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为洛云帆征婚,处男,以毒攻毒,警局!

为洛云帆征婚,处男,以毒攻毒,警局!

    洛云帆的脸轻微一僵。

    大家把目光的焦点全都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洛云帆把手从唐暖央的肩膀上拿开,背在身后,抿唇低笑“总裁你就是爱开玩笑”。

    “开谁的玩笑,也不能开四叔你的玩笑,我可是很有诚意的”洛君天笑的那个开心,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,不安好心的狡诈感。

    唐暖央在心里暗暗翻着白眼弪。

    又来了,又来了,万年老陈醋又发酵了,,,,

    洛云帆含着浅浅的笑意看着洛君天,没有说话,某人存了心的想整他,估计再怎么说,也都是白费口舌吧。

    洛君天笑的更是欢乐,绿眸鲜少的柔和“大家都知道,我的四叔,也就是洛云帆先生,三十好几,快奔四的人了,至今连个女朋友都不交,我这当侄子的内心是万分焦急,话说他要是到五十几才结婚生子的话,我的两个孩子都长大了,反过来还要叫刚出生的孩子叔叔,你让孩子们怎么张这个嘴,大家说是吧”诃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,”众人被洛君天幽默风趣的话,逗起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“所以,借着今天这个日子,我想为他正式征婚,现场有我们公司这么多优秀的女性,哪一个不是才貌双全,想跟我四叔约会的,到我三姑那里报名,她会安排时间,一定要抓准时机哦,我的四叔,可是一个百年难得的好男人,至今他仍还是——”洛君天目光邪恶的望着洛云帆,报复般的吐出两个字“处男!”

    宴会厅的男人顿时哗然。

    宴会厅的女人,全都都用一种匪夷所思的,怀疑,又爱慕不已的眼神望着他,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“四爷他这么帅,又多金,怎么可能没沾过女人,骗人的吧”。

    “听说他是同性恋,不喜欢女人”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像,他是洁身自好,真是个美好的男人,我要报名跟他约会”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跟他约会,为他破身”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的美,他是我的目标,天使般纯洁的四爷,我来了”。

    洛云帆的脸,克制不住的红起来,,,

    唐暖央用力的瞪着台上的洛君天,你太过分了吧,竟然在这么多面前说四叔是处男,哪个男人不尴尬啊。

    洛君天也回以唐暖央眼色,谁让他调戏你的,说他是处男还是便宜他了,本来想说老处男的,,,,

    幼稚!!!唐暖央用眼睛斜着瞪他,鼻孔里重重呼出气息。

    洛海珍掩嘴轻笑,对洛君天的行为表示赞同,或许只有这个办法,才能让云帆不再把心思放在暖央身上。

    以前洛家人不知洛云帆对唐暖央有意,现如今,他们心里都明白,但是也无计可施,洛云帆的个性不是他们能够劝的了的,所幸洛君天这么一说,不管有没有用,也算是断了他的念想。

    现场条件优越的高富美,争先恐后的朝着洛海珍跑去。

    自洛宏国死亡事件的打击之后,洛海珍第一次展现喜悦的笑容,心想云帆能够结婚的话,君天跟暖央也能好好的过日子,他们洛家,也能恢复平静了。

    “看,四叔你行情多好啊,我们的洛氏的美女都在为你沸腾了,处男的春天快来喽”洛君天绿眸精亮,英俊的脸上,笑的那叫一个舒畅。

    “那四叔可真要好好的谢谢你了”洛云帆浅笑,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突然,他一把抱过旁边的唐暖央,侧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唐暖央顿时呆若木鸡!

    天哪!他在干什么?洛云帆他疯了吧,肯定是疯了,,,

    洛君天的笑截然而止,凝固在脸上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,也猛的吸了一口气,彻底傻眼,神哪,这究竟又是什么状况????!!!!

    洛云帆搂着呆掉的唐暖央,转过身,对众人笑盈盈的说“我喜欢像暖央这样的女人,喜欢她的气质,喜欢她微笑的模样,喜欢她的眼睛,也喜欢她的嘴唇,各位美女们,好好努力吧,变成她这样的话,我会试着交往看看的”。

    说着,他转头看向唐暖央“别介意,刚才的吻是恭喜你复活了,继续这么美丽下去吧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他松开她,把酒杯放到一边,提步,从容的走向宴会厅门外。

    傻子都能看出洛云帆这一举动的含义,何况这一屋子商场精英。

    洛君天站在台上,光是用眼神就能将洛云帆剁成肉泥,他竟敢这么做,他真是太高估他的忍耐力了。

    理应不是这么冲动的男人,到底是什么心态的驱使,竟做了一件让人大跌眼镜的事。

    洛家人都觉得丢脸死了,一桩杀人事件还不够,又多加一件***事件。

    唐暖央无比尴尬的转过身,看着洛君天,不知该笑还是该哭。

    洛君天走下台,抽出礼服口袋中的手帕,捏起她的下巴,仔细的擦拭唐暖央的嘴唇,看似温柔的动作下,实则非常用力。

    她的唇巴好痛,皮都快要被他撕下来似的,但是她不敢出声,站在那里,乖巧的像个洋娃娃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这里人很多,更是因为他很生气。

    宴会厅里的人也很尴尬。

    主诗人很适时机的拿起话筒说道“谢谢总裁上台为我们讲话,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,恭送他下台”。

    还下台呢,他本来就已经在台上下了。

    众人会意,雷鸣般的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之后,大家就三五成群的散开了,假装没看到总裁跟总裁夫人,这一对冤家,回去该不会又吵架了吧。

    洛君天拉着唐暖央,提前二十分钟离开。

    而洛家人则是硬着头皮呆到了晚宴结束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洛君天跟唐暖央换下了礼服,穿着纯棉的白色休闲服,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在他们面前的茶几上,着着一盆子冒着热气的水,一块毛巾,一瓶洗面奶,一只牙刷。

    他双臂环胸的盯着她的唇,像研究某种外星生物。

    她被他看的毛骨悚然,不由的抿起唇,心想,他不会割了她的嘴巴吧。

    “把嘴巴嘟起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,,,你要干嘛?”唐暖央的向后缩了缩,这家伙诡异的表现,让她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从宴会上出来到现在,他就只关注她嘴唇。“让你嘟,你就嘟,哪来这么多的话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被轻轻碰了一下而已,你至于小心眼的折磨我这么久么,我还有好多事要问你,你能不能把视线先从我的嘴巴上移开,很恐怖知道么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托起她的下巴“感觉脏,我看着别扭,目前什么都不想说”。

    “已经不脏了,你刚不是擦过了么,我的嘴唇到现在都火辣辣的痛呢,你别不讲理好不好”唐暖央真心受不了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讲理了,他刚才亲的那么用力,我怎么知道他唇上的残留物没有留在你表层之下呢”洛君天睁大着眼睛,气咻咻,理直气壮的吼道。

    唐暖央半张脸,由额头鼻子中间全都黑透了“你当这是生化危机啊”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,这比生化危机还要严重,现在嘟嘴,我要给你彻底的清洗”洛君天很是严肃的指着她。

    唐暖央把嘴巴捂上“我不要——”她刚才已经痛的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手拿下来,听到没有——”洛君天温柔的哄她。

    “没听到,我聋了——”唐暖央把头扭开。

    “唐暖央你不听话,小心我打从你屁股”软的不行,就用硬的。

    “你打吧,你打吧,反正孩子是你的,又不是别人的,总之,我不会让你残害我的嘴巴了”唐暖央无所畏惧的抬着下巴让他打,不服从的回视着。

    他板着脸,一副严肃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幸亏只是亲了嘴唇,要是洛云帆把舌头都伸进她嘴里的话,还不连她的舌头一起拔了,这男人逻辑就不能正常点么。

    洛君天软硬兼施都没有用,心里也是相当郁闷“丫头,你不要以为这是小事,这对我来说,是非常生气,非常恼火的事,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,就是想清理一下你的嘴巴嘛”。

    他正说着,突然间,唐暖央猛的扑过去,搂住他的脖子嘴唇就压住他,一通狂野热情的舌吻,与他的唇舌,无尽的纠缠拨摩擦。

    洛君天任由她扑倒着,享受着她主动献上的热吻。

    这才是人生啊,,,,

    正在他想入非非,手摸进她衣服里的时侯——

    唐暖央忽然一把推开他,坐正身子,坦然的说道“这下子好了,我把我唇上所有的残留物都过度到你嘴唇上了,管他是洛云帆的还是洛非凡的,你要觉得脏,就往死里虐待你的嘴唇吧,实在觉得擦也擦不干净,刷也刷不干净,就拿剪刀把嘴唇剪下来吧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才明白她为什么扑过来亲他“没良心的丫头,这么歹毒的办法,你都想的出来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,,,”唐暖央坏坏的冷笑“另外在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,你吞下了我的口水,这里面说不定也有洛云帆嘴唇上的残留物,我看你还需要去洗胃,以免食物中毒”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开肠剖腹呢?”洛君天危险的眯着眼看她。

    “哎,你喜欢这么做的话,谁能拦的住啊,注意生命安全——”唐暖央一挥手,把头转向另一边,心里面却在偷着笑,我让你一天到晚瞎折腾,我让你一天到晚跟个怨妇似的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洛君天华丽丽的内出血了。

    他霸道的拽了她一下,她没心理准备,身体不受控制的跌倒在他的胸口,以一种非常的暧昧的姿势趴在上面。

    撑着他的胸,她抬起头来“你有完没完了,又想干嘛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捧起她的脸,蹙着眉微笑“我想了想,既然已经食物中毒,不如以毒攻毒,来个深度治疗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个深度治疗啊?”不是唐暖央太单纯,是某人太邪恶。

    “就是深入虎穴,能陷多深就陷多深哪”他的手在她屁股上拧了一记,笑的邪恶,那双勾人的绿眸好似在对她说,笨蛋,这都还不懂。

    唐暖央反应过来,清秀娇俏的脸顷刻间绯红了,锤打着他“色情狂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跟色有关系么,是治疗,治疗你懂不懂,让我看看哪里最毒呢”洛君天从她的丰满一路摸索到大腿“哇,极品毒物,我有救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去死吧——”唐暖央拍打着他的额头,从他身上起来。

    刚走了两步,后背就贴上一堵温热坚硬的墙壁,一只大掌覆盖在她的丰满上,一只大掌摸往她小腹下的桃园湿地,脖子被痒痒的轻啃着。

    唐暖央拉住他的手“禁欲时期,不准乱来”。

    她每次抗拒,他都还软磨硬泡的,如果她也跟他一样,这么不懂节制的话,孩子准给他们给折磨没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能见死不救,你下的毒,你得解——”

    “找洛云帆去解毒吧,我只是病毒传染体,他才是本体,有够毒了吧,去找他,用力的亲下去,你什么仇也报了,什么毒也解了”唐暖央边说边掰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洛君天用力的抱紧她“我就要是找你解,你逃不掉的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灵活的滑入她的***,指腹一下又一下的揉着她的花心,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丰满,那花蕾亦是被撩拨的无比坚,挺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渐渐的有了感觉,,,

    酥麻的快感,瘫软的身子,她双手高举过头,勾住他的脖子,以免自已站不住的摔倒。

    “嗯,,,嗯,,,”她享受的呻吟着。

    他趁机脱下她的衣服,顺便也脱下了自已的衣服。

    大床上,他从她的锁骨一直亲到她的大腿上,来到那湿润的***处,他用舌尖轻碰花心,她便反应强烈的弓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她快要不行了,身子热的跟被下了药似的,满脑子都是缠绵的画面。

    在他疼爱下,她尖叫连连,床都被打湿了。

    他起身,来到她的耳边,温柔的低语着“这样很棒吧,有摘到天堂上的星星么”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她迷离的闭着眼睛,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喜不喜欢我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

    “说你喜欢,不要说嗯”洛君天轻咬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讨厌——”高,潮跟欲,望的洗礼下,她的脸,跟熟透的樱桃般诱人。

    他下面早已坚硬如铁了,因为想让她变的更加舒服,才费心做了这么多的前戏,现在他再也忍耐不住了,把勃起的巨大轻轻的慢慢的向前挺进。“嗯——”她抓住的腰,皱着眉头,绷紧了身体,承受下他的巨大,身体被撑的满满的。

    这个型号的男人,真的会让女人疯狂到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每次进出,都会带直一阵的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“放松点,让我再进入一些好么,亲爱的”她一直用手推着他,不让他进入的更深,真让他快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全部进入,太大了,会顶到孩子的”。

    洛君天汗颜“我保证不会,我会轻轻的,绝对不会过分激烈的”他实在吃不消了,抓住她的手,向前又微微一挺,全部的进入,律动着身体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嗯,,,,嗯,,,,”快乐到一片混沌之际,她的腿紧紧的缠绕着他的腰,直到云霄。

    深夜,他满足的拥着她,沉沉的睡去,他知道,他又把她给累坏了。

    可时时刻刻,一靠近她就想要她的冲动,他怎么也抑制不了,以后等孩子出生了,他真要找个时间,跟她两人到无人岛上去,整天整夜的缠绵在一起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集团高层员工开始了泰国之旅,每年年会之后的几天,公司都会让员工在当地旅行放松一番,也算是犒劳这一整年的辛劳。

    洛家今天则要去警局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把黎圣卿跟蒋瑾璃抓出来了,可是具体的作案动机,以及一些细节,他们都还不清楚,通过打点,警察局那边允许洛家人旁听审讯过程,必要时也可以向犯人提问。

    加长型的豪华轿车开出酒店。

    车子上分别坐着洛君天,唐暖央,洛云帆,洛宁香,洛诗涵,洛子龙还有洛子赫。

    洛宛馨病倒了,昨晚上回到房间,后半夜就发高烧了,洛海珍跟洛诗菲留在酒店照顾也,想知道的话,等他们回来再问也可以。

    车子里气氛稍显的压抑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去让人愉快的地方。

    到了泰国的警局,有人带领他们到了审讯室,隔着铁栏,蒋瑾璃跟黎圣卿分别坐在凳子上,边上都有警察看守。

    洛家人进去了,他们依然低垂着头不抬起来,落的今天这个下场,他们还有什么脸来面对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他们变的更加狼狈了。

    洛君天带着唐暖央坐下来,其他人也一一找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前面的警察,正式开始审讯过程,简单的几句问答之后,他们开始进入了重点问答。

    “黎圣卿先生,请你说说,你是用什么方法进入死者洛宏国的房间谋杀他的,理由跟动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洛家人坐直了一些身体,等着黎圣卿自已交待犯罪过程。

    黎圣卿低头着,有气无力的回答“要说理由跟动机,事情要说到一年前,老爷子把遗产全部给了洛君天,唐暖央,还有洛云帆,这让岳父非常不甘心,晚上总是找我去他的房间喝酒,无意中有一次,他说,一定要想办法把股份给抢回来,他说他抢回来了之后,也会有我的一份,当时我就心动了,并跟他策划起来,我们没有料到一年后,离了婚的两人又会重新复合,只想着利用蒋瑾璃生下的孩子,让她重回洛家,然后在洛君天接受她跟孩子之后,在威胁她,我们知道为了洛君天她什么都肯做,我找到我的好朋友威廉,他是个医生,岳父怕约在城里会被人看到,还谨慎的约在了外地,我们让威廉先认识了洛家的私人医生,在他的实验室里拿到了洛君天跟唐暖央人工受孕而成的胚胎,通过跟蒋瑾璃普通的电话联系,知道了她在英国确切的地点,威廉就借机跟她认识,变成朋友,然后某一天晚上,用药把她迷倒后,把胚胎植入她的体内,本来一切都很成功,蒋瑾璃也跟我们想的一样,想把孩子赖给洛君天,唯一没想到的是唐暖央一直出来搅局,虽然蒋瑾璃很争气的跟她斗着,想尽办法想要除掉她,可最终也还是没能斗过唐暖央,岳父情急之下想出面帮蒋瑾璃,也被辞退公司的职务,自那之后,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他斗志完无,说要收手不干了,我不愿意,为此,我们多次发生争执,我心里很恼火,不过并没有想杀他,直到蒋瑾璃揭穿了他,并一再纠缠他,眼见着事情失去了控制,我没办法,只好杀了他,那个房间,有一扇暗门,我住进酒店就无意中发现了,晚上我给宛馨吃了安眠药后,就从暗门中进入他的房间,假装从酒柜中拿出红酒来倒在杯子里,然后在其中一杯里下了毒,他死后,我擦掉上面的指纹,从暗门中又回到了房间,我本不想杀他,只是他非要我放弃,我才不得不杀了他的”。

    警察快速的做着笔录。

    事情跟洛君天预测的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洛家人通过黎圣卿的话,才终于知道,原来蒋瑾璃的事情,一开始的主谋是洛宏国,他并不是无辜被杀的,自已作的孽,自已沉承了而已。

    洛子龙跟洛子赫很伤心,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当时跟威廉接头,是利用了三姑去外地看病的契机吧,又或许,是你们向她推荐的医院,利用她,掩人耳目?”洛君天开口问,他要把事情弄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黎圣卿惊讶的看向洛君天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洛君天扯笑“我当然知道,我还知道很多很多的事情,多到你无法想像,你以为自已一直把我们玩弄的鼓掌之中,我们什么也不知道,其实不然,我跟暖央一早就开始调查了,我们之前的冷战是做给你们看的,目的也是引你出来”。

    一直低着头的蒋瑾璃,目光涣散的抬起头来,怔忡的望着洛君天,张了张干涩的嘴“孩子?你从什么时侯知道孩子是你跟唐暖央的?”

    洛君天绿眸流转,幽暗坚定的望向她“从你假车祸的那个时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