。

    洛宛馨忍住想哭的冲动,握住了拳头,困难的张开嘴“我要活,我要活,我要活——”

    从一开始的迷茫跟不确定,到最后坚定而释放的呼喊,她感觉心里舒服多了,那连日来笼罩在她心里阴暗跟痛苦,也随之变的没有那么沉重。

    其实早上自已做了什么事,她大脑是清醒的,只是连续几天几夜的发烧与痛苦,想到父亲,想到丈夫,她内心有种想要宣泄,又无比排解的崩溃感,她宁愿自已疯了。

    而她的装疯卖傻,被洛君天一眼就看穿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自肺腑中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来,从旁边的桌子上抽了一张纸巾,给她擦了擦眼泪,用一种玩世不恭又带着威信的口吻说道“既然坚定的想要好好的活,就得活的像样点,我不会允许一个疯子住在家里的,知道我的脾气吧”。

    洛宛馨虽然极力忍着,眼泪还是掉下来,她抿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把二小姐送回房间,让她泡个热水澡,好好睡一觉,仍旧发烧的话,就马上让杜医生过来”洛君天对一旁的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少爷”两人女佣过来,扶着洛宛馨上楼。

    等她出去了,其余的人才围过来。

    “哥,不看着宛馨,她会不会有事?”洛宁香问着,真怕突然又传来什么惊悚的消息。

    洛子龙也是不太放心妹妹“要不,待会等她洗过澡,我上去陪她吧”。

    “她又不是小孩子,看的了一时,看的了一世么,存心想死的话,我们防也防不住,吃过早餐都上班去吧”洛君天说完,便牵着唐暖央走出偏厅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其他人也只好散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回到楼上,洗漱,换了衣服,下楼吃早餐。

    餐厅里,洛海珍跟洛宁香她们也刚刚准备坐下来吃。

    佣人送上了早餐,唐暖央就开动了,昨天在飞机上没能好好吃晚餐,她现在很饿。

    洛海珍心事重重的切着盘子里的食物,思索了片刻,还是把头转向洛君天那边“我说君天,宛馨早上这么疯疯癫癫的,会不会是从泰国惹了什么脏东西回来了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一听就烦了“哎哟三姑,你说别搞这些没谱的东西了,前几天拜你所赐,我出尽了洋相”。

    想到那晚在酒店,从窗户里看到唐暖央的身影,吓的非拉着哥哥陪自已睡,后来回想起来,当时哥哥只围着一条浴巾,她坐在他大腿上,还死死抱着他不放,更丢脸的是唐暖央就躲在房间里听着,她就觉得糗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我前几天说什么了?”洛海珍不解。

    唐暖央知道洛宁香指的是什么,嘴边隐隐泛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洛子龙在对面也问了“宁香你在泰国也遇到怪事了?可怎么跟三姑有关呢,我很好奇”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哎,宁香你说出来听听看——”洛诗涵也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呃,,,没什么,就是那么一说”洛宁香不自然的笑道,她可不想把那么丢人的事,说出来跟大家分享,天生就公主脾气的她,非常注重自已的形象。

    洛诗菲眼珠子一转,贼贼的瞅着洛宁香“该不会是我妈说表嫂的鬼魂会报复人,你嘴上说不怕,实际上吓的尿床了吧”。

    虽然与事实在些许的出入,不过大致也猜对了点,洛宁香精致的俏脸一红“吃你的早餐吧,哪来这么多的废话”。

    “嘿嘿,,,看来是说对了哦”。

    “洛诗菲,这么多的食物,还堵不上你的嘴是吧”洛宁香有些恼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别吵了,我说的可是很严肃的事”洛海珍责怪似的看看她们,又去看自顾自吃东西的洛君天“要不我今天去庙里问问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吃的差不多了,放下刀叉,擦了擦嘴角,笑道“三姑,这泰国惹来的鬼,中国的和尚道士可对付不了,泰国是个中西混杂人口很多的地方,要是那鬼一半信耶稣,一半信玉皇大帝,这可如何是好,为免不弄巧成拙,我看还是那让住在她心里的鬼,自已离开吧”。

    他这番调侃味十足的话,把其他人都逗笑了,表哥难得会风趣一番,表示他心情不错。“你这小,,,”洛海珍想气急的骂洛君天小兔崽子,骂到一半又有点不敢开口了,想想又想笑“你就拿三姑寻开心吧,我可是很认真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认真啊”洛君天淡笑。

    唐暖央开口了“三姑,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鬼的,那些说见到鬼的,是大脑出了问题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年轻人不相信,算了算了,既然你们都不同意,那就不找了”洛海珍失落的说。

    “三姑,宛馨的事你就别操心了,过几天就会好的”洛君天很肯定的说道,站起身来,见唐暖央不站起来,他耐着性子笑“你不起来么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去公司嘛,我又不去,我干嘛起来”唐暖央反问。

    “送我到外面——”洛君天倨傲的仰着下巴,唐暖央你要敢当众拆我台的话,我去掐死你。

    真是受不了他!!!

    唐暖央放下刀叉站起来,走过去“送你好了吧,跟个小孩子似的——”

    后面一句听的其他的都想喷笑了,表哥真的超级幼稚的,不过这样的他,反而比较像个正常,有血有肉的人,没有那么冷酷无情了。

    “最后那句你完全可以省略的”洛君天凑近她,僵笑道。

    “嘁——”唐暖央不以为然的笑笑,晚住他的手臂“好啦,走吧”。

    走到门外。

    唐暖央松开洛君天“已经送你到外面了,去上班吧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无业游民加孕妇,除了呆在家里我还能去哪里呀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想想也是“我会早点下来回来了,今天你在家,就好好跟儿子培养感情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我也打算这么做”唐暖央拍拍他的手臂“走吧,开车小心点!”

    “好像还少了点什么东西吧,老婆送老公上班,步骤是很复杂的”洛君天迟迟不肯走,等着她的行动。

    唐暖央受不了的笑笑,靠过去,送上香吻,又为他整理了一下西装,用嗲嗲的声音说道“亲爱的,一路小心哦——”

    “真不错,老婆就是好”洛君天心满意足了,转身往车边走。

    唐暖央也收回视线,打算往里走。

    大门口,女佣向她跑来“少夫人,四爷说让去他房间一下”。

    “哦,我马上去”唐暖央轻快的应道,脚步向着屋子的方向挪。

    站在车边,正要开车门坐上去的洛君天,一听这话,把车门用力一甩,快步过去拉过唐暖央,展现迷人的笑容“跟我去公司,我有一个收购案拿不定主意,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吧,帮我去看看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顿,马上明白过来他的意图“我说好了要照顾四叔的,洛君天你别胡搅蛮缠了,快上班去”。

    “我也迫切的需要你,1个亿的收购案,你以为开玩笑的么”洛君天把唐暖央强行塞上车,笑话,他怎么可能把老婆放给那只老狐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