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所谓的营养品!

    “开始你个鬼啊——”唐暖央才不理会他的威胁。

    话说哪个孕妇禁得起每天晚上这种玩法,每次都是这样,医生的话,完全当成了摆设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,好歹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,什么时侯骂人骂的这么溜了,看来最先要教育的,就是你这张小嘴”洛君天低头擒住她的小嘴,深深的吻下去。

    “唔,,,,,,”这是哪门子教育,这挂羊头卖狗肉的家伙。

    舌尖沿着她的嘴唇勾画着她的唇线,轻啃着,然后撬开她的贝齿,长驱直入,与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,尽情的嬉戏妃。

    越吻越上瘾的感觉是什么呢,就是想到将彼此融化,闭着眼睛,也能体会到对方的气味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身体一点点,一寸寸的放松下来,回应他。

    心在云端飘荡,舌尖上的温度,由温柔到炽烈再到缠绵,,,猿,

    足足吻够了10分钟,洛君天抬起头。

    唐暖央双目迷离,脸颊潮红,唇更是鲜艳欲滴,妩媚的模样,让他想要再亲一次。

    “教育过后,果然是变乖了吧”满意的瞅着被他吻傻的女人,洛君天又把视线往下移“接下来,我该用嘴巴教育你哪里好呢?让我来看看”。

    “坏蛋——”

    她试图着挣了挣,他腿间的勃起霎时向前进攻了一分,吓的她顿时不敢乱动了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别乱动,老公这把抢可不是闹着玩的,领略过它强大的威力吧”。

    “臭流氓——”这种被慢性折磨的感觉并不好。

    “嘘,别喊的这么大声,流氓会冲动的”洛君天目光淫邪的盯着她的胸口,舔了舔嘴角,魅惑的笑开了“接下来,让我好好教育一下这对小兔子”。

    眼看着他的嘴唇往她胸口凑,羞愤极了“洛君天——,它哪里需要你的教育了,你色就色吧,还非得找理由”。

    她想,他如果他回她的话的,那就必须把头给抬起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,,,,,

    20秒过去,他只专注于侵略,根本不理她。

    这狡猾的家伙,竟然会完全不上当。

    花蕾一阵酥痒难当,唐暖央咬住下唇,以防自已羞耻的叫出来。

    舌头一次次的摩擦过花蕾,颤栗由一点散发到全身,她真的受不了了,扭着身子,她急促的喘息着,,,

    洛君天吃够了,从她身上抬起头来“你刚才问,它有什么可教育呢,我现在告诉你为什么,我教育它,以后永远要给老公这么吃,生了宝宝,也不能断了老公的粮食,这可是中华美德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汗颜“还美德,敢问具体是哪条美德?”

    他要敢有这个脸说出来,她就敢听。

    “尊老爱幼啊!”

    噗!在他直白的目光下,她赤果果的***了,尊老爱幼?!尊哪门子老,亏他想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让我第一次领略到,原来尊老爱幼是个***禁忌用词,你实在是太会颠覆了,有才,真心有才”唐暖央半讥半讽的说道,她已经没有别的话好讲了。

    “多些老婆的夸奖,你这么崇拜我,让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”洛君天故作害羞。

    唐暖央胃液一阵翻滚“你不用不好意思,属于你的荣耀,你就承受着吧”。

    她真的受不了这个男人了,以前以为只是狡猾,脾气坏,性格变态,原来他还有把事非黑白混成一谈的能力。

    洛君天狡诈式的微笑了一下“接下来到重点了!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~~~~~”她的声音颤成八个音节。

    对没有最变态,只有更变态的男人来说,她真心猜不到,他说的重点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别怕嘛,就是让你认识到一些正确的认识而已,你还怕我把你生吞活剥了不成”。

    “这跟生吞活剥还有差距么?”

    洛君天嫣然一笑“差距还是有的,一个太血腥,一个很诱人”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过你,要杀要剐随便你吧,麻烦快点结束吧——”唐暖央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离结束还远着呢——”洛君天握着她的手,放在自已的肿帐的***之上“这里,其实很美味!”

    嫌弃的表情在唐暖央的脸上一闪而过,不过怕说他那里坏话,他会发火,一发火就难以控制,所以她含蓄的回答“对不起,我不好这一口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试试怎么知道”洛君天松开一只手,抚摸她的红唇,手指伸进她的嘴里“就这样,用舌头轻轻的舔,进进出出,你会爱上这感觉的”他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,给她洗脑。

    唐暖央纠结着脸,吐出他的手指“对于这方面的领悟,我真的不高”。

    会爱上这感觉的女人估计喜欢自虐吧,把那么大的香肠往喉咙捅,这很好玩么,饶了她吧,她可做不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试试——”他跟她打迂回战。

    “光看着就想吐了,怎么试?”唐暖央一火,脱口而出,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自尊心严重受到打击,满脸的黑线“唐暖央,我记得一年前你说学艺未精,敢情根本不敢做是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敢,是不想”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不敢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激我,我不会上当的,洛君天你省省心吧,我绝对不干这么脏的事情,嘴巴是用来吃饭的,又不是用来做这个的,我坚决拒绝”唐暖央也铁了心了,说不干她就不干。

    “脏是吧,我今天就要让你脏个够”洛君天分开她的腿,埋入她的腿间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啊——”唐暖央尖叫着“不要这样,不要亲那里,啊——”

    洛君天亲够了,爬起来堵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眼晴徒然张到最大,呆怔了,他用亲过她那里的嘴巴,又来跟她接吻,,,,

    “唔,,,,,”她剧烈的挣扎起来,扯着他的头发,揪他的耳朵,当他的舌头卷住她的舌头,她杀了他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松开她“自已的滋味怎么样,我感觉相当的香甜呢,你今天用的,是玫瑰花香的沐浴露吧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变态狂——”唐暖央真要气疯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是你的思想太落伍了,这个在男女之间很正常”洛君天坐起身子,把巨大放到她的嘴边“换你了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火速的离他远一点“这样吧,我今天没心理准备,明天,明天好不好!”“明天之后还有后天呢”洛君天就眯着她,口气不悦“过来我身边——”

    “嗷——,我肚子痛”。

    “这招用过了,无效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我牙痛,舌头好像也起泡了”唐暖央捂着嘴,装模作样。

    洛君天这会真的生气了,拉过被子盖在身上,平躺着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君天——,老公——”唐暖央爬过去,又是戳他的脸,又是对着他的脸吹气。

    某美男一动不动!!

    好像真的生气了,唐暖央在他脸上亲了亲“怎么了?不开心啦!”。

    某美男仍旧不动,脸跟雕塑似的僵硬!

    “帅哥——,你不会这么小气吧,真的不开心啦”唐暖央趴在他身上,玩弄着他的胸毛,逗着他。

    某美男闭着眼睛拉开她的手!

    唐暖央没辄了“好啦,好啦,我那么做还不行么,跟个孩子似的,还耍起小性子了”。

    她趴到他身上,从他俊美的脸一路的往下亲,在小腹那一片徘徊了许久,才下定决心把嘴巴凑到那坚硬的巨大上面。

    扶住,张嘴,深呼吸,闭上眼睛,脸红的把丁香小舌伸出来,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某美男享受的揉着她发丝“就这样,继续——”

    唐暖央尽量的张开嘴巴含住,然后在他的指导下完成高难度的动作,眼睛一直紧紧闭着,脸也很红。

    可能是最爱的女人给自已做,洛君天特别的幸福跟亢奋,竟然禁不住射在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唐暖央还没反应过来,什么东东这么腥,不小心吞咽了一下,竟然吃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干的真棒——”洛君天拉高她,用力的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,,,,我吃下去的是什么?”她脸色一阵发青。

    “营养品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的——”唐暖央推开他,下床跑去洗手间,拼命的漱口。

    洛君天光着身子靠在门口对她笑“你是第一个吃到我营养品的女人,你该感到荣幸才对”。

    唐暖央放下杯子“我是不是还该对你感激涕零?”

    洛君天走过来圈住她“这倒不用,因为我是你的”。

    心里一甜,唐暖央的气就消了“既然你是我的,那你应该听的话吧,哪有总是欺负我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卖力的宠爱你,还说我欺负你,坏丫头,你没良心哦”洛君天亲着她的发丝,紧贴着她的身体,某个地方又苏醒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感受到他那里的变化,拉下他的手,飞快的躲在床上,被子一卷,把自已包成一只棕子“我睡了,你也早点睡吧!”

    洛君天走过去躺下来,扯着她的被子“老婆,我冷,给我点”。

    “你自已去拿一床被子或是裸睡,今天我想包着睡觉”这是最安全的办法。

    洛君天从各个角落扯着被子,终于被他找到了突破口,钻了进去“你想今晚抱着睡是吧,OK,快抱着我吧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