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水落石出,拔抢,照顾我到康复!

水落石出,拔抢,照顾我到康复!

    蒋瑾璃眸底更为黯然,她寂静的望着洛君天的脸,呆了半晌之后,苦涩的笑了“呵呵,,,,,原来从那个时侯开始,你就在对我虚情假意了,我还傻的以为,你的心又回到了我的身上,我真是可笑”。

    她后悔自已问了他这个问题,早知道答案会如此的心碎,就什么也不问,骗自已说他还是有一点爱她的,可原来,全部都是假的,假的,,,,

    洛君天在心里叹息“你不回来多好,在结束的时侯结束该有多好,那样的话,我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对你,瑾璃,是你自已走错了”。

    “哈哈,,,,”蒋瑾璃小声的苦笑变成了疯癫的大笑,眼泪成珠串的掉下来,狠狠的盯着洛君天的绿眸“结束时侯就该结束,你说的轻巧,我为你付出一切,我的爱情在你身上,你让我怎么结束,你想结束,你想甩开我,可是我还爱你啊,我的心还在你身上,你让我怎么办,对我这么残忍的你,就没有一点愧疚么,不爱了就可以当成是垃圾一样随意丢弃么,洛君天,我恨你,我一辈子恨你,到死都会恨你的——”

    她对他哭着叫着说恨他,心痛的无以复加,像是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啃咬弼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喉结滑动了一下,绿眸半垂,遮去印刻在她瞳孔中哭泣的女人,这一刻,不管他承认或是不承认,不管他老婆在场或是不在场,他都无法去忽略心底那一丝难过。

    “恨吧——”一声线清越的女声响起。

    蒋瑾璃的视线猛的看向洛君天旁边,唐暖央的脸上擗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把视线,投放到了唐暖央那边。

    “恨他吧,如果你的爱情没有结束,就用力的恨他吧,恨他没有像你爱他那样来爱你,恨他在你爱的那么浓烈的时侯抛弃了你,恨他抛弃了你之后没有半点愧疚之心,恨他没有按你设想的未来移情别恋了,恨吧,你有理由恨他”唐暖央义正辞严的说道,目光锐利坚定,如那底蕴厚重的黑曜石。

    蒋瑾璃忽然就不哭,也不说话了,只是死死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见她不说话了,冷笑的勾起唇“瑾璃啊,爱情是没有尔虞我诈的,真正的爱情到最后会变的通透,纯净,没有谎言的,说结束的时侯不想结束,你的爱情早已不是爱情,而是一种执念,你以为你爱他么,不,你并不爱他,如果你爱他的话,在他不爱你的时侯,说结束的时侯,就该结束,给他想要,那才是真的爱他,所以,不要大言不惭的说你有多可怜,你一点也不可怜,也不要把自已过错还推到别人的身上,让别人心里难过”。

    她望着她,坦荡荡的目光,没有杂质。

    嘴唇动了动,抿紧了一些,蒋瑾璃终究是无话可说,在唐暖央的坦然之下,慢慢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成王败寇,输的一败涂地的她,真的不想让自已变的更凄惨。

    警察向洛家人询问,他可以继续做笔录么,洛云帆对他点头,表示可以。

    “蒋瑾璃小姐,从酒店的监控上面,看到你在死者死亡当晚,去到过他的房间外按门铃,你是与死者事先约好的?”

    蒋瑾璃沉默了半晌,面无表情的回答“没有,并没有事先约好,因为威廉一直威胁我,必须找出在洛家暗中帮我的人,我觉得二叔就是那个人,所以暗中找了他很多次,想让他承认,我按了两次门铃,没有人开,我就走了”。

    警察做好了笔录,又问“你觉得死者就是你要找的人,那为何在前天晚上,跟凶手约见在死者的房间呢?”

    “是威廉约我去的,到了那里,没看到威廉,反倒是看到了黎圣卿,我想或许他一直就在冒充威廉吧,又或者他跟威廉事先串通好的,我不太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”这事,蒋瑾璃也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警察又转向黎圣卿,这个问题的答案,从他哪里应该能得到“黎圣卿先生,请你说说,为什么会去到那个房间?是那个叫威廉的叫你去的么”。

    黎圣卿的疑惑望向蒋瑾璃“不是你在前台给我留了纸条,约我见面的嘛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干笑“真是个愚蠢的男人,如果我约了你,我会在见到你的时侯,会表现的那么惊讶么,我根本不知道凶手是你”。

    “这,,,,,”黎圣卿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警察也不解了,洛子龙,洛子赫,洛宁香他们也都困惑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云帆看向洛君天,笑说道“哇,真想不到,这么一个笨蛋,能瞒过我们的眼睛这么久,君天,我们要不要再去测一测智商啊?”

    “用四叔你的一句话,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”洛君天悠悠的瞥他一眼,然后看向大家说“不用想了,我来告诉你们为什么吧,我就是威廉”。

    “什,,,什么?”蒋瑾璃震惊。

    黎圣卿跟洛家的其他人也是惊诧不已。

    “真正的威廉从来都没有出现过,我从四叔那里知道威廉在一年前跟瑾璃有过交往,以后便消失了,那时间跟瑾璃怀孕的时间吻合,我之前跟暖央一直再想,既然瑾璃不知道这孩子的真实身世,那一定是有人在她不知情的状况下做的手脚,这个威廉就很可疑,最主要的是这个威廉也是医生,所以我们猜想,或许是二叔买通了威廉到杜医生那里偷到了胚胎,然后用某种办法迷昏了瑾璃,两人原本就发生过关系,所以瑾璃一定会认为孩子是威廉的,所以我让暖央给瑾璃送了一份假快递去,里面有一只手机,我要让她帮我把这个幕后操纵者给找出来,一开始,我们也觉得这个就是二叔,直到他在酒店被杀,我才恍然明白二叔还有同谋,当时我仍旧没有想到是黎圣卿,是四叔提醒了我,之后来警局,警局说死亡当晚,并没有人进出过死者的房间,回到酒店,服务生说起了窗帘,于是我大胆的猜想,窗帘背后或许有暗门,当天晚上,我进入凶案现场的房间,果然在墙上摸到了暗门,至此,谁是凶手已经无庸置疑了,我在房间里装了针孔摄像机,又到前台留了纸条,最后发信息给瑾璃,于是他们就主动上勾了”洛君天把事情经过解答给众人听。

    黎圣卿颓然的往后一靠,才明白,自已一早就被人识破了,而他还沾沾自喜的以为,自已得到了一切。蒋瑾璃想到这连日来跟威廉的短息联系的内容,自嘲的笑了,她怎么就这么笨,不想想为什么威廉不通电话只发信,而且快递还是唐暖央送上来的,她怎么就没有一丝怀疑呢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大家也基本了解了整件事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我真想不到,这些日子,我们洛家每天都在演谍战片”洛宁香讥笑了几声,而后看向洛君天“哥,我很好奇,你是怎么知道孩子不是蒋瑾璃的?不是做过DNA证实是你的么,难道你有特异功能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失笑“你以为我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么,那份DNA报告,我压根就不信,我私底下,又让杜医生跟艾里克斯帮我做了化验,当时也是出于完善的想法,或许这孩子也不是瑾璃的,是她从哪里抱来的,所以连她跟孩子的DNA也检查了,得到了结果却让我惊讶了,两边的检测结果都说孩子的DNA跟我相符合,却跟瑾璃的完全不吻合,这不是很奇怪么,我一定得到答案,于是后来我才深入的调查了,最后才知道,孩子原来是我跟你嫂子的,过程跟答案可以说是一点点抽丝剥茧得来的”。

    “哥,这也算是天意吧,如果没有你那完善的想法,只测验你跟孩子的DNA的话,或许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孩子是嫂子的”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是天意!”

    蒋瑾璃想到孩子,她心痛的想去死,全心全意呵护照顾了那么久的孩子,到头来只为别人做了嫁衣,这都对黎圣卿跟洛宏国这两个混蛋,在她身上做了这么可恶的手脚。

    她恨,她恨所有人,,,

    唐暖央站起来,向前铁栏方向走近了几步“蒋瑾璃,你试图害了我这么多次,虽然都是杀人未遂,但是每一桩每一件,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,你都要受到惩罚,从第一次下打胎药,到绑架我,到假车祸之后,你在花场往水里下毒,又在菜棚里追杀我,还有最后那一次,偷进我的房间,在杯上抹毒药,这一切,你都要偿还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瞪着她,眸光中有深沉的杀机,她注视她,又轻又慢的开口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,我还是要杀掉你”。

    突然,她侧身快速的拔出旁边警察的配枪,对准了唐暖央就射去,她就算坐牢,就算死,也不会让她好过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房间里一阵的***乱。

    唐暖央看着蒋瑾璃拔出枪朝她射来,她惊恐的愣在原地,心里太害怕,不知做何反应,以为会很痛,以为死定了,,,

    耳边有洛君天,还有其他人恐惧的呼喊声,,,

    身上一重,跳动的心脏跟温热的液体,慢慢的渗透到了她的脸上,嘴巴里,衣服上。

    她呆呆的抬头,看到一张脸,一张濒临死亡,却还这不忘对她微笑的脸,他的目光是这么的温暖,仿佛是一道午后最柔和的阳光,那里没有阴天,也没有疼痛,是片幸福的天堂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,不——”她嘴里无意识的喊着,身体剧烈的颤抖,呆化的脸上,眼泪不住的滚下来。

    阳光从她的视线中慢慢滑落着,背后有人紧紧的抱住了她,不住喊着“老婆,老婆,,,,,”

    唐暖央大口大口急促的喘息着,低头看着脚下的满身是血的洛云帆,害怕又恐慌的失声尖叫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快叫救护车啊——”洛宁香惊吓的哭喊着,手忙脚乱的蹲下身来,拍着洛云帆的脸“四叔你不要死,四叔——,快来人啊,救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警察把蒋瑾璃给控制住了,她看着死的是洛云帆,而不是唐暖央,这么近距离的都无法杀掉她,也终于崩溃的,疯了似的狂笑着,为什么唐暖央有那么多的男人保护着,为什么他们都肯为她去死。

    黎圣卿被惊的缩起了身子,一声也不吭。

    洛子龙在一边打着电话,洛子赫跟洛诗涵吓傻的站在一旁,做不出任何的反应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抱着几乎昏过去的唐暖央,看着倒在地上的洛云帆,俊脸前所未有的严峻“打电话,让最好的医生全部都过来,一定要把人救活,一定要把人救活——”

    救护车很快到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扶着唐暖央,跟随着救护车一起去医院,其他的人开车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事情来的实在太突然,所有人都还缓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护士跟医生在给洛云帆的伤口做处理,手术要等到了医院才能做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——”唐暖央望着洛云帆白的如同死去般的脸,痛哭着抓着洛君天的衣服,脑中还是一片的昏天暗地,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旋转一般。

    洛君天抱紧她,抚摸她的头发,安慰着“冷静点,是意外——,真的是意外,谁也没想到会这样的”。

    “呜,,,,,怎么办,怎么办——,洛云帆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,你让我怎么办,,,,,”

    唐暖央心痛又绝望,不敢去想像万一他死了,她该怎么办,近年来一直都在骂他,讨厌他,什么难听的话,伤心的话都说了,而他永远只是一笑而过,不跟她较真,也不生气,而她从来不在乎他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死的,我保证让医生救活他”洛君天下着连自已都没有把握的承诺,眼下,洛云帆或许真的会永远消失在他跟暖央的生命里,可是,他的心里却又舍不得了。

    救护车到了医院,洛云帆被带去拍片,确定子弹的位置后,马上送入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家属等侯室里。

    一群人无声的坐着等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偌大的等侯室,半点声音也没有。

    大家的脸的表情统一的紧张。

    不知道伤到了哪里?不知道能不能救过来,如果不能救过来,洛家要办两场丧事了。

    “云帆他怎么样了——”门外,洛海珍焦急的快步跑进来,接到电话,她就立刻赶来了,一路上都在哭,所以眼晴也肿了。

    “还在手术室!”洛子龙轻声的回答她。完整版免费VIP尽在http://

    这造的是什么孽”洛海珍用手帕捂着嘴,坐到一边“菩萨保佑,让云帆千万不能再有事了”哥哥死了没几天,这弟弟又性命垂危,让她感觉天快要塌了。

    唐暖央傻呆呆的靠在洛君天的身上,半小时没有动过一下了。

    她身上手上全是血,看的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洛家人心里的弦绷的是越来越紧,期待着医生开门说平安无事,又害怕医生出来后说很遗憾,抢救不过来。

    时间,又过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手术室门外的灯终于灭了,洛家的人全都站起来,一窝峰涌向手术室门口。

    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“医生,人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医生摘下口罩“子弹取出来,离心脏很近,好在没有伤及心脏,没有生命之危”。

    洛家人,听到医生这么说,心全部都放回肚子里了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真的太好了!”

    唐暖央眼中有了神采,开心的笑了起来“我们什么时侯能够见到他”。

    “麻醉过后就能看到了”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医生”唐暖央开心的握着医生的手,连连道谢,因为实在是太开心了,她兴奋的手都有点抖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救人是医生的天职”医生笑着抽回了手,对其他人点头示意,往前径直的走去。

    15分钟后,大家齐聚到了病房。

    洛宁香跟洛子赫去买午餐,从早上到现在,大家都没有吃过东西,现在洛云帆没事,心一宽松,才觉得饿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洛云帆的手指动了动,坐在床边的人,忙全都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云帆——”

    “四叔——”

    他们的小心翼翼的叫着,紧张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洛云帆艰难的睁开了眼睛,看着头顶上方的这四五颗脑袋,嘴角扯出一丝微弱的笑意,张开嘴巴想说话,却发觉连声音都失去了气力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话,不要说话,你刚动了手术,说话太废力气了”唐暖央连声紧张的说道,看到他能活着对她微笑,真好!

    “四叔——,你不知道刚才有惊险,蒋瑾璃拔出了抢,表哥一站起来,你比他动作还要快,老实说,你练过轻功吧,不然怎么能那么快的飘过来呢”洛子龙开着轻快的玩笑,好让气氛没那么紧张。

    洛君天他们都笑了,洛云帆的脸上也泛开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云帆哪,医生说你没事,你就安心好好休息,不想呆在这泰国的医院,改明好一些了,我们用飞机把你送会国内的医院,想在家的话,也可以”洛海珍慈和的说道,他没事,这心里总算缓过一些来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弯腰,撑在床边“四叔——,谢谢你救了暖央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张了张嘴,很是艰涩的吐出几个字“光是谢谢怎么行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要怎样?”洛君天的脸色微微一暗,有种不好的预感,老狐狸,看你是病人的份上,我就对你和善点。

    “起码——,得到让暖央照顾我到康复才行吧”洛云帆笑眯眯说道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俊脸顿时板起“暖央又不是护士,让她照顾你怎么行呢,我会找10个特级护士给你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要——”洛云帆幽幽的摇头。

    唐暖央一把拉开洛君天,凑近洛云帆“我来照顾你,直到你康复为止”这点都做不到,不答应的话,她未免也太没有良心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——”洛君天反对,强烈的反对。

    “洛君天,你别小气好了好,四叔他救了我的性命,你到现在还能看到活生生的我,都是托了他的福,现在只是照顾他而已,又不是以身相许”唐暖央拽了拽他,压低声音在他耳朵说道。

    洛云帆脸上展露着惬意而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洛君天一阵的气结“他这是趁火打劫,你以为只有他可以为你挡子弹么,我也可以,只不过他刚才从我快了一步而已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幼稚的家伙,这有什么好攀比,换成你中弹,我就会比较感动么,神经病你——”唐暖央拧着他的腰,真是快被他给气死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看劝也不知从何劝起,正好洛宁香他们买饭来了,就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以后这家里,还是不会太平静的。

    “我神经病——”洛君天指着自已,气的叉了腰“他这明摆着是要借着照顾来接近你,难道你要我还笑着说,去吧,老婆,好好照顾四叔,并且满足他一切合理的跟不合理的要求,而且我这所以不行,还有一个理由,那就是你怀孕了,天底下有让孕妇照顾人的么?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在那里笑,声音虚弱的说“我只是想在住院的时侯,让暖央陪我说说话,喂我吃吃饭而已,又不是做高难度的体力活,你不用担心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嗤笑“想做高难度的体力活?哈——,你想得美”。

    “呃,,,,我不是指那种运动,别想歪了”洛云帆纠正他。

    唐暖央的脸一红,往洛君天背上用力的拍了一记“你的思想就不能纯洁一些么,真是要疯了”。

    “下手还真重”洛君天皱着眉,转向她“你以为他的思想有多纯洁么,处男就是太监么,老狐狸他居心不良,我不会答应,死都不会”。

    处男两个字,让洛云帆的脸微微一阴“再讲那两个字,我就让暖央以身相许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深呼吸,盯着床上的洛云帆,锁着眉头“马上用枕头捂死你,说你术后突发性死亡,好不好!”

    洛云帆微笑“那我做鬼也不放过你!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闹了——”唐暖央实在受不了这两个明明不该幼稚,却偏偏变的这么幼稚的男人“我决定了,要照顾四叔,不为别的,就是单纯的想要感谢他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