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asia金宝博 > 言情小说 > 豪门童养媳 > 晚宴上,夺权!

    晚宴六点开始,还有两个小时才举行。

    三楼。

    蒋瑾璃用装衣服的袋子,把密码箱放在里面,走出房间,孩子躺在床上,正睡的香甜。

    她不能失去这一切,只要那个人死了,就再无后患了。

    到了三楼,她在出电梯时戴上了口罩跟帽子,低着头向前走,就算有监控器,也拍不到她的脸羼。

    至于洛宏国死的那晚,她为什么能站着在他的房门外按门铃,她也已经想好了说辞,反正她不可能在门外隔空杀了洛宏国的,最多只是欺骗大家腿还没好而已。

    来到最南边的房间,她开门进去,是一间最为普通的标准间,里面有两张床,窗户拉着,密不透风,房间里开着灯,还算明亮。

    她摘下口罩跟帽子,坐到单人沙发上灼。

    卫生间的门开了,男人穿着米色的西装,只看到一个侧脸,他转身走到门边,将门锁上。

    蒋瑾璃也不慌张,锁上更好,正合她心意。

    男人慢慢转过脸来,英俊的脸,挺拔的身姿,光看外表倒也是很光鲜,只是细看,没有那股子贵气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平时可怜的软饭男黎圣卿!

    像狗屎一样的男人!

    蒋瑾璃在心里暗暗冷笑,质这种东西,是与生俱来,是从小修炼的,不是穿上名牌就能拥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密码箱带来了?”

    “带来了”蒋瑾璃从脚边的在纸袋里拿出黑色的密码箱。

    “很好,真听话,打开——”

    蒋瑾璃照办的打开箱子,里面放着两份文件,还有两颗印章。

    “把文件跟印章拿过来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把东西从箱子里拿出来,走到他面前,黎圣卿微笑着接过来,坐下来,快速的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文件,在上面快速的盖着章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是洛家的霸主了,洛君天,你狂妄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趁他忙着盖章,蒋瑾璃悄悄的走到他的背后,握住藏在口袋中的水果刀,就要拔出来,刺下去。

    正在她想要拔出来的一瞬间,黎圣卿猛的转过头来“最后,麻烦你在上面签字——”。

    吴律师说过,只有她跟洛君天有权利办再转让手续。

    他一个大男人,硬拼的话,她肯定不是他对手。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蒋瑾璃听话的应道,拿起桌上的钢笔在文件下方签字。

    她边签着字边想,眼下唯有趁着等会他出去的时侯,在背后突袭他的。

    黎圣卿在边上,由上往下看到她微微敞开的领口下,那丰满的***,脖子线条优美的犹如天鹅一般。

    怪不得洛君天会这么喜欢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伸手,他撩起她的头发,将唇凑到她的颈部。

    蒋瑾璃一惊,恼火的避开他“你想干什么”。

    “哼哼,,,,你说我想干什么,男人跟女人,你说还能干点什么”黎圣卿淫笑。

    “你休想”蒋瑾璃鄙夷的看着他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

    黎圣卿最受不了的就是这样高人一等的眼神,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,扯下她身上的运动服。

    “当——”一把刀子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蒋瑾璃的脸色即时死白。

    黎圣卿描着地上的刀,目光凶狠起来“你想杀我?”

    “不,,,不是——”蒋瑾璃向后退,结结巴巴的狡辩“刀,,,刀子,只是,只是我用来防身的”。

    “防身?你是怕我杀掉你?还是,,,,”他的目光盯在她被扯开的胸口,那黑色蕾丝胸衣,让他顿时把持不住了“洛君天的女人,果然个个都是极品的***”

    他向她逼近,直到逼到角落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过来,我已经照你说的做了,我要走——”蒋瑾璃慌张用手挡住他,拒绝他的靠近。

    黎圣卿钳制住她的手“别怕,我不会像杀洛宏国那个老不死那样的杀掉你,只要你乖乖听的话,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”。

    他亲向她的嘴唇,蒋瑾璃恶心的躲开“放开我,你这条恶心的狗,你没资格碰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记巴掌用力的甩在蒋瑾璃的脸上,她顺势摔倒在床上,脸上火辣辣的痛,嘴里尝到了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臭婊,子,你以为你很高贵么,今天看我怎么教训你”黎圣卿解开领带,拽过她的手臂,将她的手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蒋瑾璃害怕极了,求饶着“我错了,我不该那么骂你,圣卿,放过我好么,我以后都听你的”。

    粗鲁的撕开她的衣服,丰满的胸部以及白嫩的双腿,让他口水都快流下来了,他用力揉向她的丰满,抚摸着她的身体,手指更是探进她毛茸茸的腿间,抽动着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,求你了,不要碰我,啊——”蒋瑾璃扭动着身子,想要逃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脸上又是一巴掌,蒋瑾璃被打的有点懵,下一秒,下巴被捏起,嘴唇被覆盖住,一条舌头进入她的口中,跟她强行纠缠。

    “唔,,,,,”蒋瑾璃恶心的要命,拼命的甩着头,她不要跟洛君天之外的男人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身体的每个部位,被大掌抚摸着,当一条滚烫的东西向她腿间挤来的时侯,她惊恐到了极点,绞着腿,死也不分开。

    “贱货,迎合我的话,我就快点结束,不然我会折磨你更久”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——”蒋瑾璃气疯了,天之骄女的她,自视甚高,哪有经受过这种待遇。

    “等我上够你,再来杀我吧”用力的掰开她的腿,他等不及的把那东西插进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蒋瑾璃很痛,干涩的身体被异物硬生生的进入,没有丝毫快感,只觉得痛。

    随着身体被一次次的撞击,在恶心厌恶感之上,她的身体竟然产生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嗯,,,,,呃,,,,,”身体渐渐放松,她享受似的闭上眼睛,嘴里迷离的喊着“君天,我爱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风***,他当然爱你了,女人都是一样的,嘴上装清高,实际上一个个都是荡妇,最喜欢这么被男人玩弄”。

    蒋瑾璃像是被人当头泼了一盆的凉水,张开眼睛,恨恨的眼前这个在上身上耸动的男人,拳头握紧。

    黎圣卿在她身上发泄着兽欲,满足之后,穿上裤子。“真是爽呆了,我看以后我们就这么勾搭着吧,反正你也能在我身上**,闭上眼睛,你可以把我当洛君天,我不介意”他欣赏着蒋瑾璃的曼妙的娇躯,喜欢不已。

    蒋瑾璃被他看的快要吐了,一想到他对自已有意思,她思绪一转,冷静的说道“你觉得你把洛家占为已有之后,我还能没事么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不如我休了洛宛馨,你跟我吧,怎么样,这样你也不亏啊”

    “她是你老婆,你舍得么?”

    “洛君天连唐暖央那么美的老婆都能抛开,你比宛馨美多了,我当然选你啦,顺便连蒋家我也可以一起接手”。

    不要脸的狗,杂种!!

    “好,我考虑一下,你松开我——”蒋瑾璃举起双手。

    黎圣卿看看她的手,冷笑“今晚你就呆在这里吧,等我收拾掉洛君天之后,会回来宠幸你的,下一次,我想走后门”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的文件,春风得意的离开。

    法律可不讲人情的,是他洛君天自已傻的把全部的财产给了孩子,现在蒋瑾璃把财产转过他,手续方面可是很完善的。

    洛君天,待会你就等着哭吧!

    蒋瑾璃光着身子下床,急切的房间里走来走去,墙上的钟指向了5点。

    她瘫软在地方,完蛋了,全完蛋了,,,,,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6点整。

    宫廷式的宴会大厅,高调的奢华着。

    门口陆续的有人进来。

    洛君天今天比其他人更早的先到,泛着宝石光泽的银蓝色西装,将他衬托的如神般的光芒四射,随便往哪里一站,就迅速成为聚光的焦点,他英俊,高贵,优雅,时而冷酷的像块冰,让人不敢靠近,时而微笑起来,又蛊惑的让人沉醉。

    洛云帆跟洛宁香结伴进来。

    “瑾璃姐呢?”浅紫色礼服的洛宁香美的像个小仙女,一进来就吸引了全场男士的目光。

    洛云帆低调简练的黑色西装,让他看起来干净又清雅,同样也虏获了不少女士的芳心,众所周之,洛四爷是出了名的好男人,不抽烟,不喝酒,气质温文尔雅,最重要的是,非常的洁身自好,一度有人传他是同性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来之前到过她房间,她人不在,我以为她先来了”洛君天淡淡的回答,表情自然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腿不方便嘛,能到哪里去啊?”洛宁香真是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洛云帆对她笑笑,意味深长的说道“想要去的话,总会有办法的”。

    洛宁香不解,又怕他们笑她笨,也就不再费神去理解了。

    稍后,其他人也都到了,独独缺一个黎圣卿。

    洛君天的薄唇,不着痕迹的勾起。

    侧头,与洛云帆的目光撞在一起,他也正笑着,那容易的形状跟含义,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洛君天心里暗暗不爽,死也不承认,他比自已智商更高,洛云帆,总有一天,我要把你送去火星当奴隶。

    9点钟,晚宴进入了高,潮,今天设置了总裁上台讲话的环节。

    “下面,让我们欢迎总裁上台,为我们将几句”。

    随着大家的掌声,聚光灯把光照在洛君天身上,他摆摆手,含着优雅的笑意向台上走。

    “慢着——,他已经不是总裁了!”

    宴会大厅门口,高亢的男声响起。